人民网首页返回首页 本期责编:杨鸿光

本期嘉宾:舒乙


  舒乙,我国著名文学家老舍(舒庆春)之子。著有《散记老舍》、《我的风筝》、《现代文坛瑰宝》、《老舍的平民生活》等多部作品。[全文实录]

嘉宾题词


互动调查

你认为中国在文化遗产保护上做得如何?
很好
一般
不好
很差
你是否赞同通过立法对文化遗产进行保护?
赞同
不赞同
无所谓

留言板

本期话题:文化遗产保护

  文化遗产反映了历史的厚度。作为先人给后代留下的宝贵遗产,无论就利而言,还是就责任而言,对文化遗产的保护都是天经地义之事,然而悲哀的是,我们的文化遗产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不断受到破坏与侵蚀,当前,在GDP出政绩的冲动下,文化遗产更是在推土机的轰鸣中遭遇着强拆,历史的城墙面临着坍塌的危险。[详细]

精彩语录

北京的故事

“一份非常完美的保护规划”
  当时书记是贾庆林同志,市长是刘淇同志,他们就决定接受专家的意见,出钱委托几个重要的学术机构,共同搞一个北京的保护规划。大概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终于把专家们的意见都吸纳进去了。后来这个规划被通过了,大家有了一部都可以遵循的,有法律效果的一个保护的规划,我觉得这是北京市的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现在看,当初是有点保守了”
  我后来统计了一下,这个规划里的成片保护的老的北京优秀的胡同、四合院,大概占整个内城面积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我们当时已经很满足了,觉得能成片地保护这么多老北京的建筑,那是很了不起的。但是后来这十多年执行下来以后,我们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说可以拆掉四分之三到五分之四……

九栋小洋楼

因为奥运要拆掉,我“坚决不同意”
  当时因为要修车站,准备把他们拆掉,我得知这个消息以后赶去看了一下,我觉得应该想办法将其保留下来,哪怕那个车站的位置稍微挪几十米,让开这个地方也就解决了。所以我赶快写了一个提案,但是北京市政府说不可以,还是要拆掉。我看了以后比较生气,在反馈上我就简单地写了五个字,“坚决不同意”。
政府为此开了五次联席会,终于保住了
  过了很久,北京市人民政府突然从电话里面通知我,说舒先生你来一次,我们有要事相商。后来才知道,因为我的“坚决不同意”,他们开了五次联席会,最终把九个小洋楼里面的八个在测绘之后拆掉,挪到旁边大概50米以内的一个地儿。保留了原来的人文环境,没有走样,房子也还在,只不过双方等于互相让步一下。我一听以后特别感动。

网友精彩提问

怎么看韩国与中国“争遗产”?
  现在我觉得这是一个已经比较普遍的问题了。就是我们的四大发明也好,我们的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好,很多国家提出了异议。我觉得这要提出确实有真材实据材料,我们自己也要加强这个方面的工作。所以我觉得,第一,把心放得宽一些,第二,加紧做工作,不要人家一提这是我的,你光在那里生气,你不反驳,拿不出特有水准的工作,这样才可能得到一个比较合理的解决。
怎么看现在的名人故里之争?
  我觉得争是很无聊的事情。因为它争的出发点不一定就是对这个文人有多少地崇拜,主要是想把这个争到手里来经济炒作,比如说带来旅游业的兴旺,代理一些产品的研制,带来一些自己经济上的好处,要开发一些东西。所以他的目的是不纯的,当然手段就等于千奇百怪了,无所不用起极了。这样的结果我觉得往往把很神圣的事情搞得低俗、庸俗、不堪入目,我持非常大的反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