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
|看两会,有态度本期责编 | 杨鸿光 李兵兵 汪雪婷(实习)
中国人咋才能"敢花钱"又"会花钱"? [导语]3月4日,李克强总理到全国政协经济界、农业界委员联组会现场听取委员们为经济改革支招。针对中国公民赴海外购马桶盖的报道,他表示“消费者有权拥有更多选择,我们也抱着开放的心态。这也会倒逼我们产业升级。”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如何适应消费者日益升级的消费需求?如何让消费者在国内花钱更有“安全感”?

本期嘉宾

  • 宋鸿兵
著名经济学家、《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
    著名经济学家、《货币战争》作者
  • 王志安
央视记者王志安
    央视记者
  • 吴晓波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吴晓波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汇率低税率高,高品质商品不足,中国人爱"海淘"不奇怪


两会V态度:近年来中国人“海淘”和境外购物热潮引发世界关注,与在境外扫货时的“有钱任性”相比,国内消费却增速缓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宋鸿兵:一方面反映了汇率的问题,人民币在2014年相对于大部分主要货币都在升值,用人民币在海外直接购物汇率优势十分明显。第二反映出了中国税率方面不合理。由于税率和汇率两个方面的原因,中国的企业赋税是偏重的,而这种税最终通过产品价格流转到商品价格上。中国的商品价格中间隐含着税,而国外基本上税和价是分开的。这两个问题自然导致在海外购物比在国内买东西要合算。

王志安:很多人担心国内的购买力都到国外去消费会影响我们国内的消费,我认为这担心有点多余。世界经济越来越呈现一体化的趋向,不一定要在本国购买才能拉动经济。在国外购买的很多产品可能也是国内生产的,我们到全球各地购买,反过来也拉动国内的需求。其实越来越多的人到境外旅游也说明我们国内经济增长比较强劲,更多的人有这样的条件到国外消费了。

吴晓波: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很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随着国民经济的增长人们的购买能力、消费品位都会有很大的提升,这就产生结构上的一种矛盾:国内低端的消费品似乎到处都出现过剩,但真正高品质、有创新的商品不足。中国大量消费者在海外“扫货”的其实是那些高品质的、特别是在审美价值方面比较高的产品。收入水平提高以后,会对具有审美价值的产品有更大程度的需求。而从这方面也可以看到,中国的消费品市场的潜力其实非常大的。
      我们的相关制度也需要做一些改进,特别是像海关商品的管理体系,比如所谓的奢侈品所征收的关税很高,海外相对比较便宜,所以导致大量消费者到海外购买。另外,目前,国内第一批真正具有高端产品购买力的人群在增长,但还属于刚刚开始,消费心理还有一个成熟的过程。

反腐对国内消费降温影响不大


两会V态度:国内消费的下降与正在进行的反腐有关吗?

吴晓波:我个人觉得这个比重和份额是不大的。反腐导致的消费下降是以前那种畸形的消费。国内消费下降更大的原因在于产品结构升级方面做得还不够。人们的需求结构在升级,但国内市场上的产品、结构的升级还跟不上。另外,从国内文化上来看,消费多元化、多样化这样一种氛围目前还并不太普遍。

宋鸿兵:这不是件坏事。如果说以前由于腐败导致的高档餐饮、奢侈品这些畸形繁荣的话,我认为这些消费对经济是有害的,因为它不是经济的合理资源配置,实际上占用了宝贵资源。现在可以释放出更多的经济资源去发展更有效的、更有价值的产业。

王志安:我认为影响不大,可能会对少数奢侈品、高端餐饮业会有一些影响,但是对普通的消费影响微乎其微。

“国人生活压力大不敢花钱”是认识的误区


两会V态度:房价高、物价高、养老治病成本高,很多国人还“不敢花钱”?如何提升百姓在国内消费的“安全感”?

王志安:“中国人现在不太敢消费”可能出于一种认识的误区。生活压力大之类的其实并没有过多地影响我们国内群体的消费。比如北京,很多人都说北京的生活压力很大,但是从餐饮行业来看,北京的餐饮行业几乎是全球最繁荣的。

吴晓波: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社会结构呈现多层次、多样化、多元化。有不同的群体,自然会有不同的消费的特征。从总体来看,购买力的提升是不争的现实,但具体到各个家庭、各个群体会有不同的情形。中国人口基数大,有10%、甚至5%购买能力非常强的人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在国际上会形成比较大的高端购买力;当然同样可能也会有5%、10%的人收入比较低。从宏观指标上总体看,整个中国的居民储蓄在增长,但因为养老、社保等各种各样的经济问题而不敢消费的状况在全世界每一个国家都有,也很正常
      社保体系建设方面,近几年中央也提出“社会治理结构”,这是一个很好的意识。比如说社会保障、投资理财的途径,目前在中国来说还是比较少,其实应该多元化,各种各样的保险机构应该是非常活跃的,这样很多风险可以有更多分担的机制,会更加平稳。这届政府在”社会治理”这个方向是清楚的,更多地简政放权,让各种社会组织来扮演更多的、更重要的角色,这方面就能做好。

宋鸿兵:提到高房价,看病难、上学难,我认为根本原因是资源配置不合理,把少数优质的教育、医疗,包括其他的资源都集中在一些主要的大型城市,导致这些地方明显地出现人为造成的供需矛盾、价格畸形,使在大城市生活的人觉得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必须要通过市场化机制来推进改革,政府应该简政放权,通过深层次改革让市场去配置资源。

留住消费者,中国经济结构要向以消费为导向转型


两会V态度: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如何适应消费者日益升级的消费需求?

宋鸿兵: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主要的工作是要靠企业家去做,但是政府也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要重点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比如其他国家特别是日本六七十年代的政策对要重点发展行业的税率有直接调整和间接调整,比如要重点扶持哪个行业,折旧率不一样,汇率不一样。希望国家出台一些方案,在扶持企业方面更加明细化、有力度,准确性更强。

吴晓波:“马桶盖的日本自由行”是表面现象,虽然是杭州生产的,但在杭州买不到。问题在于品牌、创意、技术还是人家的。类似的太多了,像服装、奢侈品牌的东西,虽然都是在中国生产的,但只是给人家代工。问题还是在于品牌建设,我们国内的品牌、国内高端的产品市场还是没有形成。

王志安:过去我们总强调“中国制造”,后来有人提出“中国创造”,无非是在产品本身上的消费升级,过去制造的都是一些初级的产品,将来可能要制造一些高精尖的产品。但是过去拉动中国经济发展是以政府为主导的投资,现在很可能会出现以消费为导向的转型。中国游客到全世界各地成为购买大军,其实这种购买力也可以体现在国内,包括国内服务业的繁荣和发展。以产品为导向的转型升级,可能同时也意味着以消费为导向的包括餐饮、旅游、物流等等整个服务业的升级,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非常强力的一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