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
|看两会,有态度本期责编 | 杨鸿光 袁孟秋 李兵兵 汪雪婷(实习)苏月(实习)
统一城乡学生“起跑线”难在哪? [导语]教育公平问题是最能体现民众“获得感”的领域之一。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我们要保证投入,花好每一分钱,畅通农村和贫困地区学子纵向流动的渠道,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教育改变自身命运”。缩小城乡和区域教育资源不平等差距应从哪方面入手?如何建立更公平的选拔和就业机制,让城乡学子共享人生出彩的机会?听听大V怎么说!

本期嘉宾

  • 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 蒋昌建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蒋昌建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
  • 俞敏洪
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
    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
  • 周洪宇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两会V态度:农村学生上985和211重点大学的比例相对较低,问题出在哪?缩小城乡区域教育资源不平等差距应从哪方面入手?

教育投入和应试资源应向农村更多倾斜

俞敏洪:财富资源向哪里倾斜,哪里就会有人才,这是必然规律。不能用道德层面的“奉献精神”去要求乡村教师一辈子留在乡村。比如说,如果一个教师在城里的中学和乡村中学工作的收入都是四千,那他肯定会选择去城里的中学工作。如果在乡村中学能够有五千的收入,那他可能就会选择乡村中学。第二,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可以应用到乡村教育中去,让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通过移动互联网流向乡村,这样乡村的教育资源会尽快丰富起来。

蒋昌建:现在一些高校采取的自主招生涉及到的知识面特别宽、信息特别新,而这些新知识基本是向传播条件比较优越的城市聚集,农村接收新信息的条件相对匮乏。而且有些信息和知识的获取需要一定的家庭教育投入,比如提高成绩的辅导补习班等等。农村的孩子在拓展视野、扩大知识面、捕捉信息方面,和城市孩子相比会有些不一样。整体上看,城市里的师资水平和教学的配套设施相对来说比较优越,教育资源的分配、教育投入的状况不同,反映在城市和农村孩子的成绩上面就会有所不同。

      另外,有些农村孩子的教育存在着区域上的不连续的情况。异地升初高中、异地高考,在一个教育体系下学习,为了高考又跑到另一地,那个地方的考试内容不一样,也会对成绩产生一定的影响。还有一个历史原因,就是很多重点院校区域集中的现象还比较重,尤其是在大城市,过去采取的是共建的模式,招生政策会多或少向高校所在地的高中毕业生倾斜,这也造成了农村学生进入这些学校的空间相对变窄。

      解决这个难题,一方面为农村的孩子能够有接触到更新的知识、更广信息创造条件,另外一点目前回避不了的是应试的资源要向农村孩子有更多倾斜。相对于制定政策上的平等,更困难的是解决教育投入不均衡的问题。即便高校招生是面向全国采取统一标准,但教育投入不均衡导致的应试成绩差异,最后还是可能造成学校里面的城乡学生人数的不均衡。希望政策调整的力度能更大一些,当然也要注意平衡,既要兼顾城市孩子,也要考虑农村孩子,尤其偏远、贫困地区的孩子的平等就学机会。

两会V态度:文理不分科可能造成欠发达地区的孩子被边缘化,形成新的教育不公平吗?高考改革如何建立更公平的选拔机制?

高考是目前争议最少的选拔方式

蒋昌建:这是两难的问题。不分文理科,学生能够接收到的知识机构会更全面,但另一方面,如果依照这样的教育来设计高考,那么来应对全科考试相应的教育投入就会增加。而这个相对来讲也会增加农村家庭在这方面教育投入的压力。

张颐武:这些都是高考改革一些重要的尝试,对后果的评估不能简单判断,还得观察一下推广的效果。高考选拔方面,目前来看高考评分是相对争议最少的方式。传统的高考有个好处——整齐划一。虽然可能压抑了一些有创造力的天才,但是总体上也没有大的争议。采取新的方法,有可能选出来最好的天才,但也可能发生鱼目混珠的现象,也有产生新的不公平的可能。教育改革的过程,既要大胆尝试,同时还要保持一个稳健的步伐。教育是千秋大业,改革需要经过详细的科学论证,充分讨论,各种不同意见都要参考,实事求是,以达到科学、慎重的决策。

两会V态度:时下一些家长和学生报考高等院校时追逐“大学排行榜”,而一些院校也为了争排名追求“高大全”,这对教育资源的分配和流动会产生哪些影响?

学校盲目追求“高大全”反而会分散资源

张颐武:大学排名其实分不同的种类,情况很复杂。完全不排不比也有问题,但比也会产生标准的问题,比如胖子和瘦子怎么比,赛跑的和跳高的怎么比?排名仅仅是一种参照,不能简单作为绝对的标准,但说中国所有学校都是一样的也不合理,没有这个参照也不行。大学排名关键还是得看参照。虽然通过各种方式都可以成才,但学校的平台还是重要的,另一方面还是要看专业,专业在学校里比较好,将来就业的前景也会比较好。

蒋昌建:我个人认为追求“高大全”有合理性也有不合理性。合理性在于,学校的学科越全面,培养的学生可能有更多全面发展的机遇,从学校的科研角度来讲,跨学科的研究也比较容易突破。但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每个学校办学的基因不一样,如果盲目求大求全,反而会分散学校的资源和精力。其实不必一味追求学校的排名,国外有很多专业学校,只追求在这样的领域怎么出高精尖的人才,怎么有高精尖的科研,这样足够了。

两会V态度:如何解决“就业难”,给高校城乡毕业生一个公平就业、实现理想的机会?

没有技能培养,空谈人格教育是空中楼阁

张颐武:一方面,政府和社会应该多想办法促进就业,保障求职者的基本生活,更重要的是大学生们得真学到了东西、真有能力。大学生提高水平,并不是要求你做高科研的人才,但基本技能要达到一个水准。现在难度就在于我们很多大学生学了很多虚的、华而不实的东西,但基本技能没有达到必要的水平。如果真有能力,无论是厨师还是工程师,找个高薪的工作是很容易的,关键是打铁还得自身硬。大学教育对人格的培养非常重要,但没有技能,空谈“人格”就是一个空中楼阁。我们的本科教育要教给学生基本的、扎实的技能。

      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的另一个难点就在于大学生的期望都是“白领”工作,但现在没有一技之长的白领工作,整体收入降低的趋势不可逆。一旦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上,体力劳动的价格迅速提升,大学毕业生收入溢价相对降低是全球性规律。政府和市场一方面要建立更公平透明的机制,真正优秀的人才绝不能埋没,另一方面社会要加强对毕业生技能的培养和对口适应的培训,提升和拓展“白领”上升的职业空间。

周洪宇:政府采取了种种措施,如前几年出资鼓励科研机构、高校,让学生去做临时性的科研助理,提供临时性就业机会,不至于一毕业就失业;也为学生就业提供各种就业信息和平台,政府劳动人事部门、大学生就业中心积极穿针引线,举办了很多各种招聘会。政府不仅在为就业提供机会,也鼓励学生创业,提供一些资金的同时,也鼓励金融机构、天使投资、风险基金支持他们。学校方面,我也注意到,即使像哥伦比亚大学这样的世界排名前十的一流学校,也特别注重学生的就业问题,在纽约发动包括法学的、包括金融的、企业的各个领域的校友提供就业信息,我想我们中国更应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