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
|看两会,有态度本期责编 | 杨鸿光 李慧 李兵兵 苏月(实习)
大城?小市?年轻人到底该如何选择? [导语]春节期间,一篇《博士春节返乡笔记》在网上走红,其中饱含的乡愁引发热议。相对于前些年来流行的“逃离北上广”,“逃回北上广”的想法正被越来越多的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所认同:“老家的那个世界,我们已经很难再回去了”。年轻人到底该选择大城还是小市?新型城镇化能带给我们“留得住”的大城市、“回得去”的家乡吗?

本期嘉宾

  • 叶檀
知名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叶檀
    知名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
  • 辜胜阻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
  • 叶匡政
知名诗人、学者叶匡政
    知名诗人、学者

只有高楼大厦的城镇化只能算“半城镇化”


两会V态度:城镇化对经济增长贡献明显,但大规模推进城镇化的过程当中,带来的大城市公共资源紧张加剧、小城镇“空心化”现象,农村农地流转等问题也显而易见,这是我们在城镇化过程中必须经历和承受的吗?

辜胜阻:我国城镇化过程中,外来人口分布是不均衡的。之前我曾去东莞,东莞现在800万的人口80%是外来人口,所以最大的问题是外来人口随迁子女的教育问题,要建很多学校,提供义务教育等公共服务,东莞政府非常难,因为现在财政是按户籍人口进行转移支付。这就提出我们的转移支付必须和常住人口而不是户籍人口挂钩,要适应人口城镇化、转移人口市民化的需要,要平衡和化解人口流出地和流入地之间的财政压力,地方政府和中央财政都要按照常住人口来分配义务教育等资源。【详细】

叶檀:其实这些问题是有解决方法的。比如“伪城镇化”问题可以通过居住证的方式解决,逐渐让在当地做贡献、纳税的人真正地融入城市生活;另一方面,城镇化水平并不是齐头并进的,从经济效率的角度来说,城市圈最有效率,而且不是说遍地开花、千城一面,以前城镇化过程当中过于注重表面,只看高楼大厦而不注意背后的文化流失、资源破坏,这其实对我们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现在城镇化包括房地产转型过程中,大家都意识到了有的地方要快、要大,而有的地方要小、要慢,这样文化才能传承下去,资源也才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

叶匡政:我觉得这些问题是一些地方强行推进城镇化的结果。城镇化应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成长过程。记得《岁月生活与人》的作者曾经讲,巴黎是像一个树林一样成长起来的城市。一些地域由过去的乡村、乡镇变成城市,必然要通过周边很多产业来带动。现在的城市和传统的城市概念不一样,还需要保证市民教育、社会保险、医疗保险、文化权利的实现。中国现在很多城镇,只能说是“半城镇化”。可能居民是居住在楼房里面,但有一些权利,比如涉及本地户籍的待遇外来人口是享受不到的。早年在欧洲、美国都有很多关于城市乌托邦的计划,也建立了很多新兴城市,但最后多都因为没人居住慢慢变成空城。人与城市之间有很多隐秘的需求,只有像生态一样自然成长的城市,才能恰好满足人们的需求,而不是靠硬性规划。

留住乡村的青山绿水,才能塑造真正的“乡愁”


两会V态度:长期以来,优质资源和人口集聚在大城市的趋势一直没有改变,虽然各地政府也在努力调控挤压外来人口,但增长趋势却还未停止。与此同时,春节过后不少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发出“老家的那个世界,我们已经很难再回去了”的感叹。年轻人的“归属感”失落在何处?

辜胜阻:文化是一个城市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的灵魂。文化对于居民来讲非常重要的影响就是,能够形成城市居民的归属感和幸福感。比如北京有几百万外来人口,上海也有接近千万的外来人口,这些人对城市的归属感跟文化价值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在城镇化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城市文化的建设,不能只有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的物质文明,非常重要的是还要在建设发展过程中形成老百姓的归属感、凝聚力、幸福感。【详细】

叶匡政:一方面我们的城市在崛起,但其实是半城镇化的;另一方面,乡村大量衰落。我前两年回过一次老家,整个乡村里面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在外面打工,整个县城里都是空的,年轻人走出去后,乡村的消费和需求也越来越低。现在安徽太湖县的村子消费有可能高过合肥,因为很多蔬菜产品运过来的成本很高,但需求量非常少,而城市里优秀人才大规模聚集,生活成本也会降低,最后导致在县城或者乡村里买东西的价格有可能高过城市。生活成本高,同时又没有相关的产业需求,导致这些在城市里长期生活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生活节奏的年轻人回去时既遇到文化的隔膜,又发现乡村生活成本也并不低。

叶檀:对于这些应该理性地看——不能觉得农村变了,我们回不到过去了,就是坏事情,我们要看是什么东西牢牢吸引着年轻人到大城市,这个问题不仅在中国存在,其实韩国、日本都是存在的。大城市圈的吸引力是小城市没办法抗衡的,国际视野、创业空间、经济的成长空间、人际之间交往的宽松度都是乡村没有办法提供的。有的年轻人喜欢这样的空间和创业感,当然会选择在大城市落脚。

乡村也有比较优势,比如生活节奏比较慢,空气和环境比较好。相对来说,选择乡村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是和精神方面的追求结合起来的。但如果说在乡村的污染比城市还严重,又有牢不可破的人际关系网使你完全丧失自由,乡村的比较优势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是让乡村有更多的比较优势,不要再造太多的高楼大厦,而应该有青山绿水,有农庄,真正能够塑造“乡愁”,这样有特定追求和品味的人自然会到农村去。

异地转移城镇化的代价太高,要鼓励就地城镇化


两会V态度:小城镇在发展过程中怎样来避免“空心化”的出现?“就近城镇化”首先要从哪方面突破?

辜胜阻:健康可持续的城镇化涉及人、业、钱、地、房五个要素,只有房没有人、没有业,我们就会看到"鬼城"、空城现象。要防止这样的现象,很重要的是城镇发展要有坚实的产业基础。房地产是一个重要的产业,但不能把房地产作为城市产业的唯一支撑。城镇化过程中,表面上看农民需要改变的是户籍,但是农民要成为真正的市民最关键的是在城市有稳定的就业。不能简单地把农村人口平移到城市,但城市缺乏产业支撑,导致大量转移人口没有稳定就业。

同时也要看到,我们大规模异地转移城镇化的代价太高了,几千万留守儿童、留守妇女和留守老人,每到春节交通不堪重负,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巨大压力。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要实行均衡的城镇化战略,在保证必要的异地转移的同时鼓励就地城镇化,实现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详细】

叶匡政:无论是异地城镇化还是就近城镇化,都需要市场机制的自然成长,而市场机制不是受权力控制的,很多街市的形成其实是由于来旅游或来居住的人口增多,自然而然形成了各种商业。前些年一些地方搞“农民上楼”,导致很多地方的乡村农民没有工作和收入,而住进楼房,平时生活成本又会增高,如果没有适当的产业来弥补生活成本,农民就无法长期居住下去。时间久了,这些周边没有产业的社区必然会成为社会稳定的隐患。我认为要让市场机制说了算。让市场进行抉择,会让一些地方自然地成为城市,一些地方仍然是乡村。

【V态度访谈】辜胜阻:城镇化给百姓带来哪些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