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
|看两会,有态度本期责编 | 杨鸿光 张素玲 李兵兵 苏月(实习生)
司法公正如何才能看得见、摸得着? [导语]古人云,“法者,平之如水”;老百姓说,“一碗水要端平”。今年两会期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两高”工作报告中不约而同用到了“共同维护司法公正”的表述。如何增强司法的透明性,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怎样确保公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本期嘉宾

  • 陈有西
一级律师、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陈有西
    一级律师、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
  • 王公义
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原所长王公义
    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原所长
  • 范明志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副所长范明志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 胡旭晟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湖南省委主委、湖南省监察厅副厅长胡旭晟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湖南省委主委、湖南省监察厅副厅长

立法法修正后“限行”等规章将不能再“任性”


两会V态度:立法法颁布15年来的首次修改,也让外界首次关注这部法律与民生的关系。这部“管法的法”与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王公义:立法法规定各层级的人民代表大会有什么权利,不能随便剥夺和限制公民的权利,也不能随便增加公民的义务。包括现在汽车限行等这类法规,都不能由各地随便设定,立法法规定得很明确

胡旭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设区的市普遍有根据本地实际制定地方性法规的需要。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作出规定,将过去49个较大的市才享有的地方立法权扩大至全部284个设区的市。“扩权”的同时也有“限权”,设区的市享有地方立法权,不意味着什么事项都可以立法,而是对可立法事项的范围进行了界定,主要就是“城乡建设与管理”、“历史文化保护”、“环境保护”这三大项。

树立法律权威,还须公权执行者行为世范


两会V态度:在司法活动中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比如,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时有发生,“信访不信法”如何破解?

陈有西:官为民之标,社会风气来自于政风和学风的示范。司法的清明和法律权威的养成,来自于公共权力包括司法权力的良性运作。所有的司法失信、司法无能、司法无威、司法无效,群众“信访不信法”,原因都在一些主导司法权的公共权力执行者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让人民感受到司法不公。只有支持中央领导层坚决地反腐败,进行彻底的司法改革,恢复司法清明,才能树立国家的司法权威。

范明志:“信访不信法”的原因非常复杂,首先司法领域还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不公和腐败的问题,一些司法人员作风不正、办案不廉,这些现象导致的后果之一就是失去了人民群众的信任。其次,司法的功能具有局限性,一些纠纷和问题不是司法能够彻底解决的,比如经济、历史等方面的问题,即使公正裁判,也可能存在难以执行的问题,甚至即使执行了也可能没有完全满足当事人的愿望。上访属于诉讼外的非法律途径,但可能获得政府资源来解决问题,有时比法律途径更加有效,所以有的人觉得“访”比“法”更可信。还有,长期以来一些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插手具体案件,也让社会公众对司法信任产生了怀疑和动摇。一些案件当事人滥用上访权利,试图通过上访给法院施加压力,以求有利于自己的裁决,成为影响司法公信力的重要因素。

      出现“三案”的原因也非常复杂,司法外部与内部都存在着诱发因素。从外部看,历史文化、风俗习惯等都会影响人的行为,比如家族观念、乡土人情、等级思想等,可能使某些司法人员难以摆脱关系、人情的干扰;近年来西方腐朽思想尤其是不正当金钱观的冲击,也使某些司法人员有时难以摆脱物质利益的诱惑。但司法内部的因素起着更大的作用,从根本上说,司法不公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司法体制不完善、司法职权配置和权力运行机制不科学、人权司法保障制度不健全,司法纪律、司法惩戒以及司法职业保障等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这应成为新一轮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

法院要摆脱权力的干扰和虚假舆论的干扰


两会V态度:新媒体背景下舆论对司法影响,一般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认为,新媒体背景下,舆论对司法的影响过大,应进行适当规制,另一种则认为舆论监督司法并无不妥。对此怎么看?

陈有西:现在有一种现象:一个人看网络消息,会觉得现在是“洪洞县里无好人”,都是贪官、劣官,司法一片黑暗;但当他回到现实看看自己在担任公务员的亲友家人,就觉得他们一直勤勤恳恳,干得多拿得少,很普通很可怜。这种环境下,特别需要司法机关抵御干扰,既不能有罪轻纵,也不能无罪硬判,需要坚持法律的独立求真精神。要加快司法改革,解放法院,摆脱权力的干扰和虚假舆论的干扰,加强法院的独立审判权,坚持依照事实真相和客观证据办案。

范明志:公众舆论与审判分属两个不同的制度领域,前者属于言论自由的领域,公正不是公众舆论的条件或者前提,否则将扼杀言论自由;后者属于公正司法的领域,必须依照事实和法律做出公正的裁决。公众舆论具有多样性、易变性、可操纵性,因而不是公正司法的法定因素,现代各国都没有将公众舆论作为诉讼的程序或者裁判的依据。言论自由和公正司法都应当保持各自的操守和行为界限。

      一旦舆论形成,司法机关应当做到既接受舆论监督又保持司法的独立性,有时确实是一个难题。一般来说,司法不应当受到舆论的影响,只有事实和法律才是做出公正裁判的依据。有的国家比如美国甚至明确禁止陪审团在做出裁判时接触相关媒体和舆论,以免影响独立裁判。但同时,对于监督司法机关自身活动的舆论不应置之不理。司法作为国家权力必须接受公众的监督,尤其是涉及司法行为不当或者司法腐败的舆论,应当查明事实,及时纠正、制止不当或违法行为,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当然,对于假借监督之名恶意造谣、诽谤的,也应当追究相应的责任。

增强司法透明性先从立案开始


两会V态度:如何增强司法的透明性,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王公义: 增强司法的透明性首先要从立案开始,现在很多案立不上,特别是行政案件里面,告政府不给立案也不讲理由,这是很大的问题;第二,我国现在审判结果公开这一点做的比较好,但庭审过程由于地方限制,不是谁都可以听。立案要完全做到公平公正,审判过程、裁判程序只要牵涉不到个人隐私都可以公开,谁都可以去听,公开审判。两高报告中提到的深化审判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三大平台建设,就是程序、内容、结果公开,借助社会监督保证司法公正,应该坚持和鼓励公众参与。

陈有西: 公正是司法的生命。法官不是神,法院也会错,只有把审判的各方观点公之于众,让全社会公众作为大陪审团,让所有的司法行为都公开在阳光下,司法腐败和不公才会无处藏身。要保障这一点,一是法院要真正更新观念,不要虚假搞形式,把所有法定应公开的案件都不加任何限制地向社会开放进行审理;二是改革法庭制度。公民旁听不要任何批准,年满18岁的公民都可以凭身份证自由进出法庭旁听区,不得故意用小法庭审大案限制人数;三是加强法庭的电视和网络直播,各界关注的热点大案要最大限度地让社会第一时间了解真相;四是放开报道,对一个案件可以有不同看法和角度的报道,既有控方的观点,也有律师和被告人的辩解观点,让社会兼听,防止操纵案情,故意引导受众。这样才能保证司法的公正、客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