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
       一年前的7月21日白天至22日凌晨,北京城遭遇自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凶猛、最持久的一次强暴雨。这场61年不遇的最强暴雨中,城内多条路段积水严重,房山区等北京郊县灾情惨重,后经确认79人在此次暴雨中遇难,以生命为代价的惨痛教训为城市管理敲响振聋发聩的警钟。
       在“7.21暴雨”一周年之际,我们回望逝去的面孔,寻找曾经的记忆,是为悼念逝者,更希望过往灾难不再重演,希望城市建设管理更趋完善。又到一年雨季,我们的城市是否更安全?

那一夜·痕迹

李方洪:英雄不朽详细>>


北京暴雨殉职所长李方洪:指挥救出63村民

李方洪:殉职前最后10小时转移63村民


       2012年7月21日晚,北京市公安局向阳路派出所所长李方洪在救助被困群众时,被一根带电的电线杆斜拉钢索击倒,不幸牺牲,年仅46岁。据了解,当天李方洪休息不上班,但因牵挂辖区内逢雨必淹的凤凰亭村村民,中午就赶到村里组织疏散救援,其间63名被困村民获救,全村百余村民无一伤亡。出事前,李方洪始终走在搜救小组最前面。他对大家说:“还是我先来吧。”
       到牺牲前,李方洪共带领民警将63名群众转移到了安全地带,其中李方洪亲手救出的村民约有六七个人。2012年7月26日,北京市政府召开会议,评定在暴雨抢险中牺牲的李方洪、高大辉、冷永等三名同志为烈士。

潘安君:公示名单详细>>


北京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潘安君公示名单后鞠躬哀悼

潘安君:新闻发布会公示遇难名单后鞠躬哀悼


       2012年7月26晚8时许,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潘安君正式公布“7·21”特大自然灾害遇难人员情况。经过反复调查、核实、确认,截至2012年7月26日,北京区域内共发现77具遇难者遗体,其中66名遇难者身份已经确认,11名遇难者身份仍在确认中。已经确认身份的66名遇难者中,包括在抢险救援中因公殉职的5人。
       潘安君语带沉痛地向在场记者通报了此次特大自然灾害中的遇难人员情况之后,他起身鞠了一个躬,以表达对遇难者的哀悼。2012年8月5日,北京市防汛办通报,北京“7·21”特大暴雨山洪泥石流灾害遇难者总人数达到79名。

丁志健:市区溺亡详细>>


北京广渠门桥溺亡者追悼会举行 妻子悲痛欲绝

丁志健:广渠门桥下车内溺亡


       2012年7月21日,幼儿科学启蒙杂志《阿阿熊》34岁的编辑部主任丁志健驾驶一辆途胜SUV行经北京东二环广渠门桥下,因暴雨致立交桥下积水深达4米,车子被整体淹没,无法打开车门逃生的丁志健,被困车中,不幸罹难。据介绍,当晚大约19时30分左右,丁妻接到丈夫的求救电话。她说:“丈夫让我代为报警,说他被困在广渠门桥下的积水中,外面水压太大,他打不开车门,打电话报警总是占线。”没想到,这通电话竟然成了永别。
       19时34分警方接到报警后,救援人员紧急到场,因积水面积过大、水位太深,到场后他们一直在侦查情况。当丁志健最终被发现抬出,已经是22时20分,他已经停止了呼吸。从19时34分报警,到晚22时20分丁先生被救出,中间经历了将近3个小时。

百余农民工:生命通道详细>>


崔永元自费宴请暴雨中救人的154名农民工

农民工:暴雨中自发搭起的“生命救援线”


       2012年7月21日那场61年一遇的暴雨,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严重积水,最深处达到6米,数十辆汽车被淹,上百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京港澳高速南岗洼附近北京丰台区河西再生水厂的工棚里,150名月薪仅3000元的农民工自发地光着脚丫踏着冰冷的洪水而来,他们抛下救生圈,结起绳索,伸出他们温暖而有力的双手,为被困的人们搭起了一条生命线。最终,200多名被困者获救,事后留下名字的,有182人。
       2012年7月30日晚,崔永元在京港澳高速路附近的一家饭店宴请了154名英勇救人的农民工朋友吃饭。饭局的口号是:危难当头你伸手,表示尊重敬杯酒!歌手韩红也参加了饭局,并现场演唱歌曲,同时赠送给农民工兄弟礼物。网友“老林同学”更在评论中提议,农民工救人堪称暴雨中挺立起的“中国脊梁”,呼吁“请别吝啬你的掌声”。

国安:雨中之役详细>>


21日晚,北京工体,徐云龙和侯森为小球童挡雨

北京国安:暴雨中的一场中超比赛


       2012年7月21日晚上,北京,2012中超第18轮,北京国安Vs杭州绿城。暴雨中坚持举行也令这场比赛变得特殊。最后,国安主场0比2落败。虽然大雨导致的出行不便令很多球迷都取消了去现场观战的计划,但仍有两万名球迷来到工人体育场,为球队呐喊助威。
       但是,最高级别预警发布之后比赛照常进行引来质疑。“不管是橙色预警还是其他什么颜色的预警,关键是预警发布之后有没有相关的硬性措施去落实,以保障人的安全。即便发布了最高级别的预警,北京国安的足球比赛依然在进行,依然有大量的市民四处活动。我个人认为,类似的责任或者措施应该以法律制度的形式去落实。”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管建强说。

环卫工人:身体警示详细>>


北京海淀区白颐路,一位清洁工清理堵塞的排水孔 傅强|CFP

环卫工人:守护井盖,用身体发出警告


       2012年7月22日清晨,北京仍有部分路段因积水影响交通通行,特别是京港澳高速积水较深,预计恢复正常还需要较长时间。21日的强降雨导致北京复兴门桥、莲花桥等下凹式立交桥及地势低洼路段出现不同程度积水,并造成部分路段交通受阻。
       这场大雨中,既有紧急揪心的时刻,也有温暖感人的细节。21日晚,海淀区北太平桥下,当马路上的井盖被水压冲开,多名环卫工人守护着井盖子,用身体发出警告,保障车辆和行人安全。也有很多北京人一夜无眠,自觉地参与到救援中。

杨淑兰奶奶:永失老屋详细>>


杨淑兰奶奶站在7岁起就居住的老屋前 京华时报/东方IC

杨淑兰:和许多房山村民一样一夜间失去老屋


       2012年7月25日,北京房山大石窝镇三岔村,78岁的杨淑兰站在受泥石流冲击的自家房屋前,她从7岁起就在这间房居住。在“7·21”特大自然灾害中,房山是重灾区。根据气象观测站的统计数据,截至2012年7月22日3时许,全市最大降雨地为房山河北镇。
       房山区区长祁红表示,截止2012年7月24日,据初步统计,全区25个乡镇(街道)均不同程度受灾,受灾面积基本覆盖全区,灾情严重地区近千平方公里,受灾人口达到80万人。此次特大暴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0亿元。仅房山区已确认的遇难人数就为40人。

北京市民:守望互助详细>>


暴雨中广渠门桥下一片汪洋,五辆车搁浅水中 新京报 陈杰/摄

北京市民群像:大爱温暖雨夜 我们带你回家


       2012年7月21日10时至22日6时,特大暴雨雷电肆虐京城整整20小时。十多人死亡、路面塌方31处、5.7万群众转移、8万人被困机场……北京市民留下的是感人的大爱群相。京港澳高速救援,25岁小伙组织救出170余人;公安、交警、电力、消防队员、排水工人、急救医务人员连续奋战20小时……
       从21日到22日,微博上的热点话题一直都是“北京暴雨”。从网民最初的转发各种“北京看海”的照片,到后来的求助信息,最后变成大量的助人信息,留电话号码、车号的热心市民,提供免费接待留宿的餐厅宾馆、KTV,许多市民甚至腾出了自己的家让被困雨中的人们居住。

王建学:带兄“回家”详细>>


河道旁,弟弟王建学着急地喊叫着哥哥的名字。京华时报/东方IC

王建学:一定要带哥哥“回家”


       2012年7月23日,弟弟王建学悲痛欲绝,在寻找哥哥王建生。21日暴雨当晚,北京房山区韩村河镇的东南章村,大片玉米地里到处都是汹涌而至的洪水,王建生为了送他的同学回家,在返回的途中不幸遇难。50余人经过40多个小时搜救,最终在一条水沟中找到了尸体。
       30岁的王建生比弟弟大7岁,中专毕业之后便在家做饲料生意,是整个家的顶梁柱。“从小到大什么事都是哥哥替我扛,哥跟我说,自己啥都不干也要供我上学。就是哥淹死了,我也要找到他,带他回家。”建学说。23日5时许,哥哥尸体终于找到。

西站滞留旅客:我要回家详细>>


暴雨后北京,大量列车晚点,西客站大量旅客滞留。cfp

西客站旅客群像:暴雨中滞留


       2012年7月22日,遭遇暴雨后的北京,大量列车受影响晚点,造成大量旅客滞留。北京西客站北广场,人头攒动,宛若春运。截至24日零时,北京铁路局共开行临客6对,疏导旅客12000余人。24日凌晨0时40分,随着Y598次列车停靠北京西站,最后一批滞留景区游客1800余人安全返回北京。
       21日的强降雨导致十渡、野三坡、百里峡景区交通、通讯、电力全部中断,由于正赶上周末,万余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等地游客被困在了景区,为使景区游客迅速安全撤离,北京铁路局积极组织开行百里峡至北京西站的临时旅客列车,免费疏散景区滞留旅客。

城市·进步

       又到雨季,暴雨、洪灾、台风接踵袭击,中国多个城市再次面临城防管理大考。“浙江突降暴雨,排水不畅致多地受灾”,“昆明遇暴雨淹城,副市长坦言地下排水管网脆弱”……我们希望这样的新闻越少越好,我们期望每座城市不再因管理缺位,建设缺失失守在风雨之下。
       记忆是因为教训沉重,记忆是因为有所期待,记忆是为明天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