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在必得

  ———清华同方大型集装箱检测系统产业化
工作纪实

  

  本报记者杨健

  8 0 年代末,我国某边境口岸。海关人员正焦急地
将货物往花了整整一上午才抽检完的一只集装箱里塞。
身后,数以千计的卡车排开长龙,司机焦躁地按着喇叭
……

  1 9 9 1 年,法国戴高乐国际机场。世界上第一台
集装箱检测系统投入使用,集装箱内小如香烟盒的物体
在高能X 射线的透视扫描下都清晰可辨。清华大学四位
教授致信校领导,建议注意这一新动向,迅速开展独立
研制工作。

  1 9 9 6 年1 月,清华园。“八五”攻关项目“大
型集装箱检测系统”通过国家验收,检查一只集装箱的
时间缩短到仅两分钟,而制造成本大大低于国外产品。
专家指出,此时全球投入实用的检测系统尚不足1 0 台
,只要抓紧将成果转化为产品,我们完全有优势抢占一
大块国内外市场。

  1 9 9 7 年1 1 月2 0 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
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视察清华。参观集装箱检测系
统时,他详细询问了系统产业化方面的进展,还特地带
领随行的有关部委领导又一次参观了他早已熟悉的扫描
大厅。这已是李岚清第三次视察集装箱检测系统。同时
,他还为该项目的产业化做过四次专门批示。临上车前
,李岚清把清华同方核技术公司的康克军总经理叫到跟
前,摊开左手,在上面写了一个“底”字:“我要的就
是这个字,一定要做到底!”

  1 9 9 8 年1 月7 日,由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承
担的集装箱检测系统产品化工作通过了国家组织的专家
审定。专家委员会认为,该系统已达到可投产制造的程
度,清华同方具备在海关建造系统工程项目的能力。海
关方面则明确表示,将于今年春天启动第一套国产检测
系统的示范工程。

  我们的采访就从这里开始。

  在坚持中寻找转机

  集装箱检测系统的产业化,是一项极其繁难的系统
工程。在当前科研成果转化普遍存在困难的大背景下,
清华能够坚持下来,靠的是坚定的信念。

  接受采访时,清华大学副校长梁尤能首先谈到的,
是李岚清副总理去年1 1 月视察清华时的讲话。

  视察过程中,李岚清说,为什么我要抓这个项目?
为什么我要四次批示?主要是解决学校的科研方向问题
。搞好这个项目,不仅因为它能满足海关反走私斗争的
迫切需要,也不仅是为填补国家空白,更重要的是,目
前学校科研普遍只满足于写论文、得奖,不注意科研与
产业、企业的密切结合,不注意把研究工作进行到底,
特别是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这种状况必须改
变。只有这样,我们高校的科研工作才会有后续力量来
支持。所以,这件事我是非常关心的,不能打打停停,
要一鼓作气搞到底。

  梁尤能告诉记者,清华每年有2 0 0 多项应用型的
科研成果,可转化率不足1 /4 ,真正打得响的拳头产
品更少。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在成果产业化方面经验不足
,后续投入的力度不够。所以这次学校下定决心在集装
箱检测系统的产业化上一竿子插到底,完整地解剖一只
麻雀,以此来探索科研成果转化的新机制,推动学校科
研工作的战略转移。

  解剖麻雀

  从科研的角度讲,当初集装箱检测系统的攻关任务
完成得相当出色。但只有进入到产业化阶段,项目组的
教授们才真切地体会到“出成果”和“成果转化”是两
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除了许多技术细节需要完善,更多
的问题不是光靠技术就可以解决。像检测系统的加速器
,外观难看,用户就可能不要;而要做出漂亮的外形,
光开个模具就需要若干万元的花费。

  这就涉及风险投资的来源问题。检测系统产业化耗
资巨大,至少需要有数千万元资金沉积四五年。要继续
投资,在攻关阶段已经自筹经费投入了5 0 0 万元的学
校,显然已无能为力。

  同时学校的体制也难以适应产业化的要求。首先,
学校的评价体系注重的是论文的质量和科研水平的高低
,很少有人去考虑市场、成本和效益。质量控制和工艺
研究这些产业化中最关键的环节,也往往因为创新成分
少而被忽略。其次,学校科研的组织形式是师生们来去
自由,很难形成稳定的产业化队伍。况且攻关组本已是
教学、科研双肩挑,再要求他们承接产业化的任务,效
率必然低下。

  缺少风险投资,缺少企业化的运行机制,缺少相应
的评价体系和思想观念。仔细分析这三个“缺少”,清
华的决策者们意识到,学校的现行科研体制,已经无法
再满足产业化的要求。要继续向前推进,只有将成果转
化的工作转入企业,把活水引进来。

  自己造一个“孵化器”

  然而要找到符合要求的企业,实非易事。1 9 9 6
年,清华在国内搜索了一圈,也跟外企有过接触,可都
没有物色到合适的对象。

  对于集装箱检测系统这样一项在高校中孕育出来的
大型科研成果,究竟要什么样的企业才能承担起产业化
的重任呢?

  校长助理、清华企业集团总裁荣泳霖分析道:要充
分利用学校的技术、人才资源,它最好能以学校为依托
,与学校保持密切的联系;而为了避免事业和企业两种
评价体系的冲突,它又必须在体制上与学校完全独立;
同时,这样的企业要具备大规模吸引风险投资的能力。

  几个条件这么一摆,答案渐渐就出来了。从1 9 9
6 年下半年起,由清华控股的上市公司清华同方开始筹
建。清华同方并非为集装箱检测系统而独家特设。它的
成立,其实是要为校内众多科研成果建一个共同的“孵
化器”。

  为配合产业化运行机制的转换,学校在人才任用体
制方面锐意改革。以往提起“稳住一头”,大家首先想
到的就是把学术水平高的人才紧紧拴住。如今,清华决
定打破这一“传统”,鼓励一批科研高手投身产业化进
程。

  就这样,1 9 9 7 年上半年,刚刚上市的清华同方
成立了核技术分公司,专门从事集装箱检测系统的产品
化开发和产业化工作。与项目一同进入同方公司的,还
有清华工程物理系副主任、4 1 岁的博士生导师康克军
等科研骨干。

  加盟清华同方,仿佛给久病的项目开了一剂良方。
从1 9 9 7 年开始,集装箱检测系统的产业化驶入了良
性发展的快车道。

  机制转换带来了什么?

  我们问清华同方公司总裁陆致成,究竟是凭什么妙
手回春?陆致成称自己是“无为而治”:“同方根据项
目的前景和产业化需求投入资金,到了合同期限就向核
技术公司要结果,就这么简单。”

  而在康克军看来,同方一手托着市场,一手托着项
目,承担的是两头的风险,满足的是双方的需求,它所
提供的,正是弥补科研机制的缺陷、使产业化轻装前进
的理想管理模式。不到一年时间里,同方共向项目注入
资金5 0 0 多万元,这几乎是整个“八五”期间国家向
该项目投入的攻关经费的总和;更重要的是,同方严格
按上市公司的规范运作,机制的转换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机制转换的功效,首先表现在大家初步树立起了面
向社会组合技术资源和生产资源的意识。集装箱传动装
置的技术设计方案出来后,公司没有按以往的习惯把制
造的任务揽到自己手上,而是向制造技术成熟的大型企
业招标,结果不仅降低了成本,而且大大缩短了制造周
期。从此,“招标”成了核技术公司赶进度、争市场的
一大法宝。

  机制转换之后,项目的各个环节,都从攻关阶段的
单纯为技术先进性服务,向“经济效益优先”的方向转
化。系统要配置一套计算机控制设备,有专家提议用当
前科研部门推荐的最新产品。公司领导却认为,对于检
测系统这样一种要求长期连续运转的实用化产品来说,
技术的成熟性、稳定性是第一位的,在满足这一前提的
条件下,部件的成本应该是越低越好。最后,系统选用
了在工业界大量采用的工控机。

  像这样否定他人的动议,在以往的科研攻关中是颇
费踌躇的,弄得不好最后各执一端,谁也说服不了谁。
在公司体制下,生产合格产品成了压倒一切的目标,所
有的“面子”观念和个人意见的分歧都必须让路。这样
,无谓的争执没有了市场,许多老大难问题在短短半年
时间里都获得了圆满的解决。

  现在回过头来看,项目参与者们才感到真正理解了
李岚清副总理反复强调要把产业化工作进行到底的深刻
含义,对科研成果转化的认识达到了一种新的境界。

  《人民日报》(1 9 9 8 0 2 2 6 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