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08日16:44


經濟日報研究部副主任曹鵬:中國報刊業的發展


  “今年我們國內報業市場實際上很多都是在打伏筆,也就是說今年在播種,收獲應該是在明年甚至后年,我個人認為明年的中國報業市場會有一個更好的表現,發展空間也會更大,同時,市場結構也會有比較大的調整。從某種程度上講,今年北京奧運已經開始倒計時,明年更貼近了。因此,經濟發展會是持續的、繁榮的,報業的發展也就會相應地繁榮。”

  曹鵬 經濟日報研究部副主任、河北大學與鄭州大學、上海大學兼職教授、碩士生導師、河北大學媒介經濟研究所所長、大連天歌傳媒獨立董事,著有《中國報業集團發展研究》等專著多種,親手創辦與參與創辦或改造多家報刊,是若干媒介機構的咨詢顧問。作者長期致力於媒介經濟與市場研究,擁有國內新聞傳播專業圖書資料最為齊全的報學館。

  12月8日(周三)14:00,曹鵬做客“傳媒沙龍”與網友在線交流,主題為“中國報刊業的發展”,以下是訪談的內容。

2004年中國報業發展總攬


[也無風雨也無情]:嘉賓覺得中國報業這一年發展怎麼樣?
[曹鵬]:我認為中國的報刊業在過去的2004年是發生了深刻的、關鍵的、轉折的一年。雖然說深刻、關鍵眼下沒有完全凸現出來,但是在未來的時間裡,我相信我們會日益看出來,2004年,中國的報刊確確實實是革命性的轉折。

[黑翼甜心]:請問曹老師,您能不能簡單介紹一下報刊業的發展狀況?
[曹鵬]:應該說報刊業在中國過去的這一年裡面發展的速度非常迅猛,最直觀的一個數據是廣告額,廣告營業額的增長幅度非常高,有的已經達到20%甚至更高的。發行層面也是這樣,雖然說有的報紙是黨報,發行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困難。但是,大眾化的、市場化的報刊發行的狀況是非常可觀的,新辦報紙在3、4個月的時間裡面,能夠在一個大城市鋪天蓋地都被大家所接受,這個其實也反映了報刊業的需求是強勁的,增長幅度是非常大的。

[也無風雨也無情]:這一年的報業,你感覺有什麼亮點呢?
[曹鵬]:我們得先界定一個概念就是什麼叫“亮點”,如果中性地講就是有沒有讓大家特別關注的事件或者現象,我相信是有的。如果說有什麼特別好的消息,這個我倒認為很難說。至於從中性的角度來看,這一年中國的報業應該說是風風雨雨,有很多可圈可點之處。
  這包括幾個方面,第一,跨區域辦報今年是很大的亮點,此起彼伏,除了大家眾所周知的《第一財經日報》,一年前的《新京報》,還有大家沒有注意到的,比如法制日報和安徽日報合辦的《世界新聞報》,這也是跨區域的產物。報業和廣電業的打通和聯手都是新鮮的。第一財經實際上是政策層面或者政府層面最大的一個突破。因為它是上海文廣集團,是上海的一個機構,和上海報業聯合的,當然也包括北京青年報、廣州日報聯手合作。財經類的報刊熱,這也是一個亮點,而且一個好消息,很多財經類的報紙已經賺錢了,賺錢的幅度和總量已經很大了。也就是說財經報刊進入了豐收期。
  負面的消息也有很多,比如說新聞界,特別是報界的所謂的涉案人員,就是經濟案件、事件也是此起彼伏。這是一個讓我們不那麼輕鬆的話題,但是,應該說業內人士這一年都是非常重視的,非常關注這個話題的。因為它涉及到了我們從業的環境、安全以及個人事業的保障,甚至是個人安全的保障。
  當然了,問題分兩個方面來看,一個就是說在自己約束自己,自己把握自己這個方面做的好還是不好。另外一個,就是體制上還有沒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另外一個負面的消息事,幾乎無一例外,IT報刊在這一年開始進入下降期或者叫進入了一個衰退期。為什麼呢?過去IT報刊一直是高速增長,今年是進入了行業性的衰退,它的挑戰來自於網絡,因為網絡的特點和IT高度相關。IT報刊的讀者都是分布在和計算機、網絡有密切接觸的群體裡面。從道理上講是很容易理解的。因此,網絡可以很容易搶走IT報刊的受眾。隨著廣告的流失,凡是能夠上網的人,他即使訂了IT報刊,他的閱讀興趣或者時間也沒有保障了。隻能說是一個慣性,因此IT報刊市場就面臨很大的危機。IT報刊是中國報業的先行者,最早的中美報刊就是IT計算機世界。現在IT報刊所走過的歷程、所出現的衰退,我認為也是給我們其他的報刊從業人員以警醒。

[強國仰泳]:請問報刊業的發展空間還有多大?
[曹鵬]:報刊業的發展空間應該講還是非常的大的,這也是我在幾年前就一再論述過的一個觀點,報刊業的發展空間在兩個層面實際上都是有余地的,第一是訂閱市場。人均每千人報刊擁有量我們在世界上排名是很靠后的,與歐洲國家,包括日本這些地方相比都是遠遠比不上的。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教育的提高、文化水平的提高,中國的報刊業的發行市場、征訂市場還有很大的空間,這個空間甚至一倍都不止。
  舉個例子,在俄羅斯,全國的報紙能發行上千萬份。現在事實與論據據我所知也是700、800萬份。在日本,讀賣新聞、每日新聞、朝日新聞都是在千萬份左右,而日本和蘇聯的人口隻相當於中國的10%左右。假設我們和日本相比,我們的人口是它的5倍,我們的發行量是它的1/5。從發行角度就可以推斷出來有多麼大,不是10倍,也許是100倍的空間。
  另外從廣告的角度來看,報刊業的發展取決於廣告的承載水平,有多少廣告可以投入到報業。中國的報刊業,廣告的總數全國是大概100億多一點,這個數字相當於美國1家報紙的,紐約時報就是這個數字。因此,我一直認為,隻要中國在經濟規模、國民收入這個層面,在財富上達到了世界強國的水平,廣告的營業額也就會達到了和他們相當的程度。因為媒介經濟學已經証明了一個簡單的定理,任何一個社會、任何一個市場的廣告額和它的國民生產總值之間有一個比例關系的,按照美國的經濟學教材裡定的大致是3%,也就是說3%的國民經濟生產總值應該是廣告額的大致的標准。如果是按照這個標准來推算,中國的報刊業現在差很多。我看到的最新的數字是說,現在隻佔0.9%,我記得不是很准確,因此,還大有發展余地。何況這個0.9%隻是在眼下的國民經濟生產總值,還不是一個發展的眼光,如果中國的經濟持續在發展的話,比例再提高,可想而知它是多麼大的盤子,這個盤子我相信是很大的。

[討厭紅樓夢]:現在的報紙越來越厚,價格越來越貴,這種現象是好是壞?
[曹鵬]:中國報紙其實現在還不夠厚,因為按照發達國家的標准,大城市的主流報紙確實都是很厚的,至於價格越來越貴倒是沒有必要,從國際的市場裡報紙也都不是一個很貴的商品。相對於當地居民的購買力來說,報紙還是比較便宜的。報紙越來越厚是一件好事,任何事情都有兩個方面,從環保的角度可能是一個壞事。從讀者信息選擇面的豐富,就是范圍比較大,選擇得比較多的角度當然是好事。

[網友貼文代轉]:曹老師,你對我國報業集團目前的狀況做何評價?
[曹鵬]:中國報業集團現在我感覺它缺少一個必要的鋪墊,也就是報業集團作為企業集團的一種形式,如果沒有企業化就直接改組成集團,就是行政性的集團,行政性的集團就很難有利於報業經濟的繁榮與發展。如果說我們現在做一個階段性的總結的話,我覺得中國報業集團從1996年到現在,對於報業經濟的發展的貢獻以及帶來的問題很難說得分是正數還是負數,在國內現在還沒有一個真正的國際意義上的報業集團。

黨管媒體和黨報

[中班]:曹老師是在黨報的,對於黨報,今年有什麼可說的嗎?
[曹鵬]:不錯,我的工作單位一直在黨報,今年的黨報其實我覺得也是關鍵的一年,因為有關主管部門今年出台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解決黨報的發展問題。大概前一階段,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也在做黨報改革的調研,其中請我去座談。今年的黨報改革應該說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動作,到現在為止沒有大的動作、大的舉措。但是,應該說黨報的新聞工作者在過去這一年裡面已經形成了一個共識,就是必須得改了,不改就會很麻煩。
  因為之所以提出黨報改革的概念,說明現在黨報在新聞事業裡面,總體而言,其實是有一些問題、毛病的,還做不到盡善盡美,因此要與時俱進。但是怎麼與時俱進呢?這個問題探討了很多年,前些年,中國的報業改革都是採取了通過辦《都市報》、《晚報》、《財經報》等等子報、子刊,用這種形勢來抓大放小,大的黨報不動,作為試驗田搞活,這實際上是國有企業的改革模式。當小的放了以后,大的問題其實也就需要放了。中國的報業結構是以黨報為基本骨干力量的,以黨報為主體,如果黨報不做改革,黨報征訂難、發行難,新聞質量上不去,報紙沒人看,閱讀力差,傳閱力更差,這是沒法交待的。
  由於歷史的原因,從中央黨報開始,聚集了中國報業裡面的絕大多數的精英。眾多的精英在這樣的一個領域,卻不能夠把報紙辦好,這也是沒法交待的。比如說在1980年,或者1985年、1990年,以這些年代斷代的話,人民日報的人才是優勢集中的,省報次之,城市報更次之,這是絕對的人才級差,也就是越基層的,人才優勢越談不到。《都市報》和《晚報》甚至一個高級職稱的人才都沒有,但是它們的發行量是很大的,廣告額是上億、甚至是幾百億,反過來,有那麼多高級職稱的大報黨報,廣告額也少得可憐。這就說明必須得改革了,我認為,從現在開始,中國報業最大的課題就是黨報的改革。

[梅蒂亞]:中國報刊的發展,黨報起到什麼作用?是領頭羊?還是包袱?
[曹鵬]:對於中國報刊的發展,黨報確實應該是領頭羊,而不應該是包袱。其實黨報的地位比電視台、電台、通訊社都要重要,它當然應該成為整個報業裡面跑得最靠前面的,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肯定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或者是體制問題,或者是機制問題,現在看,既是體制的問題,也是機制的問題。

[強國仰泳]:中國一直都是黨管媒體,報紙當然也一樣,那麼如果全部放開您認為是不是會更好一些?
[曹鵬]:這個問題我認為有商榷的地方,也就是中國並不一直都是黨管媒體,中國報紙史或者新聞媒體的歷史,從最早的日報開始計算,媒體是存在的,因此就不能說一直都是黨管媒體,媒體和黨之間不一定有必然聯系。
  媒體一定由黨來管,但黨不一定都有媒體。這個觀點我在很多次的學術活動裡、論壇都提到過,也就是說在中國是建國以后黨管媒體,特別是在50年代結束了公私合營的幾家報紙、民營報紙以后,都是黨管媒體。如果放眼世界,我們可以看到,世界上好多政黨沒有辦報、沒有辦媒體。再有一個意思,沒有媒體的政黨在世界范圍內,不管是執政能力也好或者是其他方面也好,沒有顯示出重大的缺陷或者是問題。因此,我覺得從長遠看,既然過去新聞事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傳統是應該發揚光大,堅持下去的。
  對於什麼樣的媒體需要黨來管,或者說能不能把報刊市場放開,其實已經不是一個我們現在在設想的問題,現在正在放開。改革開放的時代環境裡,任何一個領域,符合改革開放的精神和原則的都是應該有生命力的,也是符合時代潮流的。反向的就是不好的。
  在這一點上,沒有特殊的行業。我特別反感有人把報紙工作、新聞行業特殊化,報紙沒有什麼特殊的,這也是一種共識。比如在美國、在歐洲,大家認為報紙業或者報業也隻是生意的一種,和電視業、和電影業都是一樣的,在美國好萊塢、在英國的艦隊街,他們都是把自己當成企業做生意。過去,黨對媒體管得比較多,比如電影也是由政府直接管的,還設有專門的部門,管誰可以拍什麼樣的片子,不可以拍什麼樣的片子,什麼樣的片子可以放,審查的時候什麼不可以放。這個不利於中國的電影事業的發展。為什麼中國拍不出大片來?那是因為中國沒有好萊塢,為什麼沒有好萊塢,因為有太多的管制,如果有一個加州電視管理局來管理好萊塢的電影,好萊塢就拍不出得大獎的片子。

報刊整改和新辦報紙

[申易]:去年的報刊整改,今年出了新報,這之間有什麼必然的聯系嗎?
[曹鵬]:
出現了很多新報,這個確實和整改有關。道理很簡單,中國的報刊刊號總量是控制的,基本上不新批的,要辦新的報紙隻有一個辦法就是從舊的來改造。
  按我理解,可能是新聞出版署為了優化報業的結構,因為中國的報刊沒有一個很好的進入機制和退出機制,報紙隻生不死。要想真正把這個市場整合好,用這樣的制度來調控,按我來看,刊號沒有必要封死,報刊越多,這個國家的精神文明建設就開展得越好。報刊的多與少,在國際上、世界范圍內都被認為是一個國家的文化素質,或者叫文明素質的一個硬性的指標。為什麼很多國家都重視千人報紙擁有率呢?也是因為這一點,因為報紙是社會工具,大眾傳播的工具。
  報刊多了會不會聲音嘈雜,會不會出現很多的問題呢?其實這和其他的企業一樣,多了,就會優化整合。大家看一看網絡,網絡的信息來源是很多的,是不是天下大亂了,是不是國家的政治和方方面面遭到了很多的麻煩呢?困難呢?沒有。對報刊我們一定要正確的認識,當然這裡面不是說我的報刊理論是最正確的理論,但是我的看法是符合國際報業市場的常識與公理的,我們不能夠在這一點上關起門來講我們所謂的國情。
  作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的陣地,我覺得這個陣地規模越大越好,我希望中國的報紙和雜志能夠在一年之內發展成為5萬種報紙和5萬種雜志,實際上如果真的放開,很可能迅速達到了。至於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我看不出來,中國的10萬種報刊,隻可能比現在的格局好,任何一個方面不會給國家增添負擔,這些報刊可以讓它完全市場化的操作,讓它有質量就可以生存,否則就滅亡了。

[相愛如何]:《新京報》和《第一財經》的出現,對中國報業發展的意義在哪?
[曹鵬]:
我認為《新京報》和《第一財經》的出現是一個好事,對於讀者來說,對於任何一個城市,任何一個社會,這是我始終如一的一個觀點,我歡迎媒介特別是報刊的多樣化,如果作一個比喻的話,我希望報刊的森林,它的數目、它的品種越多越好。我有這麼一個觀點,造物主沒有創造任何一個多余的東西,世界上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說這個東西本身是應該淘汰掉、滅絕的。所以,在報刊業,每當新創造一種報刊,我都為它感到高興,對中國報業發展的意義,我認為它增加了一個品種,多了新的聲音,這就是它的意義。
  另外一層意義,就是《新京報》和《第一財經》在很大程度上帶有探索性質和改革這樣的一個背景。因此,對於下一階段報業的經營、報業的拓展,特別是跨區域、打破行政規劃的發展有積極的影響,也是有促進的。據我所知,新聞出版主管部門也是從這個角度考慮的,把跨區域辦報、聯合辦報作為改革的發展方向。

[強國仰泳]:新辦報虧多贏少,是不是因為中國報刊市場已經飽和?
[曹鵬]:
新辦報紙虧多贏少這是規律,如果所有新辦的報紙盈利,那所有的企業都搞報紙就可以了。報紙和雜志都有一個周期,以前我經常遇到犯常識性錯誤的,比如報紙辦還沒兩年,就要求收回成本,新辦報刊在三年時間內財務帳面一定是虧損的,不虧損就沒有市場的培育期、沒有成長期,就相當於我們養一個孩子,生下來就要賺錢、還要上交,要有利潤,這是不可能的。
  新辦報紙的投入不能理解為虧損,最外行的觀點就是帳上的資產負債表隻要是赤字就是虧損,不能這麼理解。必須把生長的周期計算出來,開店有一個術語,叫養店,你要有半年到一年的養店的時間,養熟了,養大了,才能計算是不是盈利,如果不能盈利的話,說明你是虧損的,如果說你沒有養的過程,直接計算它的盈虧,隻能說要麼你是心急,要麼你是大外行,這是滑天下之大稽。這種事我碰到很多,很貪心很外行,辦一個報刊就要利潤、要賺錢,沒有那麼簡單的,因此我覺得中國的很多俗語有很多智慧在裡面,就是“出水才看兩腿泥”。現在辦報刊一定要有這樣的心態,就是先給它一個時間,白居易有一句古詩,就是“試玉需待三日滿,辨才需待七年期”,也就是說對任何報刊要有一個概念,新辦的報刊,三年以后再來說它,是辦得好、辦得壞,是賺還是賠。在這期間,隻有分析家有資格做預言。比如這個報紙肯定虧,事實上,這種語言我說過很多,我覺得遺憾的是往往都預言對了。比如類似於北京現代商報,在創辦的時候,我說這個報紙可能要虧,事實上它可能沒有達到應有的成功。
  至於說,中國的報刊市場是不是飽和了,我覺得我剛才表達得很清楚了,遠遠沒有飽和,我是一直主張中國的報刊市場還有很大的增量,在國內我是最早提出這個觀點的,對中國報業市場的宏觀形勢的判斷,我是一直看好,看高的,它是沒有飽和的。因為本身我在這個行業裡面,雖然我一直在研究,也在思考、從事學術理論的工作,但是我本身也從事報刊事務,設身處地的我有很多的經歷和見聞,我知道報刊的市場沒有飽和。在中國最大的城市、最發達的城市,可以很輕鬆地創辦一個比它當地發行量和廣告額都高的新報。在任何一個城市,比如廣州或者是深圳市場就有這麼大的空間,你怎麼能說它飽和了呢?當然,剛才我說的,隻是一個假想,或者是理論上的說法,就是天時地利人和都到位的話,這不難,其實是很容易的事情,這個觀點是我反復論述過的。

[申易]:
今年財政類報刊很熱鬧,剛看到每日經濟新聞亮相,此前還有很多,包括金融界網站上市,你說咋這麼地震呢?
[曹鵬]:
今年財經報刊確實很熱鬧,這個熱鬧不是從今年開始的,隻不過今年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上海就有第一財經,每日經濟新聞,北京也有若干家,包括一手的,財經時報最近也剛剛換了東家,這非常簡單,因為財經類報刊是和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的。中國經濟現在是持續繁榮,持續提速,以至於到了年底,剛剛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來點剎,就是經濟不能太熱,也是某種程度的軟著陸。在這麼熱的經濟環境裡,財經類報刊不熱鬧就不正常,以后還會更熱鬧,隻要它是一個市場經濟的環境,隻要它是一個繁榮的經濟強國,它的財經報刊就應該是一個強勢的媒體,或者說是一個投資的熱點。

報業的競爭與發展

[好一口濃烈的綠茶]:請問曹老師,面對報紙遍地開花而出現惡性競爭的情況,您認為對報刊業發展有什麼影響?
[曹鵬]:
報紙遍地開花出現的惡性競爭對報業我覺得是好事,遍地開花不見得就是惡性競爭,這實際上是兩個概念。剛才我已經講過了,我覺得報刊應該是越多越好,但是報刊多了,大家都要爭奪有限的市場份額,有限的訂閱資金當然會出現競爭,報業競爭在各地都存在的。即使是在沒有市場化的環境裡,這種競爭也會出現的,隻是表現形式不像現在的樣子。惡性競爭和報紙的遍地開花沒有必然聯系。
  惡性競爭隻是一個競爭者彼此之間的從業素質和道德修養的問題。我覺得現在的惡性競爭主要是從業人員、業內人士對於職業道德、職業精神存在種種認識上的誤區。不見得是報紙多了,雜志多了,就一定這樣的。其實,很多國家的報刊也很多,比如美國的報刊也很多,但是它的惡性競爭就不那麼多。當然,也許可以這麼看,就是它惡性競爭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就是它經過了這麼一個階段,用經濟學經常講的話就是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在國內現在沒有完成這個積累。競爭有時候會表現出惡性,面對競爭其實應該確定這樣一個基本的原則,不要沒有底線,不要沒有原則,大的原則,不管是新聞事業本身的原則還是為人的原則是必須得守住的,這個底線守不住,就會出現惡性競爭,什麼是惡性競爭按,是不擇手段,或者用卑劣的手段競爭。
  這些事情,在不同的報刊之間有這種情況,在同一個報刊內部特別涉及到人事紛爭,也存在著惡性競爭的情況,這種例子在今年也是挺多的,比如背信棄義,落井下石、過河拆橋,這和人有一定的關系,和市場的環境不見得有連帶的關系 。

[大嘴牛蛙]:很多報紙都有自己的網站,會不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報紙的發行?
[曹鵬]:
報紙的網站,其實我覺得和報紙的發行之間是可以相互促進的關系,就看你怎麼去經營、怎麼去定義你自己的網站。比如像美國的很多報紙,它的網站其實都是和紙介的報紙互動的。網站上的訂閱報紙反過來也可以接受一般的紙介報紙的訂閱,如果不去認真的設計,直接把報紙上的內容往網頁上去發,當然,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報紙的發行。如果信息可以很容易地通過網絡可以讀到,就沒有必要去重復一遍,去翻報紙本身。因此,我的觀點是就看你怎麼做,如果做好,應該是一個雙贏。

[墨白]:請問,中國報業如何能走出國門?在國外的華人隻能看到少數的幾種報紙,為何我們不去開拓國外市場?
[曹鵬]:
中國報業走出國門是前幾年國家的有關的主辦部門一直在推動的,以人民日報為例,人民日報海外版的創辦就是讓中國的報紙走出國門、走向世界。事實上,到現在為止,能看到的中文報紙,特別是中國出的中文報紙非常少。你問為什麼不開拓海外市場?這是一個體制的問題,因為海外市場在很多的國家都是完全放開的,沒有限制的,你隻要辦就可以了。可是現在為什麼海外的中文報紙辦得這麼差呢?
  第一,從業人員辦這個報的是很業余的。
  第二,資金實力差。我們必須認識到一個現實,中國因為報刊業沒有市場化,都是國有的,或者叫公家的,公家的作為國有企業在海外辦刊,邏輯上有障礙。若干個報刊在海外有海外版,新聞晚報就有美國版,為什麼叫好不叫做,甚至叫好都沒有人叫呢?我們如果按照國內的一種模式運作報紙,能得到一定的市場份額,用這個模式拿到國外去,可能就不行。我們必須這樣看,也就是說如果你去一個外國的市場,你肯定首先要面臨如何進入它的市場規則和市場軌道,要有可比性。換句話說,你要去日本辦報,就要比日本的主流報紙辦得不差,去美國辦報也是一樣,你就是一種宣傳品,一種贈閱品。
  我們現在主要是從體制上已經卡死了,因此海外市場,即使是有關政府部門希望中國報刊業走出去,去佔有一席之地,但是心有余力足,因為體制放不開的話,很難做到參與國際競爭。走出國門顯然就是參與國際競爭。不妨這麼說,中國的報刊現在能夠在國際水平上去競爭的,有這種實力的,從報刊本身角度人數不多,從從業人員的角度其實更少。能夠換一個國家、換一個工種,比如我們大陸的報刊和台灣、香港相比,如果大陸報刊的總編到台灣和香港找工作,同樣可以勝任他的位置,這樣就有了國際的競爭。現在看來很難很難,我們在這一點的差距必須得承認,也就是說,中國大陸的報刊業人才的總體素質還沒有達到國際的先進水平。

[也無風雨也無情]:曹老師覺得明年的報紙發展會如何?還是象今年這樣不溫不火嗎?
[曹鵬]:我覺得今年我們國內報業市場實際上很多都是在打伏筆,也就是說今年在播種,收獲應該是在明年甚至后年,我個人認為明年的中國報業的市場會有一個更好的表現,發展空間也會更大,同時,從市場結構也會有比較大的調整。從某種程度上講,今年已經是北京奧運倒計時,明年更貼近了。因此,經濟發展會是持續的、繁榮的,報業的發展也就會相應的繁榮。

其他

[andyday001]:曹老師做過藝術類期刊,對目前藝術類雜志的發展您有何新的看法?
[曹鵬]:
中國的藝術類期刊品種現在是很多的,也是市場成分比較復雜的,很多私人、個體的藝術期刊都在辦,可以這麼講,過得很好的沒有,過不下去的也很少。都是能夠過的,一些個人、私人辦藝術類雜志,大部分都是能夠吃上飯的。但是從發展角度,我認為藝術類雜志,藝術是文化的精華,藝術類的雜志應該是由文化的精英來辦,中國的藝術類雜志最大的問題是沒文化的人在辦,這當然就辦不好。因為這不是一個兩個的例子,是很普遍的。這說明,對於藝術類雜志來說,市場的需求量大,期望值高,可以說在這方面有很挑剔的,比如在証券類的、金融類的雜志就體現了我說的特點,很精英化的,很差的人是沒有辦法辦一個財政、証券類的雜志,但是現在藝術類的雜志是有一些很差的,職高生啊、中專生啊,自學的人來辦的。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說也罷。

[梅蒂亞]:
您如何看待當前雜志市場投資熱潮?
[曹鵬]:
雜志市場投資熱潮現在是一浪高過一浪,這是很可喜的,為什麼它會表現得這麼熱呢?是因為雜志的出版周期長,它的資金和人力需求量少,所以,相當於企業裡的小盤股,比較好掌控,甚至是個人都可以做。事實上,按中國的歷史上,就有很多個人辦雜志的成功的案例,比如就有兩個人辦的雜志,一個是黎夕非,還有一個是胡適,兩個人就把一個雜志辦了,而且在當時的社會就有非常大的影響,這樣的例子很多,因為雜志有這樣的一種特點。所以,在市場改革開放的過程中,就容易尋找到機會。還有一點,就是中國的雜志有8000、9000種,景氣的、有利潤的很少,大部分是辦得不那麼成功的、不那麼好的。因此,也很願意尋找資金和人才嫁接,這也導致了雜志的投資熱潮。比如說有海外的雜志社來中國市場,甚至能夠達到一個集團有10幾種雜志在中國大陸運作。

[大嘴牛蛙]:
我看到您的專欄裡有一個學術專著《中國報業集團發展研究》,您能簡單介紹一下嗎啊?
[曹鵬]:
這位網友提到關於《中國報業集團發展研究》,這本書是我96年做的博士論文,后來在新華出版社出版,也是新聞博士叢書的第一本,在當時是國內最早對媒介集團進行研究的專著,應該說在體例上是作為博士論文撰寫的,再一個是有一個時間性,資料截至在97年,因此,我個人認為材料現在可能時效性不那麼新了。基本的觀點,我對中國報業的市場,特別是對中國報業集團化的發展的形勢判斷和分析,在這本書裡曾經提到了很多的問題和疑問,至今仍然沒有得到解決。從這個意義上講,也可以說這個書沒有過時,直到今天還有很多同行通過出版社找到我,希望要到這本書閱讀。

[好一口濃烈的綠茶]:中國傳媒業蓬勃發展了一年,誰能告訴我到底收益如何?
[曹鵬]:
我想傳媒業的發展最大的受益人,第一是公眾,第二是從業人員。從公眾的角度媒介越繁榮、越多元、品種越多,對社會的情況、對市場、經濟方方面面的信息了解就越多,因此,在過去中國一年的發展裡面,報刊業不管是新辦、改版改刊是非常多的,對讀者來說,也是一個好消息,他們是最大的受益人,報刊繁榮了,報刊的編輯、設計師、發行工作者都是受益人,比如說任何一個都市報它都會解決相關可觀的就業機會。特別是在發行領域,都市報的發行經常會創造數以千計的就業機會。
  (本次訪談得到新華傳媒工場大力支持)

(責任編輯:燕帥)
傳媒互動
曹鵬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內容


熱門評論文章

請 注 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