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藝術收藏>>文學>>作家

余光中:寫詩是專業,散文是副業
徐麗梅
  2004年05月18日09:18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余光中先生在海峽兩岸和全球華文世界擁有廣泛的影響。不久前他應邀到北京參加百花文藝出版社《余光中集》出版新聞發布會,期間,余光中先生還就文集的出版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問:《余光中集》是您五十余年文學創作的集結,想請您就文集的具體內容談談。 

    余:五十年前,我的第一本詩集《舟子的悲歌》在台灣出版。半世紀來,我在台灣與香港出版的詩集、散文集、評論集與譯書,加上詩選與文選,也恰為五十本。若論創作時間,我的第一首詩《沙浮投海》還可以追溯到1948年。但是直到八十年代初期,經過流沙河、李元洛的評介,大陸讀者才開始看到我的作品。至於在大陸出書,則是由劉登翰、陳聖生選編,福州海峽文藝出版社出版的《余光中詩選》,在1988年最先問世。迄今十四年間,我在各省市已經出書二十多種,其中還包括套書。百花文藝出版社印行的這套《余光中集》,該是包羅最富的了,共為十八本詩集、十本散文集、六本評論集。除十三本譯書之外,我筆耕的收成,都在這裡了。 

    問:從1949年闊別祖國,近半個世紀的時間,您從一位彷徨少年到目前擁有眾多讀者的著名作家,請您回顧一下創作歷程。 

    余:我的文學生命其實成胎於大陸,而創作,起步於南京,刊稿,則發軔於廈門。我的文學創作可以分為中國台灣、美國和中國香港三個時期。早在廈門大學時期,我已在當地《江聲報》與《星光報》上發表了六七首詩,七篇評論,兩篇譯文,更與當地作家有過一場小小的論戰。等到四十年后這小小作者重新在大陸刊稿,竟已是老作家了。一生之長亦如一日之短。早年在大陸不能算朝霞,隻能算熹微。現在由百花文藝推出這部《余光中集》,倒真像晚霞滿天了。 

    要論寫作的地區,在台灣時期創作最多,一共有五百余首詩歌,當為我詩作量的十分之七。所以我當然是台灣詩人。不過詩之於文化傳統,正如旗之於風。我的詩之旗雖然在台灣飄起,但使它飄揚不斷的,是五千年吹拂的長風。風若不勁,旗怎能飄,我當然也是最廣義最高義的中國詩人。 

    問:早年您自稱“右手為詩,左手為文”,以詩為正宗。《余光中集》收入您三卷一百五十余篇散文,從最初的《左手的繆斯》,到不久前出版的《左手的掌紋》,您的創作好像又同左手聯在一起了。很想知道您散文創作的過程和感受。 

    余:我最早寫詩,寫了十年才寫散文,好像是另外一隻手出動了。詩是專業,散文是副業,隻能算“詩余”。開始是出於謙虛和有趣,在閩南話裡右手稱為正手。后來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甚至有人更喜歡我的散文。我自己也發現,在散文藝術的創作上,竟然超過了前面的詩藝。《鬼雨》《逍遙游》《四月,在古戰場》等諸篇,代表著我散文創作的成熟期,但詩藝的成熟卻比散文要晚兩三年。 

    中國文學的傳統向來有“詩文雙絕”的美談,《古文觀止》裡如《歸去來辭》《桃花源記》《滕王閣序》等美文名篇,往往都出自詩人之手。這些感性的散文,或寫景,或敘事,或抒情,都需要詩藝始能為功,絕非僅憑知性,或是通情達理就可以應付過去。 

    我以為寫景,需要詩才。敘事,需要小說家的本領,白先勇先生敘述小說的本領很高,而我這方面能力就很差。一般散文作者都習於談論人情世故,稍高一些的也能抉出若干理趣、情趣,但是每到緊要關頭,卻無力把讀者帶進現場去親歷其境,隻能將就搬些成語,敷衍過去。也就是說,一般散文作者都過不了感性這一關,無力吸收詩、小說、戲劇甚至電影的藝術,來開拓散文的世界,加強散文的活力。所以當年我分出左手去攻散文,就有意為這欠收的文體打開感性的閘門,引進一個聲色並茂、古今相通、中西交感的世界。 

    問:您與董橋的經歷有相似之處,都是英文很好,文學方面又涉獵很多,在他的文章裡英文可以滲透進來,而您卻可以白天教授英文,晚上用很純粹的中文寫作,怎樣做到能夠互不干涉? 

    余:董橋的散文以雜文、筆記居多,是以小見大,精雕細琢。他寫文章比較低姿態,寫得很精煉。英文引用原文的地方也很多,好像更傾向於學者型。我曾講過我是三分之一的學者,三分之二的作家。一般寫評論文章我會引用一點英文原文,而散文我很少引用,那樣會很駁雜。在這方面,比董橋更愛引用原文的就是錢鐘書。他不愧為大師級學者,精通幾種語言,我認為他在這方面是很有本錢的。 

    問:您的詩歌、文論、譯文也很精彩,如果要准確定位,您覺得您的創作更靠近哪一種文體? 

    余:我一生寫詩雖近千首,但我的詩不全在詩集裡,因為詩意不盡,有些已經洋溢到散文裡去了。寫散文雖達一百五十余篇,但是我的散文也不全在文集裡,因為文情不斷,有些已經過渡到評論裡去了。其實我的評論也不以評論集為限,還有不少論述詩、畫與戲劇的文字,各以序言、評介或注釋的形式出現。這麼說來,我俯仰一生,竟然以詩為文,以文為論,以論佐譯,簡直有點“文體亂倫”。寫來寫去,文體縱有變化,有一樣東西是不變的,那便是我對中文的赤忱熱愛。如果中華文化是一個大圓,宏美的中文正是其半徑,但願我能將它伸展得更長。 

    問:三十年前,您創作的一首小詩使人們都稱您為“鄉愁詩人”,這麼多年過去了,今天對此有何感想? 

    余:那是在台北的一個午后,我無意中寫下了這十六行小詩。當時還想再加上兩句,也沒想好,就放在抽屜裡,后來就干脆拿出去發表了。沒想到流傳甚廣,很多讀者認識我也是通過《鄉愁》這首詩開始,一首小詩竟會在海峽兩岸引起強烈的共鳴,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也因此感到很恐懼,擔心或許就到這首為止了。還好,現在的這套《余光中集》,証明我不只是“一詩詩人”,還能寫散文和評論。 

    我還想說兩句,這套《余光中集》以相當完整的全貌呈現到大陸讀者的面前,令我感到欣慰。我忽然想起蘇東坡晚年被逐放到海南島,在島上他說過的一句話,大意是:在島上寫的作品,最后終歸要流傳回中原。這是蘇東坡的寫照,也是我的寫照。  

    來源:文匯讀書周報

(責任編輯:孤鬆)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