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學術>>文化

聚焦晚明——樊樹志新著《晚明史》專家談
  2004年04月20日09:39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聚焦晚明——樊樹志新著《晚明史》專家談
    《晚明史》(上下卷)

    樊樹志著

    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

    定價:60.00元

    日前,復旦大學文科科研處、復旦大學出版社和本報聯合舉辦了樊樹志新著《晚明史》專家研討會。此次研討會是高校科研管理部門與出版社聯合新聞媒體向公眾傳播科研成果的首次嘗試。作為哲學社會科學的重點課題,該項目同時獲得了國家和上海市的資助,可見其學術意義之深遠。《晚明史》是該課題的最終結晶,是近年來復旦大學文科科研成果的一部力作,也是復旦大學出版社繼《中國思想史》《中國人口史》等一流學術著作之后出版的又一學術精品。研討會上,與會專家對該書予以了高度評價。本文即是研討會的發言摘要(按發言先后為序)。

    葛劍雄(復旦大學中國歷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該書將晚明的歷史放在世界的視角予以考察,很有意義。國內很多人在討論和使用“世界體系”等西方的理論時,往往忽略或脫離了中國的現實,因此極少獲得學術界的普遍認同。但是這些論調在青年學生和媒體中間影響很大,其危害是很大的。而該書不是簡單地附和外來的觀點,而是拿出了事實,如往往被忽略的東南沿海的貿易問題、中國內在的經濟因素和構架、耶穌會士的到來等內容,都非常具體地予以呈現。該書還改變了人們對晚明歷史的很多誤解,如“倭寇”問題等。這也揭示出一個如何讓學術界的最新研究成果進入課本,為一般民眾知曉的問題。

    唐力行(上海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給我印象最深的是該書的導論部分,題為《“全球化”視野下的晚明》,把晚明史經歷的七十一年(1573——1644)全球所發生的深刻的變化以及這些變化給中國社會帶來的巨大影響,洋洋洒洒、氣勢磅礡地展示出來,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正是有了這個“全球化”的市場意識,作者對江南市鎮的興起,資本主義萌芽的誕生作出了合情合理的闡釋。讀《晚明史》,不僅令國人為曾經坐失良機而扼腕長嘆,更重要的是能啟迪讀者對中國傳統的政治、經濟、文化結構進行深刻的反思,了解坐失良機的必然性。而這一反思對我們今天更好地融入全球化市場,是十分必要和有意義的。

    王家范(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我一直非常欣賞古人說的“於不疑處有疑”,一些似乎已成定論的東西,實際上還有可以推敲的地方,研究出來就會提供一個新的思考視角。如對於中國古代,我們以前一直予以批判,勢必淹沒了很多東西,西人進來以后,挖掘並揭示了中國古代歷史的另一面,而這些東西也是重要組成部分。樊先生以中國史料和他長期的研究揭示出來的也正是這一面,是中國歷史“正”的一面,是過去我們認識不夠、思考不夠的。如書中對以前被遮蔽的海外貿易問題(地理大發現以后,在東方的澳門和菲律賓一帶頻繁的、活躍的走私貿易、私人貿易)、白銀問題、文化接觸問題均進行了研討,所使用的史料都真實可靠。

    鄒逸麟(復旦大學中國歷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晚明史》給了我們很多的啟示:第一,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對“倭寇”問題的新認識和新評價,在該書中得到了進一步的論証。書中詳細分析沿海的“倭寇”走私貿易,實質上是封建社會晚期內部孕育著的民間商業資本對明朝控制的勘合、朝貢關系的突破。因此,對於“倭寇”對東南沿海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作用,應予以新的認識和評價。第二,該書以東南絲綢和棉布出口至美洲的盛況的大量具體史實,論述了由於地理大發現后的全球經濟帶動了晚明的進出口貿易,從而促進了中國東南地區商品經濟和市鎮的繁榮和發展。這一點比以往僅僅從國內環境中尋找東南商品經濟發展的原因,要識高一籌。第三,晚明社會所產生的許多新思想、新觀念,像李贄、方以智以及東林學派一些人物的出現,都可從書中得到合理的解釋。

    范金民(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晚明史》出版前,對於在明代歷史上有著重要地位的晚明時期的專史,尚付闕如。因而這部專門論述萬歷到崇禎末年七十余年的專著,在明史研究的學術史上,具有填補空白的重要意義。

    作者先后出版過《萬歷傳》和《崇禎傳》等頗具學術影響的晚明皇帝傳記,又發表過有關晚明政治、經濟和社會等方面的系列論文,蓄積既厚,思慮又深,在堅實基礎上嘔心瀝血而成的《晚明史》專著,其貢獻和價值迥出時人同類著作之上。全書對重大問題的把握,舉凡首輔之爭、隆萬新政、神宗與張居正的恩怨、萬歷三大征、明末三大案、東林與復社、明廷的撫與剿及戰與和、晚明中國在世界全球化經濟中的地位等,堪稱允當。不少評論可謂入木三分。如評“救時宰相”張居正的功過得失,僅引錄時人的三言兩語,說其“威權震主,禍萌驂乘”,“功在社稷,過在身家”,“工於謀國,拙於謀身”,就給了一代名相張居正以恰當的地位。再如萬歷年間的平定播州叛亂,對明清兩朝改土歸流和加強中央政府對西南地區的有效統治有著較大的作用,作者採朱國楨之說而摒棄申時行之說,認為將之視為萬歷一朝的盛事並不過分,應該說是很有見地的。

    市鎮經濟的成長和發展構成了晚明史的重要篇章,以往通史類著作偶有涉及,但語焉不詳。《晚明史》辟有專章,作者對市鎮興起的社會經濟前提、集市與市鎮的區別、江南市鎮的發展過程與分布格局、江南市鎮的類型及其各自的比重、江南市鎮與國內外市場、市鎮在江南社會經濟發展中的地位與作用等,作了系統而深入的探討,其一系列結論也代表了中國學者在相關領域的研究水平。

    晚明文獻浩如煙海,內容也相當廡雜,如何取舍頗見功力。《晚明史》著力征用時人的記錄和官方邸報等,當事人的文集、日記等尤多發掘和利用,不少文獻如顧鼎臣《顧文康公文集》、江東之《瑞陽阿集》、鐘羽正《崇雅堂集》、陳繼儒《眉公見聞錄》、項鼎鉉《呼桓日記》、徐肇台《甲乙記政錄》與《續丙記政錄》、文震孟《文文肅公日記》等,未見或少見前人引用,作者披沙揀金,皆從辛苦中得來,且注釋規范詳細。

    時下的通史類著作,不知學術動態,無視學術進展,自說自話者不在少數。《晚明史》注意吸收國際學界特別是日本學者的最新研究成果。書中所引的國內外學人的看法,僅就日本學者而言,西山鳥定生、山根幸夫、小野和子、森正夫、濱島敦俊、川勝守、濱下武志、岩見宏、谷口規矩雄等,都是富有代表性的。

    王衛平(蘇州大學社會學院院長、教授):明代晚期在中國歷史上具有特別的地位,無論從中國傳統社會自身發展的角度,還是從中國社會接受外來文明影響的角度或者從本書所提的“全球化視野”,晚明的歷史都是值得認真書寫和思考的。作者重點書寫晚明這一段歷史,體現了作為一個歷史學家的敏銳觀察力。不僅僅是問題的切入視角,而且在對晚明時期歷史的重新認識方面,都提出了不少精到的見解。舉幾個例子,比如關於“倭寇”問題,盡管已有學者對傳統觀點提出過質疑,但可能比較零散,對傳統觀點的沖擊不大,而本書再次對“倭寇”出現的歷史背景、組成主體等問題進行系統的梳理和重新論証,澄清了既往的研究誤區,相信可以得到學界的認同。再如關於東林書院與東林黨的研究,應該說有了很大突破。東林書院有城東、城南兩處,這是以往所未注意到的,而且書中關於東林書院並非議論政治的講壇、東林非黨等問題的辨析,也是令人信服的。

    戴鞍鋼(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晚明史》一書讀后,有以下想法。

    第一,該書是數十年學術研究的結晶,非時下一些急就章可比。第二,研究視野宏闊,清晰把握國內外最新研究動態。第三,是敘事史的成功之作,從結構、形式到各章節標題,都有精彩體現。第四,對諸多史實的精細研究。第五,基於科學研究的深刻啟示,至少有這麼三個方面:①從全球角度言,為何中國落伍?②從滿漢關系言,為何看似弱小者戰勝貌似強大者?③從起義者角度而言,為何很快落敗?

    熊月之(上海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晚明史》資料翔實,考訂細密,是一部高質量的優秀著作,預期會引起國內外同行學者的重視。作者視野宏闊,相當熟悉國內、國際晚明史研究動態,對學術界關注的“全球化”等問題,作出明晰的回應﹔征引廣博,尊重前人、他人的研究成果﹔對晚明史上許多重要問題,如“倭寇”問題、西學問題、東林、復社問題,均提出己見,要言不繁。全書結構嚴謹,布局富有創意,從全球化角度看待晚明史,雖非首創,但在書中緊扣全球,則是此書一大特色。

    周振鶴(復旦大學中國歷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

    中國對於文化的選擇有過多次的機會。春秋戰國是一次,但百家爭鳴的形勢竟未能導致中國式的民主思想,而是走向皇權專制的中央集權制的道路。魏晉又是一次,佛教帶來的新鮮思維沖擊了獨尊儒術的趨向,但是新起的玄學只是流行一時而已。宋代還有一次,商品經濟的發達,使人窺見產生資本的可能,但結果沒有。日本學者私下解釋沒有的原因在於中國南方沒有煤,工業化於是化不成。接下來就是晚明了。這是一個人人皆知的天崩地解的時代。思想上從王學到東林到復社的變化,政治上經濟上有張居正的改革。外部則有葡萄牙人的入侵,耶穌會士的來華以及西學的進入。但是這三個因素未能有機結合而產生顛覆舊制度的大力量,晚明滅亡,滿洲入關,一切重新開始。他們先將八旗分權制改為中央集權制,等到規范完畢,又照著歷朝歷代的老路走下去,先前的選擇希望完全落空。

    我體會,樊樹志《晚明史》,想表現的就是這樣一個可供選擇、而結果又未能改變歷史宿命的特殊階段。書寫得很成功,將晚明社會的政治經濟變遷過程表現得淋漓盡致。如果有的讀者因為篇幅太長,時間有限,則可以精讀導論。這一部分長達二百余頁,佔去全書近六分之一,已是一本獨立著作的分量。導論將晚明放在全球的視野中進行分析,提出許多有深刻認識的觀點,使讀者明白萬歷以后的明代與此前的明代判若兩朝。雖然在中國歷史上這樣的情況不止出現過一次,如唐代在安史之亂以后,一切重要制度無不發生根本性的變革,一個唐代也可以看成兩個唐代,但這些變革並未產生重新選擇的可能,隻不過是歷史鐘擺擺向外重內輕的極端,自然會回到內重外輕的另一端的。晚明則不同,整個社會發生了質的變化,而不僅是重大的變革而已。若《晚明史》能有更大篇幅,或可將思想領域的深刻變化與社會風氣的奢糜變遷也進行剖析,則這一質的變化將更顯明地突現在讀者面前。 
 
  來源:文匯報-讀書周報

(責任編輯:燕帥)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