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0年11月16日 中共中央開展批陳整風運動

人民網>>文史>>《文史參考》>>文史參考第5期

“近史探幽”系列 2

蔣介石日記解讀:苦追宋美齡始末

文 ︱ 楊天石

2010年08月11日15:26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1927年,蔣介石決定與宋美齡結婚,即向陳潔如提出,要求她出國留學,以五年為期,然后恢復婚姻關系。8月19日,陳潔如偕張靜江的兩個女兒蕊英、倩英自上海啟程,赴美留學。蔣介石借機斬斷了和她的婚姻關系。

 

1928年,蔣介石與夫人宋美齡在一起。

  關於蔣介石與宋美齡的戀愛與婚姻,坊間作品很多,但大都模糊影響,真實成分少,而揣度想象多,個別作品甚至有意作偽,胡編亂造。本文根據蔣介石日記和其他可靠的資料,力求為讀者還原比較確切、真實的歷史。

  上海初識宋美齡

  蔣介石與宋美齡初次相見在何時?何地?董顯光的《蔣總統傳》將時間定在陳炯明兵變之后,地點則定在上海孫中山寓所。董書初版於1937年,經過多次增訂,是國民黨的官書。其書對蔣雖多阿諛之詞,但關於蔣、宋見面的時間、地點一類說法還是比較可靠。

  陳炯明兵變后,孫中山在廣東無法立足,於1922年8月14日到達上海,積極聯絡蘇俄和中共,開始改組國民黨。蔣介石隨孫中山同船到滬,襄助孫中山處理各項事務。8月22日,離滬返甬。此后,來往於奉化、上海之間多次,他與宋的初次見面應在此期間。但是,日記中並無任何與宋美齡相見的記載,相反,倒有“與潔如觀劇”、“潔如來陪”、“潔如送我上船”等記載,可見,蔣介石與陳潔如正處於情戀中。當時宋美齡沒有“注意”到蔣介石,蔣也還沒有“注意”宋美齡。有些著作描寫二人第一次見面,蔣介石“看著宋三小姐翩然而至”,“立刻被他的美國式的教養和氣質吸引住了。”純粹是想象之詞。

  蔣介石對宋美齡產生愛慕之情是第二次在廣州見面。1926年6月30日,蔣介石日記出現“往訪大、三姊妹”的記載,“大”,指大姐宋藹齡﹔“三”,指的就是宋美齡。7月2日,宋美齡將回上海,蔣介石日記雲:“美齡將回滬,心甚依依。”雖然隻有短短幾個字,但說明蔣介石已經對宋產生愛慕了。

  進入1927年,蔣介石日記中關於宋美齡的記載逐漸增多。如:

  3月21日日記:“今日思念美妹不已。”

  5月4日日記:“致梅林電。”

  5月11日日記:“贈梅弟相。”“ 晚,致梅弟信。”

  這裡的“美妹”、“梅林”、“梅弟”,指的都是宋美齡。又是思念,又是致電、致函,又是寄贈相片,蔣介石開始了對宋美齡的“苦苦追求”。

  5月18日,蔣介石自南京到上海參加陳其美殉國紀念會。上午7時,車到上海,蔣介石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去看望宋美齡。這一天,蔣介石雖然照例在日記開端寫了一行字:“叛逆未除,列強未平,何以家為?”意指在陳炯明和“列強”尚未平定之前,不該考慮個人“成家”一類問題。不過,接連幾天,蔣介石都處於對宋美齡的思念中。5月28日日記雲:“終日想念梅林不置也。”30日日記再雲:“ 終日想念梅林。”這說明,蔣介石已經進入對宋美齡的相思狀態了。

  1927年6月5日上午,蔣介石在南京接到宋美齡的來信。日記雲:“接三弟信”。“三弟”,指宋美齡。宋寫信給蔣,這大概是第一次﹔至少,這是蔣日記中有記載的第一次。蔣不稱宋為“美妹”或“梅弟”,而稱之為“三弟”。在蔣看來,也許可以顯得更親密吧!接信后,蔣介石立即給他的“三弟”復電。7日早晨6時,蔣介石又起床給“三弟”回信。10日下午,登車赴滬,次日清晨3點到達,8點即轉車赴杭州參加市民大會。在有限的空檔中,蔣介石仍然擠出時間,“往訪三弟”。12日,蔣介石從杭州回到上海,與“三弟”一直“談至午夜”。7月3日,蔣介石為參加上海特別市市政府成立典禮,提前到滬,與宋子文、錢永銘、陳光甫等談話,爭取銀行家的支持。當晚,蔣介石與宋美齡等在鄉下小餐館聚餐,在日記中留下了“別有風味”的記載。兩天后,蔣介石設晚宴,款待上海商界頭面人物。宴后和宋美齡乘車兜風,到深夜1時才盡興而歸。次日上午,蔣介石在上海新舞台召集黨員大會,發表講演。下午,探望“三弟”,拜會友人,然后再次探望“三弟”。

  這一段時期,蔣宋接觸頻繁,二人關系日漸親密,已進入談婚論嫁階段。

  原配毛福梅離婚

  1927年4月,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共政變后,中國出現了兩個國民政府對立的局面。一個在南京,一個在武漢。兩個政府都反共,雙方開始接洽“合流”。武漢國民政府的條件是蔣介石下野。8月13日,蔣介石發表辭職宣言。第二天,回到故鄉奉化。大約即在此時,蔣介石向宋美齡發出求婚信。函稱:

  余今無意政治活動,惟念生平傾慕之人,厥惟女士。前在粵時,曾使人向令兄姊處示意,均未得要領。當時或因政治關系,顧余今退而為山野之人矣。據實所棄,萬念灰絕。曩日之百對戰疆,叱?自喜,迄今思之,所謂功業宛如幻夢。獨對於女士才華容德,戀戀終不能忘。但不知此舉世所棄之下野武人,女士視之,謂如何耳!

  函中透露,1926年6月,蔣介石在廣東曾向宋藹齡、宋子文透露有與美齡結縭之意,但未得“要領”。現在,蔣介石直接要求宋美齡本人表態了。

  中國古代男尊女卑,實行一夫多妻制,一直到民國時期,男人都可以擁有三妻四妾。但是,基督教主張一夫一妻,宋美齡全家都是基督教徒,蔣介石要和宋美齡結婚,就必須處理好原來的三房妻妾毛福梅、姚冶誠、陳潔如。

  蔣介石的原配夫人是毛福梅,奉化岩頭村人,父親是南貨店老板。毛福梅出生於1882年,大蔣介石5歲。二人於1901年結婚。當時,毛20歲,蔣15歲(虛歲),還是未成年人。1903年,毛福梅進入奉化作新女校,讀過不到半年書。至1910年,經國出生。

  由於是包辦婚姻,毛氏文化水平又低,蔣、毛兩人感情不好。1919年4月,蔣介石在上海,毛福梅攜經國到滬探望,蔣介石日記即有“家庭之事,不能稍如我意,實所痛心”的記載。4天后,毛福梅即返回溪口。蔣介石自覺不安,但以“夫婦之道乖,其奈之何哉”自慰。1921年1月,蔣介石自奉化回溪口,居然不願意與毛氏“同衾一夕”。從道理上,蔣介石覺得不應該,但情感上又扭不過來。自此,二人關系日漸惡劣,蔣介石見到毛福梅的人影,聽到她的腳步聲,就感到“刺激神經”。4月3日,兩人居然“對打”起來。蔣介石認為“實屬不成體統”,決計離婚。

  毛氏與蔣母王採玉關系不錯。蔣介石雖決計離婚,但蔣母反對。4月19日,蔣介石發現毛氏又回到家裡,非常憤怒,決定發出“最后離婚書”。日記雲:“母親老悖,一至於此。不僅害我一身痛苦,而且阻我一身事業。徒以愛子孫之心,強欲重圓破鏡,適足激我決絕而已。”蔣介石是孝子,斥責母親“老悖”,這是僅有的一次。同年4月25日,蔣母遍體虛腫,6月14日病故。

  蔣母去世,毛福梅少了一個保護人。蔣介石思前想后,決定徹底解決婚姻束縛。11月15日日記雲:“家庭之難處置,婚姻習慣之惡,使人終身受罪。凡事都當從解放做去,不可以舊習慣害后生也。”當年11月28日,蔣介石召集親戚商量,參加者遲疑猶豫,久議不決,蔣介石氣急,在舅父面前大發脾氣,親戚們才同意二人離婚,但是,“離婚不離家”。直到1927年8月,蔣介石下野回溪口,才補辦了一紙《離婚協議書》。

蔣介石與其母王採玉在寧波合影



  二房姚冶誠分居

  姚冶誠原是上海妓館中的娘姨,蘇州人,自幼父母雙亡,靠開糖果店的小叔養大。丈夫從事殯葬、腳力為生,不久離異。1912年與蔣介石結合。初時,兩人感情不錯,但姚冶誠好賭,常與鄰裡吵架,又不懂得照顧人。1920年5月,蔣介石得了傷寒,姚冶誠沉迷賭博,不為蔣介石“侍疾”,出言、舉動都很冷淡,氣得蔣介石立即從寓所搬出,住進旅館。23日,蔣介石由戴季陶夫人送入醫院治療。直到26日晚,姚冶誠才到院探視。蔣介石大怒,勒令姚立刻離開,還嘆息說:“余夙世孽重,遇此冤家也宜哉!”

  當時,蔣起意與姚斷絕關系,但是,蔣緯國為蔣介石收養之后,即由姚冶誠撫養,認姚為母。蔣介石疼愛緯國,不願讓他有無母之感,其間,蔣母到上海探望兒子,與姚冶誠住在一起,蔣母也覺得姚氏“凶狠”,無法共處。蔣介石托人試探姚的離異條件,覺得姚“敲詐為事,唯利是圖”,便決定與姚暫時分居。

  此后,蔣常年在外,而姚冶誠則攜緯國常住寧波或奉化。分居之后,二人關系有所好轉。蔣介石給姚寫信,也會出現“無時不想著你與緯兒”一類詞句。1924年至1926年北伐前夕,姚冶誠三次帶緯國去廣州,和蔣介石相聚,但時間都較短。1926年元旦,姚及緯國到廣州,與陳潔如不能相容,於2月19日返滬。1927年,蔣介石為與宋美齡結婚,與姚協議離異。由蔣負擔生活費用,姚冶誠攜蔣緯國移居蘇州。

  三房陳潔如出洋

  蔣介石最難以處理的是和陳潔如的關系。陳潔如,原名陳潞,浙江鎮海人。1906年生。父親陳鶴峰,在上海當“棧師傅”(倉庫保管員)。陳潔如於1918年進入愛國女學讀書,與后來成為張靜江續弦的朱逸民是好友。蔣介石常去張府訪問,因此與陳相識,為陳所吸引。《陳潔如回憶錄》稱,二人於1921年12月5日,在上海永安大樓大東旅館結婚,但是,根據蔣介石日記,當日,蔣介石在溪口,不在上海。蔣母於當年6月14日去世,11月23日下葬。蔣介石不可能在母逝世不到半年,下葬不到半月之時就大辦婚禮,而且,《日記》中也全無與陳潔如結婚的相關記載。多年前,我曾著文証明,《陳潔如回憶錄》中引用的許多文獻、信函,均為執筆者偽作。現在以《回憶錄》與蔣《日記》相校,可以証明除有限的幾件事外,許多生活情節也出於虛構和編造,不能相信。

  蔣介石1921年12月13日日記稱:“投宿大東旅社,潞妹迎侍。”這一天,應該就是蔣、陳結合的日子。稱“迎侍”,顯然未辦結婚手續。其后,自1922年1月至8月下旬,蔣介石一直在桂林,隨從孫中山籌劃北伐。其間,蔣介石又是寫信,又是寄相片,表達對“潞妹”的思念。陳炯明兵變后,蔣介石於1922年8月陪孫中山到上海,和陳潞見面機會更多,日記中常有“宿於潞妹家”,“訪潞妹三次”,“偕潞妹觀劇”,“潞妹與緯兒玩耍”,潞妹隨侍”,等記載,顯見關系已經很不一般。同年12月15日、17日,蔣介石日記載:“晚,潔如來陪”,“晚,偕潞妹回寓”,顯示二人已經正式同居。

  這一時期,陳潔如真誠地愛著蔣介石,以致蔣曾用“孺慕”二字來形容。但是,陳潔如容不下蔣和姚冶誠繼續保持關系。1924年,蔣介石攜姚及緯國到廣州參加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將陳潔如惹惱,寫信表示,永遠不再與蔣介石相見。1月17日,蔣介石火急致函張靜江打探“究竟”。同月24日,孫中山任命蔣介石為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籌備委員長,但有關方面拒發開辦費用,蔣介石拂袖離粵。直到4月21日,在孫中山等催促下,蔣介石才回粵就職。1925年4月18日,陳潔如自滬來粵,蔣介石親到碼頭迎接。同回黃埔司令部。自此,陳即以“校長夫人”身份在廣州出現,風光一時。

  不過,好日子不長,此后,陳蔣之間常常鬧點別扭。兩人時愛時憎,亦愛亦憎。蔣介石5月25日日記雲:“又與潔如賭氣,不能安眠。”6月5日,陳潔如鬧著回上海,蔣介石擔心陳此去“受騙受苦”,日記雲:“終不放心潔如在滬,恨之又愛之也,憐之又痛之也。”然而,陳潔如剛剛離開廣州,蔣介石就又要她回來。“思慮半日,望如雲霓”,“想起潔如前事,痛恨不堪,幾乎暈倒”。陳潔如本來答應月末可到,28日仍未到,蔣介石為此大發脾氣,自稱“暴戾不堪,不能忍耐”。陳潔如到廣州后,悉心侍奉,蔣介石有時覺得可以原諒其既往,但有時卻又因家中“器物凌亂無次”,大聲訓斥。

  1926年6月,蔣介石與宋美齡相見后,對陳潔如不滿更多。如:“治家無方,毫無教育”,等。當年7月30日,蔣介石在北伐途中致函陳潔如,要她“讀書治家”。

  同年11月12日,蔣介石得悉陳以每月72元的租金遷居大屋,大為不滿,日記雲:“招搖敗名,年少婦女,不得放縱也。”這個時候的陳潔如,在蔣介石的心目中,大概隻留下不滿和嫌憎了。

  1927年,蔣介石決定與宋美齡結婚,即向陳潔如提出,要求她出國留學,以五年為期,然后恢復婚姻關系。8月19日,陳潔如偕張靜江的兩個女兒蕊英、倩英自上海啟程,赴美留學。

  陳潔如此去,蔣介石即借機斬斷了和她的婚姻關系。

  宋老夫人日本許婚

  蔣介石用不同辦法處理了和毛福梅、姚冶誠、陳潔如的婚姻關系,他和宋美齡結婚的障礙也就掃除了。1927年9月22日,蔣介石決定出國考察。23日,船抵上海,照例首先探望宋美齡。日記雲:“與三弟敘談,情緒綿綿,相憐相愛,惟此稍得人生之樂也。”

  第二天,蔣介石就忙著邀請王正廷“作伐”。午夜,又去拜訪何香凝,大概也是為了請她出來當媒人。25日,蔣介石於探望宋美齡之外,又拜訪張靜江,會見張靜江之后,又去見宋美齡,直至11時才回寓。當時,國民黨內對蔣介石的家事多有質疑。26日,蔣介石修訂早已寫好的《啟事》,交《申報》連登三天。該《啟事》的主要目的在於說明自己與毛福梅、姚冶誠、陳潔如已無婚姻關系:

  民國十年,原配毛氏,與中正正式離婚。其他二氏,本無婚約,現已與中正脫離關系。現在除家有二子外,並無妻女。惟傳聞失實,易滋淆惑,專此奉復。

  當日,蔣介石與宋美齡訂婚。日記雲:“晚與三弟談往事,人生之樂,以定婚之時為最也。”

  27日下午,二人同到孔祥熙寓合影,並一同拜訪王正廷和馮玉祥夫人李德全,感謝他們充當介紹人。當日,蔣介石與宋美齡“密談”至深夜一時。

  9月28日,蔣介石東渡日本。當日晨6時,蔣介石就起床整裝,向宋美齡告別。自然,二人都不忍分離。蔣介石日記雲:“情緒綿綿,何忍舍諸!不惟外人不知三弟之性情,即中亦於此方知也。”七時前,蔣介石登上日本輪船“上海丸”。

  宋美齡的母親倪桂珍當時住在神戶有馬溫泉養病,因此,蔣介石到日本后的第一任務就是探望倪桂珍,請她同意婚事。10月3日,蔣介石到達神戶,立即和宋子文同車,到有馬溫泉拜訪宋太夫人。蔣介石日記記載說:“其病已愈大半,婚事亦蒙其面允。惟其不欲三弟來此,恐留此結婚也。不勝悵望,”蔣介石原來打算在日本結婚,然后與宋美齡結伴赴美。現在老太太當面應允婚事,蔣介石很高興,但是,老太太不贊成女兒來日結婚,蔣介石又很失望。他便立即致電在上海的宋美齡,詳述自己一時不能歸國的實情,要她“速來”。蔣介石在日記中惴惴地寫了一句:“彼當來乎?”下午,蔣介石第三次拜見倪桂珍,發現老太太很高興,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瞧,看得蔣介石很不好意思,日記雲:“未免令新婿為難。”10月4日下午,蔣介石收到宋美齡“不來日”的回電,好夢難圓,心中不勝悵惘。

  這以后的一段日子,蔣介石便留在日本,與宋美齡電報往來,互通音訊,同時看報讀書,陪倪桂珍談天,與宋子文談國事,談時局。1927年上半年,宋子文站在武漢政府方面,與蔣介石對立,后來又不贊成妹妹和蔣介石的婚事。顯然,二人這時已經前嫌盡消,談得很投機了。

  大婚禮金捐建傷兵院

  10月8日,倪桂珍回國,蔣介石到神戶送行。23日,蔣介石到東京,陸續會見日本友人和政要。11月5日,會見日本首相田中義一。這一時期,國民黨內部派系紛爭,無法調和,閻錫山、馮玉祥等人紛紛要求蔣介石回國,因此蔣改變計劃,於10日回到上海。他聽說宋美齡有病,立即往訪,發現宋“形容枯瘦”,想系“操心過度”,不勝憐惜。11月12日下午,蔣介石外出尋屋,准備婚房。14日,陪倪桂珍、宋藹齡、宋美齡祭掃岳父宋耀如墓地。

  當晚,蔣介石應孔祥熙之宴,與“三妹”歡敘。接連幾天,不是談天,就是談論人事。11月26日,二人一起到祈齊路看新房。27日,上海《申報》出現了一份別具一格的結婚《啟事》,聲明不收婚禮,凡有饋贈,請移作修建“廢兵院”(傷兵院)費用。中雲:

  中正奔走革命,頻年馳驅戎馬,未遑家室之私,現擬辭職息肩,惟革命未成,責任猶在。袍澤飢寒轉戰,民眾流離失所,詎能恝然忘懷。尤念百戰傷殘之健兒,彌愧憂樂與共之古訓。茲定12月1日在上海與宋女士結婚,爰擬撙節婚禮費用及宴請朋友筵資,發起廢兵院,以完中正昔日在軍之私願,宋女士亦同此意。如親友同志厚愛不棄,欲為中正與宋女士結婚留一紀念,即請移節盛儀,玉成此舉,無任銘感。凡賜珍儀,敬謹璧謝。婚儀簡單,不再柬請。式布區區,惟希公鑒。

  28日下午,蔣宋一起乘車兜風之后,訪問蔡元培,請他主持婚禮。婚禮選址在戈登路大華飯店禮堂,這是當時上海最豪華的結婚場所。29日,蔣介石與宋美齡提前到禮堂“習禮”,預演一番。接著又訪問証婚人。忙來忙去,蔣介石一度“腦暈”。

  11月30日上午,蔣介石忙裡偷暇,撰寫結婚感想,題為《我們的今日》。文中提到,當他第一次遇見宋美齡時,即認為宋是“理想中之佳偶”,而宋美齡也曾矢言,“非得蔣某為夫,寧終身不嫁”。當日,二人又到宋宅預演了一番婚禮,各方紛紛送禮、送紅包。據《申報》報道,“禮物無不昂貴”,“收款員竟無片刻暇晷”。其中,張靜江送400元,上海萬國儲蓄會中方董事葉琢堂、四明銀行總經理孫衡甫等各送200元,中央銀行行長周佩箴等各送100元。報紙聲稱,可見眾人對“廢兵院”建議的支持雲雲。

  12月1日上午,蔣介石寫了一篇《勖愛妻》文。下午一時,先到孔宅換禮服,三時到宋宅,行“教會婚禮”。到者1千余人。婚禮由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會長余日章為祝婚人,劉紀文任儐相。首由祝婚人致詞,次新人宣誓,交換戒指,証婚人致詞。4時,再到大華禮堂,行“正式婚禮”。蔣錫侯、宋子文代表男女兩家主婚,蔡元培、譚延?、王正廷、何香凝、李德全等証婚,邵力子司儀。宋美齡由宋子文挽著,在琴聲中慢步走出。全體向國旗、黨旗、總理遺像三鞠躬。由蔡元培宣讀証書,新人彼此一鞠躬,儀式即行結束。譚延?日記雲:“禮甚簡單,鞠躬,讀証書后蓋印,即禮成矣,尚不如宗教式之嚴重也。”

  當日,蔣介石感到幸福之至,日記雲:“見余愛姍姍而出,如雲霞飄落。平生未有之愛情,於此一時間並現,不知余身置何處矣!”

  婚禮完成后,二人共同乘坐新買的汽車兜風。當晚,至宋宅宴會。九時,回新宅,入新房。次日,在家“與愛妻擁談”,日記雲:“乃知新婚之蜜,非任何事所可比擬。”(下期預告:《蔣介石與宋美齡的婚后生活》)

1917年夏,旅美企業家宋耀如的全家福

前排為宋子安﹔第二排右起:宋慶齡、

宋子文、宋靄齡﹔后排右起:宋美齡、

倪桂珍、宋耀如、宋子良。這是宋氏在

上海拍攝的唯一傳世的全家福

 

    鏈接部分:蔣介石的四任夫人 

第一任夫人毛福海

前為蔣經國之子蔣孝文

第二任夫人姚冶誠

第三任夫人陳潔如

第四任夫人宋美齡

  

 來源:《文史參考》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新聞

相關專題

“文革”期間,戴乃迭被關進監獄,她的唯一讀物是《人民日報》和小紅書——《毛澤東語錄》,后來可以看到美國的左翼刊物,監獄還給她發了一支鉛筆,一個筆記本。她了解到,在美國監獄裡可以學習,…更多

1998年,朱?基在與東北、內蒙四省負責官員座談時談到國企人員膨脹問題時說:“一個人的活三個人干:一個人干,一個人看,一個人在搗蛋,這樣的企業怎能夠搞好?”…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1月下)
時下,“諜戰片”風頭不減,國共兩黨在隱蔽戰線的斗爭,因其神秘性和充滿刺激的情節,日益成為影視作品的重要題材。事實上,真實的隱蔽斗爭遵循一個共同的行動原則,“不像間諜的人才是最好的間諜”,從形象到行動,“特殊化”均是大忌。利用女色、金錢收買和手槍暗殺等方式,更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許……新刊(11月下)
    時下,“諜戰片”風頭不減,國共兩黨在隱蔽戰線的斗爭,因其神秘性和充滿刺激的情節,日益成為影視作品的重要題材。事實上,真實的隱蔽斗爭遵循一個共同的行動原則,“不像間諜的人才是最好的間諜”,從形象到行動,“特殊化”均是大忌。利用女色、金錢收買和手槍暗殺等方式,更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許……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