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8年11月15日 天安門事件平反

人民網>>文史>>《文史參考》>>文史參考第9期

昭昭史跡留嗟嘆 社稷安時宰相危:

萬歷首輔張居正

編撰︱楊濟銘    圖︱北京華錄百納影視有限公司

2010年08月09日10:27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4月16日,北京衛視和東方衛視同步首播電視連續劇《萬歷首輔張居正》,使這位臨危制變的改革家的命運,再次引起了世人的關注。  在中國歷史上,對改革家的評價大多毀譽參半,對張居正更是如此。他任首輔時厲行新政,短短十年,把衰敗、混亂的明王朝治

  4月16日,北京衛視和東方衛視同步首播電視連續劇《萬歷首輔張居正》,使這位臨危制變的改革家的命運,再次引起了世人的關注。

  在中國歷史上,對改革家的評價大多毀譽參半,對張居正更是如此。他任首輔時厲行新政,短短十年,把衰敗、混亂的明王朝治理得國富兵強,被稱為“起衰振隳(hu?)的救時宰相”。然而他死后卻家產盡抄、爵封皆奪,險些被自己嘔心瀝血培養的學生萬歷皇帝開棺鞭尸。死后不足四十年又平反昭雪,為其鳴冤喊屈的不僅有他的支持者,還有曾經被他打壓的反對派。

  張居正到底是力挽狂瀾的救時宰相,還是攀援閹宦后宮、專權弄術的權臣?他的人生何以在四百多年后,仍然引起人們的爭論?近日,本刊專訪《萬歷首輔張居正》編劇、作家熊召政,請他講述張居正的風雨人生。

  審時度勢,隱忍智謀

  《萬歷首輔張居正》,改編自熊召政的長篇歷史小說《張居正》,原著為第六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投資方特意請熊召政擔任編劇,也是為了最大可能地保留原著厚重的歷史感。

  電視劇播出之后,很多人都被那段風雲激蕩的歷史深深吸引。但也有的觀眾反映,劇中將張居正塑造得過於完美。對此,熊召政坦言,改編的復雜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其中既有投資方出於市場的考慮,也有主創人員的藝術偏好,更有電視審查中的清規戒律。

  在熊召政的眼中,張居正推行萬歷新政取得的成就,史有定論且有目共睹。但取得這個成就,絕不可能僅憑道德的力量。史家多“清流傾向”,欣賞所謂的“道德超人”。事實上,推動歷史前進的,絕非那些不肯“與狼共舞”的清流,而恰恰是像張居正這樣審時度勢、追求事功的政治家。

  張居正嘉靖四年(1525)生於湖北江陵,他的祖父張鎮是皇室宗親遼王家的侍衛。他的父親張文明,雖頗有文採,卻時運不濟,七次鄉試都名落孫山,直到自己的兒子成了翰林,他還是個不第的秀才。

  在那樣的年代,要想改變家族的命運,唯一的出路就是科舉入仕。好在張居正從小就是個神童,13歲考中秀才,16歲中了舉人。就在中舉的大喜日子,對他因妒生恨的遼王之子朱憲,以祝賀為名請張鎮喝酒,活活將老人灌死。功名未就,祖父新亡,才子的心高氣傲和身份的低賤,給張居正的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跡,由此造成的巨大反差和沖擊,影響了他的一生。

  張居正做官的歷程也並非一帆風順。嘉靖二十六年(1547),張居正以優異的成績中了二甲進士,被選為庶吉士送入翰林院。兩年后,他被授以翰林院編修,撰寫了《論時政疏》,首次提出政治改革的主張,卻石沉大海。那時的朝廷,皇帝不理朝政,內閣強人迭起,黨同伐異,年輕人空有凌雲壯志,又能何為?

  嘉靖三十三年(1554),眼看朝政越來越受到嚴嵩的敗壞,張居正“以病謝歸”,選擇了適時而退。此后的3年裡,他在家鄉博覽群書,考察農民的疾苦,也曾低沉、彷徨,也有憤世和經世的困惑,卻在休整和反思后,重新燃起了報效朝廷的熱情。

  回到朝廷的張居正,仍沒有得到重用。當時嚴嵩的擅權越來越肆無忌憚,徐階依然默不作聲,張居正則一如既往地少言寡語,虛與委蛇,默默地等待時機。

  縱觀大明王朝的歷史,在嘉靖、隆慶年間,內閣大學士們時時處在明爭暗斗的狀態。短短幾年,徐階攻倒嚴嵩,高拱推倒徐階,李春芳被高拱擊敗,高拱又被政敵轟跑,取得最后勝利的,卻是一向低調的張居正,他靠的正是隱忍和智謀。

  為成偉業,攀援后宦

  在中國幾千年的封建傳統中,皇權是一切國家權力的源泉。而改革、變法要取得成功,勢必要取得皇權的支持(雖然有時候皇權並不一定掌握在皇帝的手裡)。在某種意義上,變法就是圍繞皇權展開的一場你死我活的權力角逐和權力再分配。

  隆慶六年(1572),隆慶皇帝久病而亡,萬歷皇帝繼位,張居正也迎來了他政治生涯的頂峰。當時的萬歷皇帝還是一個10歲的孩子,主少國疑,形勢不容樂觀。身邊最親近的,一個是他的生母李太后,另一個是大太監馮保。張居正的改革,隻有取得這兩個人的支持,才有可能推行。

  從明成祖朱棣時開始,宦官的權勢越來越大,發展到錦衣衛、東廠、西廠,宦官開始介入權力集團的核心。馮保一直是萬歷的男保姆,萬歷小時候鬧百日咳,整晚不睡覺,隻有騎在馮保的背上,把馮保當馬騎,才能安靜下來。那時馮保就趴在磚地上繞圈,一夜夜地轉,膝蓋都磨出了血。因此萬歷對馮保從小就有依賴之情,甚至從來不喊名字,隻喊他“大伴兒”。

  高拱最后被趕出朝廷,與他自不量力地要廢除馮保有直接關系。

  萬歷登基后,馮保順利地升為司禮監掌印太監,與他的結盟也成為張居正唯一的選擇。馮保多才多藝,且貪財好貨,為此張居正先后送給他七張價值連城的古琴。

  比馮保更重要的,是萬歷皇帝的生母李太后。她與張居正的關系,始終是一個極為敏感的問題,因為李太后對張居正的欣賞,幾乎是不加掩飾的。而張居正為了得到李太后的支持,也確實費盡了心思。

  萬歷即位之初,馮保為取得李氏的寵信,示意朝臣議定,尊隆慶帝的皇后陳氏為仁聖皇太后,尊李氏為慈聖皇太后。按照祖制,隻有正宮皇后才可以加尊號,這一提議立即遭到了群臣的反對。可張居正卻認為,沒必要拘泥於此,他力排眾議,促成了此事。

  還有一事可充分顯示張居正的智謀。李太后崇佛,隔三岔五地就要燒香拜佛,花銷不小。這位出身民間的太后,對錢財又很在意,總覺得錢還是放在自己口袋裡舒服。張居正既不能拿國庫的錢去討好她,又不能違背她的意願。於是,他就做主把皇室“保和殿”的收入撥到太后名下,讓太后用來做廟、做橋、印行福經。保和殿是皇室的物品流通機構,收入自負盈虧,有了保和殿的錢,太后花起來方便不說,也不好意思再要錢。

  最讓李太后對張居正另眼相待的,是張居正對年幼的萬歷皇帝的教導,身為帝師,張居正真是嘔心瀝血。他特意主持編撰了《帝鑒圖說》,把歷代帝王的勵精圖治之舉、倒行逆施之禍,編成一個個小故事,再配以形象的插圖,以方便年幼的皇帝學習。其用心良苦由此可見一斑。

  張居正不僅精心教導,還對皇帝嚴格要求。萬歷皇帝讀《論語》“色勃如是”時,將“勃”字誤讀為“背”,張居正馬上予以糾正。這一舉動,使“皇上悚然而驚,同列皆失色”。萬歷七年(1579),皇帝因與宦官張鯨游玩時行為不檢,遭到李太后訓斥,張居正讓皇上寫下《罪己詔》,昭示百官,讓皇上丟盡了顏面。

  無論是國事的謀劃還是對皇帝的教育,李太后對張居正可以說是言聽計從。萬歷皇帝年滿18歲后,張居正多次提出歸政於皇上,均遭李太后的拒絕。萬歷皇帝20歲時曾委婉提出想親政處理國事,李太后亦明確回復:三十歲前不要提親政的事,一切聽張先生的安排。母親的這個態度,也增強了萬歷皇帝對張居正的反感。

  歷史上對張居正與李太后的關系也多有猜測,地方戲劇中甚至有“黑心宰相坐龍床”的台詞。但在編劇熊召政看來,兩人的感情僅限於柏拉圖式的精神依戀,誰都不會冒偌大的政治風險而越雷池一步。江山社稷顯然遠重於兒女情長。

  不管怎樣,李太后對張居正的支持在此后的十年間幾乎沒有動搖過,再加上與大太監馮保的結盟,三個皇帝身邊最親近的人,漸漸形成了牢固的權力鐵三角,使張居正的改革變法謀得了最強有力的支持。也使張居正在日后備受鄙夷,被人斥責為攀援后宦,謀取權力。

  厲行改革,力挽狂瀾

  在各方面准備就緒后,張居正終於可以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實現自己多年來的政治理想。

  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整頓干部隊伍。萬歷元年(1573)十一月,張居正上疏實行“考成法”。從內閣到各級衙門,層層考核,以決定干部的去留、升降和罷免。在張居正眼裡,貪官不能用,瀆職官員不能用,但庸官也不能用。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這也是壞官。因為朝廷的官員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多一個庸官就擠掉了一個干事兒的人。他就按這樣的標准整頓,3個月裁了6000多人回老家。

  張居正要用什麼樣的人?說白了就是一句話:德才兼備,固然最佳﹔若德、才居一,則選才不選德。這一原則,在海瑞的任用上,得到了最好的詮釋。

  中國的老百姓,幾乎沒有人不知道海瑞抬著棺材給嘉靖皇帝上書的事。在那時,海瑞就已經成了清官的形象代言人。嘉靖皇帝看了海瑞的萬言書,非常震怒。但他不敢處死海瑞,就把他關在大牢裡不聞不問。嘉靖皇帝駕崩以后,徐階把海瑞從監獄裡放了出來。

  鑒於海瑞的名聲,徐階決定予以重用,派他到蘇州任南直隸巡撫,那裡是國家糧賦重地,明朝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一來自於此。結果海瑞在那裡當了三年的一把手,地方財政收入少了一半。大戶人家都跑了,沒有了稅源,因為富人都很怕他,窮人和富人打官司,不管誰有理,肯定是富人輸。他自己倒是非常清廉,八抬大轎也不坐,每天騎驢子上班。惹得班子裡的其他領導很不滿意,也想辦法調走。工作搞不上去,海瑞氣得罵“滿天下都是婦人”,憤而辭職。

  張居正對海瑞很了解,他對吏部尚書說:海先生是一個好人,為人清廉,而且有氣節,但是我現在要選用能臣為朝廷做事兒,是要選好官而不是選好人。好人就是大節不虧,不貪不懶,做事有規矩。好官不一樣,上要讓皇帝放心,下要讓老百姓得實惠,上下通氣才叫好官。如果搞得國家的財政收入大大降低,老百姓的生活也不能提高,兩頭都不踏實,這就不是好官。與其這樣,倒不如讓海瑞在家做好人。因此他始終沒有任用海瑞。

  為了開辟財源,張居正開始了全國范圍的清查田畝,重繪魚鱗圖冊。萬歷八年(1580),土地丈量完畢,全國田地為701萬頃,比隆慶五年(1571)增加了200多萬頃。與此同時,大力打擊貴族、縉紳地主隱田漏稅,使明朝的田賦收入大為增加。

  此后,張居正又在全國推行一條鞭法。針對當時土地兼並嚴重,戶丁與田額多不相符的情況,把編征徭役的重心由戶丁轉向田畝,將差役、雜役統統按田畝折成銀錢交付。這樣不但便利了老百姓,也讓流通市場得到迅猛發展。山西的錢庄出現了,當時,全世界流通的白銀大約七千萬兩,近五分之二在中國流通。中國的金融業得到了空前的發展。

  明朝中期,各種社會矛盾急劇惡化,不少知識分子為時艱所憂,紛紛探求救國之道。各地由私人組織的書院蓬勃地發展起來。不過,和官學不同的是,陽明心學代替了程朱理學成為書院的主流思想。張居正“特惡之”,詔毀天下書院,引起了知識分子的強烈不滿,這也是歷史上對他批評最多的地方。

  不過,“萬歷新政”實行不過十年,國庫儲備的糧食多達1300多萬石,可供五六年食用,比起嘉靖年間國庫存糧不夠一年用的情況,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原來窮得連官員俸銀都發不出的國庫盈實了,皇帝掃掃箱角就可以每月辦一次大型燈會﹔邊防在張居正重用的李成梁和戚繼光等將領的整頓下得以鞏固,不斷有外族前來通好﹔百姓的生活得到極大改善,一時四海升平,百業興旺。

  位高權重,風光無限

  國家的狀況一天天好轉,張居正位高權重,一時風光無限。

  萬歷六年(1578),張居正離京歸葬老父,一路不僅有尚寶少卿和錦衣衛護送,戚繼光還派來了銃手與箭手保鏢。

  最夸張的,是他乘坐的轎子。它有個專門名稱——如意齋。這轎子一共分為兩部分,前半部叫“重軒(起居室)”,后半部是臥室,兩旁有走廊,童子在左右侍侯,為之揮扇焚香。如此豪華之極的龐然大物當然不是八個人所能扛起來的,而是聞所未聞的“三十二抬”大轎,比皇帝的出巡猶有過之而無不及。

  萬歷十年(1852)春,張居正身患重病,久治不愈,朝廷大臣上自六部尚書下至冗散,無不設齋醮為其祈禱。他們紛紛舍棄本職工作,日夜奔走於佛事道場,把祈求平安的表章供上神壇,長跪不起。官僚們爭相雇募文人詞客,代寫表章,各地封疆大吏莫不爭相仿效,其排場之大,連后來萬歷皇帝病重時也無法企及。

  知我罪我 在所不計

  萬歷十年,張居正積勞成疾,因患直腸癌病逝。讓人始料未及的是,他去世剛半年,倒張的活動就迫不及待地展開,接踵而起的是連篇累牘的彈劾,他生前所有的封號都被取消,張家滿門查抄,長子自殺,次子充軍,全家餓死十多人。

  中國歷史上的改革家大多不得善終,因為改革勢必要觸犯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難免遭致他們的反對。張居正在政治上是一個有深謀遠慮的鐵腕宰相,卻獨獨沒有給自己留后路。

  張居正說過,“知我罪我,在所不計”。他求的是把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做成,而不是為了獲得或避免某種評價。正是這種擔當的精神,才使新法一推十年,挽救了大明王朝的江山。張居正早在內閣混斗、自己政治生命岌岌不保的時候,寫過一偈:“願以深心奉塵剎,不予自身求利益”,他的確做到了。

  有人說張居正腐敗,事實上,所有求官的人送的錢財,隻要不是朋友,張居正都退回了。他對下人管教也非常嚴格,有一次管家游七收了一個人的錢,張居正把他的腿都打斷了。而他的政治導師徐階給他送來的,他說“惶愧納之,不甚感謝。”他覺得這個東西如果不收,一定是他變了,無法取得徐階的信任。他把屬於禮節的東西和有目的的東西,前者稱為“人情”,后者稱為“賄賂”,分得很清楚。

  明朝的政治,充滿無數腐化的因素。現代認為不應存在的事實,在當時只是一種習慣。因此從事政治生活的人,隨時隨地,都受著物質的誘惑,也就隨時隨地,會蒙到仇敵的指摘。

  令人玩味的是,張居正死后不足四十年即被平反,為他喊冤的不僅有他的支持者,還有被他打擊、與他結怨的反對派。他們為了曾經的政敵,奔走呼號,鳴冤昭雪,豈料改革的盛景已時不再來。歷史就是這樣令人悲歡啼笑,它嘲諷的不是張居正跌宕起伏的人生,而是斷送改革的體制,世態炎涼的人心!

 



  鏈接部分: 電視劇與史實的出入

  1?高拱與張居正並非水火不容

  在劇中,高拱行為的中心就是打擊張居正的勢力,他發誓一定要把張居正趕出內閣,而且急不可耐,越快越好,這與史實是不相符的。事實上高拱並未成心排擠張居正出內閣,張居正與他政見多同,兩人合力配合在強軍安邊、俺答封貢、發展商業等方面都有所建樹。

  2?隆慶帝從不崇道煉丹

  明代皇帝確實喜煉丹藥,尤以嘉靖皇帝為甚,他死前不久,方士王金等還進獻丹藥。有此前車之鑒,其子隆慶皇帝雖好游樂,愛女人,疏於朝政,卻並不崇道,直至駕崩,也無召延道士煉丹治病之事。

  3?“京察”怎能不懲庸官貪墨?

  劇中演到“京察”一段時,既沒有表現張居正集中處置高拱一派的官員,也不提清除、降調那些不稱職的庸官貪墨,而用心表現高拱及其黨羽的破壞活動,以及張居正對高拱及其親信何等的寬宏大量,這是完全不符合史實的。如果“京察”真是這等察法,那張居正的改革是無論如何不會成功的。如此為了凸顯張居正的厚道,而拔高人物,卻反倒將他描繪成庸人了。

 

 

來源:《文史參考》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專題

明武宗朱厚照南巡途中,突然發布了一道聖旨,禁止民間養豬、賣豬、殺豬、吃豬肉,膽敢違抗,則發配邊疆永遠充軍。因“豬”與“朱”同音,按舊制應避諱,明武宗已經把養豬、殺豬這件民間尋常事 …更多

上世紀20年代,梁啟超在東南大學,其門生羅時實等問:“國粹將亡,為之奈何?”梁啟超反問:“何以國粹將亡?”門生答道:“先生不見今日讀經之人之少乎?”梁啟超聽后勃然拍案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1月上)
蔣經國的傳奇不僅限於“上海打虎”,生於浙江溪口,15歲時遠赴莫斯科,和鄧小平是同學﹔27歲回到中國,在江西試驗“贛南新政”﹔39歲時隨父親蔣介石敗退台灣。蔣經國59歲開始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在他執掌台灣的20年時間裡,推動十大建設,台灣經濟發展迅速,躋身“亞洲四小龍”之一,創造了台灣均富奇跡……新刊(11月上)
    蔣經國的傳奇不僅限於“上海打虎”,生於浙江溪口,15歲時遠赴莫斯科,和鄧小平是同學﹔27歲回到中國,在江西試驗“贛南新政”﹔39歲時隨父親蔣介石敗退台灣。蔣經國59歲開始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在他執掌台灣的20年時間裡,推動十大建設,台灣經濟發展迅速,躋身“亞洲四小龍”之一,創造了台灣均富奇跡……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