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8年11月15日 天安門事件平反

人民網>>文史>>《文史參考》>>文史參考第16期

“美蘇諜戰風雲”系列之冷戰“無間道”

叛逃美國的克格勃最高官員:尤爾琴科

編撰︱閔勉

2010年09月14日15:38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7月13日,32歲的伊朗科學家沙赫拉姆•阿米裡在“失蹤”一年后,突然現身巴基斯坦駐美國大使館。按阿米裡的陳述,去年夏天在沙特朝覲期間,他在麥地那的一輛出租車上被人注射了麻藥,醒來后發現自己已身在美國,接受了美方關於伊朗核計劃的詢問。美國隨即反應稱阿米裡是中情局在伊朗的長期臥底,他是“主動叛逃”。阿米裡案如此富有戲劇性,讓人不禁想起冷戰時期中情局和克格勃之間勾心斗角的一起間諜案。

由於是在杜魯門時期秘密建立的,國家安全局被戲稱為“無此單位”(No Such Agency)

  克格勃高級間諜投向中情局懷抱

  1985年8月1日,中情局華盛頓分局裡,平日不苟言笑的反情報科科長格斯•哈撒韋面露欣喜,坐在對面的兩位聯邦調查局(FBI)同行愛德華•奧馬利和菲利普•帕克頗感驚訝,但當哈撒韋向他們說“尤爾琴科過來了”,二人也不禁微笑起來。

  FBI對這個名字不陌生。時任克格勃第一總局第一處副處長的維塔利•尤爾琴科已經在美國待了6年,他一直“隱身”於蘇聯駐美大使館內,FBI雖知道他的身份,卻也奈何不得。如今,這位負責西半球情報活動的克格勃高級特工叛逃過來,奧馬利他們怎能不笑呢?

  “尤爾琴科於7月24日到羅馬執行特別任務,一個蘇聯科學家代表團正在意大利訪問,他要去監視他們,防止其叛逃。這次確實有一個蘇聯科學家跑掉了,尤爾琴科去勸他回去,沒想到他自己也跑掉了。”哈撒韋繪聲繪色地講述著,尤爾琴科沒有與FBI而是跟中情局接觸,這讓他頗為得意。

  尤爾琴科的確是美國情報機構眼中的諜報精英。他生於1935年,1960年加入克格勃,很快得到克格勃主席安德羅波夫的賞識。不抽煙,不喝酒,不近女色,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個正派人。1972年,37歲的尤爾琴科調任克格勃第三總局(負責軍隊反間諜工作)第三處副處長。在這一位置上,他積累了大量的反情報工作經驗。4年后,尤爾琴科出使美國,在蘇聯駐美大使館擔任一等秘書,其真實使命仍是間諜。利用使館人員身份的掩護,尤爾琴科周旋於各國大使之間,從他們那兒獲取所需要的情報。之后又在法國巴黎短暫待過,1985年4月,他開始擔任“叛逃”時的職務,重回美國,從事克格勃在美國和加拿大的間諜與反間諜工作。

  這一次,他的行動是向美國“投誠”:1985年7月24日,尤爾琴科隨蘇聯專家團來到意大利羅馬,他行蹤很詭秘,在蘇聯駐意使館待了8天,幾乎足不出戶,直至8月1日上午9時,他對同事說要出去散步,參觀梵蒂岡博物館。

  夜幕降臨了,尤爾琴科沒在預定時間回來,大使館的官員驚慌起來。第二天,依舊沒有他的消息,大使館向意大利警方通報了尤爾琴科失蹤的情況。克格勃羅馬站此時已肯定尤爾琴科出了問題,最大的可能就是:這位根正苗紅、有著25年克格勃經歷、深得上司信賴的情報高官已經叛逃西方。

  當莫斯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的時候,尤爾琴科已經同美國人接上了頭。

  那天早上尤爾琴科步出蘇聯大使官邸后,即與中情局羅馬站取得了聯系。消息立即傳到了中情局的蘭利總部,局長威廉•凱西、行動處負責人喬治•克萊爾和反情報科科長哈撒韋都被驚動了。蘭利的機器高速運轉起來,一切事務都為處理尤爾琴科讓道。當蘇聯人去找意大利警方的時候,尤爾琴科已經乘坐一架軍用飛機,直奔大洋彼岸而去。

  8月5日清晨,飛機在華盛頓東南的安德魯斯空軍基地降落,隨后,尤爾琴科被中情局特工接進了總部蘭利附近的一個安全房屋休息和詢問。

  面對一個叛逃過來的克格勃高官,中情局最關心的是,他是否知道潛伏在美國情報機關內部的蘇聯間諜。尤爾琴科也明白他手裡握著情報的含金量,決定著下半輩子在美國的命運,他提供了兩個線索,一個是“朗先生”,另一個是“羅伯特”,兩人都來自美國情報機構的核心部門,他們為蘇聯提供情報。這時候,哈撒韋笑不出來了。

位於馬裡蘭州米德堡的美國最重要的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局

  美國的絕密情報被賣給克格勃

  尤爾琴科給出的“朗先生”信息很簡單:他在國安局干過,已經結婚,有一輛綠色的汽車,房子很破,大概住在馬裡蘭州的貝爾茲市。尤爾琴科還記得一個重要細節:“朗先生”在1980年1月15日第一次現身蘇聯大使館時,使館曾測出FBI的監視電台突然活動頻繁,他判斷FBI的錄音資料庫裡會有“朗先生”的錄音資料。

  FBI從數以萬計的錄音磁帶中翻出了那一天下午的資料,裡面清清楚楚地傳出對話聲。經過一番稽查和技術鑒定,FBI把嫌疑對象鎖定在羅納德•佩爾頓身上。在外人眼裡,佩爾頓是個安分守己的家伙。他大學修的俄語,畢業后參軍,專業技能出色的他被派往巴基斯坦搞針對蘇聯空軍的偵聽。1964年退役后,佩爾頓憑著資歷又在國家安全局謀到一份差事。

  這次佩爾頓“一鳴驚人”,他把美國的絕密級情報——“常春藤鈴行動”全盤透露給了蘇聯。

  “常春藤鈴行動”是中情局和國安局在上世紀70年代末實施的針對蘇聯的竊聽行動。蘇聯在鄂霍次克海海底安裝了一條絕密通訊電纜,用來傳載蘇聯的絕密軍事通訊。美國探知這一消息后,在電纜上安裝了一個最先進的竊聽設備以截取情報。1981年這個行動暴露了,當美國的一艘潛艇去海底取錄音時,意外地和一艘蘇聯潛艇相撞,電纜上的竊聽設備也不見了。美國一直在追查泄密原因,但始終沒有頭緒。這時佩爾頓被尤爾琴科揪出來,才真相大白。

  佩爾頓在國安局工作刻苦,為人精干,業務能力也得到認可,在投資方面他卻糟糕得一塌糊涂。他在馬裡蘭州的農場破產,背負著十多萬美元的債務,而老實巴交的他覺得這麼待在國安局沒有顏面,就干脆辭職另想他法還債。

  但除了搞情報,佩爾頓沒有更大的特長,走投無路的他想到了蘇聯克格勃。FBI監聽錄音裡的1980年1月15日下午,佩爾頓站在他公寓附近的一個公用電話亭旁,深吸一口氣,終於撥通了蘇聯大使館的電話。第二天,按電話裡的預約,佩爾頓隻身來到蘇聯使館,接待他的正是尤爾琴科。

  尤爾琴科不動聲色,觀察著這個不速之客。派遣假情報人員是反間諜機構的拿手好戲。眼前這個禿頂、留著絡腮胡的人更像個美國南部的農民,緊張兮兮、汗流滿面的神情似乎很難把他和間諜聯系起來,他會不會是誘餌呢?尤爾琴科很懷疑,直到佩爾頓告訴他美國的“常春藤鈴行動”,並在地圖上准確指出了電纜被中情局搭載的位置。

  大魚自己上鉤,尤爾琴科欣喜若狂。克格勃和佩爾頓談好了情報買賣的價碼,以及接頭的方式。克格勃要佩爾頓在每月最后一周的周末去弗吉尼亞州的弗爾丘奇市的一家城堡餡餅店接頭,晚上8點整,走進飯店的公用電話間,等電話鈴響后,拿起電話,等待指示。

  前幾次,佩爾頓接頭都沒成功,他拿起電話后,對方總是沉默不語。顯然,克格勃還在考驗他。1980年初秋,佩爾頓仍去接頭,這次電話終於傳來聲音:“我們有東西給你。”這是一句事先商定的暗語,克格勃要他去維也納接頭。對方還告訴他,離他不遠的另一個公用電話間放電話薄的金屬架子下面有一個包裹,是給他的錢和在維也納的接頭地點。

  沒人知道佩爾頓在以后的接頭中還透露過哪些重要情報,但可以肯定,他既然決定出賣祖國,就不會為新主子私藏什麼。也無法估量美國情報機構在他這個環節上的損失,要不是尤爾琴科的投誠和揭發,國安局不知還會有多少機密暴露給克格勃。

  1986年6月5日,佩爾頓以間諜罪和叛國罪被判處3個無期徒刑,另外還加上10年有期徒刑。

  自作聰明的癮君子

  相比佩爾頓的“人為財死”,化名“羅伯特”的前中情局特工愛德華•霍華德叛變理由是報復。

  1951年10月27日,愛德華•霍華德生於美國新墨西哥州的阿拉莫戈多。他是家裡的長子,父親肯尼斯是美國空軍上士,負責“響尾蛇”導彈的導向工作。父親的工作背景使小愛德華幼年居無定所,他還曾在德國和英國生活過。1972年5月,霍華德大學畢業,獲得國際商業和經濟學學士學位。他報名加入了有軍方背景的“和平隊”奔赴拉丁美洲去開拓新土地,其實從事著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例如在哥倫比亞大面積種植古柯,提煉成可卡因。就是在這種“冒險精神”下,哥倫比亞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毒品生產國,霍華德自己也染上了毒癮。

  和佩爾頓一樣,霍華德看待諜報並沒有那種崇高的使命感,兩年之后他完成哥倫比亞的任務回國,在中情局找到一個飯碗。那正好是中情局最不得志的時候,接二連三的曝光和國會調查已經讓它威信掃地,根本招募不到新人,因此中情局對霍華德的吸毒經歷也沒有深究。

  霍華德為人精明,又會耍點小聰明,很受上司喜歡,他還精通德語,進局裡沒多久就被派往歐洲處的東德組。經過幾年的業務熟悉,1982年底,他開始接手蘇聯方面的情報。中情局的著名特工克勞利曾說過,中情局是世界權力的中心,它所屬的蘇聯分部則又是這個中心的心臟。霍華德平步青雲,不經意間就走上了事業的巔峰。

  但霍華德在最后關頭掉了鏈子。就在他要赴莫斯科接受新職位前,中情局為他安排了一次例行的測謊試驗。結果自作聰明的霍華德違反規定,在測試前吞了一粒鎮定劑,加之他的吸毒史曝光,非但沒有去成莫斯科,反遭中情局解雇。

  霍華德的失望可想而知,他想到了報復。他知道自己雖已被中情局解雇,可依然掌握著許多重大機密,這些機密是很有價值的。霍華德不像佩爾頓那樣缺錢,但能體現那些情報價值的最理想途徑就是賣給蘇聯人。

  1983年10月的一天,霍華德走進了華盛頓康涅狄格大街的蘇聯領事館,留下一封信。說他是一位前中情局的官員,半年前被莫名其妙地解雇了,為此他非常氣憤。他熟知中情局在莫斯科的各種機密情況,如果感興趣可以與他聯系。

  霍華德和克格勃接上了頭,后者根據霍華德提供的情報,採取行動。就在尤爾琴科叛逃幾個星期前,中情局莫斯科站的特工保羅•斯托姆博——接替霍華德職位的人——被蘇聯人抓了起來,以間諜罪被驅逐出境。斯托姆博發展的間諜阿道夫•托爾卡契夫也被逮捕,他10多年前就開始為中情局效勞,是美國在莫斯科最有價值的諜報員之一。霍華德把這個可憐的蘇聯人的姓名告訴了克格勃,不久托爾卡契夫就被處決了。

  當時,中情局意識到可能是內部出了問題,尤爾琴科的到來証實了這個猜想。身份曝光的霍華德自然是沒好果子吃,美國司法部發言人稱:即使霍華德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捉拿歸案!好在蘇聯沒有拋棄霍華德,最后收容了他,2002年7月12日,他猝死在莫斯科郊外的別墅。

當年美國聯邦調查局對愛德華•霍華德發出的全球通緝令

1984年5月24日,時任中情局局長威廉•凱西(右)陪裡根總統在弗吉尼亞麥克林市散步,尤爾琴科的叛逃被認為是凱西的杰作,隻不過3個月后這位克格勃高官就重返了莫斯科

  尤爾琴科重返克格勃

  自從尤爾琴科出現在美國人面前,他們就開始加班加點,消化這位克格勃高官所提供的情報。

  作為克格勃主管美國諜報活動的負責人,尤爾琴科知道得太多了。除了揭露佩爾頓和霍華德之外,他還向美國提供了為中情局工作的雙重間諜尼古拉•謝特林失蹤的真相。謝特林的真實姓名是尼古拉•阿爾塔莫諾夫,曾是蘇聯海軍裡最年輕的驅逐艦艦長,后來與他的波蘭籍未婚妻乘汽艇穿過波羅的海叛逃到美國。克格勃看重謝特林的經歷,說服了他為蘇聯做間諜,不過暗地裡謝特林也為中情局服務。1975年,他在維也納與克格勃會面時神秘失蹤。據尤爾琴科說,在會面時,克格勃企圖將謝特林麻醉后劫持到蘇聯,當他們在汽車后座搏斗時,克格勃下手太重,意外地把他弄死了。

  美國把尤爾琴科當“上賓”對待,中情局一心用“金元攻勢”拴住他的心。叛逃過來后,尤爾琴科得到100萬美元的獎勵和裝飾豪華的別墅。但尤爾琴科並不開心,原因是他無法與自己的情人相會。

  20世紀70年代末期,尤爾琴科在華盛頓結識了一位極有魅力的女醫生瓦倫蒂娜•耶雷斯科夫斯卡婭,她是外交官亞歷山大•耶雷斯科夫斯基的妻子,兩人發生了一段戀情。如今,耶雷斯科夫斯基夫婦就在加拿大的蒙特利爾任職,尤爾琴科希望能與瓦倫蒂娜重修舊好。他本來懷疑自己患了胃癌,沒有幾天可活了,想和心愛之人最后在美國過一段逍遙日子。他向中情局提出了這一要求。

  在中情局和加拿大情報機關的通力合作下,尤爾琴科和瓦倫蒂娜在美加邊境見了面。可是,作為叛逃者的尤爾琴科對瓦倫蒂娜的吸引力,顯然不如作為克格勃高官的吸引力大。曾經的情人對他重修舊好的要求表示蔑視,尤爾琴科也大失所望,不得不黯然離去。這以后,尤爾琴科越來越消沉,也越來越后悔自己的叛逃。

  1985年11月2日,中情局的年輕雇員湯姆斯•漢納陪同尤爾琴科去購物。尤爾琴科說服漢納帶他去喬治城,他們在一家離蘇聯大使館不過一英裡的法國餐館用餐。吃過飯后,尤爾琴科對漢納說,他要出去走一下。尤爾琴科當時問漢納:“如果我站起來走出去,你會怎麼樣?會不會開槍打死我?”

  漢納回答說:“不,我們對叛逃者不會那麼干。”

  尤爾琴科說:“我要出去15分鐘至20分鐘,如果我不回來,那不是你的錯。”

  這次尤爾琴科沒有回來。他叫了一輛出租車,幾分鐘后就來到了蘇聯大使館的門前。他向門衛報了姓名,立即被帶了進去。

  兩天后的下午5點半,蘇聯大使館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上人頭攢動,亂作一團,高度緊張、神情激動的尤爾琴科先用英語,然后用俄語向記者們講述了他的傳奇故事。這段口述的故事顯然是臨時導演的:他在羅馬被中情局麻醉后綁架到美國,中情局特工對他進行了非人的折磨,至於霍華德、托爾卡契夫等名字,他是后來從報紙上看來的??

  對尤爾琴科的指責,美國國務院大呼冤枉,中情局則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發布會結束后,他們勉強作了回應,聲稱尤爾琴科在羅馬請求政治避難來到美國,現在他可以回去,那是他的自由。

  尤爾琴科的再次叛逃卻讓喬治城那家瀕於倒閉的法國餐館絕處逢生。當尤爾琴科從這裡出逃的消息傳出之后,光顧這家館子的顧客數量增加了兩成,老板借題發揮,在牆上釘了一塊銅牌:“尤爾琴科在美國的最后晚餐,1985年11月2日。”

  為掩人耳目,莫斯科煞有其事地為尤爾琴科的回歸編造了一個體面的理由,說他“詐降”美國是為了掩護藏在中情局裡的其他蘇聯高級間諜。實際上尤爾琴科接受了克格勃的秘密審問,被“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1986年美國媒體炒作說尤爾琴科已被槍斃,蘇聯趕緊讓尤爾琴科露面辟謠,還在東德電視台上做了個訪談節目。這以后,尤爾琴科失去了音訊,他的生死不得而知,但失去了自由卻是一定的,這應該就是“無間道”的代價吧。

 

        來源:《文史參考》

(責任編輯:肖靜)

相關專題

明武宗朱厚照南巡途中,突然發布了一道聖旨,禁止民間養豬、賣豬、殺豬、吃豬肉,膽敢違抗,則發配邊疆永遠充軍。因“豬”與“朱”同音,按舊制應避諱,明武宗已經把養豬、殺豬這件民間尋常事 …更多

上世紀20年代,梁啟超在東南大學,其門生羅時實等問:“國粹將亡,為之奈何?”梁啟超反問:“何以國粹將亡?”門生答道:“先生不見今日讀經之人之少乎?”梁啟超聽后勃然拍案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1月上)
蔣經國的傳奇不僅限於“上海打虎”,生於浙江溪口,15歲時遠赴莫斯科,和鄧小平是同學﹔27歲回到中國,在江西試驗“贛南新政”﹔39歲時隨父親蔣介石敗退台灣。蔣經國59歲開始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在他執掌台灣的20年時間裡,推動十大建設,台灣經濟發展迅速,躋身“亞洲四小龍”之一,創造了台灣均富奇跡……新刊(11月上)
    蔣經國的傳奇不僅限於“上海打虎”,生於浙江溪口,15歲時遠赴莫斯科,和鄧小平是同學﹔27歲回到中國,在江西試驗“贛南新政”﹔39歲時隨父親蔣介石敗退台灣。蔣經國59歲開始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在他執掌台灣的20年時間裡,推動十大建設,台灣經濟發展迅速,躋身“亞洲四小龍”之一,創造了台灣均富奇跡……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