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1978年11月15日 天安門事件平反

人民網>>文史>>《文史參考》>>文史參考第19期

圓明園獸首:一場事先張揚的“拍賣秀”

編撰 ︱ 柳成蔭

2010年09月28日18:24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在圓明園數以萬計的流失文物中,12隻生肖銅獸首的藝術價值並不突出,但它們一旦被貼上“中國流失文物的象征”,“愛國”,“回歸”等標簽,原本默默無聞的裝飾物,迅速升級為“國寶”,動輒在拍賣行以數百萬、過千萬的價格轉手成交,“國寶保衛戰”和“拍賣秀”隨之粉墨登場。

  “獸首”怎樣撥動國人民族記憶中那根敏感的神經?“回歸”如何被貼上“愛國”的標簽?其中的台前幕后,頗為曲折而別有況味。對此,鑒藏家吳樹在其《誰在拍賣中國》一書中,曾有詳細披露。

  從“水龍頭”到“國寶”:圓明園牛首、虎首、馬首之“西行漫記”

  1985年,美國古董商查爾斯在加州棕櫚泉市,以每件1500美元的價錢,從退休警察威廉·布萊克手中買走了牛、虎、馬三隻中國銅獸首。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普通的轉讓,日后竟在國際文物拍賣市場上,掀起巨大的紛爭狂瀾。

  查爾斯購得的三隻獸首,原為布萊克別墅裡的裝飾物。布萊克居住的別墅,“最早的主人曾經進過中國人的皇宮,屁股坐過中國皇帝的龍椅”。三隻銅獸首中的馬首和虎首被安置在別墅后院的水池邊當作水龍頭,牛首則被懸挂在盥洗室的牆上,充當挂鉤。查爾斯認購時,牛首上面還挂著一條浴巾。

  查爾斯得到三隻中國銅獸首后,沒有急於倒賣出去。他在“捂寶”,等待合適的時機再出貨。

  時機似乎很快就到了。1987年,圓明園12生肖銅獸首中的猴首和豬首在遭劫后第一次在紐約蘇富比拍場公開露面。它們的起拍價都不高,僅為幾萬美元,一直拍到最后,成交價也分別隻有16.5萬美元和15萬美元。

  盡管猴首、豬首的成交價不是太高,若按照查爾斯當初購進牛首等三隻獸首的單價來計算,卻也整整翻了100倍。

  令人意外的是,查爾斯並沒有借助此場拍賣推出自己的藏品,在這場拍賣會的過程中,他發現了一條重要的信息——中國人進場了,並買走其中一隻猴首,另一隻豬首則被美國一家私人博物館收藏。精明的查爾斯從中嗅出了更大的發財機會。

  事后得知,這次進場競買圓明園獸首的中國人名叫蔡辰男——台灣藝術品收藏機構寒舍集團董事長蔡辰洋的兄長。此后圍繞圓明園獸首的歷次“拍賣”和“回歸”活動,或多或少都有這家台灣公司的影子。

  1988年,由於古董店經營困難,查爾斯不得不提前將手裡的三隻獸首,以略低於蘇富比第一次拍賣獸首的成交價轉讓給一個英國古董商。

  1989年6月,由查爾斯轉讓的三隻圓明園獸首,同時在倫敦蘇富比拍賣會上亮相,並分別以牛首14.85萬英鎊、虎首13.75萬英鎊、馬首18.15萬英鎊成交。這三件拍品的買主同出一人,那就是台灣寒舍集團董事長蔡辰洋。至此,當時在全世界范圍內公開露面的5隻圓明園生肖獸首,除開一隻豬首以外,其中4隻全部歸屬台灣蔡氏兄弟持有。

  寒舍集團買回獸首后,於同年10月,在台灣舉辦了一次名為“圓明園國寶暨明清青銅器特展”。也正是在這次展覽會上,圓明園生肖銅獸首第一次被國人正式抬上了金光燦燦的至聖寶座,從而完成了從噴水頭到浴巾架再升級為國寶的嬗變過程。

  消息傳出,各路媒體紛紛跟風炒作,將蔡氏兄弟的藝術品投資行為提升至“愛國”義舉。此后,隻要出現類似行為,就同樣可以享受“愛國者”的榮譽稱號。在各方推波助瀾下,一場起始於商業目的、被標榜成“愛國行動”的圓明園文物回歸熱形成氣候,以12生肖銅獸首為代表的圓明園流散物品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海外拍場,並且身價節節拔高,屢創天價神話。

  香港佳士得拍賣牛首、猴首,民眾高呼“停止拍賣賊贓,立即歸還國寶!”

  2000年4月中旬,香港回歸中國3周年之際。香港有媒體刊發消息:2000年5月2日,香港蘇富比將舉辦《春季圓明園宮廷藝術精品專場拍賣會》,拍賣品是兩件圓明園流失文物——乾隆年制的青銅虎頭和乾隆款醬地描金粉彩鏤空六方套瓶……此外,香港佳士得也將在近期拍賣另外兩件搶從圓明園的“珍寶”——銅牛首和猴首。

  這則看似普通拍賣新聞,剛一見報即引發一場罕見的政治風暴,瞬時牽動億萬中國人的神經。香港《文匯報》、《大公報》紛紛發表社論:這些文物見証了中國屈辱的歷史,拍賣行的行為損害了中國人民的尊嚴,拍賣行以商業行為來作解釋,難以令人接受!

  一連數日,部分香港學生和文化團體先后來到兩家外國拍賣行門前舉行抗議示威,公開打出“抗議拍賣掠奪文物”,“歸還中國國寶”,“強盜掠奪的文物必須歸還祖國”等標語口號。

  中國國家文物局也正式致函香港蘇富比拍賣行和佳士得拍賣行,要求他們能夠明智地停止在香港公開拍賣圓明園流失的珍貴文物。同時嚴正指出:這些文物在法律上的性質是“戰爭期間被掠奪的文物”,按照有關國際法規定,都應該歸還,沒有任何時間限制……

  4月30日下午,在一片抗議聲中,佳士得“春季圓明園宮廷藝術精品專場拍賣會”在香港金鐘萬豪酒店如期舉行,拍賣場大門口圍滿了示威人群,他們高舉著分別用中英文書寫的標語,高喊口號:“停止拍賣賊贓,立即歸還國寶!”

  場外群情激憤,場內氣氛同樣緊張。先是佳士得工作人員宣布:一位原定要進場直接競買兩隻獸首的大買家因故遲到,所以開拍時間向后推遲半小時左右,請各位諒解……拍賣現場,保利集團博物館藝術顧問易蘇昊現身其間,並不時向旁邊隨行人員低聲商量著什麼。

  保利集團北京總部臨時決定不惜血本拿下牛首、猴首

  佳士得此次拍賣的12生肖銅像一件是猴首、另一件是牛首。猴首先上拍,起價200萬港幣,每次競拍加價20萬港幣。

  現場競買者原以為此次拍賣又將以港台人士為主,出乎意料的是,打一開拍,中國內地保利集團博物館代表易蘇昊就頻頻舉牌。最初,保利集團並不是沖著這幾尊獸首銅像來,而是要競拍另外兩件乾隆年間的瓷器。抵達香港后,易蘇昊一看幾件銅獸首鬧得沸沸揚揚,輿論也已經政治化了,上升到國寶回歸的高度,於是,他臨時打電話請示保利總部,總部決定要不惜血本,拿下這幾件銅像,避免國寶繼續外流。同時,保利總部還把定價權全權委托給他。

  獸首的買家並不多,幾乎都是中國人。與保利集團叫板的,也只是幾個台灣買家。幾輪過后,競價者隻剩下保利集團代表易蘇昊和另外一位電話競買者。據了解,那位電話委托者是台灣人。為此,現場不少國人很是納悶:怎麼又是海峽兩岸的人?上了呢?既然政治化了,大家都是中國人,誰拿下它們還不一樣?非得要拼出個魚死網破?

  與此同時,很多人都替保利集團擔心,擔心他們跳進別人下的套。經過20幾輪競價,最后,保利集團以740萬港幣拿下了猴首,加上佣金一共是818.5萬港幣,高出起拍價4倍多。

  接下來的牛首拍賣更是毫無懸念,保利集團易蘇昊和台灣那位神秘的電話競價者再次展開拉鋸戰。經過21個回合的較量,保利集團以700萬港幣的成交價又拿到了牛首,加上佣金共計774.5萬港幣,同樣高出起拍價將近4倍。

  拍賣師剛落槌,全場掌聲雷動,持續時間長達三分多鐘,門外甚至有人放起了鞭炮,香港的華人都為這兩尊被稱為“國寶”的銅獸首能歸保利集團所有感到高興。在大家心目中,有國企背景的保利集團,一定程度上是代表國家、代表民意來競拍這兩件圓明園流失文物的。

  拍賣活動結束后,幾乎所有的香港報紙都在頭版頭條發布了相關消息。街頭巷尾,很多香港市民都在議論這件事,一些報刊上還出現了五花八門的猜測,如有小報就駭人聽聞地描述:“會場上,參拍的北京人帶著十數個軍人保鏢”,“場上百分之七十的人都講普通話”等等。還有的報刊對易蘇昊本人的身份進行演繹,說他是中共元帥陳毅的兒子……事實上,陳毅的兒子名叫陳昊蘇。

  內地媒體同樣連篇累牘地報道拍賣經過,慶祝國寶回歸,把保利集團描述成像林則徐一樣的民族英雄……

  拍賣乾隆年間瓷器,蘇富比漁翁得利

  2000年5月2日,蘇富比拍賣會在香港金鐘香格裡拉酒店舉行。

  下午2點20分,拍賣開始,拍賣師剛念出拍品“乾隆款醬地描金粉彩鏤空六方套瓶”,后排就有人打斷拍賣師的介紹,連聲高喊“拍賣賊贓可恥!”的口號。

  乾隆款醬地描金粉彩鏤空六方套瓶起拍價420萬港幣,拍賣師話音剛落,坐在頭排的一位身著深顏色西裝的男士便迅速舉起53號牌。令人費解的是,與幾天前佳士得拍場所經歷的一樣,53號先生的對手又是一位操著英語的電話競買者。

  兩分鐘后,經過40余次叫價,電話那邊的競買者才偃旗息鼓。53號先生以1900萬港幣的報價擊敗了對手,在一片爆場般的掌聲中拿下了這件拍品。拍賣結束后,世人才得知,53號舉牌者是北京市文物局的代表。

  一小時后,圓明園銅虎首在眾人的唏噓聲中被搬上場。

  這次保利又拍得了虎首,但因拍賣時,殺出一位操著英語的、據說是台灣人的神秘電話競價者,最后成交價不可思議地高達1400萬港幣,幾乎是佳士得拍賣兩隻獸首成交價的總和。

  澳門首富何鴻燊6910萬港幣拍回銅馬首

  2007年,香港蘇富比重演了一場“惡作劇”:當年由台灣寒舍集團花18.15萬英鎊(202萬元人民幣)從倫敦蘇富比買回的圓明園銅馬首,以6000萬港幣的天價被重新懸挂上香港蘇富比的拍台,並公開打出“八國聯軍——圓明園遺物”專拍的刺激性標題。

  於是,一段完全按照2000年那兩場拍賣事件復制的鬧劇,令人厭煩地開始重演:多方抗議——抗議無效——高價拍賣。唯一的區別是,此次拍賣沒有公開進行,而是通過中間人的“撮合”,以包括佣金6910萬港幣的價格被澳門首富何鴻燊購得。

  不久,何鴻燊將其贈送給保利集團博物館存放。除這隻馬首之外,何鴻燊還曾於2003年以600多萬港幣從紐約買回銅豬首,也贈送給保利博物館一並保存。至此,圓明園流失的12生肖銅像,除了5隻未露面、兩隻在法國,其余5隻,都保存於保利博物館。

  相對於圓明園12生肖銅獸首“火熱”的拍賣,中國文物界相關人士卻異常冷靜。國家文物局專家組組長羅哲文認為:“作為龐大的圓明園建筑無數構件之一,大水法中的12生肖本身價值並不重大,其工本、工藝等並不特別,價值頂多幾十萬元人民幣而已。它們的價值,不是經濟和藝術價值,而是政治價值,因為這是侵略者的罪証。將當年以強盜行徑劫掠的中國文物用天價拍賣,無異於敲詐,既可鄙,也可恥!”

  接二連三的圓明園獸首天價拍賣,一驚一乍、沒完沒了的神經刺激,讓國人從狂熱的“回歸”炒作中逐漸趨於冷靜,不少人開始思考:晚清以來,中國被搶、被盜、被走私出境的珍貴文物數以千萬計,而且其中絕大多數文物的真正價值都要比圓明園銅獸首高得多,假若都像這樣買下去,恐怕窮盡國庫民倉也難以全部贖回。

  只是不久,一場有關圓明園流失文物的跨國“獸戲”,在法國巴黎大皇宮漸漸拉開了帷幕……

  法國2億天價拍賣圓明園獸首無異是二次搶劫

  2008年10月,法國佳士得拍賣行發出公告:將於2009年2月23日至25日在巴黎舉辦“伊夫·聖羅蘭(法國時裝大師)與皮埃爾·貝杰珍藏”專場拍賣會,拍品中兩隻來自中國圓明園的生肖銅像——鼠首和兔首最令人關注,內部估價均為800萬至1000萬歐元,總價高達人民幣2億元。

  兩個多月后,由北京律師劉洋發動,國內80名律師組建了“追索圓明園流失文物律師團”,希望通過法律訴訟的方式阻止拍賣。他們雖得到歐洲保護中華藝術協會聲援,但最終未果。

  於此同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也在舉行例行記者招待會時表明立場:拍賣戰爭中非法掠奪的文物不僅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損害中國人民的文化權益,而且有悖有關國際公約,希望有關方面慎重考慮。

  2月17日,圓明園管理處宣稱,圓明園不贊成流失文物進入拍賣市場,也不贊同以“回購”方式買回被別人掠奪走的中國珍貴文物。圓明園專家葉廷芳表示:英法把搶劫的文物拿到市場上拍賣是對我們民族、對我們國家不尊重,法國2億天價拍賣圓明園寶物無異是二次搶劫。

  就在中國各方積極抗議拍賣圓明園獸首之際,兩獸首持有人皮埃爾·貝杰發表講話,聲稱:“與其被兩個獸首激怒,不如多關心人權問題,如果中國讓達賴回西藏,我會將兩個獸首親自交還給中國。”這一言論公然以所持中國文物相要挾,挑舋中國主權,受到海內外華人強烈抗議。此場藝術品拍賣會進一步被政治化,引發世界輿論的廣泛關注。

  2月20日,佳士得公司公開聲明,由於將拍賣的銅首拍品擁有明確的法律持有証明,因此拍賣將如期舉行。

  一場有關圓明園獸首拍賣新的“人間喜劇”,最終還是在法國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的大皇宮粉墨登場。

  巴黎大皇宮版“人間喜劇”

  2009年2月23日,因獸首事件被世界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法國佳士得專場拍賣,終於趁熱開鑼。一連數日,許多法國報紙用“世紀拍賣”的字眼作為通欄標題,繼續為這場拍賣會添上最后一把火。

  25日下午3時30分,為期三天的最后一場拍賣正式開始,100多條電話線路也同時開通,場內場外無障礙競爭。

  輪到兩隻中國獸首開拍了,起價就很高,鼠首900萬歐元,兔首1000萬歐元,競價者遠沒有前面的一些拍品多,好像隻有兩三個買主通過電話競價。約5分鐘后,兩件編號分別為677和678的生肖銅像迅速成交,落槌價一共2800萬歐元,折合人民幣2個多億。

  歷時3天的“伊夫·聖羅蘭與皮埃爾·貝杰藝術珍藏”拍賣會,在皮埃爾張狂的笑聲中落下了帷幕。消息傳來,國人群情激憤,中國圓明園學會再次致函法國政府,對佳士德公司高價拍賣圓明園鼠首和兔首銅像的行徑表示強烈譴責。中國文物管理和法律專家李曉東認為:圓明園獸首之所以拍出超出自身藝術價值的天價,完全是被炒作起來的。這些獸首只是建筑裡邊的構件,它一旦離開建筑群體,其自身價值就大打折扣了。

  在拍賣會結束后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兩隻中國銅獸首的神秘電話買家究竟是誰,成為各國記者們追問的熱點。拍賣方以職業道德為由,拒絕透露買家的身份和國籍。

  巴黎獸首拍賣鬧劇“主角”蔡銘超:民族英雄還是攪局者?

  正當世界輿論見風即雨、紛紛猜測鼠首、兔首買主為何方神聖之時,3月2日,一則爆炸性的新聞從北京發出——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會在京舉行新聞發布會,頗具戲劇性地宣布:該基金會收藏顧問、福建古董收藏家蔡銘超是巴黎拍賣會兩尊獸首的最后競得者。蔡銘超同時發表短暫聲明,宣稱此舉只是“為了盡到自己的責任”而故意攪局,決不會向佳士得交付一分錢。

  一石激起千層浪。巴黎媒體因這一突發消息“炸了鍋”,晝夜不停地播發新聞與評論,國內輿論也物議紛紛。支持者稱贊是“愛國義舉”,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反對者則稱此舉是“痞子”行為,“有辱國格”。蔡銘超自稱為了此次拍賣,放棄了自己所有信譽。

  3月3日,國家文物局有關負責人公開宣稱:事先並不知道蔡銘超詐拍之事,認為“這完全是個人行為,非官方的,對此我們不發表言論”。

  又一出圓明園獸首拍賣的鬧劇,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方式落下帷幕。一場有關中國圓明園被搶文物的國際糾紛也暫時告一段落,有關各方誰也沒佔到多大便宜。中國沒要回文物,佳士得拍賣行在華一切業務受到限制。

  被綁架的愛國熱情和民族情感

  對於關心獸首拍賣事件的國人而言,恐怕有的人會感到“落寞”。

  縱觀圓明園12生肖銅獸首拍賣的全程,不啻為極其成功的商業炒作,幕后操縱者巧妙運用晚清那一段人盡皆知的歷史資源,最大程度地利用了中國媒體的浮躁,充分調動了改革開放后國人近乎偏執的愛國熱情,從而完美地獵取了巨大的商業利益。

  很明顯,從一場又一場的拍賣糾紛中獲取最大利益者,當然非佳士得、蘇富比這兩家拍賣行莫屬。這兩家拍賣行的方式並沒有什麼新鮮過人之處,無非是通過制造事端、引爆新聞點,然后挑動口水戰、“金錢械斗”,進而坐享“漁翁之利”。將兩家拍賣行從20世紀80年代起,先后在日本和中國進行的兩次“戰役”進行比照,也不難發現:他們在兩個國家使用的手段幾無二致,近乎整版復制,隻不過在情緒挑逗的技巧上小有調整而已。

  “二戰”結束后,日本作為戰敗國,在政治上聲譽掃地,失去了在國際事務上的發言權。一貫有著“小國大民”心態的日本人憑借堅忍的民族耐力,背負歷史判決的重壓,臥薪嘗膽、勵精圖治,僅用了30年左右的時間,就成功地實現了第二次經濟騰飛。

  到20世紀80年代末,由於泡沫經濟的出現,熱錢泛濫,此時,佳士得和蘇富比迅速抓住時機,在日本企業家的眼前上演一幕幕藝術品拍賣大戲,看得人眼花繚亂、趨之若?。

  於是乎,投資藝術品很快就成為日本富豪的新選擇。通過公開競價拍賣的形式,日本人屢屢挫敗西方買家,有效地宣泄了“二戰”以來被壓抑的民族自尊心,花上幾十億日元從倫敦買回一張畢加索的畫,竟然能使大和民族集體狂歡數日,而且,投資者經常會被當作“民族英雄”來崇拜。

  在中國,“文革”結束后的改革開放,讓中國老百姓普遍受惠,一部分人迅速成為千萬、億萬富翁,形成了一個以江浙、廣東、山西為中心的新富豪階層。這一人群有著超乎知識精英們之上的個人自尊心,在投資問題上往往極易受到輿論影響。

  正因為如此,在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后,佳士得、蘇富比很快便把亞洲藝術品市場的重點轉向中國。他們一方面豎起幾隻天價文物標杆,如“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圖罐”等,讓中國富豪們迷醉於藝術品投資的非常暴利,另一方面,他們不斷拋售西方列強在歷次侵華戰爭中搶掠去的中國文物,利用其間的激情故事,激發中國富豪們的“愛國熱情”,輕而易舉地控制了富豪們的藝術品投資方向。圓明園獸首等中國流失文物,一時間成了拍賣行和投機商的提款機。

  拍賣圓明園文物,本質是西方人的狂歡節!佳士得、蘇富比成功地綁架了中國人的民族情感和愛國熱情,圈去了中國人的巨額血汗錢。

  馬克思曾說過,歷史總有驚人的相似,第一次悲劇出場,第二次往往鬧劇登台。鬧劇之所以一再上演,“后來治蜀”者不可不深思。

  (參考資料:《誰在拍賣中國》,吳樹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來源:文史參考

(責任編輯:吳皓)

相關專題

明武宗朱厚照南巡途中,突然發布了一道聖旨,禁止民間養豬、賣豬、殺豬、吃豬肉,膽敢違抗,則發配邊疆永遠充軍。因“豬”與“朱”同音,按舊制應避諱,明武宗已經把養豬、殺豬這件民間尋常事 …更多

上世紀20年代,梁啟超在東南大學,其門生羅時實等問:“國粹將亡,為之奈何?”梁啟超反問:“何以國粹將亡?”門生答道:“先生不見今日讀經之人之少乎?”梁啟超聽后勃然拍案 …更多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1月上)
蔣經國的傳奇不僅限於“上海打虎”,生於浙江溪口,15歲時遠赴莫斯科,和鄧小平是同學﹔27歲回到中國,在江西試驗“贛南新政”﹔39歲時隨父親蔣介石敗退台灣。蔣經國59歲開始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在他執掌台灣的20年時間裡,推動十大建設,台灣經濟發展迅速,躋身“亞洲四小龍”之一,創造了台灣均富奇跡……新刊(11月上)
    蔣經國的傳奇不僅限於“上海打虎”,生於浙江溪口,15歲時遠赴莫斯科,和鄧小平是同學﹔27歲回到中國,在江西試驗“贛南新政”﹔39歲時隨父親蔣介石敗退台灣。蔣經國59歲開始擔任“行政院副院長”,在他執掌台灣的20年時間裡,推動十大建設,台灣經濟發展迅速,躋身“亞洲四小龍”之一,創造了台灣均富奇跡……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朝鮮軍隊潰不成軍時,斯大林為何不派兵支援朝鮮?當中國30萬大軍在鴨綠江畔集結時,華盛頓為何仍錯誤地認為中國不會出兵?
  2.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它是何方黨史筆記的集結。不是單純從親歷、親聞寫起,而是從大量的史料出發,旁征博引,梳理了毛澤東與張聞天關系的演變……
  3.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    作者是釣魚台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