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安、單光鼐談拆遷問題的破解之道

2009年12月04日21:17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北京大學憲法與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照片

  編者按12月4日9:00-9:40,北京大學憲法與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9:40-10:20,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國內研究群體性事件的著名社會學家單光鼐做客強國論壇,以拆遷問題的破解之道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摘要:

  ●但如果當時的執法人員確實沒有採取有效措施施救,當然構成失職,構成不作為違法,甚至構成瀆職犯罪。

  ●“同情弱者”在通常情況下就是良知和正義的體現。無論是政府,還是法院,都不能無視網絡輿論。

  ●“釘子戶”要進行合法的違規,不能採取以暴治暴的手段,這樣的話不會維護自己的利益,這樣的話你自己的利益會受到更大的損害。 

  ●現在網絡的輿論、媒體的輿論形成了強大的譴責、批評的聲音,現在還環顧左右而言他,這個怎麼行呢?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釘子戶”要進行合法的違規,不能採取以暴治暴的手段

  [主持人]:11月13日,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城關執法局在對一處所謂的“違章建筑”進行強拆的時候,被拆遷的女業主唐福珍為了抗拒暴力拆遷保護自家三層樓房,此舉引起了社會各界對執法者忽視對公民的生命權的高度關注,也引發了對拆遷問題的深層思考。 
  今天我們邀請了兩位專家對此進行訪談,其中9:00—9:40,為北京大學憲法與新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教授與網友交流時間。9:40—10:20,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國內研究群體性事件的著名社會學家單光鼐先生與大家繼續交流。首先請姜明安教授與網友打個招呼! 


  【姜明安】:大家好!我是北京大學憲法與新政法研究中心的姜明安,歡迎大家跟我一起對話。謝謝大家!

  [網友mztyhao]:當地政府認為女業主唐福珍的做法是“暴力抗法”,你認同嗎?到底是暴力執法還是暴力抗法? 

  【姜明安】:我不在現場,不好說。如果只是自焚,似不能認定“暴力抗法”,如果其用暴力傷害執法人員,即使是違法執法的人員,應可構成“暴力抗法”,如果是執法人員用暴力傷害她,她用暴力反抗,則屬正當防衛。要特別說明的是,我是法律學者,隻能討論法律問題,對事實問題的認定應以証據說話。 

  [強國一派]:成都女子唐福珍自焚時,竟然沒人去救,當地政府是不是一種失職?是不是也反映了我們這個社會對生命的漠視?

  【姜明安】:我不在現場,不知當時的情況,不好下任何結論。但如果當時的執法人員確實沒有採取有效措施施救,當然構成失職,構成不作為違法,甚至構成瀆職犯罪。如果當時唐自焚時有其親友在場不採取有效措施施救,也是應該受到嚴厲譴責的,其行為屬嚴重道德缺失的行為。無論唐自焚出於什麼目的,無論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即使是壞人、惡人,在唐實施自焚時,在場的任何人都有施救的義務。因為生命權高於一切,無論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能構成其漠視生命權的借口。

  [網友杜康]:我國正處於轉型期,各種社會層出不窮,您認為如何才能維持這個社會的穩定呢? 

  【姜明安】:現在要解決社會這些問題,首先要搞清楚問題的根源是什麼?就是產生這些問題的根源是什麼?隻有認清楚根源,醫生把這個病認清楚了才能對准下藥。現在產生這些問題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主要的來看有這麼幾個方面:(1)現在正在體制、制度改革。這個改革過程中間的利益關系,各種群體的利益可能就會進行調整,在整個過程當中就會發生很多矛盾和問題,那產生這樣的原因就必須通過法律來矯正不同社會關系的利益關系。 
  (2)政府對腐敗現象,甚至有的腐敗現象已經達到了老百姓忍無可忍的程度,這個是造成社會不穩定的主要原因。所以說我們要必須下大決心和力氣治理腐敗,我曾經在11月3號《檢察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我11月5號在《南方周末》發表了一篇文章,就是專門討論如何治理腐敗,如何改變我們體制、機制、制度的問題,這個有興趣的網友可以查一下這兩篇文章。 
  (3)由於各種制度、機制不和諧,導致社會貧富差距的鴻溝越來越大。在這個方面也有些他們的勞動、智慧造成的,他不是靠自己的勞動、智慧,他是靠一些不正當的手段,比如說拆遷、征收土地搞房地產開發,老百姓的利益受到了損害。有的時候土地征用的價錢很低,可能用很少的錢收的地,但是賣出去的時候已經搞了幾十倍了,這樣的話老百姓就很不滿意,也容易產生社會的不穩定。還有暴力拆遷、暴力征用,或者是暴力抗法等問題,另外一個問題國家也在福利制度、醫療制度方面,給老百姓特別是弱勢群體提供更多的福利,解決他們這方面的問題。我覺得影響這方面的因素是很多很多的,解決的辦法也很多。我覺得這三方面的問題和三方面的辦法值得我們認真的思考。 

  [網友杜康]:如何形成一種大家都接受的機制來解決拆遷的問題?

  【姜明安】:大概是從這麼幾個方面來說:首先我們要區分根本利益的拆遷和商業利益的拆遷,如果開奧運會期間拆遷等等,要和這個拆遷區分開來。這個拆遷的條件、拆遷的標准、拆遷的城市都應該有所區別。如果是效益拆遷不應該由政府採取強制的道路,你不能夠採取強制,他不一定要把這個土地、房子讓出來,那你就不能強制拆除,要讓他自己讓出來。如果真正是為了公共利益,比如說為了北京的奧運會,這個拆遷是為了根本利益拆遷的。 
  第二,我們一定要修改2002年制定的《城市房屋拆遷條例》,要把這個《城市房屋拆遷條例與《物權法》法治的精神和要求統一起來。如果政府拆遷,拆遷人往往是企業或者是開發商,他們很可能採取野蠻的手段來對付被拆遷人,現在有很多案子都是這麼發生的。如果讓他們沒有利害關系的人去拆遷,應該是由政府來組織,政府來監督,不應該把拆遷權給有利益的人去拆遷,那不出問題才怪呢?再一個政府為了公共利益的拆遷,也應該由政府進行組織,由專門的拆遷公司來進行拆遷。 
  現在政府的拆遷如果發生了矛盾、發生了問題,老百姓有意見,或者是對安置的問題有意見,應該由法律進行裁決。現在政府拆遷由政府自己來裁決,這個是違反了基本的正義,也是違法法律正當的程序。現在我們裁決是由政府來裁決,那這個利益之間自己要裁決,自己要執行,應該是有利益關系的不能進行裁決和執行,可以由其他的第三方來進行裁決,這個是我們的體制、機制出現問題。 
  第三、我們的房屋拆遷補償的標准存在問題。整個標准是太低了,像城市拆遷,你把人家的房子拆了,你給人家一千塊錢、兩千塊錢,或者是三千塊錢。但是如果是蓋好房子了以后,這個房子就賣一萬了,而且拆的時候是一層,但是蓋的時候還蓋20層、30層,所以說這個跟付給被拆遷人的錢就太不成比例了。還有政府賣的地基就賣的很貴,也導致了現在補償的價格過低。 
  第四、現在我們沒有一個嚴格的法律來監督。現在給老老實實拆遷的人比暴力抗法拆遷的人的價錢多個三四倍,但是老實人也吃虧,他也不干,最后他也鬧起來了,這個社會也不能穩定,所以說我們應該用法律來裁定。 
  還有就是如果老百姓提起行政訴訟的話,很多法院都不受理,或者是受理也不能得到根本的控制。因為法院都被打了招呼,很多案子都不受理,這樣的話老百姓隻能鬧事。而且領導干部也不是按照法治的辦法來解決問題,這個也是很矛盾,解決了一個的人問題,可能引起四個人的問題,解決了四個人的問題,可能引起幾千人的問題,所以說要通過法律的手段來解決問題。在這個問題至少在四個方面存在問題,也從這四個方面來著手解決。

  [網友xzjuli]:請問兩位專家,該如何正確區分合法維權與“釘子戶”關系? 

  【姜明安】:這個合法維權和“釘子戶”,它不是矛盾的概念,它也是合法維權。他這個是不是用運用法律的手段,在法律的范圍內來進行維權。剛才講如果假如開發商確定他拆遷的時間是很不合理的,或者是給他的補償的標准是很低的。或者是拆遷的手續不齊全的,他可能沒有拆遷許可証,或者是還有一些其他的手續沒有辦,或者是拆遷的資金沒有到位,這樣的話我就要在這裡,你沒有達到法律規定的補償標准,我肯定不搬。 
  還有就是為了根本利益的拆遷,有一個時間限制在這裡。要開奧運會或者是世博會,即使有這樣的問題,政府確定下來時間了,你在這個時間裡即使有問題,也要拆遷。如果不拆遷的話,根本利益就會受到很大的影響,這個就是違法違規。這樣的話你可以打110,如果他對你進行暴力拆遷的話,你可以提起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是提起行政訴訟,你可以在很多法制的渠道進行解決。 
  如果是開發商為了開發利益拆遷,比如說他兩三個月就讓你走,甚至是房子都沒有給你安排好,這樣你不能說我是“釘子戶”,即使我是“釘子戶”,我也是合法的違規,你必須要給我一個地方。現在我一分錢都沒有,這些問題你沒有給我解決,所以這個“釘子戶”和合法維權的關系,就是我們要區分清楚,“釘子戶”不一定都是違法的,“釘子戶”也有一些是合法的,但“釘子戶”如果是遇到了根本利益大於你的私人利益,這種情況你受一些委屈,你也可以通過其他的法律途徑或者是其他的救濟來解決問題,那你不能賴在那裡不走,你就是違法違規。如果是違法違規的話,會受到法律的制裁,政府也會根據法律來採取強制措施,來強制拆遷你的房屋。 
  如果你用暴力來抵抗,政府也可以對你採取人身強制措施,甚至你可以造成犯罪、違法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說“釘子戶”要進行合法的違規,不能採取以暴治暴的手段,這樣的話不會維護自己的利益,這樣的話你自己的利益會受到更大的損害,比如說自己的生命已經搭進去了,這個是沒有必要的,也是很不值得的。 

【1】 【2】 【3】 

 

(責任編輯:曹亞飛)
相關專題
· 人民訪談
我要發表留言  (現有留言:0條)
用戶名:        密碼:          到強國社區注冊
                                      留言須知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胡總書記是咱強壇網友胡總書記是咱強壇網友
校長推薦制引發熱議校長推薦制引發熱議
求解官場巴結文化求解官場巴結文化
知名教授也因病返貧知名教授也因病返貧
   精彩新聞
·[網評]雷鋒和焦裕祿式的人物確過時了
·[網評]“共享”情婦成了貪官們的新嗜好?
·[網評]醫生需要提高的除了醫術還有啥?
·[網評]“我不想貪,可我情婦逼著我貪啊!”
·[網評]縣長耍"無賴"了,百姓還"依賴"誰?
·[網評]農夫山泉到底有點甜還是有點毒?
·[網評]“多面人”的官員富友多,富親多?
·[網評]當“蝸居”遭遇“迪拜危機”
·[網評]看家狼狗咬死小偷咋還被槍斃?
·[網評]公務員成“金飯碗”是誰的恥辱?
   播客·視頻
扁案新進展:阿扁又加一罪扁案新進展:阿扁又加一罪
董潔VS黃聖依 誰更清純?董潔VS黃聖依 誰更清純?
   小編推薦
·溫總到上海回應"丈母娘需求"·誰在丟公務員的臉
·少林寺為何不敢迎戰泰拳王·烏小青到底是咋死的
·"共享"情婦成貪官們新嗜好?·這個情婦霸道了點
·很久沒讀到這樣不枯燥黨建報告·逼人自焚式執法
·"砒霜門"背后藏驚天冤案·腐敗的源頭終於找到了
   社區精選
[E政]以技術手段徹底根治垃圾短信·如何保障民富國強
[視點]白宮書記受審如何變鬧劇·知名教授也"因病返貧"
求解巴結文化·引起公憤照片·校長推薦制是非·媒體看強壇
[十日辯]錢學森式人才過時了?·我國經濟不存在"國進民退"
[監督]公務員錄取被打了擦邊球·"告到聯合國我也不怕"
[一語驚壇]別管大小產權,我隻想有安身立命的一塊磚
[論壇]一個女子在屋頂自焚的悲劇·意外?從蝸居到自焚
[訪談]四川副省長談質量興川·於建嶸、崔紹營談村民自治
[辯論]選美?北京征女兵需才藝面試·大理"官辦"同性戀酒吧
[博客]胡春華入主內蒙昭示啥 重慶新市長黃奇帆的三把火
[博客]監獄亂象:犯人竟能嫖娼 <蝸居>兩種"房事"惹啥禍
   無線·手機媒體
無線訪談—掃黃行動進行時無線訪談—掃黃行動進行時
《無線半月談》第一期《無線半月談》第一期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