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學黨委書記程天權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形成及教育改革--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大學黨委書記程天權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形成及教育改革

2011年03月12日09:15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大學黨委書記程天權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大學黨委書記程天權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編者按:3月11日18:20,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大學黨委書記程天權做客強國論壇,以中國特色法律體系形成和教育改革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 中國到真正依法治國的確立所需的時間既長又短

  [主持人]:您覺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形成到我們社會主義依法治國的確立,我們應該還要走多久?至於這期間我們會遇到很多困難,最大的困難將是什麼呢?

  【程天權】:現在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但是離我們說這個法律體系建設非常的完善,或者說我們成為一個法制國家,我個人覺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經過相當長的一個歷史階段才能實現。但是我又要說,這個過程也將是比較短的。為什麼這麼說呢?說它長,因為我們現在說的法律體系主要是指文本的,主要是指機構的,還不是法律實施中間的都能夠依法辦事,有了法律並不能說就等於依法辦事。這裡面有政府如何規范自己的公共權力,有民眾、有企業大家如何來規范我自己個人和法人的行為規范。要做到這個東西,就要有一個很強的法律意識,要敬畏法律,要嚴格按照法律辦。同時,誰也不能越過法律。但是我們知道客觀上現在在人們的法律意識中,在法律的了解中,在對法律的敬畏上,仍然有很多問題。最常見的是,我們有很多法律,我們在下很多重要文件、重要調整和改革的時候,我們那些文件常常上來並不是引用了依據什麼法、什麼規定,而是依據了某次會議、依據了某個文件,甚至於依據某個領導的講話,某某同志說了什麼,決定我們應該去怎麼樣。﹝詳細﹞

  ■ 人民大學加入自主招生聯盟華約是一種教學探索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人大去年年末剛剛加入自主招生聯盟華約,有人說對這些自主招生的考試一一做了調查、了解打算幾年后跟蹤這些考生跨入社會之后的情況,您是怎麼看的?人大有沒有相關的做法?

  【程天權】:我們辦學校已經辦了幾十年,幾十年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情,不僅在校內進行教育上的改進、改良、改革,同時我們對畢業出去的學生抽樣的進行跟蹤調查,來發現我們教學中的問題和需要改進的東西,也看我們的教學是不是適應社會發展需要,是不是適應市場,我們的人才規格怎麼樣。這件事情做了幾十年,我們也經常請校友回到學校來,校友回來以后暢談在學校情況,見見他的老師,但是有一個題目必須要談,就是我們教學,哪些對於他們工作當中很有用,哪些不太有用,哪些需要改進。現在加入了《聯盟招生華約》,這些工作更要做,而且要做得更好,為什麼呢?我們參加《華約》,最主要是一種試點,是高考招生的一種試點、一種探索,既然是試點、是探索。也就是說它有它不成熟的一面,這樣招生是不是好,招來的學生是不是能夠滿足我們期望的特長生、優秀的學生、有拔尖創新能力和發展潛力的,我們得跟著看一看。這件事情的意義最主要是我們對現有的高考的基本面還是贊同的,但是還是感到有些不足,要改革,怎麼改革,這是一個改革的試探,我們想給學生更多的機會,也給我們招生更嚴格一些的制度,讓學生在公開的、公平的競爭中陽光的招生。﹝詳細﹞

  ■ 政府多給釘子戶錢侵犯了人民的利益

  [主持人]:我們把話題再轉回法律。有個網友這樣講的,我想問一個對於中國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形成和老百姓之間的關系,我注意到目前基本上解決了有法可依的問題,但是執法問題的情況可能還是比較突出的,我想請問下一步如何解決法律體系形成之后在執法問題上存在的一些問題?

  【程天權】:老一輩革命家董必武同志說過的,法治建設要進入到比較完善的狀態應該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違法必究、執法必嚴”。有法可依,有法一定要依,執法一定要嚴,違法就要糾正。有這麼四句話法治狀態可能就比較好了。我前面也講過,在第二個環節我們有了很大進步,應該說沒有絕對的完美無缺的時候,它總是一個開放的體系,總是在不斷完善、不斷在補充、不斷在修正,而后面三個目前講起來老百姓最關心,相對來說問題更多一些。我前面講到,我們有些東西不是依據法律,而是依據文件、會議、領導講話。我們有的時候對一個人定罪的時候,我們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文本上是這樣寫的,但是做的時候可能就有差別。在不同人身上表現出來就不一樣。最近一段時間有的經過了一些媒體或者公眾輿論的炒作,有的把這個事情引到很極端,使法律很難真正執行。有的時候執法不是那麼准確,不是那麼嚴格,我也曾經親耳聽到過,有人抓進去了,別人就商量怎麼把他撈出來,為什麼撈出來?說如果撈出來就沒事了,不撈出來就判得很重。在法治的情況下應該是沒有這種情況的,進去了有罪就是有罪,沒罪就是嫌疑,是五年就是五年,就不應該判二十年。所以執法必須要嚴格。如果有了差錯,會不會有差錯?我說,隻要是人做的事情都會有失誤,都會有差錯,沒有完全嚴密和沒有漏洞的東西。但是有兩件事情一定要做到,第一,在主觀上不能制造冤假錯案,主觀上制造冤假錯案就是犯罪。第二,因為証據上或者什麼事情的失誤,工作上的失誤造成的一些冤假錯案,不公平,事后發現了應該糾正,有些應該給予國家賠償,有些應該這個結論改過來,應該有附帶民事賠償的進行民事賠償,彌補他的損失。我想這樣的實踐應該不斷的推行下去,一定會受到老百姓的歡迎,因為它體現了事實真相,體現了法律規定的東西,法律規定的東西必定也是全體老百姓希望的東西。
  現在出現一些情況很奇怪,比如有人拆房子,后來談的應該是不錯的,就完成了這個事情。但是有的人不依不饒,成為所謂“釘子戶”,結果有些地方政府就多給錢,用錢來擺平問題,很多老百姓就幫著“釘子戶”說話,說政府對他不行,手段粗暴等等。其實大家想想,政府拿出不合理的錢多給了那個人,其實是侵犯了人民的利益,因為這個錢不是官員的錢、不是政府的錢,而是老百姓的錢,人民把權利讓給政府官員來管理,有的時候老百姓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覺得我和政府是作為一個對立面來看問題,他覺得你欺負了他,其實要把這個事情講清楚了,人民可能會說,政府怎麼欺負我呢,把我的錢隨隨便便給別人,這是不許可的。公共權力怎麼用,這是很嚴肅的,這是要有法可依的,少了,欺負人家了,不行﹔多了也不對,這才叫依法辦事。﹝詳細﹞

(責任編輯:李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