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長張建新談“汶川地震災后心理重建”--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長張建新談“汶川地震災后心理重建”

2011年05月03日19:48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長張建新資料照片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長張建新資料照片
  編者按:3年前,5.12汶川特大地震,讓四川遭受重創,災區滿目瘡痍。今天,一個嶄新、美麗、自信的新四川已經矗立在世界面前。在汶川大地震過去的3年時間裡,來自全國各地的心理學工作者在災區開展了形式多樣的心理援助工作,其中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始終堅守一線。那麼,他們是如何開展心理援助的?心理援助的效果怎樣?
  5月3日15:00,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長張建新做客強國論壇,以汶川地震災后心理重建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 缺乏專業知識的志願者提供心理援助會給災民帶來困擾

  [主持人]:地震初期有很多志願者都會涌向災區,但是他們並不具備心理咨詢的能力,有些不能減緩遇難者的心理創傷,同時使自己變成需要心理幫助的人,您認為有什麼經驗教訓呢?如何避免和處理?

  【張建新】:當然這是有的。因為汶川地震的時候,頭一次大規模志願者上去,在歷史上是第一次,沒有經驗,大家出於同情之心,全面涌向前面。首先我們要肯定,大部分打著心理援助的旗號去了,這些人除了去同情和幫助受災民眾以外,也有一些乘機想實踐一下自己,當然也有一些只是志願者,但要找到很好的借口深入到災區,就打著援助的牌子等等去,大部分人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但並沒有實踐經驗。第二,其中有些人跟心理援助沒有任何關系,打著這樣的旗號,他們能夠深入到災區去民眾幫助他們。在整個過程中,會發生一些問題,他們沒有專業知識和經驗,可能會給災區的民眾帶來一些干擾。另外,也有一種情況,這些志願者的流動性很強,他們在民眾的接觸完后又要轉到另一個地方,又接觸新的一批人,他們打著援助的旗號,一波換一波的,這樣的人多了以后,會給當地的民眾造成某種誤會,使民眾不穩定,老是換人,會有不同的說法和印象。實際上后來這樣的經驗教訓總結以后,在青海玉樹和甘肅舟曲,在進行心理援助的時候,派志願者上去之前,在西寧進行了相對嚴格的審查,通過當地政府部門等等,不是所有的人打著救援旗號都可以上,要做一個抽選。在玉樹的時候,汶川發生相對比較混亂的時候就沒有出現了。﹝詳細﹞

  ■ 一定要在對受援者作出准確評估后才能提供相應的援助

  [主持人]:很多人並不覺得自己心理有問題,不願意接受心理援助。我們心理援助的話,如果不配合的話,很容易對他的心理造成干預,您是如何操作的呢?

  【張建新】:心理援助從某種意義來講是兩方面,第一,有一個援助者,有一個受援者,援助者良好的願望說我要幫你,但是心理援助、心理咨詢、心理輔導一個非常大的原則就是一定要讓受援者願意接受你,而不是強加的,我不管你是什麼情況,你是災民,必須要接受我的援助,因為我出於好心要幫助你,所以必須要接受,這種做事的方式是不符合心理咨詢的基本原則,是違背這個原則。這樣良好的意願是不強加於人。第二,當受援者有這種需求的話,援助者就責無旁貸,必須提供相應的幫助。在提供相應幫助的時候,其中一個前提就是說,你首先對受援者的需求做一個相對准確的判斷,他的問題在什麼地方?只是暫時性出現的問題,還是確確實實因為地震或者其他的自然災害造成的重大沖擊,造成一些心理問題,還是本來沒有出現自然災害等等,他本身就有心理問題。再加上自然災害造成的沖擊,使得他原本的心理問題更加擴散、更加嚴重。所以一定要作出種種的准確評估和判斷之后,你才能夠給他提供相應的援助,而不是說所有的人,隻要是他提出的需求,我按照某種模式給他幫助,這也是不符合心理幫助、心理援助的原則。﹝詳細﹞

  ■ 中科院的救援資金主要來自研究所的經費和基金會善款

  [主持人]:有網友問,災后心理重建需要花很多錢,大概需要多少錢呢?這筆錢誰來出呢?

  【張建新】:這位網友提的問題非常的到位。確確實實任何一個心理援助,特別是災后的心理援助,都需要經費,都需要資金的注入。對於中國整個災后援助的體系,現在在逐漸的完善,特別是在物資的援助和生活領域,包括軀體健康方面的援助,相對來講,我們已經有一套相對比較好的成套制度,在這樣制度規定下,也有相應制度的保証。不得不說這也是一個遺憾,在整個制度體系裡面,大家都說心理援助是整個援助裡不可或缺的,是關鍵的一環。在整個制度體系裡面,對心理援助這塊的資源保証這塊,應該講還沒有到位。做心理援助方面,實際上有幾個渠道來做,比如衛生口、教育口、民政口,但是每個口可能都有自己的資源,我了解真正用於心理援助這塊的資源,在它本土的資源分配過程中比例不是很大。而且這塊資源通常也不太願意給條塊之外的心理援助隊伍,這樣政府部門之外的心理援助隊伍,比如我們中科院的心理研究所,很多時候拿不到這樣的資源,我們的經費主要是兩方面,第一是我們自己籌集的經費,科學院有一些服務的項目,這些服務的項目有一些收入,這些收入可以由所裡來支配的。因為國家的需要,因為有這樣災后的心理援助的頭等大事,所以所裡面會從這裡面撥出一部分經費用於心理援助,這是第一部分。我們為這個事情,所裡拿了幾百萬來做這個事情。但是我覺得這個事情值得這樣去做,所以我們也就這樣做了,這是第一塊。
  第二塊,因為隨著改革開放以后,我們國家,包括民企,包括私企,都上升得非常快,其中步伐有愛心的私企老板和民企老板願意拿出錢來資助災后的援建,他是通過各種各樣的基金會來捐款,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根據各種各樣的基金會來進行協調,通過各種各樣的基金會也拿到一些善款,通過善款的投入,這是第二項心理援助支援的來源。有了這兩項資助,使得我們心理援救連續三年在四川,包括在玉樹、舟曲地震這樣有工作。﹝詳細﹞

  ■ 希望政府建立完善的機制對心理救援資源進行統一調配

  [主持人]:剛才也說經費的匱乏,還有我國現在在心理援助方面,專業人才也比較少。這種現象給我們造成援助大軍來去匆匆的現象,政府在這方面應該如何做?

  【張建新】:一方面希望我們來去匆匆做這樣的過客,這也是我們三年來一直在那邊堅持,我們目前維持了五個工作站這樣的規模,五個工作站主要是靠當地培養起來的、已經有實踐經驗的咨詢師擔任主角了。我們在做好長期連續性的心理救援同時,也在思考怎樣有一個相對來講比較穩定的體系,如果將來還會出現這種需求的時候,不會出現四川當時曾經出現過的現象,因為當時沒有經驗,有國務院應急辦的會議、衛生部、教育部,以及民政部召開的相關高層會議上,我們也在不斷的呼吁,怎麼樣從國家的層面來去考慮,大家都認可心理援助是非常重要的,是整個國家救援體系的一環,怎樣使得這樣重要的一環在體系的建構方面都有一個制度的完善和保証。如果我們隻停留在口頭上它重要,而沒有一個體系的保障,沒有一個機制保障的話,它也難以得以持續的進行。但這種建議有很多方面,也不是說一兩句話就能夠說得很清楚的。關鍵是我們在國家層面,如果有一個統一的機構來去通盤規劃和運作,這樣的話,可能會好一點,這是我們一個設想,但是這個設想和高層現在掌握的資源,他們有更全面的考慮,也許不一定就是很契合的,這只是我們的建議。總之,我們希望從政府層面能夠有統一的渠道,這樣的話,使得我們全國相關的心理援助隊伍和心理咨詢的資源能夠做一盤棋的統一調配,這樣的話,就像物資調配一樣,從民政部統一來調遣,這樣非常的有序,誰需要多一點我們多派一些,那邊需要少一點,我們稍微少一點或者滯后一點,做得最好的就是部隊,全國統一一盤棋,它的調配是非常有效的。心理援助這塊,遠遠不能達到部隊這樣的層面。至少如果說全國有一個統一的一盤棋,一個大致粗略的規劃,我想將來在整個將來援助過程中,心理援助就會相對來說比較穩定,能夠有序,不至於出現更多混亂。﹝詳細﹞

  ■ 從政府到社會建立一套援助體系會使心理援助取得更好效果

  [主持人]:由於時間的關系,再問最后一個問題。日本、美國、台灣在心理援助方面都有很成功的一些案例和經驗,能不能談一談我國對災后危機這方面有什麼借鑒的作用呢?

  【張建新】:日本、台灣我都去過,專門考察他們做心理援助方面成功的做法和經驗。其中有一條,我覺得提出來可以跟各位網友去分享。在日本,政府往往是起著一個指導性的、規劃性的、支撐性的作用,它不是具體的,我去怎麼樣做,心理咨詢怎樣做,包括提供法律的框架。在這樣大的框架下,實際上他們更多的是發揮社會的力量,各種各樣的社會力量在進行心理援助的時候發揮更多的作用,這裡面包括專業的心理咨詢隊伍,包括志願者,甚至包括宗教的心理咨詢,在我們國家不一定能夠在這些方面有很多的經驗,至少對我們來講很重要的說,就是怎樣發揮社會的力量。其實心理援助從廣義來看,就是為受災的民眾提供社會支持的過程。政府支持非常重要,但如果除了政府之外,讓災民感覺到整個中國社會,和他們有同樣地位的其他老百姓都來支持,這份力量可能是更為重要的。所以,對中國災后的援助體系裡面,將來恐怕要考慮怎麼樣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之外,社會力量能夠發揮其更應有的作用,我想這樣的話,從政府到社會,然后包括專業團體等等,建立一套援助體系,我相信將來的援助,特別是心理援助方面,會取得更好的效果。﹝詳細﹞

(責任編輯:李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