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窯村書記唐朝陽、人大教授鄭風田談探索農村新土改--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瓦窯村書記唐朝陽、人大教授鄭風田談探索農村新土改

2011年05月26日18:49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成都市雙流縣瓦窯村黨支部書記唐朝陽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鄭風田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編者按:為從微觀、可感的層面,客觀、翔實的反映建黨90年來,我國農村在黨中央的領導下所發生的巨大變化,人民網強國論 壇將舉辦“歷史的先聲——尋訪紅土地”系列訪談,邀請那些在建黨、建國歷史上產生過重大影響的典型村的負責人,做客人民網,暢談發 展體會,總結發展經驗,展望發展方向,敬請關注。本次訪談是該系列訪談的第七場。
    5月26日15:00,成都市雙流縣瓦窯村黨支部書記唐朝陽,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鄭風田教授做客強國論 壇,以“探索農村‘新土改’”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鄭風田微博】


  ■ 瓦窯村的改革邁出了城鄉統籌的第一步
  [網友58.68.145 ]:請問鄭教授,我國實行城鄉統籌有哪些難點,瓦窯村的改革,有哪些意義?
  【鄭風田】:我國實行城鄉統籌的難點很多,最大的難點就是怎麼解決城鄉統籌的隻統了人們的地、不要農民的人,這是農民被上樓的 事情,這是我們國家城鄉統籌或者城市發展的最大問題。我認為未來我們國家城鄉統籌應該追求城鄉等值,讓人在城市或者在農村生活享受 到的公共服務是相似的或者相同的。   瓦窯村的改革邁出了城鄉統籌的第一步,首先確保農民長久的土地承包權,這樣對未來土地的保值增值,農民得到真正的收益。如果農 民沒有變為確權拿証,可能在以后土地增值當中農民拿不到。另外一個核心,它也增加了一些其他部門從農民拿地的難度,對我們國家糧食 安全和農民的利益保護都是特別有益的。﹝ 詳細﹞

  ■ “新土改”最大的進步,就是賦予了農民長久的土地承包權
  [網友一天一地一廣仔]:請問嘉賓,“新土改”是個什麼概念,對農民來說意味著什麼,和舊土改有哪些區別?
  【唐朝陽】:新土改我認為,一個是土地本來就屬於農民的,農民自己的事情自己來作主,以前土地都屬於集體,有一個概念,大家都 吃大鍋飯。所以,這一次我們確權以后,就固化了我們每一戶農戶確權以后的權利。比如我們村上的長久不變是這樣的,我們實現了誰的土 地就是誰享有它的長久承包經營權。照我的理解,隻要國家法律法規沒有明文要求它的年限的,都是我們老百姓長久在使用、在經營。   第二,跟以前不一樣的是,我們實現了佔誰補誰。比如說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佔用了我的土地,我的土地費經過集體討論,這個土地 費佔我一畝,這個土地費集體討論以后就給我一畝的土地費。其他人和村社集體不用拿本農戶的一分錢,不用佔用他的一分錢,改變了以前 的大家的大鍋飯大家吃。國家建設征用我們的土地,自己本家庭內部自己商量,失地農民保險就由我自己來買,我來享受國家的養老保險政 策,改變了以前的抓鬮比運氣的辦法。這樣固化了我們的權益,保証了我們土地使用權的權益。包括我們的出租土地也是這樣的,如果本人 願意流轉,必須根據他自己的意願,他的土地租金就是他自己的。而且使我們的農民從土地上解脫出來,去掙更多的錢,或者在企業裡面當 我們的農業工人。﹝詳細﹞

  ■ 以城鎮社保換土地承包權不可取
  [網友余青山]:鄭嘉賓,我一直覺得,政府應當以城鎮保障換老年農民的土地承包權,您是否作過方面的研究或思考?謝謝。
  【鄭風田】:以社保換土地承包權我不同意,國家也不同意,社保權,如果農民成為城市居民了,農民自動享受社保權,是一個公民的 基本權利,農民沒有必要放棄權利才獲得社保權。現在國家正在實行新農保政策,年滿60歲的老人每人每月享受55-60元,目前人保部正在大 力試點該政策,相信過幾年之后,全國年滿60歲的老人,有更多人享受到這一政策。目前各個地方採用宅基地換房承包地換社保,這些做法 會帶來很大的問題。因為宅基地是農民的居住土地,跟他到城市買房沒有任何關系,不能說因為農民到城市買房放棄宅基地。同樣的道理, 也不能給農民很低的城市社保就把承包的土地權放棄了。我剛才已經講了,社會保障的權利是公民贏得的權利,農民不能以放棄承包權的代 價來換取社保權。目前城鎮社保的力度很低,農民靠社保是沒法養活自己的,如果把農村的土地也放棄了,萬一出現大的經濟活動會帶來很 大的社會問題。當然,如果農民變為城鎮居民后,把他的宅基地或者承包地轉讓,這是允許的。至少農民從轉讓當中獲得一筆好的收入,供 他在城市購房或者生活提供更好的保護。 ﹝ 詳細﹞

  ■ 土地確權頒証能保証農民是在農村土地的最終受益者
  [網友黃晨灝]:嘉賓好,請問,你們那裡有農民“被上樓現象”發生嗎?成都自發生“唐福珍”案件以后還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嗎?
  【唐朝陽】:我們這個村沒有這種現象發生,我們的四大基礎工程當中的土地征地項目是我們老百姓自願寫申請,有的當初項目沒有被 選上,還非常有意見,這個可以到我們村上進行調查。我今天在這裡說,如果不是我們的土地整理,現在村上的變化不會這麼快,沒有我們 成都市的統籌城鄉,我們的基礎設施也不會配套得這麼好,我們老百姓住上了干淨、寬敞、明亮、衛生的幸福新居,他們採取的是兩種方式 ,第一種,根據大家的自願,做統歸統建房的,由原來人均土坯房35平米換新建好的人均35平米的嶄新樓房,不找一分錢的差價。不願意住 統建房的,老百姓按照我們規劃選址的地方自建,現在修好了一排一排川西民居樣式的兩居小樓,也配套了我們的天然氣、自來水和光纖, 同城同價,和成都市價格一樣,享受我們所有的公共服務,比如說我們的路燈、綠化、道路,大家不出一分錢,還有我們的污水處理。所以 ,我們跟您提的情況是兩回事。 ﹝詳細﹞

  ■ 城鄉統籌實際就是為了更好的解決三農問題
  [網友]:瓦窯村的發展對中國的新農村建設發展有什麼啟示?
  【唐朝陽】:大的方向來說,我們中國的城鄉統籌實際就是如何來解決我們的三農問題。橫向來看比我們的華西村等都還有差距﹔但順 向比,我們統籌城鄉的政策是解決城鄉統籌的路子之一。靠群眾當家作主來盤活我們的閑置資產,是具有復制性的,放到我們祖國的任何一 個地方,都可以生根發芽。歐洲的統籌城鄉經過了上百年,而我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我們的統籌城鄉用了7年的時間,我覺得甚至可以 在中國其他地方完全可能還要縮短。   從農業來說,規模化發展是一個好的前景。我們以前一家人的土地最多要20多塊,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前后距離達到1公裡以上,耕作非 常不方便,更不用說我們的產出比。從我們的住戶來說,我們川西住戶是東一家、西一家,不像北方一個村一個屯,有好的規劃,他要享受 公共服務基本不可能,除非隻有電、水,靠自己打的井水,如果污染的話,照樣吃的不是干淨的水。我們經過土地整理以后,節約了我們的 資源,改善了我們的居住條件。﹝詳細﹞
(責任編輯:袁媛)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