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翻譯家沙博理先生談“我的半世中國情和對外文化傳播”--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著名翻譯家沙博理先生談“我的半世中國情和對外文化傳播”

2011年05月31日17:39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國際友人、著名翻譯家沙博理先生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國際友人、著名翻譯家沙博理先生做客強國論壇照片
  編者按: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在全國人民熱烈歡慶之余,不應忘記那些對建黨、建國事業做出大量幫助和貢獻的外國友人。為此,人民網強國論壇特別舉辦“激情燃燒的歲月——國際友人的紅色追憶”系列訪談,邀請那些對建黨、建國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國際友人或者他們的后輩,一起追憶往事,暢談現在與未來,並深刻展示他們與我黨、我國結下的不解之緣,敬請關注。本次訪談是該系列訪談的第四場。
  5月31日15:00,著名翻譯家沙博理先生做客強國論壇,以我的半世中國情和對外文化傳播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中國共產黨90年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人民群眾

  [主持人]:沙老,談談您所了解的中國共產黨?您認為中國共產黨90年來對中國所做的歷史性的貢獻有什麼呢?

  【沙博理】:這是一個大的問題,中國共產黨的特點,首先是創出來一個立場、一個觀點、一個世界觀、一個理想,而且確實是為了人民。毛主席說:“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這一點,就不能得到起碼的支持。”就是創作了那麼一個基本的觀點,因為別的國家、新的帝國,或者是王國,他們都說群眾重要,但是他們那個重要是為了他們。但是我們那個觀點確實是為了群眾,后來建立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別的國家沒有這個想法。
  所以,這是黨的新的傳統,而且弄的很豐富。弄了一個“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是很偉大、很了不起。這個不是毛主席一個人創造的,它是黨中央、共產黨、老百姓,把新的創造、新的想法獻給黨,然后把它提煉,弄的更好、更科學,是集體智慧的結晶。這個在別的國家是沒有的,表面上像美國他們是這個民族,那個民族組成的,但是那是為了他們統治階級的利益。

  [主持人]:您本人也是全國政協委員,然后您比較關注哪些領域的事情呢?最近有一些什麼提案嗎?

  【沙博理】:政協和人代會本身有一個素質問題,過去這個有它一定的困難。現在咱們是如此偉大的、重要的國家,人代會和政協,隻有一年一次十天的時間,這個當然來說是不夠的。這個素質要提高,這次政協也提了,但是現在也沒有做。 ﹝詳細﹞

  ■國際上一些對中國的偏見緣於對中國的不了解

  [主持人]:那麼國際上的一些媒體,他們可能會對中國有一些不客觀、不正確的報道。您怎麼看待這樣的情況呢?

  【沙博理】:那我自己有的時候認為是他們理解的不對。我有一個有用的地方,就是因為我是在美國生長、長大的,我對美國人民、風俗習慣、觀點,他們愛說什麼話,我在這方面可以在翻譯的時候,可以把我們的內容變成他們的話,這個是我能起到的的一個作用。像我這樣的人也不太多了,原來真正的外國朋友,他們也有他們不好理解的地方。

  [主持人]:現在有很多國際友人對中國有一些看法,您怎麼看呢?

  【【沙博理】:這個“國際友人”的說法其實並不對,中國有那麼多的民族,這個也不一樣,對所謂“外國朋友”而言,誰是外國朋友,這個也是一個問題。 ﹝詳細﹞

  ■聽毛主席的話,讀毛主席的書

  [主持人]:您剛才幾次都談到關於毛澤東思想還有剛才我看您也在看《毛主席語錄》,您經常看毛主席的一些作品嗎?

  【沙博理】:也不一定,因為我們遇見的事,都是按照我們所見到的、所學習的,按照毛主席思想來做的,我們是搞革命的,我也跟著走。

  [主持人]:您對毛主席的這些文章印象比較深刻的有哪些呢?

  【沙博理】:我們美國人愛看玩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馬海德,他也是美國人,他是一個很偉大、並且而了解中國的人。他在延安先入了黨,因為還沒有國家,還沒有建國,到了解放后他才入籍了,他愛開玩笑。我們有談了毛澤東同志怎麼樣看待他?馬海德就開玩笑說,毛澤東的問題,他不聽毛主席的話。
  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主持人?因為以前媽媽總是對孩子說要乖,娃娃要聽毛主席的話。就是說怎麼革命,中國傳統品質道德的事,再加上革命的品質道德的事,你這樣做人才算好的。
  所以說毛澤東不聽毛主席的話,確實有些地方,他做的事情不符合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不是毛主席一個人的,這個是慢慢提煉出來的那麼一個立場、觀點,所以我也同意這個。但是僅僅因為一些的不對地方說毛澤東同志不對,這個我不同意。 ﹝詳細﹞

  ■年輕一代的大有可為,希望總是在年輕人

  [主持人]:沙老,您的《水滸傳》是所有譯本裡面最廣泛的,但是中國文化輸出履步艱難,您覺得我們應該拿中國什麼樣的文化傳播出去嗎?

  【沙博理】:其實自己的東西很寶貴,我覺得你多大年紀,小青年要看《水滸傳》的東西,一定會很喜歡,很好玩,很吸引人。而且開放了,都有交流,像現在旅游多的不得了,每年都來很多人,他們來了以后親自看都會非常的理解。跟我們中國人民面對面談話,也到家裡了,而且一塊兒去探討問題、辯論問題。尤其年輕一代,他們都愛跑到美國讀書,學英文,當然了我對這個有一些想法,反正多跑跑、多看一些東西。但是現在有一些地方做的太多了,也不實際了。我看報紙上說,他去學了英文以后,回來到公司去,拿了很多錢,這個是不是為了賺錢?如果是這樣的話,人就累死了。你為了錢,不要命了,這樣活著好嗎?

  [主持人]:如果讓您給年輕人提點建議的話,您會說什麼呢?

  【沙博理】:年輕一代的大有可為了,希望總是在年輕人,年輕人很可愛。有很多科學方面的發明創造,我不懂這個,但是我看他們很好,我們要給他們創造基本的條件,這個看我們老一代的怎麼弄了。 ﹝詳細﹞

  ■《新兒女英雄傳》是我翻譯的第一本紅色中國文學作品

  [主持人]:您以前是專門翻譯中國的革命文學,翻譯了很多的革命題材的文學作品。一共是翻譯多少本呢?

  【沙博理】:我沒數過,比較多。《新兒女英雄傳》是剛開始參加工作的時候翻譯的,沒事干,我自己把它拿到美國翻譯了以后讓他們出版,他們也比較好奇,就變成了第一本紅色中國文學作品,后來法西斯就不讓搞了。剛好是我破了一個頭兒,我喜歡我們的革命文學,因為它敢對落后的、不好的東西,該反抗的就反抗,我佩服這個,所以我自然而然喜歡這些革命文學。而且那個時候根本沒有什麼別的,也就是革命文學。

  [主持人]:中國這些作家裡面,您最欣賞哪個呢?

  【沙博理】:我覺得趙樹理非常好,我比較欣賞他,我也認得他。剛解放的時候,他在北京文藝,我的愛人鳳子也在那裡。那個時候他們在這裡一塊兒開會,他出了很多汗,他說我是不是有病了?因為他穿那個大皮襖,那個時候圍著一個爐子,他就出汗,非常的天真。后來讓他把大衣脫了,身體好了,是一個挺可愛的人。
  其實凡是我翻譯的東西我都喜歡,還有他們介紹給我的東西我都喜歡。一看到趙樹理的作品,有更多了,我也很歡迎。 ﹝詳細﹞

  ■能參加開國大典我感到很自豪

  [主持人]:1949年的時候您還參加了開國大典,解放北平的時候,您當時騎著自行車到西直門去的?

  【沙博理】:對,看我們八路軍、解放軍進了門來。他們進來很帥、很漂亮,他們衣服都是干干淨淨的,還有他們的車都是比較新的車,那些車都是美國給了國民黨、給了蔣介石,但是后來那些車都變成我們的了,非常的好看。我們自己的同志開玩笑說:“蔣介石是我們的運輸大隊長。”

  [主持人]:后來1949年的10月1號開國大典的時候,您和鳳子女士被邀請到了開國大典的典禮上。

  【沙博理】:對。因為她跟一些老同志的關系,我們在一個觀禮台上可以看。確實是很激動,我雖然只是一個外國人,可是在那麼一個場合,我非常感動的。我是一個外國人,在那樣的場合感覺非常的高興,因為周圍有幾千幾萬的人。大概有一兩秒鐘沒有聲音,然后就一下子爆發了,那個時候都哭了。所以,我非常感動。 ﹝詳細﹞

(責任編輯:黃玉琦)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