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雷爾·愛潑斯坦的夫人黃浣碧談愛潑斯坦的傳奇一生--強國社區--人民網
人民網

伊斯雷爾·愛潑斯坦的夫人黃浣碧談愛潑斯坦的傳奇一生

2011年06月09日17:31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手機看新聞

國際著名記者伊斯雷爾·愛潑斯坦的夫人黃浣碧做客強國論壇訪談照片
國際著名記者伊斯雷爾·愛潑斯坦的夫人黃浣碧做客強國論壇訪談照片
  編者按: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在全國人民熱烈歡慶之余,不應忘記那些對建黨、建國事業做出大量幫助和貢獻的外國友人。為此,人民網強國論壇特別舉辦“激情燃燒的歲月——國際友人的紅色追憶”系列訪談,邀請那些對建黨、建國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國際友人或者他們的后輩,一起追憶往事,暢談現在與未來,並深刻展示他們與我黨、我國結下的不解之緣,敬請關注。本次訪談是該系列訪談的第八場。
  6月9日10:00,杰出的國際主義戰士、國際著名記者、全國政協原常委伊斯雷爾·愛潑斯坦先生的夫人黃浣碧女士做客強國論壇,以愛潑斯坦的傳奇一生為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訪談預告】 【圖文直播】 【訪談全文】


  ■愛潑斯坦為何選擇留在中國

  [網友IP58.68.145]:愛潑斯坦小時候,家人為了逃避俄國的排猶浪潮,一直在遷徙。來中國前,曾到過很多地方,比如日本,為什麼后來卻選擇留在了中國?

  【黃浣碧】:到的地方也不多,他原來出生在現在的立陶宛首都,但是他一直都說是出生在波蘭。他父母都是反沙皇統治的,猶太人勞動聯盟的成員,屬於社會主義階段這種組織。俄國共產黨的領導和他們后來有分歧,開始沒有什麼分歧,但是十月革命勝利以后,這個分歧就擴大了。他父母因為反沙皇,曾經被流放做監獄,革命的活動讓他的父母兩個人結合在一起,愛潑斯坦出生在1915年,母親離開監獄以后生了他,他幾個月的時候,他父親受到當時派遣的去日本做生意,因為他們做的生意要通過日本的渠道出去,為了更積極一些,就把他派到日本去了,他母親帶著小艾培(愛潑斯坦的小名),他的中文名字就叫做艾培,我們單位的年輕人、老人都叫他艾培。他幾個月的時候,他母親把他帶到日本去,找他父親,一塊居住了一年多,不到兩年的時間,在日本的神戶。 ﹝詳細﹞

  ■見証中國 愛潑斯坦也坐過共產黨的監獄

  [網友IP58.68.145]:愛潑斯坦一生致力於中國抗戰的對外傳播,寫出眾多篇章,被稱作是“見証中國,寫作一生”,如此執著的報道中國,與那些事情有關,背后些故事?

  【黃浣碧】:斯諾到了延安,他在延安採訪,當時不叫延安,當時中共毛澤東所在的地方在寶安。斯諾剛去的時候在寶安,他寫了很多東西,拿來了很多材料、資料。當時艾培在天津和北京來回跑,他和斯諾也認識了,斯諾就把他在延安採訪的東西給愛潑斯坦先看過,這樣艾培對延安在腦子裡有一定的印象,他覺得中國共產黨還是不錯嘛,后來一直在中國,以中國的事情為他的報道中心。寫中國共產黨、寫紅軍、寫中國的抗戰,但是那時候主要是中國的抗戰,所以他后來寫了一本書《人民之戰》,就是寫中國人民的抗戰。抗戰勝利60周年的時候,我們又把他過去寫的東西砌成了一本書,叫做《不應該忘記》,就是不要忘記抗日戰爭這個事情,要記住抗戰的歷史,把各地抗戰的事情都選集到這本書裡面。 因為他是戰地記者,抗戰的時候他曾經去過台兒庄採訪,寫了台兒庄的戰役﹔寫了承德一個比較大的戰役,到了武漢,到了廣州,1938年在廣州碰到宋慶齡,他聽斯諾談過宋慶齡,宋慶齡經過斯諾的手讓他發表一些文章,沒有直接見過面,但是互相都知道有那麼一個人,他在廣州看到宋慶齡在游行隊伍裡面,這樣相識了,認識以后,宋慶齡告訴他,他們在香港成立了一個保衛中國同盟,希望他在廣州成立一個分部,他負責廣州保衛中國同盟的工作,但是沒有多久,廣州淪陷了,1938年10月、11月愛潑斯坦就又撤到香港去了,到了香港以后,宋慶齡讓他參加香港的保衛中國同盟的工作,他的工作都是義務的,他的生活就是靠做記者,在香港就是在南洋早報做編輯。保盟出了一個刊物,叫做《保衛中國同盟通訊》,他就負責這個通訊的工作。就是宣傳中國的抗日戰爭,號召全國人民、世界人民支持中國共產黨、中國新四軍、紅軍的抗日戰爭。 ﹝詳細﹞

  ■愛潑斯坦與斯諾和宋慶齡的友誼

  [網友牛牛123456]:愛潑斯坦與埃德加·斯諾是好朋友。有人說,與斯諾得相識決定了愛潑斯坦生活的整個道路,是這樣的嗎?

  【黃浣碧】:斯諾和他是幾十年的朋友了,他們的來往信件都還一直收著。斯諾訪問延安以后寫的《紅星照耀中國》出版以前就讓愛潑斯坦看過這些東西,當然對愛潑斯坦也有影響,讓他認識了中國共產黨的真實面貌。以后因為斯諾和宋慶齡有這個關系,通過斯諾知道了孫夫人的文章。宋慶齡對他的影響是比較大的,這幾十年來他和孫夫人都是很親密的朋友,不是一般的聯系,孫夫人做中國保盟通訊的對外宣傳的刊物,后來周總理和她商量,以她的名字出面創辦一個對外宣傳雜志,叫做《中國建設》,經過孫夫人的建議,因為她知道愛潑斯坦的觀點和他的寫作風格和寫作能力,就讓他回來幫她一起創辦這個雜志。以孫夫人的名字,宋慶齡出面創辦,但是其實這個雜志的后面是中國共產黨支持的。因為剛解放,中國沒有對外宣傳刊物,這也說明了孫夫人解放以后並不是無所作為,她在對外宣傳上下了很大的力氣,做了很多的工作,每年起碼有一篇文章是她親自寫的,她寫東西寫的很好,而且大家都很歡迎她,有些事都是讓她親自出面寫,他們認為這樣更合適,所以她都寫,寫完了以后,要讓愛潑斯坦幫她看,你覺得有什麼不合適的你就給我改一改,改了以后,愛潑斯坦又回給她看,定下來了,再發表。他們的關系是非常密切的合作關系。 ﹝詳細﹞

  ■周恩來總理親自批准愛潑斯坦加入中國國籍

  [網友IP58.68.145]:愛潑斯坦曾不顧美國反動勢力的迫害,積極投入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增進美中兩國人民友誼的進步活動中,那是怎麼回事?后來是怎麼解決的?

  【黃浣碧】:艾培一直支持中國的抗日戰爭,這個時候他已經投入到中國的革命、建設整個過程了。當然,他支持中國的抗日戰爭,美國不高興了,但是美國人民還是希望看到真實的情況,所以他給紐約時報等一些美國報紙發這些,他們有時候也登。中國抗日戰爭勝利以后,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中國方面認為他出去會起的作用更大一些,他就到美國去了,因為他父母在美國。有人說他回美國了,不能說回美國,他根本過去就沒有去過,就是1945年才去的。去了以后,就在美國的勞動聯合新聞做總編輯,當然在那裡生活也是挺好的,他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但是孫夫人號召他回來,他毫不猶豫地就回來了。在美國期間,他是支持美國的共產黨、美國的進步力量,在那裡參加一些活動,他也給美國遠東之光雜志投稿,一些進步人士的聚會,他也參加,馮玉祥將軍在那裡的聚會,他也參加了,我們有一張很大的照片。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時候,他還跑到美國紐約時代廣場去放《義勇軍進行曲》。美國對他也是監視的,他說有時候后面也有人跟著他,因為他個子小,有一次跟他的人是一個大個子,他又瘦又小,跑得特快,他一會兒就溜走了,那個人跑得氣喘吁吁的跟不上。

  [網友大胡子酒鬼]:愛潑斯坦曾說過”中國就是我的家”,他對中國有很深的感情,那麼,他理想中的中國是個什麼樣子?

  【黃浣碧】:理想中的中國當然是進步、現代化的。1944年他採訪延安,他從共產黨在延安的情況就說,這就看出來,這是新中國的雛形。他一直為中國的進步感到高興和驕傲。我和他去過美國、英國、加拿大,改革開放以后,中國變化很大,他就說,這不是和國外差不多嘛,沒有什麼不一樣。 1992年,去了一次美國,從紐約到他老師的家裡去,他老師在門口插上中國國旗歡迎我們,他的老師是一個老太太,老太太80多歲、90歲了,還和小孫女去游艇玩。他們高速公路上的汽車嘩嘩的,真多,壯觀極了,我還專門照了一個照片,結果沒過幾年,我們這裡的汽車也嘩嘩的了,我現在都覺得太多了。 ﹝詳細﹞

  ■胡錦濤主席為愛潑斯坦慶賀90歲生日

  [網友露琪婭]:您跟愛潑斯坦是怎麼相識的,新心目中的愛潑斯坦是個什麼樣的人,哪些方面給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黃浣碧】:他是《今日中國》的創辦人之一,剛開始的時候連辦公室都沒有,他們幾個人談寫什麼文章,怎麼辦這個事情,都是在陶然亭公園裡面談的。四合院裡面有一個房子。我是1960年1月去那裡工作的,和他一起工作40多年,但是在一起生活隻有20來年。我原來丈夫病逝了。有一次我們重返山西,因為抗日戰爭的時候他在山西採訪過,在那裡也有個戰役,在一個小村子裡,還採訪了當年的英雄。在那裡,愛潑斯坦就問我有什麼打算,我說沒有什麼打算,有人建議我到香港去給我找個對象,他說別去別去,去那干啥。后來一塊和我們去的那個老記者說,我給你找個對象,你猜是誰?愛潑斯坦說不知道。誰啊?他說小黃啊。他一愣,覺得不行,因為我英文也不行,又不是記者,我一直就是打字、文秘,反正就是打雜似的,什麼都可以做一點,他覺得不太合適,后來愣了一下說合適。我崇拜他,一個是他的中國心,他比中國人還中國人,他對中國歷史了解也比我們這些人都要清楚,所以,他又寫了幾本關於中國歷史的書。另外他對人非常謙虛、非常客氣,他不會盛氣凌人,也不會跟人家爭什麼高低。和他結婚以后,他讓我做些什麼東西,都非常客氣的,甚至找本書,幫我拿本什麼書吧,我遞給他以后,他都要說謝謝,他不會像中國的老頭那樣,給我拿個什麼。他說這是他媽媽從小教他的禮貌。我說干嗎呀老說“謝謝”,他就說我媽媽從小教我的呀。 ﹝詳細﹞

  ■黃浣碧心目中的“幸福”中國 污染少食物安全

  [網友他的世界我做主]:今年是建黨90周年了,請您談談幾十年來,中國的變化,談談您心目中未來的“幸福”中國是什麼樣子?

  【黃浣碧】:我們都是跟著共產黨走過來的,都是共產黨培養出來的,也可以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的今天,這是真的。我家是華僑,我爺爺是“賣豬仔”(勞工)出去的,后來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都在外面,都在美國,我是老大,我的弟弟、妹妹都來中國看看,不是一次了。我的小弟弟今年4月還來過一次,我的小弟弟比我兒子隻大一年,他們都來看看中國的變化。從我們老家到北京到處都變化得很大。   中國的變化確實是很大的,艾培看著也很高興。去世前,他住在醫院,那時候西藏的鐵路已經在做了,他到西藏去過四五次,他就說,我希望以后能坐火車去一趟西藏。因為他第一次去是坐汽車去的,走了一個禮拜。現在有這條鐵路了,他特別高興,他的心願就是希望以后能坐火車到西藏去。他特別關心中國的建設,也特別高興中國的變化。我們大家都很高興中國的變化。 從困難時期吃不飽,我們作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當年午餐在食堂裡面就是大白菜幫子煮高粱米,現在沒人吃這些了。我心目中未來的幸福中國就是中國發展得更好一些,高科技發展,經濟發展,減少各方面的污染,我覺得現在的污染太多了。我昨天吃了一根香蕉,吃得我特別不舒服,我就覺得一股化學的味,吃的舌頭都有點發澀,那就說明這個東西的污染太厲害了。現在大家覺得吃什麼好像都沒有安全保証,希望我們以后在這方面努力改善,從上面到下面也要抓得好一些,這樣才能真正保証我們生活水平的提高。 ﹝詳細﹞

  新聞報道:
  著名記者愛潑斯坦:新中國成立時在紐約放《義勇軍進行曲》
(責任編輯:黃玉琦)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社區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