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桂梅、汪林仙談貧困地區教育

2007年10月21日10:05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十七大代表張桂梅、全國總工會汪林仙做客人民網強國論壇

  編者按2007年10月20日19:30,十七大代表、雲南省華坪縣民族中學教師兼華坪兒童之家福利院院長張桂梅、全國總工會中國教科文衛體工會女職工委員會主任汪林仙做客人民網強國論壇,以“關注貧困地區教育”為題與網友進行了視頻交流。

  

    訪談全文

詮釋不平凡的生命

  [主持人]:網友們,晚上好。今天又來和大家見面了,非常想念你們。今天我先給大家介紹兩位嘉賓一位是十七大代表張桂梅老師,她是雲南省麗江市華坪縣民族中學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教師,也是華坪縣“兒童之家”義務院長。她沒有生養過孩子,卻是大山裡82個孤兒共同的媽媽。她發誓不再讓大山裡的孤兒過貧窮流浪日子。近10年來,她把自己的工資,包括各級組織給的獎金,自己的講課費等60多萬元捐獻給了貧困學生和孤兒們。她為困難學生點燃了繼續學習的希望,給孤兒們撐起了一個溫馨的家。當她身患癌症,面臨生死抉擇的時候,她暗自決定要在最后的日子裡和她的孩子們一起渡過。她的故事不僅感人肺腑、催人淚下。而且給了人們提供了更多新思考。張老師,歡迎您來到人民網做客。
  第二位嘉賓是汪林仙老師,她是全國總工會的中國教科文衛體工會女職工委員會主任,曾當過工人、農民、教師、是個從事工會工作30多年的職工群眾的朋友。多年來一直關心著張桂梅老師和她的孩子們。她是“愛心接力—張桂梅回家之旅。”的組織領導者。歡迎汪林仙老師來到人民網做客,她一會兒一定有非常精彩的講述。

  【張桂梅】:各位網友大家好,我第一次來到人民網,而且也第一次知道有這麼大的網站。我確實沒見過,至今也不會上網,真的是謝謝人民網、謝謝大家。

  【汪林仙】:我非常榮幸地被人民網邀請來做特邀嘉賓,作為工會組織的女工干部和全國十七大的代表,以及我們女性文學方面的研究專家在一起,我感到非常高興。我們今天的探討肯定是非常有意義的,我認為。

  [主持人]:張桂梅老師,據我了解,您丈夫因患胃癌去世,您痛苦的想要自殺,從而改變了您生命的軌跡,那時候您才30多歲,對未來生活本來可以有多種選擇,比如可以選擇回到親人們的身邊,或者回到東北老家,可以尋找新的婚姻愛情,在這個崇尚自由和物質的時代這是無可厚非的,那麼您是如何理解生命意義的?

  【張桂梅】:這個話題很長了,我要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講起。比如我的愛人去世了,也可以這樣說,我當這個妻子也沒有厭倦,因為我非常想有一個家。因為小的時候,幾乎都是在姐姐們的家長大的,吃的是鄰居的奶,反正我餓了,誰都可以給我一口吃,是這樣長大的。
  為什麼說我是吃鄰居的奶長大的呢?因為我媽媽生我的時候就患子宮癌,那時已經癱瘓了,而且是“小腳”,不能下地。手指頭變的粗粗、紫紫的,什麼都不能做。本來我生下來是想給人的,她為什麼生我?那時沒有辦法了,然后把我帶到西南的這個姐姐覺得把我給人可惜了,然后又把我抱回來了。姐姐說:“我來喂,生生死死在一起。”這是我的三姐,今年66歲。
  姐姐把我抱回來了。我這個姐姐沒有結婚,肯定是沒有奶啊。那麼我餓了,她上班了,那時我一直在哭,她可能是隨我哭,坐在一邊,就是對我說:“隨你怎麼嚎吧。”然后鄰居看不下去,就給我吃的。然后小時他們就給我起個小名:“小猴子。”就是瘦的不成樣子,所以是這樣的。
  我是57年生人,所以很想擁有自己的天地。我的姐姐對我再好,但是成了家以后也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兒子。其實平時都不感覺什麼,但我過節時會很難過,尤其是過春節,到那時我就不知道到哪藏了。人家都在喊爸爸媽媽,可我真的笑不出來,所以我就非常渴望有個家。但是這個家好不容易擁有了,可是那個年代,比如說上山下鄉、找工作,各個方面都和現在不同,人們的觀念也不同,意思就是嫁誰就是誰了。所以在選擇上會很慎重,而且自己特別想有這樣一個人,既能像兄長一樣關心著你,也可以有撒嬌的地方。我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家,我們兩個一南、一北,他是大理的白族。
  倒不怎麼英俊,但是人蠻好的。不算高,但是很愛干淨,洗碗時連鍋底都會洗的。這是通過別人介紹認識的,當時我們還分居兩地,結果有了我,他又想考研究生,就是說讓我過的再好一點,讓我擁有真正的那種的高級知識分子家庭,他比我大8—10歲左右。
  我們倆結婚時什麼都沒有。他是老三屆,最后復考的第二年是大理的第二名,很有才華的。作詞、作曲、物理、化學…我們家用的收音機不用買,他自己就研究了,還研究激光什麼的。但是老天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一下子就是三年沒考上。
  他家庭出身不怎麼好,就是原來他家是在海外做生意。再有就是有右派的走動,他爸爸被定下之后就死了。他的舅舅也是因為打成右派而死的,后面都平反了,可是一家人都毀了。所以他的性格比較內向,不愛說話。其實當時我看見他時,還真不很願意,他有一隻眼睛是內斜,就是一看你是黑眼仁沒有了,而且為了我他專門去做了手術,而且在做手術時不讓打麻藥,做手術時他就讓醫生把他的手綁住,2個小時,他就這麼堅持下來了。這件事完了之后,他才告訴我。然后醫生問他是不是為了愛情,他點頭了。
其實那時他很窮,但我這個人能花錢,幾個姐姐把我寵壞了,我有一分就會花兩分,而且都是姐姐管,自己的自理能力不太好。有時鞋子攢了一大堆才刷,我是這樣一個人。后來收到他寫的一封信,確實寫的非常好,我看完之后知道他為我做了手術,那麼就很感動,就答應和他結婚了。
  結婚8年,因為一開始是分居的,真正在一起也就2、3年。后來我考上了麗江教院。他就想承包學校,可以供我讀書。然后我們就調到他家鄉了——喜洲,這是大理的魚米之鄉,而且風景也好,我家是靠在洱海旁邊,然后有空的時候,他彈琴、我唱歌,有時騎個單車,他給我買個折疊式的,然后我就可以拿著上、下樓。
  當他突然去世時,我就受不了了。就是過年過節,真正有個自己的家多好,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而且他是隨我便,而且是他管經濟的。而且他會做衣服,有一次給我設計的是紫色的皮鞋,我的學生真的很驚訝,說這些就是當時我什麼都不管。一樣都不管,包括報個醫藥費什麼的都是他做。加上我姐姐離我也不太遠,2、300公裡,每年都會來一次幫我收拾東西。在這種日子下,發生這樣的事,真的像天塌下來了。

  【張桂梅】:我們那時是3間小屋,是學校分的教工宿舍,是單元房。那時我連電視都不敢開,是因為怕電,他說開電視會爆炸,然后開電視時讓我出去,可是他看了半天也不喊我,我就沖進去說:“你好壞啊,都不告訴我。”他出差去開會,如果日子太久,我就會哭。我站在學校門口站著,等著他。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家沒有了,我活活地守著這麼一具尸體。
  從他開始得病我就開始哭,看到那個結果我就在醫院的大院子裡嚎了2小時,他們說我一下子老了30年。他病了一年多,我們就傾家蕩產。不過真的沒辦法,留不住他。那時瞅什麼都不是什麼了,什麼是萬念俱灰?那時一下子就體會到了。所以活著…陽光、空氣對我都沒有意義了。那時我選擇死亡,我選擇去撞車,但是司機告訴我你不要這樣,我也上有老、下有小。我想想也是,我不能這樣坑別人。然后我就去太平間,我想再看他一眼,其實我在醫院也是住了一年的時間,他們都認識我。然后我就給單位挂電話了,說來吧、火化吧。
我沒有能力和經濟能力去給他辦這個喪事,甚至連埋他的400元也沒有,然后也沒有給他立碑。然后我就用手往水泥的石頭上刻了幾個字,每年三十兒都和他在一起。
  他的名字,董玉漢。每年過年時我都會和他一起過。
  所以我裝不下別的人,也不會組織新的家庭。

老師和孩子是平等的

  [主持人]:那麼你為什麼做出了現在的這個選擇,是你老師的責任心呼喚著你的改變?

  【張桂梅】:是的,誰看見你都會同情你,不過被人同情不是幸福的。走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能站就站起來,不能站就死,實際上這就是逃跑了。 就想躲到深山裡去,了結余生。但是又覺得那樣自殺是對不起別人的。因此陰差陽錯調到這個小縣的,當時我申請過去昆明、麗江和華坪。

  [主持人]:你不知道華坪縣是你們那裡最窮的縣嗎?

  【張桂梅】:原來我姐姐在那裡呆過,雖然是窮,但是我沒有發現,因為我姐姐他們不窮,他們是企業,一點都不窮。是屬於那種森工企業,非常紅火,他們單獨在一個山頭上,而且那裡的人都非常洋氣。所以我沒有覺得那個地方會是怎樣的,而且那時我沒有那個概念,什麼企業啊、什麼地方啊,我都不懂。那時我姐姐已經調到攀枝花去了,然后通過別人聯系幫我到這三個地方,然后我連什麼東西都沒帶就直接到這個地方上班了。不過那時我走了,人家有新老師來要住,這我才回去的,我才知道我的學生們哭成那樣,他們一直在哭。所以讓我很有犯罪感,不過沒有辦法,車子去了,我要裝那張床,其他能賣的、能給的都不要了。后來我走之前,學校把孩子集中在一起,然后學校再做孩子們的工作,說老師是要活的,你們擋住了,老師以后的路在哪裡呢?所以這樣我才能走出來,我認為老師和任何的職業都不一樣。

  [主持人]:現在也不一定所有的老師都對孩子有那麼深厚的感情,可能像你說的,有的老師教書很好,但是不一定對孩子有這麼深的感情。那你覺得呢?

  【張桂梅】:我覺得老師和孩子是平等的,他們有時可以不喊我老師,可以拍著我的肩膀啊,可以一起並肩走啊,我覺得就是平等,並不是長輩,也就是友誼非常深。也就是良師益友,這個良師不敢說、但是益友做到了,我對任何一個同學都不歧視。

  [主持人]:那麼后來如何發展到收養一個個的孤兒呢?

  【張桂梅】:一開始我沒發現這麼窮,后來發現了真的很窮,那些孩子窮的讓你不知所措了,我就覺得莫名其妙,怎麼中國還有那麼窮的人,以前真的沒有見過,但是也真的不知道還有這麼一群人能如此堅強。生活是這樣,而他們的信念還那麼的堅定,那時他們不會說:“知識改變命運。”但他們知道讀書就會改變生活。當時你去學生家的時候,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他就給你倒水,你也沒辦法喝。像那個水缸從來就沒洗過,而且他們穿的衣服都是救濟衣服,而且西服的底顏色已經沒有了,一個是沒有水,而且去買洗衣粉要去很遠地地方買,其實買洗衣粉夠吃他們幾天的飯錢了。
  有的孩子的床鋪就是一張紙殼糊的,而且是商店要來的。穿著一雙拖鞋,我們叫“掃把孩”(音)。我們這個學校是在小縣城的山谷裡面,早晚溫差很大,你想想那個房子是什麼樣的?走上去是一搖一搖的,先不說孩子們的屋,我那個屋裡老鼠啊、蜈蚣啊、蛇啊有的是,一開始嚇的我直叫。有一天領著孩子在草地裡背課文,孩子當時叫了起來,說“老蘇”(音),我抬頭一看兩隻蛇,當時孩子們把蛇抓起來,把我推到一邊,那些孩子真的很朴實。
  那時有一個女孩得了腮腺炎,發燒40多度,我說老師有錢,咱們去醫院。她說,老師你給我弄片仙人掌,糊在臉上就可以消腫了,我們都是這樣做的,實在沒辦法才會去醫院。你說現在的獨生子女家庭,誰會這麼做?這是7年以前的事。最后我也花的沒錢了,有的孩子一天吃一頓飯、兩頓飯,也沒有菜吃,甚至有的小孩病死了也沒回家,就是怕耽誤學習,這樣你們可以知道知識對於山村裡的人是這麼的重要。

  [主持人]:那會兒你一個月多少錢?

  【張桂梅】:800多,我留100元做我的吃飯錢,然后其他的誰沒有給誰,就是不要因為貧困你就回去了,反正我也不吃肉了。本來我的生活比較優越,然后一下子這樣受不了,后來我慢習慣不吃肉,到現在反而不喜歡吃肉了。

[下一頁]

(責編:強國論壇)
相關專題
· 強國論壇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胡總書記是咱強壇網友胡總書記是咱強壇網友
中央施壓地方調控樓市中央施壓地方調控樓市
普京一年降房價60%普京一年降房價60%
美國人眼中的中國美國人眼中的中國
   精彩新聞
·[網評]收入分配的獨特風景線:七連漲和翻一番
·[網評]GDP難以表達適度的經濟增長
·[網評]“孩子好了嗎”?使我熱淚盈眶
·[網評]未畢業已就業 官二代怎不招惹公憤
·[網評]究竟是資產價格泡沫,還是人民幣泡沫?
·[網評]重慶入選中國最具幸福感的城市當之無愧
·[網評]真相被掩蓋令人恐懼
·[網評]演戲是金正日和李明博 幕后交手卻是中美
·[網評]三新聞感悟聖誕節
·[網評]假如,這次加息點錯了小數點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小編推薦
·古巴覺醒了啥"驚了"中國·豪賭將令美國重復衰落
·薄熙來"愛面子"內情·中國現役軍人咋看朝韓戰爭
·中國將有多少城市破產?·爆料!房價升與降將分曉
·房地產靠山有哪些勢力?·李明博不是金正日對手!
·美國斗不過中國"太極"·維基揭秘到底揭了誰的底
   社區精選
[E政]事故中死亡人員應公祭·養老應列入政府焦點議題
[聊吧]臨時工難承受大火之重·男人不能慣 越慣越混蛋
[辯論] 搖號中簽不買車,該罰嗎·你支持重慶紅色頻道嗎
[視點]干部做好事:強奸未遂?·鄙視中國的韓國人,看招!
[熱帖]東北亞危機"前世今生"!·美國的窮人究竟有多窮?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