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語
用戶注冊 新聞訂閱 個人定制 免費郵件
   
  主頁 > 文 娛 > 文學 2000年10月31日 14:50

梁鳳儀:成功人生“勤+緣”

張別離

  對于普通的中國讀者而言,梁鳳儀只是香港一個著名的財經小說作者而已。我們所不知道而且很想知道的是──梁鳳儀的愛情、事業和她理想中的人生。

  白描篇:近況

  和許多專業作家不同的是,對于作品超過百部的梁鳳儀來說,寫作始終是她的業余愛好。這從她遞給筆者的名片中可見一斑:“作家”只是其中的一個“頭銜”。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婦女居然身兼不下二十個社會職務,其工作之忙碌,精力之旺盛,真是令人難以想象。

  梁鳳儀告訴筆者,在生活中她實際上是扮演著作家、商人、太太三種不同的“角色”,寫作只占去她每天時間的很少部分,大部分精力還要協助丈夫管理廣告、証券、房地產生意。同時,她還得承擔起家庭主婦的職責。很難想象那一年出兩三部長篇小說的計划是如何“忙里偷閑”完成的。梁鳳儀透露的“秘訣”可以說是平常得沒法再平常了:“上天是很公平的,每天給你24小時,給我也24小時,那么我少玩兩個小時,少睡兩個鐘頭,寫作的時間不就有啦。”

  在與梁鳳儀的交談中,只要筆者一發問,她就會滔滔不絕地講個沒完,任何話題、任何隱私都不避諱。梁鳳儀充滿自信地說:“畢竟,寫作不是我的最高追求。只要有創作的沖動,只要能跟讀者溝通,我就寫下去,其它我都不在乎。”

  梁鳳儀對于自己人生的某些遺憾和失敗也直言不諱。這么多年,無論是寫作還是經商,梁鳳儀都稱得上是“功德圓滿”,家庭生活也很和睦,夫妻恩愛,兒子孝順,快樂似乎總是圍繞在她的身邊。“可是我也有失落的時候,我總覺得自己的人生有三大遺憾:一是父母早逝﹔我事業輝煌之時,他們卻早已離我而去,未能親眼看到我的成功,這是最大的遺憾﹔二是我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三是我結婚以后一直無法生育。作為一個女人,不能真正體味到做母親的滋味,這也曾經很叫我難過。慶幸的是,我現在丈夫的三個兒子對我都很孝順,我已經很滿足。”

  倒序篇:婚戀

  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梁鳳儀的几乎所有小說的封面題字都出自同一人之手。這個神秘的幕后人物是誰呢?他就是何文匯──梁鳳儀的前夫。

  在梁鳳儀的大學生活中,不僅有書本、事業和對前途的考慮,還有愛情。梁鳳儀和何文匯的初識,是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戲劇沙龍中。1972年,互生愛慕的兩人結束戀愛階段,步入婚姻的殿堂。

  隨后,何文匯前往英國攻讀博士學位,梁鳳儀便放棄了香港電視台的邀請,以陪讀身份,前往英國。到倫敦后,梁鳳儀成為一個純粹的家庭主婦,她每日在家打掃房間、買菜、做飯,著實過了一段恬靜安適、波瀾不驚的生活。

  時間一長,當新鮮的感覺過去之后,聰明的梁鳳儀發現了這種平靜的家庭生活中隱藏著愛情危機。

  1974年,何文匯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梁鳳儀再次隨行。此時,何文匯薪水菲薄,不足以養家。在舉目無親的美國,他們只有白手起家了。為了生活,梁鳳儀曾在弗吉尼亞州一家餐館做了近一年侍應生,但生活還是很窘迫。這樣硬撐著直到1975年,在香港電視圈朋友的一再召喚下,梁鳳儀才回到了香港,受聘于香港佳藝電視台,任編劇及戲劇制作人。

  隨后,梁鳳儀成立了香港第一家“菲佣介紹公司”。該公司沒賺很多錢,但在香港卻造成很大影響,引起了新鴻基証券集團董事局的注意。新鴻基的老板馮景禧是香港華資金融王國的當家人。他親自向梁鳳儀發出邀請,聘請梁鳳儀到新鴻基集團任高級職員,主管公關部門及廣告部門。從此,梁鳳儀正式踏入了香港財經界。她從零開始,勤奮學習,很快便成為馮景禧手下最受重用的几員干將之一。這段生活也是她日后財經小說中的重要素材。

  就在梁鳳儀在財經界大展鴻圖之際,她的婚姻生活亮起了紅燈。因為何文匯遠在美國任教,對為了事業冷落家庭的梁鳳儀表示出不滿。梁鳳儀在傷心和困惑之后,作出了痛苦的抉擇。

  傷感篇:婚變

  梁鳳儀說:“女人最懦弱的時刻,永遠是面對真情之際。因為只有在這時,堅定的意志才會面臨最大的挑戰,她才會力不從心地愿意屈服,准備投降。”

  為了珍惜當初的那一段感情,為了挽救正在走向死亡的婚姻,梁鳳儀毅然決然地辭去了新鴻基集團的高位,以期與丈夫一起到加拿大生活,重建愛的巢穴。

  談到職業女性的愛情時,梁鳳儀曾說:“職業女性的戀情,是沙場征戰后的一個歇腳站,几時累極,几時就伏下去作小憩。只有極少數的情況,遇上的驛站,原來是風光如畫,值得從此停下來,安居樂業,放棄再上征途。”

  梁鳳儀此時決定放棄再上征途,安居樂業,可以看出她是怎樣的重舊情,也可以看出,對于與何文匯的婚姻,她是怎樣的寄予了安身立命的希望。

  她的本意是想挽救和何文匯的婚姻生活,然而,在這點上,她卻失敗了。她本來寄予厚望的婚姻,終于還是無法挽回。

  君子絕交不作惡語。

  梁鳳儀和何文匯的離婚,是君子式的,理智而坦然。梁鳳儀說:“感情的長存與關系的結束可以在互不抵觸下處理。既然沒有辦法,就讓我們接吻來分離。”

  這是智者對于愛情的態度。梁鳳儀和何文匯君子式地分手后,至今還保持著君子式的交往。何文匯的書法功底不薄,所以后來梁鳳儀成了著名作家之后,她大多數作品的書名題字,都出自何文匯之手。梁鳳儀甚至還把這些題字裱起來,放在鏡框里面,挂滿了她的工作室。

  機遇篇:財經

  梁鳳儀真有不尋常的“奇氣”!

  梁鳳儀能夠這樣平心靜氣地對待婚姻的破裂,是因為她有自己丰富完整的人格。她不需要依附于任何男人。她曾感慨過這個男女不平等的社會對于職業女性的不公和壓力:“當一個女人要把自己連名帶姓地依附在一個男人名下時,原來會有很多掣肘。”

  “男女從來沒有平等過,除非女人不再愛男人,不再需要男人,又除非男人自愿把身邊的女人抬高。”

  1985年底,梁鳳儀又幸運地面臨了一個新的機遇。

  當時,香港聯合交易所即將成立。它是由當地的“金銀”、“九龍”、“遠東”、“香港”四家華資証券交易所合并而成的,成為香港惟一的股票買賣場所。緣于以前梁鳳儀在金融方面的業績,聯交所便盛情邀她回港工作。就是在這里面,她認識一個人,一個很重要的人,一個再一次改變她的生活、使她重新煥發了青春的人。

  梁鳳儀認識的這個人,就是當時任香港聯合交易所董事會副主席、現任中國國務院港事顧問、香港立法局議員、香港永固紙業集團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的黃宜弘先生。

  在到聯合交易所工作之前,梁鳳儀對黃宜弘早有耳聞。黃先生是一個非常聰明能干、有才學和魄力的人。他自幼在美國留學,先后獲得了法學和計算機兩個博士學位,是當然的社會精英。

  梁鳳儀在穩定于永固紙業集團的工作的同時,對寫作的熱情也得到升華。她拿起了筆,一開始,她寫散文,在好几家報紙開有專欄。當時《明報》連載她的散文,需要取一個欄目的名稱。梁鳳儀便去找《明報》當時的董事長金庸先生。金庸對梁鳳儀的到來十分高興,二話沒說,略加沉吟,便在宣紙上寫下了兩個大字:“勤+緣。”

  成功篇:創作

  “勤+緣”系列散文一經刊出,便一炮打響。寫著寫著,梁鳳儀覺得不過癮,便打算寫小說了。1989年4月,梁鳳儀發表了她的第一部小說《盡在不言中》,為她“財經系列小說”開了個好頭。此后,梁鳳儀開始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以近乎批量生產的方式,有系統地創作起小說來了。

  1990年,梁鳳儀寫出了《醉紅塵》等6部長篇小說。1991年,梁鳳儀更上一層樓,竟然一口氣出版了《花幟》等一系列作品。“梁旋風”刮起來了。當時,梁鳳儀的財經小說發行量特別大,出她的書的出版商都賺了錢。梁鳳儀想,自己的小說如此受歡迎,如此能創造經濟效益,為什么不自辦出版社呢?說干就干,她親任董事長和總經理,香港“勤+緣”出版社成立了。

  “勤+緣”出版社獲得了很大的聲譽,由此而來的是它獲得的巨大效益。僅僅在建社的一年半以后,“勤+緣”出版社便收回了“八位數字”的投資,并在兩年以后,一躍而成為香港3家營業額最高的出版社之一。

  1992年5月,梁鳳儀托人將几本財經小說帶到了內地的人民文學出版社。几個月后,人民文學出版社決定,在大陸推出梁鳳儀的《醉紅塵》、《花魁劫》、《豪門驚夢》三部長篇小說。

  一夜之間,我們知道了一個寫財經小說的女子──梁鳳儀。

  1995年12月,梁鳳儀迎來了她的“第二春”。她和相愛數年的摯友黃宜弘先生喜結良緣。梁鳳儀事業有成,愛情也最終找到了歸宿,這正像她自己的小說中美滿的大團圓結局──以悲劇開始,以喜劇收場。

  2000年,梁鳳儀多次帶著她的書,到廣州、北京、天津、南京、上海、成都等地演講,她要把她的愛心和經驗告訴每一個人。她在香港的家,是座五層樓的花園式建筑,如果你去拜訪,就會驚奇地注意到,這座樓里除了書籍外,最多的東西就是各式各樣的洋娃娃和玩具熊、玩具狗,這是真實的梁鳳儀。新的生活已向梁鳳儀展開了它最溫馨的一面,幸福的生活正補償著她曾經的淚流。

  《現代婦女》

相 關 新 聞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文 娛 > 文學

鏡像: 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電話:(010) 65092993
廣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