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熱門話題 >> 圍繞《赤兔之死》的爭議 2001年7月27日09:33


一個經濟學者對今年高考作文題的回答
    

    今年的高考作文題不僅引起了許多學生、家長和教師的議論,而且也引起了文學家、藝朮家、電影導演、體育明星、節目主持人甚至模特的評論(參見“高考作文:名人能得几分”)。

    這些事實說明:今年的作文考題,具有普遍的社會意義﹔它不僅是對青年學生語文知識的測驗,也是對整個社會道德觀念的挑戰。

    既然如此,如果經濟學者默不作聲的話,那就喪失了社會參與的意識和責任,從而不利于人們從這場討論中得出一個比較客觀的和可行的答案。

    為此,首先讓我們從試題說起。實際上,它可以分為以下3個層次: 

    (1)一個年輕人,在漫漫的人生路上,經過長途跋涉到達一個渡口的時候,他身上已經背了7個背囊:美貌、金錢、榮譽、誠信、機敏、健康、才學。

    (2)渡船開出的時候風平浪靜,過了不知道多久,風起浪涌,上下顛簸,險象環生。老梢公對年輕人說:“船小,負載重,客官你必須丟掉一個背囊,才可安全到達。”看年輕人不肯丟掉任何一個,老梢公又說:“有棄有取,有失有得。”年輕人想了想,把“誠信”丟到了水里。

    (3)“誠信”被丟掉了,引發你想到了什么?請以“誠信”為題,寫一篇作文,可以是自己的經驗、體會、經歷,或信念、看法,也可以編寓言、講故事。 

    從(1)得知,背囊當中有一個是“金錢”,因此,可以肯定:這是一個發達的商品經濟的社會。因此,不論(3)要求的體裁是什么,都不應當脫離這個基本的社會背景。

    既然如此,那么,我們所熟知的一個經濟學的常識就開始起作用了:在這樣一個社會中,所有物品(有形的或無形的)都是商品,它們的價值都是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

    因此,如果讓經濟學家出這個試題的話(或許下次應當給他們一個機會?),那么,它很可能是這個樣子:

    首先,(1)基本相同(唯一的存疑是,主人公年紀輕輕就已經擁有了中年甚至老年才可能擁有的“金錢”,恐怕與經濟學的“工資理論”不符)﹔

    (2)的改動較大。在“險象環生”一句之后:老梢公對年輕人說:“船小,負載重,客官你只能留下一個背囊,才可安全到達。”……(余同)年輕人無奈,被迫把背囊一一拋棄,只把“金錢”留了下來(請注意:只有這樣改動才能突出地體現出形勢之緊急與矛盾之尖銳)。

    (3)可以不變,讓學生寫出各種感想。 

    當然,如果經濟學家把試題改成這樣的話,可能會遭到所有學生與家長乃至整個社會的抨擊:太庸俗了!這不是宣傳“金錢至上”嗎?

    那么好吧,為了平息公眾的憤怒,經濟學家也可以把試題改得更加實際一點:

    一艘遇難客輪即將沉沒,客艙里有7樣東西:被褥、冰箱、彩電、書籍、糧食、衣服、錢包(或存折),船長允許每個乘客只留下其中的一樣,請問:他們當中的大多數會保留什么?

    答案不言自明。

    因此,與多愁善感的文學評論家,或者信誓旦旦的名人大腕兒不同的是,經濟學家可以用更加簡明甚至有些冷漠的語言,揭示現實生活中的常識:即在一個商品經濟發達的社會里,貨幣是衡量一切物品的價值尺度以及儲藏、流通和交換的工具。

    好,回到今年的作文題。在几個背囊中,“機敏”、“才學”顯然是獲取金錢的必要條件。“健康”、“美貌”也離不開金錢:有錢人可以購買郊區別墅,呼吸新鮮空氣,去健身俱樂部、桑拿,或者專程去香港、巴黎做美容。甚至屬于道德范疇的“榮譽”、“誠信”也與金錢有著密切的關系:那些明星、大腕兒、企業老板、CEO、節目主持人、名醫生、名律師、名教授,哪個不是既擁有令人眼紅的高額收入,同時也擁有家喻戶曉的知名度和可信度呢?

    當然,他們有能力、也有權利擁有這些。我們的社會也應當給予他們這些。否則,他們,還有我們,就會抱怨“知識貶值”、“腦體倒挂”,或者“造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拿手朮刀的不如拿剃頭刀”的,等等。難道我們愿意回到這類“順口溜”所描述的那個年代嗎?

    我們這些凡人、俗人不是也擺脫不了這種“金錢決定信用”的法則嗎?信用卡──一個所謂“高科技”的、大眾消費時代的電子金融工具,就是一個典型:你的收入越高、財產越多,那么,你的“誠信度”就越大﹔卡里的錢越多,可以透支的金額也就越多。而透支,即銀行借錢供你消費──因為它信任你。

    反之,如果你的收入低、財產少,那么,你的 “誠信度”就小,卡值也小,可以透支的金額也少﹔如果你沒有收入或財產,那么,你就沒有“誠信度”,銀行根本不會給你“信用卡”﹔給了,也要收回。

    除了銀行,許多企業也是以金錢來衡量和“購買”員工的“忠誠度”的:你給企業創造的利潤越高、拉來的客戶越多,那么,就越得到老板的信任,也就越會得到高額的工資和獎金。反之,你的“可信度”就會降低、收入就會減少,到了緊要關頭(比如蕭條或危機),就可能首先被裁員。

    不要責怪老板的“重錢輕義”吧。現在許多員工不是也受到了金錢影響,并且根據老板出價的多少來“出售”自己的忠誠和信用嗎?“錢多多干、錢少少干、無錢不干”,就是一種露骨的表現。而“跳槽”不過是一種婉轉的說法罷了。此外,我們不是經常聽說:許多新產品剛開始賺錢,技朮員就把圖紙卷走、業務員就把客戶拉走,“背叛”了原先的企業嗎?某些“內部”人員不是也在金錢的引誘下,出賣本公司的秘密或技朮,從而觸犯法律嗎?即便那些“老實巴交”的員工,不是也有許多人牢騷滿腹、認為自己大材小用,隨時准備另謀“高就”嗎?

    請打住!不耐煩的讀者會說:讓我們離開爾虞我詐的競爭和你死我活的商業戰場,回到溫馨舒適的家庭吧,這里才是風平浪靜的港灣。是個好主意。經濟學家不會反對。不過,遺憾的是,商品經濟的發展和侵蝕,已經把許多兩性的忠誠與夫妻的信任也打上了金錢的印記。

    現在找對象、談家常(特別是談到老公)的時候,還有多少人不把收入的多少作為衡量對方的能力大小、才學高低、前途明暗的標准呢?因對方收入不高,而吵架、而離婚、而負氣出走的家庭,難道我們聽到看到的還少嗎?即便在所謂“感情不合”的背后,也經常閃現出金錢的影子──“男人有錢就變壞”不就是這個意思嗎?至于離婚時的財產分割,更像是一種金錢與誠信的“交易”:如果婚姻不滿8年,或者說“誠信度”不滿8年,通常一方不能分享對方的財產(特別是婚前財產)﹔只有8年以后,家庭財產才可以平分﹔而且婚姻時間越長,那么,無過錯(即“忠實”于婚姻)的一方要求得到的財產就越多。可是,難道我們的法律應當允許,即使對婚姻毫無“誠信”的一方,也有權利平分家庭所有財產(包括對方的婚前財產)嗎?或者,即便對配偶和家庭充分體現了“誠信”的一方,也沒有權利多得一份財產以補償精神和心理的創傷嗎?

    可見,誠也罷,信也罷,仁也罷,義也罷,任何道德概念都是具體的,而不是抽象的﹔都是有缺陷的,而不是完美的﹔都是有社會性和時代性的,而不是超社會的和超時代的。

    眾所周知,奴隸社會的誠信,只適用于奴隸主貴族階級,奴隸們是得不到信任的──否則,就不會給他們套上枷鎖了。封建社會的誠信,只是統治階級欺騙和愚弄勞動人民的精神枷鎖,其目的是為了維護“三綱五常”的秩序和消除“犯上作亂”的危險。資本主義社會的誠信,只能是建立在金錢基礎之上的并用金錢來衡量的誠信。而處于市場經濟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其誠信具有雙重性──它既具有金錢的一面,也具有人性的一面,而且,這后一方面具有逐漸超過前一方面的可能性。不過,這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進化過程。我們已經看到:迄今為止,所有那些具有時代烙印的、虛偽空洞的道德標准都已經隨著其統治階級的消亡而退出了歷史舞台。同樣,以金錢衡量的、具有資本主義特征的“誠信”等道德觀念,也一定會隨著商品經濟的發達而發達,并且隨著商品經濟的消亡而消亡。而且,只有在這種以金錢衡量的、可以用金錢購買和出售的“誠信”消亡之后,那種建立在真正人性基礎之上的、發自人們內心深處的、高尚純真的、兩性相悅的誠實和信任,才會出現。這是常識性的道理。

    在這個意義上,令人痛惜、仰天長嘆的是:在今年几十萬名考生即擔當我們民族的明天的使命的青年精英當中,居然沒有一個人能夠具有類似的認識,并得出類似的結論。更加令人遺憾的是,其中得到了大多數評論家交口稱譽的試卷,竟然倒退了不止一個時代,杜撰并頌揚了封建主義的誠信!這難道不值得我們整個民族深思嗎?當然,十几歲的娃娃是無須為此負責的,因為根子在教師,在教育,在制度。(請不要誤會,筆者對該考生的文學才華非常欣賞,而且堅決贊成有關高校給予錄取,因為對考生語文水平的測試與其他人就此發表的評論不可混為一談。)

    最后,我們再回到高考試題上來:故事中的主人公拋棄了用金錢衡量的“誠信”是無可厚非的,用經濟學朮語說,它是一個“合理選擇”。  

    讓我們再舉一個實例說明這一點:如果一個企業或單位(客船),不能向其成員(乘客)提供必要的生活甚至生存權利的保障,而且,有關領導(老梢公),在形勢危急(風急浪涌、上下顛簸、險象環生)之際,竟然束手無策,也沒有體現出“犧牲在先、享受在后”的高尚品德,反而把難題推給群眾(令其丟掉行囊,否則不保死活),──那么,在這種情況下,受到譴責的就不應當是乘客,而應當是梢公﹔被拋棄的不應當是群眾的財富(行囊),而應當是企業或單位的領導﹔如果我們的法制法律再健全和再嚴格一點的話,這樣的領導必將被繩之以法、嚴懲不怠。只有這樣,這條航船才能在一個新的、有能力有道德的領導的帶領下,齊心協力、勇往直前,繞過激流險灘、駛向勝利的彼岸──這就是經濟學者可以給出的一個現實可行的答案。

    (網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副教授﹒韓國開發研究院訪問學者 賈保華  于韓國漢城 )


人民網 2001年7月27日


 
相關專題
 網友賈保華專輯
 網友觀點集錦
 
相關話題
 圍繞《赤兔之死》的爭議
 誠信離我們有多遠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