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頻道首頁
國內 國際  


古韻新姿話香包

人民視點

視 點 鏈 接
組圖:慶陽民俗文化節——剪紙巧奪神工
組圖:慶陽民俗文化節——皮影與道情的完美結合
組圖:走進慶陽民俗文化節——隴繡
組圖:慶陽香包民俗文化節上各色香包
組圖:走進慶陽香包民俗文化節
視 點 圖 片


賀梅英在女兒設計的香包展示台前



稚拙的隴繡



“五毒簸箕”用來辟邪消災,驅毒除瘴



充滿童趣的小老虎枕頭



正在剪紙的民間老藝人

視 點 回 顧
視點:美國祭出新招:大中東計劃!(圖)
視點:點滴“蠶食”能源何時休?(圖)
視點:孩子犯罪成人化,觸目驚心!(圖)
視點:奶粉加工廠:魚目咋會混珠?(圖)
視點:600歲昆曲危機重重覓生機!(圖)

本欄目主持:人民網採編組
歡迎網友點題、提供新聞線索

caibian@peopledaily.com.cn
聲明:未經特許,任何網站(含已經獲得常規新聞轉載授權的網站)請勿轉載。

  【編者按】慶陽香包,粗獷如歌,浪漫如詩。
  端午時節,一群在炎炎夏日裡頑皮戲耍的孩童胸前挂著一大串活靈活現的粽子、金魚、胖娃娃、小老虎、獅子、老鼠、蛇、青蛙、龍、鳳造型的香包﹔農閑季節,三三五五聚在一堆叭嗒著旱煙的老人們,每個人的煙杆上也都會吊一個煙荷包,上頭還巧針細線地繡著各種各樣的花鳥虫魚﹔逢年過節,親戚朋友、左鄰右舍互相向孩子送香包,或者也會送一個虎虎生氣的虎頭娃、紅花綠葉的荷花帽、獅子枕、金魚枕、貓娃枕等等。


  ●香包歷史 線一樣長

  據史書記載,香包,又稱荷包,亦稱香囊、佩幃、容臭,慶陽俗稱“絀絀”或“耍活”。慶陽香包的歷史可以追溯到遠古時代。為黃帝師的慶陽人歧伯,嘗百草,制藥典,成為中華醫藥學的鼻祖。岐伯將多種有芳香氣味的中草藥(估計是雄黃,艾草,菖蒲等,民間也叫“香草”)研成細末,裝在絲織的袋中,讓大人和小孩戴上,以驅蚊逼蠅、潔身香體以至祛邪降福。中華醫學最早的經典之作《黃帝內經》中就有關於香包的記載。
  戰國時期,屈原《離騷》中有“扈江籬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江離、辟芷、秋蘭均為香草。紉,乃連綴之意。佩即佩幃,在這裡既指香包,也含佩帶之意。全句的意思是把裝滿香草的佩幃帶在身上。這說明香包早在屈子所處的戰國時代已是一種飾物了。
  漢代《禮記》有雲:“男女未冠笄者……衿纓皆陪容臭”。容臭即香包,說明漢代未成年的男女都是佩戴香包的。
  到了唐宋時期,香囊逐漸成為仕女、美人的專用品。而男官吏們則開始佩戴荷包了。有的官吏上朝時干脆把荷包綴於朝服之上。當然,那時的荷包與香包不完全一樣,香包裡主要裝的是香草,而荷包主要是“盛手巾細物”的。這與2003年時慶陽市華池縣雙塔寺出土的手包型“千歲香包”比較吻合。
  至清代,香囊已成為愛情的信物了。而歷史演化到近代,香包則多半用於民間端午節的贈品,主要功能是求吉祈福,驅惡避邪的。

  ●香包繡制 國色天香

  慶陽的香包有好幾種制作方法,有用五色絲線纏成的,有用碎布縫成的,內裝香料,佩在胸前,香氣扑鼻。
  慶陽香包的繡制技法包函了慶陽隴繡的掇、絀、貼、挖、補的手法及平、參、齊、繃、桃、疊、挖,藏,打節,圈金等針法。融粗獷與細膩,古拙與秀雅為一體,盡展古韻新姿。
  再看香包的圖案,以如今所能見到的慶陽香包為例。華池縣雙塔寺出土的“千歲香包”,選用變形的梅花、荷花及纏枝花為刺繡紋飾圖案,是按照佛教淨土的教義設計的,其寓意是把這件小香包看作“西方淨土”,因為變形梅花從唐代起就作為佛胸前的吉祥標志。
  800多年前的佛教信徒們向佛塔敬獻這種香包,完全是為了向佛表示崇敬和祈福的誠意。
  從慶陽民間現存清代以來的香包看,大多數以花卉和動物為主圖,以隱喻象征等手法表達各種情感寄托和美好向往。比方,用雙魚、雙蝶、蛟龍等象征兩性相愛、交合、生育﹔用蓮花、荷花、牡丹、梅花等喻意女性﹔用登梅的喜鵲、採花的蜜蜂隱喻男性﹔鬆鶴象征長壽、石榴象征多子﹔而利用漢字的諧音做比喻者更是隨處可見:送給新婚夫婦的“早生貴子”(棗兒、花生、桂圓、蓮子組合圖案)﹔送給長壽老人的“耄耋童趣”(以貓和蝴蝶戲牡丹組合圖案,喻意老年生活非常有情趣)﹔送給小孩的“福壽娃娃”(以憨態十足的娃娃為主體,周圍環繞蝙蝠、桃子組圖,寓意此子今生多福多壽)……

  ●香包人生 讓藝術源遠流長

  慶陽的香包源於古黃帝時代,初創於岐伯之手,發展於秦漢唐宋年代,成熟於明清時期。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
  幾千年裡,在民間的能工巧匠手中,香包一針一線的傳承,而這些巧手多是一些農村勞動婦女,她們從小跟著媽媽、奶奶學藝,仰藝術為生活,視生活為藝術,從青蔥天真的少女到白發蒼蒼的老太太,活到老,繡到老,生命終止才是藝術活動的終結。古老的香包刺繡藝術就這樣代代相傳,並不斷得到更新和發展。
  為了更好的保護這些傳承於田間炕頭的民間藝術,2003年第二屆中國慶陽香包民俗文化節時,慶陽市有18位民間藝術家被中國民間工藝美術委員會命名為中國民間藝術大師。
  這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是一對致力於香包開發的母女——
  母親:賀梅英,
今年71歲,由於家境貧寒,沒有上過一天學,但天資聰明的她隨著母親學了一手絕好的女紅。加上她對藝術有著極強的創造和領悟能力,使她的生活處處充滿了濃濃的藝術氣息。她曾把家裡的鍋台漆成大紅色,在上面畫上兩隻翩翩起舞的蝴蝶﹔用三個半截土炕基為女兒們作了一個漂亮的梳妝台﹔把廢紙泡爛打成紙筋,做成紙盒、紙盤、紙罐等。
  賀梅英無時無刻都在琢磨,觀察,有著豐富的創作源泉和藝術靈感。除了刺繡,她的繪畫功底也相當出色。一隻細細的毛筆在手,略一沉思,便信手拈來,花草樹木飛禽走獸在她的筆下任意游走,不僅形象栩栩如生,而且構圖也相當合理。
  這些形成了賀梅英制作香包的兩大特點:一、做工精致,針法細膩多變,色彩艷麗。她刺繡香包所用的繡線全部是自己親自加工的,每件作品的用線粗細和顏色都非常考究。二是不斷創新。她做的香包小的如蠶豆般大小,大的有2米見方。
  女兒:計清,賀梅英最小的女兒,從小生活在母親營造的美好環境中,時時刻刻感受著母親創造的美。由於計清有很好的美術專業功底,漸漸的她發現自己在香包藝術的創作中能最大限度的發揮自己的潛能,她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最終拜母為師,走上了香包開發的道路。
  計清認為香包是一種獨特的藝術,有著比較復雜的工藝制作程序,它和純粹的刺繡品有本質的區別,刺繡是在用針作畫,而香包是在用手造型,一件精美的香包作品必須要有一個好的造型,其次才是刺繡,而造型藝術又是藝術家們永遠研究的課題。因此計清在她的創作中,在吉祥文化這個大范疇裡,力求把傳統觀念和現代意識緊密地結合起來,使其作品有很深的內涵和極美的裝飾效果。
  在採訪中,另一位民間藝術大師、慶陽市華池縣民間工藝美術館副館長趙興萍對記者傾訴了她的苦惱:“一些專家看了我們的繡品,認為民間藝術越是原始的、土的、甚至不太像的越好﹔而在目前的市場上,雅一些、逼真的越受消費者歡迎。”她接著告訴記者:“以隴繡為例,特點就是稚拙、淳朴、有趣。如果讓它丟棄自己的特點去一味的追求逼真、仿造蘇繡和湘繡,這種市場需求一定不會長久的。而隴繡也會慢慢湮滅的。”
  可是如何才能找到時下消費需求與慶陽香包文化內涵相對應的部分,做出既富有時代氣息又保留傳統情趣的香包呢?趙興萍坦白的告訴記者,她們也正在探索的過程中。

  (人民網慶陽6月20日電,編輯:劉海梅)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簡介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在線幫助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