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頻道首頁
國內 國際  


世遺保護更需要有識之官!

——政協委員談世界遺產保護

人民網記者 胡果

視 點 鏈 接
白石故居何以成“馬路孤島”
121處世遺地將接受質詢 包括中國四處世遺地
人民日報華東新聞:“世遺”盛會的意義
我國應有世界遺產保護法
視 點 圖 片


世界文化遺產——中國平遙古城



世界文化遺產——智利拉帕努伊國家公園的群雕



世界文化遺產—西班牙巴塞羅那的高迪作品米拉大廈



世界自然遺產——澳大利亞豪勛爵諸島鳥瞰

視 點 回 顧
視點:提問中日關系六大關鍵問題(圖)
視點:尋蹤曾經耀眼的傳統節日!(圖)
視點:咋能讓拆遷戶住到高壓線下?(圖)
視點:如何吸引“孔雀”往西飛?(圖)
視點:車輛超載,硬骨頭怎麼啃?(圖)

本欄目主持:人民網評論部
歡迎網友點題、提供新聞線索

opinion@peopledaily.com.cn
聲明:未經特許,任何網站(含已經獲得常規新聞轉載授權的網站)請勿轉載。

    ●文化遺產是人類歷史發展的見証,它蘊含著人類與自然又矛盾又諧和的過程中各個方面的歷史住信息,具有重要的科學價值。
    ●對於物質的不可移動的世界遺產的保護,不管是文化遺產,自然遺產,還是自然和文化雙遺產,都必須遵循真實性和整體性的原則。
    ●世界遺產保護既要堅持科學發展觀,也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


  ●世界遺產保護要先警惕認識上的問題
 ——鄭孝燮: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專家委員會副主任
  中國參加《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有我們政協委員的功勞。1984年,時任北京大學教授的侯仁之委員在美國康奈爾大學講學時得知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通過了這樣一個《公約》,受到很大震動。第二年,在第六屆全國政協會議上,由侯老起草,並聯合陽涵熙、我和羅哲文,向大會提交了一份中國是否參加《公約》的提案。這一年4月份,該提案送達全國人大,引起高度重視。1985年11月,全國人大委員會批准我國參加《公約》。
  ◆首先我想強調的是,對於物質的不可移動的世界遺產的保護,不管是文化遺產,自然遺產,還是自然和文化雙遺產,都必須遵循真實性和整體性的原則。文化和自然遺產的最大價值就在於它們本身的存在。托物寄史、托物寄美、托物寄意等等,必須是遺產的真實物體、物境的存在才能夠依托。在我國的一些世界遺產地出現的“商業化”、“城市化”傾向,就違背了兩條基本原則。
  ◆在對世界遺產的保護上,當前我們主要應該警惕認識上的大問題,認為保護世界遺產,經濟效益就大大地有了,“搖錢樹”的思想很明顯。在這樣的認識下,勢必就會出現開發利用過度,或者錯位利用,忽視保護,不斷出現建設性破壞的種種問題,甚至有的世界遺產竟然搞出股票上市,或者轉包、出售經營權等等非常錯誤的做法。這主要和一些地方官員追求個人政績、搞所謂的“形象工程”有關系。對於世界遺產的保護問題,我們不僅需要有識之士,尤其需要“有識之官”。當然,這裡面不僅要解決認識問題,也有個立法約束的問題,現在我國保護世界遺產的法律還不夠完備,各地還需要出台一些具體的實施細則。
  ◆在世界遺產的保護上,各地出現的旅游性破壞也不容忽視。發展旅游業,為國家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做出了重大貢獻,但是,不能忘記歷史是根,文化是靈魂,在中華大地上的世界遺產蘊藏的和生發出來的物質和精神文明的文化價值才真正是永恆的和無法衡量的。寓教於游的文化效益,更是旅游發展的第一位的目的。隻顧追求商品化的利益,追求打什麼“品牌”或做什麼“包裝”的價值,對世界遺產的保護隻有壞處沒有處好。
  根據我國在保護世界遺產方面管理的現狀,我建議要加強聯合國駐我國教科文組織的力量,在該組織下成立一個強有力的世界遺產專家咨詢機構,把分散的力量組織起來,讓世界遺產能夠在科學研究的基礎上集中把關。  
  ●文化遺產保護是庄重嚴肅的事情
  ——劉景錄:全國政協委員、中共中央黨校教授
  文物保護是主,開發利用是輔,不可顛倒。在某地我們參觀的一個“大院”建了一個大門,門上有樓,巍峨壯麗,北京的恭親王府、醇親王府之類的大門與之相比全要相形見絀。一個商人家庭建這樣的門樓,在封建社會叫做“越”,是要殺頭的。我問主持其事者:這麼做有根據嗎?他答:沒有,這樣好看。這位還得意地指著“大院”裡的一些建筑構件說:這個浮雕是我從某處買來鑲上去的,那個垂花門是從某處挪來裝在這裡的。原來他們做了許多“器官移植”手術。這位主持者為了“好看”,還親自設計了一些石雕(獅子),讓石匠做出來安裝在某些院落裡。大院的后面還修了帶角樓的城牆,也是為了“好看”而添加的。很明顯,在這個“大院”,“開發利用”(賺錢)是主,“文物保護”不過是名義罷了。主持者為這個“大院”沒有申請到聯合國文化遺產而感到憤憤不平,可是“大院”已經有了這許多“獨出心裁”的“創造”,難道還是“遺產”了嗎?
  山西的普救寺經歷代天災人禍早已蕩然無存,近些年又重新修建起來。廟內某些地點都鄭重其事地標出:“崔鶯鶯小道”,“張生跳牆處”等,與我同行的幾位看到這些不禁呵呵笑了起來。從唐代元稹的傳奇小說《會真記》到金代董解元的《西廂記諸宮調》再到元代王實甫的《西廂記》,崔、張都是虛構的小說戲曲人物,如今都把他們“座實”為歷史人物,已經近乎荒誕和滑稽了。
  文化、文物保護是非常庄重嚴肅的事情,不可輕率,不可胡來,否則就違背了它的初衷。
  ●警惕建設性破壞的問題
  ——龔心瀚: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副主任
  前些日子,我作為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組織的考察團的一員先后考察了北京市和陝西省的一些歷史文化名城。當地對保護和建設歷史文化名城做了大量的工作。但需要強調的是,一些地方在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方面也存在建設性破壞的問題。隨著城市開發建設速度的加快,一些具有歷史價值的古遺址、名居等被陸續拆除。
  我們和當地有關負責同志就開創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和建設工作的新局面進行了探討,取得了一些共識。首先,要進一步加強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工作的法律法規建設,加強對保護規劃的實施和監督管理工作。其次,要加強宣傳教育工作。第三,要進一步樹立和落實科學的發展觀,正確處理發展和保護之間的辯証關系,重視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重視城市特色。歷史文化名城也要發展,歷史文化名城裡的百姓生活也要現代化。關鍵是怎麼發展。在歷史文化名城內,尤其是在文物保護區內,保護和發展相比,保護應當擺在第一位。第四,要注意吸收和大力培養文化名城保護方面的專業人才。第五,要多渠道籌集保護資金,動員、組織和發揮社會力量的作用。
  ●用科學發展觀保護世界文化遺產
  ——謝辰生: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
  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中央新一屆領導創造性地運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提出了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科學發展觀,同時還提出了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不堅持科學的發展觀,政績觀就不可能正確。也就是說,隻有建立在堅持科學發展觀的基礎上,才有可能樹立正確的政績觀。蓋高樓大廈是發展,是政績﹔保護歷史文化也是發展,是政績。不過高樓大廈如果被毀掉,還可以再建,甚至會建得更好。歷史文化遺產是不可再生的,一旦被毀,就是永遠無法彌補的損失。如果建高樓大廈是以破壞重要歷史文化遺產為代價,就不但不是政績,而且還是錯誤,甚至是歷史性的錯誤。因此,對於世界文化遺產,絕不能拆拆拆!毀毀毀!而必須保保保!留留留!
  保護歷史文化名城是保護世界文化遺產經認識到實踐的發展。北京是全國101個歷史文化名城之首,就像美國著名的城市規劃專家愛德蒙德·培根所評價的:“北京可能是人類在地球上建造的最偉大的單體作品。”近些年來,由於不適當的危改方式,對古城風貌造成了相當的破壞。令人欣慰的是,北京市在即將出台的《北京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條例》和《北京市總體規劃修編》中都明確提出:舊城保護必須保持整體保護的原則,保持舊城格局、風貌的完整、協調。

  (人民網北京7月1日訊,人民日報議政與建言周刊供稿,編輯:王丹)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簡介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在線幫助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