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社會走筆 2001年7月04日08:26


稱謂的尷尬
    

  高為

    某電台的一位女士到另一家單位聯系工作,因為叫了接待人一聲“師傅”,使對方怫然不悅,結果雙方不歡而散。“都什么年代了,還有叫師傅的嗎?哪怕叫一聲老師呢?”那位“師傅”憤憤地說。

    這可真是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三十年前,師傅們進駐學校之后,當被學生們稱為老師時,師傅們就會更正學生:不要叫我老師,要叫師傅。不愿被稱為老師不是因為自知沒有學問,而是由于當時老師的地位不如師傅。今天,人們則更愿意被稱為老師而不是師傅。

    當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被稱為老師。老師的地位在逐年提高,這是有目共睹的。可大、中、小學的部分老師還在進行“勝利大逃亡”。在校外,導演、演員、作家、畫家、記者、主持人、編輯──但凡文化人,習慣上都被稱為老師,相當于先生,是尊稱。當然,這種先生不是夏□尊先生所說的“寧肯早死,不為先生”中的先生,這個先生還是老師。而在英語里,人們一般不稱J老師為TeacherJ,因為老師只是一種職業,不是尊稱。

    到朋友、同事家串門,該怎樣稱呼他(她)的愛人,一直使我很撓頭。見面的時候可以用“你好”搪塞過去,但告別的時候就不能再說一次“你好”就逃之夭夭了。一位朋友最近收到一位教授的贈書,贈言上寫著JJ兄、JJ同志(朋友的妻子)指正。可見教授對怎樣稱呼別人也沒有什么高招。雖然提倡人們彼此之間稱同志,在正式場合,我們見到的情況可能是:八歲幼童稱呼八十老翁老同志,八十老媼稱呼八歲小孩小同志。如果姓名是三個字的,習慣上還要去掉其姓,只稱其名,外加同志,以顯示關系之融洽,感情之親切,態度之懇切。

    但即使在正式場合,有時只稱呼同志也未必適宜。筆者曾出席過一次有許多台胞、台屬參加的聯歡會。一位京劇藝朮家上場后的第一句話就是:同志們好!我原以為后面還有一句“朋友們好!”或類似的話,卻始終沒有聽到。這位藝朮家是把同胞與同志混同了起來。如果在日常交往中也同志長、同志短的,那是不是顯得太正式、太正經了?現在六十歲以下的人很少有稱同志的了,起碼在我的印象里是如此。尤其是人們得知西方的同性戀者彼此稱同志(comrade),同志的稱呼就愈加式微了。

    在我曾居住的大雜院里,既有老師,又有大夫,還有工人。對于老師和大夫,直接稱“J老師”、“J大夫”就可以了。對于工人又該怎樣稱呼呢?還是一位鄰居腦子靈活,比他年長的,他就叫“J哥”、“J姐”﹔比他年幼的則直呼其名。我也如法炮制。頭一兩次還覺得不太自然,到后來,“J哥”、“J姐”就可以脫口而出了,也不知對方認不認我這個“弟弟”。“哥哥”、“姐姐”的稱呼使雙方的關系顯得很親近,但在正式場合里就覺得張不開口了。樓下夫妻店的店主,我有時稱他大哥,有時稱他老板,很隨意。當然“老板”聽起來舒服一些,就像有些人喜歡別人稱他老總一樣,盡管他是夫妻店里的總經理,或“三人幫”里的總裁。處長、局長、台長還是比無差別的“同志”聽上去愜意,誰還沒有點虛榮心呢?

    我以為,無論是正式場合還是非正式場合,都無妨用“先生”、“女士”來稱呼對方。這樣既表示我們對對方的尊重,也不強人所難,又不至于顯得同對方套近乎、太俗氣。“小姐”的稱呼沒時興几年,又被三陪女玷污了,可見稱呼的變化趕不上世事的變遷。

    孔子說: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文章開篇提到的事,就是一例。轉型期的稱呼丰富多彩,恰如同時代的人物、事件五花八門一樣。注意一下稱呼,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尷尬和麻煩。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1年07月04日第九版)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