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11日03:18


紀念辛亥革命專論:走向現代化的必由之路

    李文海  顏軍

    中國早期現代化的最初成果為辛亥革命准備了必要條件。資產階級革命派清醒地認識到革命是為現代化創造必要的前提。

    辛亥革命為中國的進步打開了閘門,成為現代化進程歷史鏈條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幾乎從歷史進入近代的第一天起,對我們國家極端貧弱、民族備受凌辱有著切膚之痛的志士仁人,就熱切期盼著國家的富強和民族的振興,他們向往著有一天我們苦難的祖國能夠同歐美國家“並駕而齊驅”。這種期盼和向往,一直持續了一個多世紀。當時,還沒有“現代化”的概念,但實際上這是一種現代化的追求。如果把十九世紀中葉到二十一世紀中葉這二百年歷史進程聯系起來,我們可以看到,對現代化的執著追求,是貫穿這一歷史階段的一個基本線索。

    今年是辛亥革命九十周年。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紀中國人民在前進道路上經歷的頭一個歷史性巨大變化,是鴉片戰爭以來完全意義上的民族民主革命。如果對這次革命同中國現代化歷史進程的關系加以剖析,既有助於我們更加深切地了解它的偉大歷史功績,也能為進一步認識近現代歷史提供一些有益的啟示。

    中國早期現代化進程為辛亥革命准備了必要條件

    辛亥革命發生在二十世紀之初,不是偶然的。它是鴉片戰爭以來全部歷史發展的必然產物。

    中國現代化的起步,是在殖民主義的侵略中斷了中國社會正常發展進程的情況下開始的,也是在國內尚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資本主義經濟關系、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尚未形成的情況下開始的。正因為如此,中國的現代化一開始就同反對民族壓迫的斗爭緊緊結合在一起,而最早試圖推動現代化的恰恰是資產階級以外的政治力量。

    真正邁出現代化實際步伐的,是封建統治階級中的某些有識之士。他們為了“求強”、“求富”,發動了所謂的“洋務運動”,以極大的熱情致力於引進西方科學技術、興辦工礦企業、修筑鐵路、開辦學堂、派遣留學生等活動。他們的努力,為中國社會催生了資本主義經濟因素和注入了資產階級的社會觀念。但是,他們決不允許“洋務運動”越封建專制主義統治秩序的雷池一步。這就使得他們的現代化努力受到極大的制約,步履維艱,蹣跚行進。

    資產階級維新派較之洋務派的高明之處,就在於他們懂得,發展經濟和文化,需要有一個良好的政治環境和政治條件。於是,他們首先致力於政治的革新,在光緒皇帝的支持下,發動了“百日維新”,力圖對封建專制政治進行帶有資本主義性質的改良。但是,他們以及他們的支持者的力量是如此軟弱,以致在封建頑固勢力的反擊下,冰消瓦解,一敗涂地。當然,他們的斗爭並非毫無意義。如果說,洋務派的歷史功績是為現代化留下了雖然菲薄卻極其寶貴的物質遺產,維新派的歷史功績則是為現代化留下了雖是曇花一現卻影響深遠的政治遺產。

    這樣,中國早期現代化進程的艱難和挫折,成了呼喚辛亥革命到來的強大推動力和社會要求﹔而早期現代化的最初成果,則為辛亥革命准備了必要的物質基礎和精神條件。

    從革命隊伍來看,中國早期現代化的發展,為辛亥革命鍛造了一支強大的革命力量。領導辛亥革命的資產階級革命派,其中堅力量和骨干成員,主要是具有強烈愛國主義精神又接受了西方政治觀念的留學生和新式知識分子。這部分社會力量,在中國傳統社會中是不存在的,他們正是早期現代化的產物。革命派的主要依靠力量華僑和新軍,或者與資本主義經濟形態相聯系,或者是在早期現代化過程中進行了改造,在當時也被看作是軍隊走向現代化的一個成果。沒有早期現代化,就沒有這些社會力量的匯合﹔而沒有這些社會力量的匯合,辛亥革命的發動和展開都是不可能的。

    從革命綱領來看,隻有經過了幾十年早期現代化的歷史發展,才有可能使得日漸壯大的資產階級政治力量,能在中國近代歷史上第一次提出系統的、契合現代化發展需要的、以實現民族獨立和政治民主化為目標的政治綱領。孫中山的以民族、民權、民生為內容的三大主義,能夠在二十世紀之初提出並得到相當一部分人的認同,除了他本人的杰出貢獻之外,還需要有兩個必要的條件。一個是思想源流,即對自鴉片戰爭以來各個階級、各派政治力量提出過的各種救國綱領的繼承、揚棄和發展。另一個是社會環境,即當時社會上相當一部分人已經具備了能夠接受這些觀念和主張的客觀基礎。正是早期現代化的歷史,創造並提供了這樣的條件。

    中國早期現代化的發展,也為辛亥革命提供了一定的物質保証。鴉片戰爭后,中國邁開了現代化的最初步伐。隨著閉關鎖國的狀態被打破,大批反映資本主義特征的生產方式、科學技術、思想文化、生活方式等涌入中國,使得人們耳目一新,激發了對現代化的進一步渴求。與此相比,腐朽的清政府雖然作出過某種姿態,骨子裡卻仍然麻木不仁,固步自封,在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面前,充分暴露了這個政權衰敗沒落的本質。

    革命派清醒地認識到革命是為現代化創造必要的前提

    鴉片戰爭后,中國成為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中華民族面對著兩大歷史任務:一個是求得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一個是實現國家繁榮富強和人民共同富裕。如果沒有通過對前一任務的完成為后一任務掃清障礙,創造必要的前提,則后一任務的實現也就無從談起。

    這就是一貫執著追求現代化的中國人民,為什麼不得不集中那麼多社會精英、經歷那麼多艱難險阻、付出那麼多慘痛代價去從事革命斗爭的根本原因。早在上個世紀的四十年代,毛澤東就在總結歷史經驗的基礎上,講清了這個道理。他說:“沒有獨立、自由、民主和統一,不可能建設真正大規模的工業。沒有工業,便沒有鞏固的國防,便沒有人民的福利,便沒有國家的富強。”

    辛亥革命時期的資產階級革命派,從自己的切身經驗中深切地體會到,要想實現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國家的富強、民族的振興,首先必須集中全力推翻已經成為“洋人的朝廷”的清朝政權,埋葬封建帝制,求得民族的獨立,爭取政治的民主。他們清醒地認識到,自己所從事的革命,正是為走向現代化創造必要的政治前提。

    但是,革命派強烈地感覺到,民富國強這一美好願望的實現,在現實生活中受到兩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