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1年5月25日10:49


關于中日韓三國學者共同編纂中學歷史教科書的建議
    

    今年日本中學歷史教科書事件再次引起了中國、韓國等亞洲國家的抗議。不過,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抗議可能不會收到以前那樣的效果。從70年代以來,每次日本歷史教科書事件的經過大體都可以用“三段論”來描述:首先是日本報紙揭露了歷史教科書問題,然后是中國韓國等亞洲國家的抗議,最后是日本的歷史教科書被廢棄不用。

    但是,今年則不同:盡管中國韓國提出了抗議,但是,日本政府表示教科書已經通過審議,不可廢棄。因此,我們必須采用新的方法來解決新的問題。

    由于筆者在韓國做訪問學者,對韓國的情況比較了解:這次韓國的政府和民眾對日本右翼歷史學家編纂的教科書非常氣憤,不僅成年人,就是中小學生也進行了示威游行,有的韓國國會議員甚至到日本去絕食抗議,而且金大中總統在不久以前還招回了駐日大使,本月初韓國政府還向日本駐韓大使遞交了抗議照會,詳細列舉了日本歷史教科書中的35處問題。不過,所有這些對策并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

    為此,我曾經在5月14日給韓國先驅報(The Korean Herald)寄去1篇稿件,提出了一個新穎的建議:即由中日韓三國學者成立“東亞中學歷史教科書編輯委員會”,共同編寫教材,并且在三國的中學共同使用 [當時我曾經擔心,這篇文章如用中文寫成,可能國內的報紙不會給予發表]。

    遺憾的是,這篇英文文章韓國報紙至今沒有給予發表(通常這種稿件寄出二、三天就可以見報)。但是,今天的Korean Herald 上卻刊登了一則消息:韓國駐日大使提出建議──由韓國和日本的學者共同編寫中學歷史教科書。

    這個消息使我感到非常吃驚:因為這位大使的建議竟然與我的建議几乎一模一樣,稍微不同的是,我建議由中日韓三國學者共同編寫,而這位大使則建議主要由日韓學者編寫,中國學者“如果愿意參加,也可以考慮”。

    當然,我并不想與他“爭奪”這一建議的“知識產權”的歸屬問題,而是感到由于韓國報紙的拖延,使得這個最早由中國學者提出的建議,倒似乎成了韓國政府的“發明”。這個結果顯然是不公平的,也是不符合事實的,因此,我認為有必要進行申明,并且把我的最初建議公布如下: 

    我的建議的主要內容是:在中日韓三國教育部的監督下,由三國學者組成一個叫做“東亞中學歷史教科書編輯委員會”的組織,負責編寫統一使用的教材,并在各自國家發行。在這個委員會中,各國學者可以廣泛討論,把達成共識的歷史事件和評論確定下來。對于那些有爭議的問題,可以采取并列敘述的方式,寫在同一章節下面。

    我舉了一個例子:比如,關于二戰期間日本對亞洲國家的侵略問題,日本學者認為是把亞洲從西方殖民主義手中解放出來,對此,中國韓國的學者顯然有不同看法。假如無法達成一致,那么不妨日本學者寫出日本的觀點,中國學者寫出中國的觀點,韓國學者寫出韓國的觀點。當各國的中學生學習到這一節的時候,就可以了解到本國和其他國家的觀點,并作出自己的判斷。其他爭議問題也應如此辦理。

    當然,這種做法意味著給日本的右翼歷史學家提供了“言論自由”的權利,對此可能有些人會擔心產生負面影響。我則舉出了三點理由:一是我們應當相信日本和亞洲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少數右翼的觀點并不能支配亞洲絕大多數人民的想法﹔二是我們應當對亞洲的年輕一代有信心,因為他們可能比他們的前輩會更加公正地看待歷史﹔三是我們必須打破原有的“三段論”式的循環,找出一個新的方法徹底地解決日本教科書問題,而“東亞中學歷史教科書編輯委員會”是一個值得嘗試的建議。 

    以上是我在14日文章中的主要觀點。由于我文章至今沒有被發表,加上韓國駐日大使已經“搶先”提出了相同的建議,我認為現在有必要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公開說明我的觀點,并希望中國政府有關部門給予認真的研究和考慮。

    (網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  賈保華博士 5/24日于韓國)


人民網 2001年5月25日


 
相關專題
 網友賈保華專輯
 網友觀點集錦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