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1年6月04日10:27


亞洲的孤立與出路
    

    1997-99年金融危機爆發以后,在亞洲地區出現了一種新的促進聯合、加強合作的意識,即亞洲主義。如果因勢利導,建立某種較高形式的合作組織的話,那么,不僅可以維護本地區的各國之間的共同利益,調和彼此之間的矛盾和沖突,而且可以改善和加強中國的國際地位。 

    1.亞洲的孤立

    1997年金融危機的爆發沉重打擊了亞洲經濟。危機雖然已經過去4年了,但是,亞洲依然沒有擺脫經濟衰退的陰影,有些國家甚至出現了政治動蕩、民族矛盾激化的趨勢。

    就國際地位而言,今天的亞洲可能處于“二戰”結束以來最孤立和最不利的境地:去年歐盟(EU)的啟動和今年美洲自由貿易區的建立,使得許多處于這兩大區域內的國家因為聯合而變得強大和有力,而被夾在中間的亞洲卻四分五裂、群龍無首。

    如果亞洲的現狀繼續下去的話,那么,不僅本地區的風險因素會進一步增加,而且它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也會進一步削弱。對中國而言,這意味著不得不面對地區內的和地區外的雙重挑戰,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可能重新回到1950-60年代的不利環境中。

    因此,中國不僅需要本國政府和人民的努力,而且需要積極提倡和推動地區內的聯合,才能改善環境,打破孤立,變被動為主動。 

    2.亞洲的出路

    推動亞洲的聯合不僅是政治的需要,也是經濟的需要。從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中得出的一個重要教訓就是,個別國家根本無力抵抗強大的國際金融資本的襲擊。因此唯一的出路,就只剩下亞洲國家的聯合了。在這方面,已經有了一些緩慢然而正確的行動,比如,建立東南亞自由貿易區的主張、關于加強東北亞地區經濟合作的設想,以及最近在中國舉辦的“博螯亞洲論壇”,等等。然而,亞洲還需要一個更大的經濟聯合組織。

    兩年前在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主辦的一次討論會上,筆者曾經指出:參照金融危機的教訓和歐洲的經驗,亞洲需要建立某種形式的AEMU,即“亞洲經濟貨幣聯盟”(Asian Economy and Monetary Union),就像歐盟的前身──EMU 即“歐洲經濟貨幣聯盟”一樣(《世界經濟與政治》1998年7期)。筆者認為:AEMU的最終目標應當是在亞洲建立一個統一的中央銀行,發行統一的亞洲貨幣,建立一個允許各國商品、資本和人員自由流動的統一的共同市場。這樣才能在較大的程度上抵抗國際金融資本的襲擊,并且促使亞洲采取一種新的“內需為主”的發展模式,從而最終放棄“出口導向”型的亞洲經濟模式,以便在某種程度上減少對外部市場的依賴性。

    從另一個角度看,AMEU還可以成為緩解亞洲各國之間的現有矛盾,減少地區內部的未來沖突的一個有效途徑。日本的富余資金和技朮可以在這個聯盟中充分發揮應有的作用,中國的龐大市場可以向整個亞洲開放并且換取其他國家的相應開放,南北朝鮮可以在這個地區聯盟中平起平坐,東南亞國家固不待言,即便是南亞次大陸國家和中亞各國也可以在這個聯盟中有一席之地。亞洲將在近代歷史上第一次成為亞洲人的亞洲。

    筆者想把這種早在金融危機之前就曾經存在過、在危機之后又被更加強烈地意識到的亞洲的自我意識及有關政策主張,統稱為“新亞洲主義”,以此與其他原先曾經出現過的、或者某些范圍比較狹小的類似的觀點和建議相區別。

    需要說明的是:這種“新亞洲主義”不具有排他性或威脅性,因為它絲毫也不打算在21世紀取代現有的某些國家或地區的地位﹔而且,它與歐盟(EU)和美洲自由貿易區一樣,同屬于全球化中的地區化的趨勢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3.亞洲的前景

    盡管史無前例的金融危機給亞洲人民帶來了巨大的屈辱、痛苦和損失,但是,它也并非一無是處。就其積極意義而言,它的最大成果是促進了亞洲人民的自我意識的覺醒和“新亞洲主義”的出現。因為不是在和平時期或者“亞洲奇跡”的年代,而恰恰是在充滿風險的危機期間,亞洲各國人民才突然發現:原來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因為金融危機并沒有停留在鄰國的國界之內,而是像瘟疫一樣迅速“傳染”到了整個地區。這似乎正應了中國古語所言──“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值得注意的是,正如1930年代的世界大蕭條最終導致了世界大戰一樣,1997年金融危機后的亞洲也出現了某些危險的跡象:除了許多國家內部的政治矛盾和社會動亂以外,中國與美國日本的關系正在惡化,大陸與台灣的危機依然存在,日本的教科書問題再次引起了有關國家的抗議,南中國海的領土爭端日趨激烈,印度也正在咄咄逼人地崛起,等等。

    當然,由于時代已經前進了,因此,所有這些事件的發生并不必然地意味著大規模的軍事沖突和戰爭一定會在亞洲大陸上發生。同時,與此相反的力量,即亞洲各國政府和人民的諒解、更加緊密的經濟合作以及其他多種形式的人員交往,也必然會阻止各國之間矛盾的進一步惡化。

    然而,只有建立一個類似于AEMU 這樣的組織機構,亞洲人民和政府的努力才能發揮最大的效力。相反,如果沒有一個地區性的協調機構和機制發揮作用的話,那么,在亞洲出現危機甚至局部戰爭的可能性就將很難排除。因此,在AEMU即“亞洲經濟貨幣聯盟”進一步發展的基礎上,亞洲勢必會產生協調相互利益、緩和彼此矛盾的更高一級的政治組織形式。這樣,它將有效地減少內耗,從而把亞洲的各種力量引導到一個新的方向。當然,這個組織的建立絕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功,而且在醞釀和組建的過程中,各國之間也免不了“扯皮”或爭吵,但是,亞洲的真正的長遠的利益,卻要求本地區的國家和民族必須攜起手來。

    因此,亞洲的未來已經不僅僅取決于各國政府如何對各自的政治和經濟進行改革和調整──更重要的是,它將主要地取決于亞洲自我意識的覺醒、政治成熟程度的提高,以及相應的協調機構和機制的出現。這方面,顯然還有大量的課題值得我們研究,還有眾多的事情需要我們完成。

    (網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博士﹒韓國開發研究院訪問學者  賈保華)


人民網 2001年6月04日


 
相關專題
 網友賈保華專輯
 網友觀點集錦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