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1年10月26日11:08


犯罪的升級與“死緩”的濫用
    

    現在各種違法亂紀與惡性犯罪事件層出不窮,引起了全國人民的憂慮。特別是在涉及政府高官的案件中,其罪犯身世之顯赫、金額之巨大、情節之嚴重,恐怕以“史無前例”、“聞所未聞”、“駭人聽聞”之類的形容詞來形容都未必夠用了。而且,此類案件的判決或處理,往往與百姓的期待相差太遠,結果不僅沒能起到警示天下的作用,反倒成了人們調侃、諷刺的材料,甚至成了新的更大案件到來的前奏。

    雖然有關部門和專家學者已經對犯罪猖獗和不斷升級的原因進行了許多分析、采取了許多對策,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與歷史上的最好時期相比,還有很大距離。在此,作為一個關心國家大事的公民和人民網的業余評論員,我有義務也有權利對有關部門提出忠告:即目前的狀況可能與“死緩”的濫用有關。

    “死緩”,這個主要產生于建國初期的、具有折中主義色彩和很大伸縮性的法律條文,現在似乎已經越來越成為一個正式的、普遍的、代替死刑的制度了。

    “死緩”的最初動機是善良的和合理的,這就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而且它也確實在對日軍俘虜、國民黨戰犯和末代皇帝的改造方面,取得了極大的成功。

    但是,社會在發展,犯罪與罪犯也發生了巨大變化。現在我們法律面對的大量的主要的罪犯,已經不再是來自敵對“階級”,而是來自人民內部──政府官員、企業領導、白領階層以及普通群眾。主要的矛盾也不再是戰爭時期那種一清二楚的、非此即彼的敵我矛盾,而是由人民內部矛盾的演變和激化而產生的界限模糊的、亦此亦彼的對抗性矛盾。此外,許多犯罪分子不僅具有較高的學歷、耀眼的資歷、老練的“檢討”和“檢查”經驗,甚至還具有很高的政策水平,以及多才多藝的“表演”技巧。于是,對當今社會來說,死緩已經失去了原有的瓦解敵人、威懾罪犯、懲前毖后的效用。

    另外,死緩也是對罪犯的不公。比如,我們經常看到:一個搶劫銀行的罪犯即使坦白也會被槍決,但是一個以權謀私(其數額往往大大超出了搶劫的金錢)的官員卻可以因為坦白而被寬大。于是,給人們造成一種印象:“明搶”不如“暗偷”﹔竊“鉤”者死(死刑)、竊“國”者活(死緩)。而法律也就沒有公正與權威可言了。

    死刑面前人人平等──這其實也是對罪犯權利的尊重。因此,如果被告確實罪該萬死,那么,即便他“坦白”,法律也不應當“從寬”──延安時期的黃克功殺人案與解放初期的劉張貪污案就是這樣處理的。反之,如果被告確實罪不當誅,那么,即便他“抗拒”,法律也不應當“從嚴”,而應當給予適當的刑罰。也就是說,法律的量刑標准應當是客觀的、固定的、明確的,而不應當是主觀的、靈活的、模糊的。而死緩則違背了這個原則。特別是當死緩被作為一個具體的刑罰而廣泛應用的時候,更容易產生鼓勵犯罪猖獗和不斷升級的效果:因為不論在被捕前貪污了多少公款、犯下了多大罪行,只要在被捕后“積極坦白”或“認真悔罪”,就能死里逃生。而所謂“積極”、“認真”等等,大多屬于法官的主觀印象,并無可靠的客觀依據。因此,如果一個罪犯的學歷低、資歷淺、回答問題時態度生硬、檢討書寫得干干巴巴或者念得結結巴巴,則很可能給法官留下“坦白不積極”或“悔過不認真”的印象,甚至導致本該判死緩的也給判死刑的結果。

    因此,死緩的存在也構成了對國家法律的腐蝕與挑戰。它實際上把死刑分成了兩類──真的與假的﹔它把死刑犯人也分成兩類──必死的與不死的﹔于是,它把法律本身也分成了兩類:公開的成文的與非公開的不成文的。因此,死緩是法中之法,是死中之“活”,是法律體系自相矛盾的一個表現。按理說,死緩本身是法律體系的組成部分,應當服從并維護這一體系,但它實際上卻與這個體系矛盾,并在瓦解這個體系。于是,法律就具有了雙重標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筆者在此還想提出另一個建議:即有關部門制定公開化、透明化的“刑罰標准”。以貪污行賄受賄為例(金額與刑罰為假設):

    (1) 凡金額為人民幣500萬元以上者,死刑﹔

    (2) 400萬元至499萬元者,無期徒刑﹔

    (3) 300萬元至399萬元者,30年徒刑﹔

    (4) 200萬元至299萬元者,20年徒刑﹔

    (5) 100萬元至199萬元者,10年徒刑﹔

    (6) 10萬元至99萬元者,5年徒刑﹔

    (7) 10萬元以下者,開除黨籍、工職﹔等等。

    這樣,當事人就可以在事先──而不是在事后──清楚地了解有關處罰的標准,從而可以做到自我防范、自我鑒別和自我量刑──而不需要法官和律師在事后進行速成法律教育。而且,這樣的“刑罰標准”應當與黨政干部守則、公務員須知、職稱考試習題、企業員工培訓教材等合編在一起,并通過各種傳媒或法制宣傳活動,使每個公民都一清二楚。這樣,不僅可以體現政府對干部和人民的關心與愛護,也可以有效地防患于未然﹔同時,也可以避免罪犯用“放松了政治學習”或“不了解具體法律”等托詞蒙混過關,還可以避免法官在判刑時被個人感情等因素所左右。而且,它也有利于群眾監督法律和法官。

    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因此,我們主張加強法制的目的,主要在于預防和減少犯罪及犯罪活動的升級。而且,在今后一個時期,死緩可能還需要保留。但是,為了避免對死緩的濫用及其負面影響,有關部門應當從嚴管理。特別是對那些公然違法、長期犯罪、不殺不足以謝天下的罪犯的死緩判決,更應當傾聽人民群眾的意見。過多的死緩、拖拉的審理、對名人和高官的有意無意的包庇等等,似有官官相互、為虎作倀、養虎遺患之嫌,老百姓的心里能服氣嗎?

    (網友:賈保華)


人民網 2001年10月26日


 
相關專題
 網友賈保華專輯
 網友觀點集錦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