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2年1月21日11:16


封建主義的挽歌?
    

    最近几年,我們的電視屏幕、文學作品充斥著“大辮子”滿街走、“吾皇萬歲”震天響的畫面。

    我居住的小區可以收看全國各地的50多個衛視頻道,有時居然有10多個頻道爭先恐后地放映同一部“大辮子”歷史連續劇,令人有一種“不知今昔是何年”的恍惚感。特別令人尷尬的是,作為政府喉舌的中央電視台,不僅利用職權,經常率先播出歷史連續劇,而且不久前在晚上7點的新聞聯播中,播音員竟然公開為《天下糧倉》做了預告(廣告?)。此外,據說有的作家靠著為帝王將相歌功頌德而名利雙收。而且,似乎為了與國際“接軌”,末代王朝的皇帝居然也被叫做“大帝”了。

    所有這些跡象都似乎表明了一個事實:封建主義正在中國的文藝舞台上大唱凱歌。

    不過,這個凱歌同時也是一曲挽歌。正如西方哲人指出的:歷史事件往往出現兩次,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笑劇。因此,當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皇帝,而袁世凱卻再次稱帝的時候,他就變成了一場笑劇的主角。同樣,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后,歷史題材的文藝作品也曾經出現過一個繁榮時期,但后來爆發的“文革”卻給這些作品及其作者都帶來了史無前例的悲劇命運。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這一次出現的歷史文學作品“虛熱”,只能成為一場令人捧腹的笑劇。說它是笑劇的第一個理由在于:古為今用被變成了古為“金”用。由于中國歷史悠久、典故眾多,因此,古為今用稍不注意,就容易演變成(或被誤解成)借古諷今、指桑罵槐。這也是“文革”前的歷史文學作品及其作者后來遭到政治批判的一個重要原因。但是,現在由于市場經濟已經無處不在,因此,歷史題材就具有了商業價值。于是,那些已經死去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也就紛紛復活,充當了為作者、編導、出版社和影視媒體賺錢贏利的工具。

    這當然是合理的。不過,它也帶來了另一個問題,即作者們和編導們喪失了“文革”前人們具有的那種客觀的唯物主義的批判立場,反而蛻變成了封建王朝及其道德意識的吹鼓手。那些封建帝王、特別是處于封建社會晚期的滿清皇帝和王公貴族,經過這些作者和導演的粉飾,就從殘酷無情、背信棄義、腐化墮落、賣國求榮的沒落階級的政治代表,變成了仁義忠厚、明理誠信、清廉簡朴、愛國憂民的英雄人物和道德楷模。于是,封建社會的性質以及垮台的歷史必然性就被巧妙地篡改了。

    由于這些主題思想不是赤裸裸地表露出來的,而是曲折婉轉地通過宏大的場面、復雜的劇情、優秀的演員、感人的畫面、轟動的廣告、先進的影視手段表現出來的,因此,也就在具有高超的藝朮性的同時,也具有極大的欺騙性。不要說普通觀眾,即便是專業評論家,也未必有很多人能夠看出這背后的名堂。

    由于這些所謂“歷史文學”作品既不是嚴肅的歷史,也不是純粹的文學,而是對歷史的再創作和再加工,因此,我們可以從這些作品的價值取向里面,看出當代社會思潮的變遷和人們的苦惱──由于現在市場經濟的發展給人們的道德和風俗習慣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因此,許多人對物欲橫流、腐敗盛行、世風日下的社會現實具有強烈的不滿情緒,但是,又找不到排泄的渠道,想不出改善的對策,于是,就只好借助懷舊和思古之情,通過對歷史題材(甚至某些“文革”時期歌曲)的發掘,寄托一種明主再生、忠臣再現、綱紀重振、國泰民安的幻想。

    因此,我們可以把這些作品稱為“封建社會主義的歷史文學”,把這些作者稱為“封建社會主義的文學家”。請注意:“封建社會主義”這個詞不是我的發明,它是《共產黨宣言》中的一個朮語,用來說明那些站在封建主義立場上批判資本主義和宣傳社會主義的一種政治主張。

    封建社會主義者的最大特點是虛偽或偽善。他們的主張實際上是“開倒車”:讓現在的干部學做古代的“清官”,讓群眾學做俯首帖耳的順民,讓社會的秩序和道德重新放出昔日的榮光。這就是這些作品力圖教育我們的東西。

    相比之下,資本主義的思想家們反倒是比較正直和坦率的。以誠信為例。早在400多年前意大利新興資產階級政治家馬基雅維里就指出:“任何人都認為,君主守信,立身行事,不使用詭計,而是一本正直,這是多么值得贊美呵!然而我們這個時代的經驗表明:那些曾經建立丰功偉績的君主們卻不重視守信,而是懂得怎樣運用詭計,使人們暈頭轉向,并且終于把那些一本信義的人們征服了。”于是,作者坦率地建議:“一位英明的統治者絕不能夠,也不應當遵守信義……(但在表面上君主)要注意使那些看見君主和聽到君主談話的人,都覺得君主是非常慈悲為懷、篤守信義、合乎人道、清廉正直、虔敬信神的人。”(《君主論》中文本83-85頁)這就是資本主義的道德、新興資產階級的道德,也是打敗了封建主義偽善道德的道德。

    假如中國那些“大辮子”歷史文學家和編導們,也能夠如此坦率和公正地揭示這些事實和真理,那么,我們是會感謝他們的。遺憾的是,他們灌輸的卻是──連那些聖君名主們都不大相信、也不曾認真實踐的──封建思想道德,從而達到了“使人們暈頭轉向”的效果。順便說一句,馬基雅維里還是一個思想家、外交家、歷史家、軍事家、詩人和劇作家,馬克思也曾經對他給予了肯定,說他們“已經用人的眼光來觀察國家了,他們都是從理性和經驗中,而不是從神學中引出國家的自然規律”(《馬恩全集》中文版第20卷361頁)。

    最后,我想申明的是:我并不一般地反對歷史文學作品,也不一般地反對“大辮子”出現,因為作為“百花齊放”中的一花,它們(包括“大辮子”)完全應該長期擁有自己的地位。我反對的,只是那種宣傳偽善的封建思想道德、鼓勵人們以幻想逃避現實,以及對被辛亥革命推翻了的統治階級及其代表人物的美化和留戀。因為它們不能反映歷史的發展潮流,不能解決當前的社會經濟問題,也不能塑造新的中華民族精神。它們是中國封建主義的挽歌。

    (網友:賈保華)

    【觀點頻道所刊網友言論僅表達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人民網的立場和觀點。】


來源:人民網 2002年1月21日
(責任編輯:夏愛平)


 
相關專題
 網友觀點集錦
 網友賈保華專輯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