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2年3月13日09:39


學習雷鋒 有兩種方法
    

    學習雷鋒有兩種方法。

    一種可以稱為“死學”:雷鋒做好事,我也做好事﹔雷鋒送老大娘回家,我也送老大娘回家﹔雷鋒幫戰友補襪子,我也幫戰友補襪子。嚴格地說,這是模仿式的、被動式的學習,屬于道德修養的低級階段。

    另一種可以稱為“活學”:即學習雷鋒的精神、品德、善良、愛心──這些可以用一句話概括:為人民服務。而具體的行為表現則不拘一格、丰富多彩。這是創造性的、自覺性的學習,屬于道德修養的高級階段。

    模仿是獨創的基礎和起點。我們不可能不經過道德初級階段而“跳躍”式地進入道德的高級階段。正像我們的農民不可能不經過工業化的階段而一下子“跳躍”到知識經濟時代一樣。因此,我們應當坦率地承認,在“向雷鋒同志學習”的口號已經提出將近40年后的今天,只有少數人進入了道德修養的高級階段,而大多數人實際上依然沒有超出“模仿”雷鋒的道德的初級階段,還有不少人甚至連這個初級階段都沒有進入。

    處于模仿階段的人與進入到學習階段的人,有一些不同。前者只會機械地僵硬地模仿雷鋒生前的某些具體做法,而很難學到雷鋒的精神實質。因此,假如他遇到一個老大娘,他首先會想:雷鋒是怎樣做的?然后再決定自己應當怎樣做。而一旦遇到雷鋒沒做過的事情,或者客觀環境發生了變化,他就手足無措了。比如,現在襪子一破就扔了(或者襪子結實,不易破了),我還怎么給人家補襪子?雷鋒可以無償地為大家做好事,但現在很多事情涉及到錢,我應當如何做好事?在雷鋒的時代,貧窮光榮、至少不是恥辱,現在我要保持貧窮還是爭取富裕?

    可見,這種人之所以苦惱,是因為他把完整的雷鋒精神進行了零碎分割,以便分門別類地進行模仿──也只有分割,才便于模仿。這樣一來,恰恰也就偏離了雷鋒精神。同時,這也說明,雷鋒精神對他而言,依然是一個外在的、與自己的內心相分離的精神。因此,他們也就越發感到:雷鋒精神已經過時了,現在無法學了。對他們來說,善只是一個有限的、具體的概念。

    不過,如果這些人能夠提高認識,從初級階段再向前走一步,那么,這些問題就容易解決了。他們將會知道什么是善,而且知道如何行善。他們與時俱進。他們已經不需要在腦海里事先構造出一個榜樣或模型,然后再做出自己的判斷。善不再是一種外在的精神,而變成了他們內在的靈魂,從而與他們合為一體了。他們的行為完全基于自覺的、自主的、自動的思考。這兩者之間沒有猶豫,沒有間隔,是同時進行的。假如他遇見一個老大娘,他會十分自然地走上前去,熱情地伸出援手。而且,即使他不停下腳步,沒有幫助老大娘回家,或者沒有給別人補襪子、做好事,而是繼續走自己的路、專注于自己的工作,我們也不會認為他們違背了雷鋒精神,或者做出了不道德的事情。這是因為善本身也是一個無限的、抽象的概念。

    從道德的觀念來看,兩種人都是有道德的好人,但后者則更接近理想的道德高尚的人。在任何一個社會中,有一定的道德的人都是大多數,而有高尚道德的人則是少數。

    正因為如此,我們需要提倡“學習雷鋒”,因為我們的社會還需要有這樣一個模仿和學習的榜樣,因為我們很多人還需要進行這樣的道德修養。

    請不要小看這種模仿吧。它是對每一個人的道德修養的最低要求。我們知道,這些年來,很多人就是因為輕視模仿、拒絕模仿,結果變得連好人都不是,反而變成了壞人、惡人、罪人。這是因為人的本性里面,本來就潛藏著惡的一面,如果不給予壓制和限制,它就會暴露和表現出來,并且把善的一面壓倒和打敗。遺憾的是,他們中間的一些人甚至在作惡的時候,還依然認為是在行善。對此,只有經過長期的、不斷的甚至強制的模仿,我們才能限制人性中固有的惡的因素,而強化善的力量。

    當然,人的思維不會總停留在有限的、具體的概念上面,它一定要提高到無限的、抽象的階段。因此,我們不會總停留在道德模仿的階段,一定會上升到更高的道德修養階段。我們的內心會要求自己放棄機械的、僵化的模仿,而把外在的精神變成自己內部的靈魂。我們也有能力根據自己的具體情況、具體環境,嘗試著把雷鋒精神運用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并在這一過程中體現我們自己的獨創性、自覺性和靈活性。比如,在做好本職工作以外,能夠關心國家大事,關心人民群眾,自覺愛護周圍的環境,或者參加支援貧困兒童的“愛心工程”,從事志愿者活動等等。顯然,這些活動已經使學習雷鋒增加了新的含義,使善的概念也變得更丰富了──并且使我們自己也變得更充實了。

    從道德哲學的角度看,雷鋒是善的代表,而善本身是一個無限的、抽象的概念。而無限的、抽象的概念是沒有生命和運動的,因此,許多思維僵化的人很自然地認為,學習雷鋒是老一套、沒意思。他們不知道:無限和有限、抽象和具體是相互依存和相互轉化的。當我們把雷鋒當作模仿和學習的榜樣的時候,當我們用雷鋒精神來指導具體行動的時候,無限的、抽象的善的概念就變成了有限的、具體的個別人的活動了。這樣一來,無限的、抽象的善的概念就得到充實和強化。

    因此,學習雷鋒是一個持久的、不斷地從低級階段向高級階段過渡的人的道德修養活動。

    (網友:賈保華)

    相關文章:觀點碰撞:我們該怎樣學雷鋒?


來源:人民網 2002年3月13日
(責任編輯:夏愛平)


 
相關專題
 網友觀點集錦
 網友賈保華專輯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