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2年4月11日08:28


四問廖家坡──怒評岳陽樓邊的“性產業”
    

    廖家坡是個地名,那里有湖南省岳陽市火車站一帶出了名的“發廊街”﹔廖家坡更是個“毒瘤”,在這里,人間獸行、令人發指。

    3月21日,《南方周末》披露了12歲女童小段英在去年短短三個月時間內,在廖家坡遭受750余人的蹂躪和強暴這一觸目驚心的事實,筆者看后,心中難平。

    一、廖家坡就在岳陽市的眼皮之下,何以成了“老鴇”、嫖客甚至強奸者恣意橫行的領地?

    廖家坡共有400多家發廊、旅店,其中有150多名老板〔鴇頭〕涉及此案,使小段英經受了三個多月的非人生活,而小段英第一次“接客”是被領到國際大廈酒店某客房。顯然,這國際大廈酒店已不是一般的場所。由此,我們可以推測,在廖家坡,也絕不僅僅是發廊和旅店介紹、容留賣淫橫行,可以說,這里藏污納垢、恣意妄為的“性產業”已經公然并且猖獗到了極點。在廖家坡,還有一些與小段英一樣不明世事的可憐孩子,簽下了出賣自己的“賣身契”,這里,介紹、容留、強迫賣淫比比皆是,甚至還有與鴇頭狼狽為奸的專門“醫生”。為了以“處女”的身價牟取非法利益,在小段英“被解救前20天,老板娘聯系好了開苞‘業務’,找來了一名‘女醫生’,強行給小段英‘打血’,即向子宮打一針擴宮針,用鉗子夾著浸飽人血的棉花放進子宮,不顧她疼得打滾,送去給一個老頭‘開苞’”。如果不是《南方周末》白紙黑字的報道,筆者怎能相信這些泯滅人性的劣行會發生在朗朗乾坤之下?從這段使人不忍卒讀的文字,我們盡可以想象,廖家坡拐賣婦女、介紹、強迫婦女賣淫的“性產業”的規模和一些人的行徑已恣意妄為到了何種程度。筆者不禁要問:廖家坡就在岳陽市的眼皮底下,不偏不僻,為什么竟成了無人管的“紅燈區”?當地的各級官員在哪里?這里究竟是個什么地方?

    我們更可以推測,那些比此更黑、規模和程度更大、更有來頭的可能還在這些發廊、旅店的后面。在此,筆者要提醒的是:辦理此案時,千萬不能抓了蒼蠅而放了老虎,從而掩蓋那些真正的黑幕和后台。

    二、面對如此犯罪,告狀為何這樣難?

    小段英在2001年8月被解救,然而,直到去年10月20日,段父要求嚴懲犯罪分子的信件,才被送到湖南省公安廳長周本順的案頭。試想:如果不是周本順閱后拍案而起,當天對岳陽市公安局局長劉國球作出措詞嚴厲要求查處的批示,那么,此案能否有公開披露的一天?小段英能否最終得以伸冤?

    再看,10月20日周本順廳長批示后,直到11月12日,岳陽市公安局局長劉國球才批示:“組織專人迅速查清嚴肅處理”。我不知道這當中的22天被用于何處?面對如此觸目驚心的女童被強迫賣淫和強奸案,公安機關應有的工作效率體現在何處?轉發批示也僅僅是一層,而批示轉發的時間已是如此之久,更何談查處及時和查處力度?直至目前,本案偵查效率低下、案犯緝捕不力,正說明了這一點。

    告狀為何這樣難?這些地區的官員如何使人民信服?他們對人民的負責精神在哪里?起碼的良知又在哪里?

    三、土橋派出所是坐收罰款、靠嫖客生存的“寄生虫”,還是打擊犯罪、保護人民的“保護神”?

    小段英曾說:“這里都是這樣的,抓到了人,老板拿1000塊錢送去〔送到土橋派出所〕,就可以放人。其他都不問。”筆者無從知曉這土橋派出所到底收了多少錢?也無從知曉他們這些罰沒款收入的最終去路。更懷疑他們是否按照中央精神實行了“收支兩條線”?但有一點,僅從這土橋派出所廖家坡治安保衛組的治安員曹小紅的所作所為看,其中的貓鼠勾結,狼狽為奸、禍害人民的行為和程度已不言自明。可以說,他們中的一些人是故意縱容而坐收罰款、靠違法犯罪勾當而生存的“寄生虫”。

    面對記者對此案的提問,土橋所負責人的解釋是:“我們辦案講究的是証據,憑肉眼判斷年齡在法律上是不能作為依據的。而且那個妹子〔小段英〕看起來好像有十六七歲了。”照他們的解釋,是否過了十六七歲,就可以允許介紹、容留、強迫賣淫?公安機關也就僅僅罰款了事而不作刑事追究?他們的解釋似乎有充足的理由。筆者几乎不信這就是我們的派出所?几乎不信這就是公安民警的回答?我不知道,他們花著人民的納稅錢究竟在干什么?玩忽職守已經顯然,再深究下去,這當中到底有多少人涉嫌玩忽職守等犯罪?真為他們羞恥。

    四、地方黨政領導當負何責?

    廖家坡處于岳陽市火車站,并不是一個天高地遠的地方,除出這土橋派出所,上級公安機關的管理監督職能又在哪里?岳陽市的地方黨政領導真的不知情嗎?人們常說,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岳陽市的黨政領導難道就是這樣保護人民平安的?多年來,許多本該受到處理的玩忽職守官員,到最后仍然升官發財。面對廖家坡如此規模、坑害人民的“性產業”,岳陽市的官員該當何責?綜觀此案,先不說追究他們玩忽職守的刑事責任,難道還不夠追究起碼的黨政紀律責任?

    “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這是先哲留在岳陽樓上為人傳誦的名句,我不知道,岳陽市一些玩忽職守的地方官員,還有什么臉面?你們給人們最基本的生存權和安全感了嗎?!

    廖家坡是個恥辱,朗朗乾坤下竟使人民遭受如此劫難﹔廖家坡也將注定是個標記,在法治的陽光下,可憐的小段英和與她同樣命運的姐妹們一定會得以伸冤。我深信并拭目以待。

    (網友:黎城的蘇鐵)

    相關文章:觀點碰撞:3月接客700,女童悲劇何以發生?

              850個嫖客和800萬“國軍”,誰更難剿滅?


來源:人民網 2002年4月11日
(責任編輯:夏愛平)


 
相關專題
 網友觀點集錦
 網友黎城的蘇鐵專輯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