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2年7月23日11:02


美國大公司丑聞的啟示:市場與誠信的前景
    

    最近一個時期,美國若干大公司丑聞頻傳,華爾街股市也隨之動蕩。為了懲罰企業的造假行為,美國總統布什已經多次發表了公開演講,聯邦政府的有關部門也陸續出台了一些措施。

    此次事件,已經引發了美國內外的很多評論。因此,這里我不想繼續寫“事后諸葛亮”式的評論,也不打算提出“亡羊補牢”式的建議。我只想指出一個大家尚未注意到的普遍事實:企業的失信行為,其實是市場經濟正在走向終結的一個標志──或者再精確一點,是市場經濟走向終結的歷史過程中的一個標志。這就是說,企業的失信問題,并不僅僅是美國的、企業的問題,而是所有國家的、企業的問題。只要市場經濟依然存在,這樣的問題就不會消失﹔只有市場經濟消失了,這些問題才不會存在。

    大家知道,企業的失信問題,既是市場經濟所難以容忍的道德錯誤,也是需要懲罰的違法行為。這個道理,不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也不論是大公司還是小公司,都是不言自明的。也正是基于這一普遍認識,各國政府都制訂了相應的法律,各國的企業或企業家們也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信譽(或信任、誠實、誠信等)就是生命。而且,我們也都看到,那些失信(或欺騙、欺詐、制造假冒偽劣產品等)的企業或企業家的確也被繩之以法,并且受到了公眾的道德譴責。市場,就是這樣懲罰造假者的。

    這是事情的一個方面。事情還有另一個方面:即市場也容忍、鼓勵、甚至縱容失信。說得更明確一些:市場本身就離不開欺騙、欺詐、假冒偽劣等等不道德的和不法的行為。

    此話怎講?理由如下:

    市場離不開交易,而交易離不開貨幣。貨幣是信用的標志和載體:沒有貨幣的中介,那么,商品就無法交換﹔交易就無法進行。買主和賣主可以互不相識,也可以不懂英語、中文、阿拉伯語,甚至也可以不了解某個具體商品的性質等等,但是,他們必須認識貨幣,必須懂得美元、英鎊、日元、人民幣,必須了解這些貨幣之間的匯率變化。貨幣是他們建立了解和信任的紐帶。當一個買主說“你的商品真好”、或者問“這件衣服多少錢”的時候,這個商品的所有者還無從相信這是客套,還是真話。但是,當買主把貨幣交到賣主手上的時候,后者才可以相信:這是真的。商品是真的,貨幣是真的,雙方的交易是有效的,各自的信用也是可靠的。

    商品交易是貨幣交易,也是誠信的交易﹔所謂交易,即商品所有權的轉讓,亦即信用的轉讓。因此,一件衣服的價格為50元錢,也就是說:它的質量和數量可以換算成50元,它里面包含的勞動價格等于50元,它體現的信用等于50元。買主用50元購買一件衣服,等于同時購買了信用﹔賣主出售衣服,也等于同時出售了信用。在這里有形物與無形物,即商品和信用,具有等價。它們通過市場的交易,實現了“自我”的價值。

    但是,當誠信被物化到商品和貨幣里面的時候,它也就與自身分離了:它由一個不可測量的、不可交易的抽象的道德形態,轉變成了一個可以測量的、可以交易的具體的物質形態。它自身一分為二了:一個是內在的它、本來的它、原始的它、作為人的道德良心而表現出來純真的它﹔另一個則是外在的它、后來的它、經過加工的它、作為商品貨幣來到市場上的復雜的它。道德形態的商品化和貨幣化導致了一系列的矛盾:價格與價值的分離﹔使用價值與價格的分離﹔所有權與使用權的分離﹔甚至人的良心與人的行為的分離,等等。

    正如商品的價格不總是與其價值一致,而總是圍繞著價值變動一樣,信用的價格也是如此。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有時信用“很值錢”、甚至價值連城,如某人一句話,一張名片、一個簽名、一個公章、一個招牌等等﹔而有時信用則“不值錢”、甚至一錢不值,如某些垃圾股票、偽劣產品、失效合同、已經貶值的貨幣等等。這里我們看到,信用作為商品,其價值與價格不僅在理論上存在著分離的可能﹔而且在現實中,也往往是分離的。

    在商品經濟中,每個人都是買主,同時也是賣主。工人出賣自己的勞動(亞當﹒斯密的說法)或勞動力(馬克思的說法),同時又用工資購買自己所需的生活必需品。工人與雇主的合同,規定了雙方的交易、以及交易的內容、數量、質量和價格。合同的如實執行,則意味著雙方的誠信關系的建立。

    這里有兩個值得注意的問題:首先,由于工人處于較弱的一方,而雇主處于較強的一方,因此,雙方的合同內容具有不平等的因素,他們之間的信任關系也是脆弱的。為了避免失信,合同往往規定懲罰的內容,而它通常也是單方面的:比如,工人不尊重老板、早退遲到、或請假生病等則要扣發獎金、甚至被開除,而雇主打罵工人、延長勞動時間、或拖欠工資等則往往不受任何懲罰。而這種情況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工人和雇主相互交換了各自的信用,由于雙方地位的不同,因此雇主有權力使用和支配工人的全部信用,而工人只能在有限范圍內使用雇主的信用(如要求按時發工資)。

    另一個問題是:這種現代雇用合同是有期限的,不是無期的﹔即使是長期合同,也沒有把工人的生老病死全包下來的。而且,雇主也更喜歡簽訂短期合同,以便維持某種靈活性。這也就意味著,雙方的信用是短期的,而不是長期的。這是為什么呢?因為如果雇用合同是無期的話,那么,它就意味著奴隸制的復活(黑格爾和馬克思語)。換句話說,現代工人與過去奴隸之間的最大不同是:工人的信用是可以買賣的,有價格的,短期的,因此,他是自由的﹔奴隸的信用是不可以買賣的,沒有價格的,長期的(甚至終身的),因此,他是不自由的。

    雇主之所以也要講信用,是因為他要進行生產、銷售產品、賺取利潤。如果他不講信用,隨意撕毀合同,那么,其他工人可能就不來他這里打工了。因此,信用之所以在市場經濟中受到重視,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它具有使用價值,可以變成金錢,可以帶來利潤。否則,它就不會受到重視。

    通常,由于大企業擁有大量的商品、雄厚的資金、丰富的經驗、巧妙的營銷戰略、遍布全球的交易網,因此,它就擁有高度的信用﹔相反,小企業的信用則差一些,因為它的不具備大公司的那些優勢。企業的信用,是賺錢的手段﹔為了賺錢的目的,企業要生產、要買賣、要資金周轉,即要講信用。這就是企業的信用、買賣的信用、合同的信用、商品經濟的信用的本質。

    信用的各種內在矛盾本來也可以維持在一個適當的程度,但是,市場上商品競爭的激化往往促使這些矛盾成熟和爆發。比如,如果沒有競爭、或競爭不激烈的話,那么,某些公司的假年報、某些個人的假文憑、某些產品的低質量等等,可能就不會暴露,或不會很快暴露,或即使暴露也不會引起轟動。正是因為市場上有競爭,有時甚至競爭激烈,所以,失信的問題才隱瞞不住了。于是,人們說:市場經濟要講信用,或者說市場經濟就是信用經濟,等等。

    但是,難道失信的問題不正是在商品交換、在市場經濟、在彼此競爭中出現的嗎?在原始社會里面,存在“失信”或“誠信”這類的問題嗎?沒有。人們甚至沒有商品的生產和交換活動,還沒有盈利或賺錢這樣的目的和觀念。在計划經濟的社會,出現過那么多的“三角債”、“假冒偽劣”產品或貪污腐敗官員嗎?也沒有。這不是因為那時企業、官員和人們的道德水平“高”,而是因為經濟發展水平低,還沒有走到市場經濟這個台階上來。

    我絕非贊美原始社會或計划經濟,而是想說明:只有在一個非私有制的、非市場經濟的社會里面,只有在信用不被當作商品交易的社會里面,誠信才能保持自身的同一,才能不產生分離。

    既然如此,我們就可以知道市場經濟中的誠信的前景了,也可以估計到各種反對和懲罰失信的措施的結果了:它們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敷衍了事的短期行為。說得更坦率一點:如果沒有了失信,也就沒有了誠信﹔如果沒有了失信和誠信,也就沒有了商品貨幣交易和市場經濟。反過來說,市場經濟固然需要誠信,同時也離不開失信。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不過,我們可能在目前這個水平上就取消商品、貨幣和市場嗎?當然不能。我們都經歷過“烏托邦”的幻想時代,也都知道它能給我們帶來什么。因此,我們也都知道:如果不經過市場經濟,我們就無法到達那個理想的王國﹔這正如某些宗教教義所昭示的那樣:不經過地獄,就上不了天堂。

    問題是:經歷這個“地獄”的時間是長,還是短?據最近在非洲發現的化石,人類的歷史又上溯了100萬年,即達到了700萬年左右。而迄今為止的市場經濟的歷史,最長也不過1萬年左右,連人類歷史長度的1/100也沒有。即便它還能再繼續1萬年或几個1萬年,它在人類的全部發展史上也不過是短暫的一瞬。市場經濟,連同其商品和貨幣,以及自身分離的各種道德形態和社會矛盾,將不可避免地走向終結。人類一定會進化到一個更高尚的、更完美的、更理想的境界。當然,這絕非一日之功,這需要花費漫長的時間。但是,每當我們聽到、看到那些失信的人和事被揭發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會想到,人類向這個前景又走近了一步。現在,我們不是又一次聽到了這個腳步的聲音嗎?──這,才是美國大企業的失信行為給人們透露出來的真實信息。

    (網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  賈保華)


來源:人民網 2002年7月23日
(責任編輯:夏愛平)


 
相關專題
 網友賈保華專輯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