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2年8月14日01:10


憑什么叫“爛仔”?
    

   近日,京城某報的一則評論有這樣兩句話:“當年王朔出了本《看上去很美》,馬上就有個爛仔出了本《看上去很丑》。好象就是扛著‘北大’的大旗。”且不論此書作者桑地當年的這本書寫得是好還是壞,但我想,面對一個有創作自由權利的人,這位評論者憑什么叫他為“爛仔”? 

    無論怎樣解釋,“爛仔”絕非是一褒詞。只要是一個正常的有著人格尊嚴的人,他絕不會接受。我不明白,因為寫了一本書,好端端的一個北大研究生,作者桑地轉眼竟成了一個“爛仔”。絕非筆者危言聳聽,如果說,此評論者是泄個人私憤,那不得不請這位先生改造其文德文風。如果是信口開河,張口說慣了,也請他在一邊自我進行基本素質教育。因為,其言既有污媒體、有害社會,也難避詆毀、攻擊他人之嫌。

    憲法賦于公民的自由和權利是平等的,別人有文學創作的自由,你固然也有評論的自由,但這種自由和權利必須以講文明、遵法紀為前提。更不明白的是,這篇評論在編輯的眼皮底下,竟順利過關而公諸傳媒。這也說明我們的媒體對此已習以為常、視而不見,甚至引以為“時尚”也未可知。

    最近,昆明市檢察機關已著手對司法文書進行改革,以往描述犯罪嫌疑人常用的“逃竄”、“喪心病狂”,“狗急跳牆”等詞匯被一概逐出法律文書。對犯罪嫌疑人,司法的“話語權”尚且如此,對他人文學創作的評論,難道我們還沒有起碼的尊重和寬容?    社會文明離不開媒體的引導,而媒體更時時離不開千千萬萬個“寫手”,毫不夸張地說,媒體從業人員包括所有“話語權”的行使者,一定程度上,直接反映和影響著社會風尚。但愿“爛仔”之類的詞匯,不要輕易出現在我們主觀性的評論中。因為,這畢竟不是在罵街,也絕不僅僅是語言的純潔性問題。

    (網友:黎城的蘇鐵)

    相關文章:“憤青”與“糞青”  


來源:人民網 2002年8月14日
(責任編輯:夏愛平)


 
相關專題
 網友黎城的蘇鐵專輯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