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2年9月12日16:15


從“按指紋”談司法公正
    

    “按指紋”也叫“捺手印”,它本是司法工作中的一件尋常之事,然而,稍微留意一下我們便可發現,因為主體的不同,訴訟活動中按指紋的具體操作也不盡相同。可以說,几乎所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他們在被訊問作過簽名之后,仍都被要求在筆錄的每一頁上再按上一個個指紋。司法人員的這種要求對他們來說往往是無條件的,勿庸置疑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并無申辯和不按的可能。而在與証人、被害人作筆錄時,情形則有所不同,有的是按照辦案人員的要求,“循規蹈矩”在白紙黑字上按下了鮮紅的“指紋”,但有的人卻能雙手清白、“一塵不染”,成為例外,僅僅是簽上姓名而已。自然,他們能不按指紋,完全征得了辦案人員的同意,因此,在一些人眼里,有時不按指紋又似乎成了一種特別關照,或曰“豁免權”。 

    是不是說不按指紋就屬違法?非也!事實上,我國現行法律對按指紋并沒有明確規定,只規定了應當作相應的簽名或者蓋章,也就是說,按指紋的做法并無任何法律依據。這里,筆者暫且撇開按指紋的法律地位不談,僅質疑為何會出現這種因人而異的“按指紋”?即為何有人必須按,有的人就可以不按? 

    法律的內核就是公正,而司法公正應當包含兩方面的內容:一是實體的公正,即在法律的實體適用上人人平等,它要求我們在審判案件時應當尊重客觀事實,嚴格依照實體法律的規定進行裁判﹔其二是程序的公正,即在審判案件時嚴格遵守各訴訟法所規定的程序進行審判活動,它是司法工作必須嚴格遵守的基本的操作規范。 

    筆者認為,“按指紋”看似事小,實質卻“茲事體大”,因為,它已觸及了司法程序的公正。 

    在已經確立法治秩序的現代社會,程序公正先于實質正義,這已是不爭之常識,因為以程序公正求實質正義,實質正義則存﹔否則,程序公正亡,實質正義也亡。在我們逐步邁入法治社會的今天,程序法也已被看著是司法工作的生命線,而種種隨心所欲、蔑視程序公正的做法便是公正之大敵。對這種事關程序公正的“按指紋”做法,為什么多年來我們卻如此無視與隨意?這不能不說是件憾事。所以,既談法治,我們就應當冷靜地檢點和審視這習以為常而隨心所欲的“按指紋”,認真講究其適用的平等性。 

    現實中,那些享受不按指紋“國民待遇”的人,大多是有“身份者”,更多的是有一定官階的官員,對一些人而言 ,他們作証已是不易,更何況再被鮮紅的印泥弄臟了手,這種與“袞袞諸公”形象不符的“按指紋”似乎就是有礙身份、有損形象。這種觀念甚至在一些司法人員的腦海中也根深蒂固,而同樣訴訟地位的一般調查對象, 卻往往無此待遇,試想:當他們面對司法人員按指紋的要求及威嚴時,又有几人能說個“不”字? 

    不可否認,舊時的那種簽字畫押確實有著被輕視甚至侮辱的意味。凜然的大堂之上,官老爺頤指氣使,小民們俯首低眉,在多數人的印象里,按指紋總是與犯罪相聯,這就使得客觀的調查活動變成了身份的不平等。但現代法治如果打上這一烙印,則不能不說是悲哀。辦案中,筆者就曾碰到這樣的實例,一些賄賂案件的証人作証時,那種扭捏和尷尬自然不再是平日瀟洒之態,尤其是在按指紋時極不情愿,并有過主動請求“豁免”的例子,盡管這種官民有別的按指紋的行為并無實質內容,但我們還是覺得耐人尋味。對這種按指紋,如果采取不同的做法,人們完全有理由懷疑我們執法的背后是否有“貓膩”?人們完全有理由責問:連要求按指紋這一簡單的舉動都照顧或不敢得罪有關人,還怎能取得應有的証據?還怎能保証案件的突破?連這表面的形式都做不到平等,還談何實質上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因此,這種因人而異的按指紋背后,不但隱含著舊的等級觀念,而且更潛藏著諸多暗箱操作和司法腐敗的可疑和可能。這種責問和擔憂并不是多余的。 

    由此看來,這種因人而異的“按指紋”,這種不同的“國民待遇”,禍莫大焉! 

    所以,筆者認為,為了保証司法公正,我們不妨首先從按指紋這小小的形式做起,要么大家一視同仁,按照個人自愿,從簽名、蓋章或按指紋中任選其一﹔要么人人平等都來按,“一個都不能少”!

    (網友:黎城的蘇鐵)


來源:人民網 2002年9月12日
(責任編輯:夏愛平)


 
相關專題
 網友觀點集錦
 網友黎城的蘇鐵專輯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