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觀點 >> 網友說話 2002年12月31日09:16


年關將至,工錢何在?
    

    據《現代漢語詞典》解釋,“年關”的意思是:因為從前結賬多在農歷年底,那些欠租、負債的人覺得好像過關一樣,所以稱為“年關”。

    解放后,人民當家作主人,歡歡喜喜過大年,而“年關”這個詞也几乎絕跡了。不過,近些年來,我們卻看到“年關”出現了開始復活的跡象:每到年終或結賬、或發薪、或分紅的時候,總是有一些民營企業或私人企業的老板或工頭想方設法地拖欠不給﹔其中,有些惡劣的老板或工頭甚至不辭而別一走了之,而把那些急著拿錢回家過年的工人和民工趕進絕望的境地。顯然,對于這些工人和民工來說,過年就是過“關”。不過,與從前不同的是:從前過年關的人是那些欠租負債的人,而現在過年關的人則是那些被欠債、被欠工資、被欠分紅的人。

    前几天北京下了初冬的第一場雪,引起了我帶孩子去郊游看雪的雅興。不過,在前往小湯山的路上,我卻意外地看到了這樣一副“雪景”。開始,小巴的司機和乘客都以為前面發生了交通事故,因為車速突然減緩。不過,等車開到前面的時候,大家才看清了“事故”的真相。原來,在馬路中間豎立著一塊黑板大小的木版,上面寫著七個不大整齊的大字:“我要錢回家過年”。

    因為是道路是單行線,所有車輛路過這里都得減速,因此,所有的車輛都看得見這個木牌。在木排的兩側的、外面的土路上,分別站立著三四十個民工,面對著車輛。在不遠的另一條岔路上,還站著一些民工,有几個人還舉著彩旗。如果不看牌子的話,路過的乘客可能還會以為,這些民工正在舉行冬季長跑比賽呢。再遠一點的地方聳立著一些高大的、已經完工、或尚未完工的建筑,而這些民工好像就是剛從其中的哪棟建筑中走出來似的。

    冰天雪地,彩旗飄飄。裹著各色長衣或短衣的民工們在北風中發抖。眼前的景象似乎顯得有些滑稽,也有些傷感的味道。當我們的小巴路過這塊木牌和民工的時候,車里突然變得安靜了。沒有人冷嘲熱諷,也沒有人抱怨不滿。司機與乘客似乎在向民工們行注目禮,傳達著理解與同情。

    坦率地說,作為中年人,過去我曾經看過楊白勞和白毛女的電影,也讀過夏衍寫的包身工的故事。現在我也不時地在報紙上看到某些企業如何虐待工人、拖欠工資的消息。但是,近距離地親眼看到,這還是第一次。而事件發生的地點,距離天安門不過六七十公里。至于在那些北京之外的地方、在距離天安門几百、几千公里之外的地方,究竟還有什么事情發生,就可想而知了。

    站在一個經濟學者的角度,我對此類事件的發生雖然感到悲哀和無奈,但并不感到突然或奇怪。因為這些事情,不僅在解放前的中國大量發生過,而且在歐美資本主義原始積累時期也曾經普遍地存在過。在這個意義上,我認為:中國的民企或私企的老板們與工頭們的拖欠工資的行為,與其說是“反常的”、偶然的,不如說是“正常的”、必然的。只有經過這個發展階段,他們對待工人的態度才能變得文明一點、人道一點、仁慈一點!同時也“誠信”一點。在這個發展階段結束之前,諸如虐待工人、克扣工資、強迫加班、歧視女工、下跪搜身、隨意開除、有毒作業、危險操作、環境污染等等現象,將每日每時地、大量反復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同樣,中國新成長起來的這一代工人、特別是那些從農民轉過來的工人們,在這個發展階段結束之前,也只能是一個“自在”的階級。由于他們處于相互競爭的、散漫的、無組織狀態,因此,他們受到強大的老板和工頭的任意欺壓時,只能一籌莫展。不過,隨著這些欺壓事件的增加,這些工人會逐漸意識到:只有團結起來,拿起法律武器展開斗爭,才能維護自己應有的權利和利益。

    在這里,我想聯系學朮界的現狀說一句:我們的專家學者往往善于走極端。一個極端是:似乎為了社會安定,也可能為了避免“文革”式的階級斗爭擴大化,因此,近年來許多著名的專家學者一直建議我們取消“階級”這個字眼,而代之以“階層”。他們似乎以為,只要變換一下朮語,就可以改變事實、消除矛盾。這不過是自欺和欺人的學朮“把戲”罷了。在多次地而不是一次地、大量地而不是少量地聽到和看到各種關于老板和工人的利益沖突事件之后,恐怕只有聾子和瞎子才會依然故做天真地解釋:他們只屬于兩個階層,而不屬于兩個階級﹔他們之間的問題只能叫做矛盾,而不能叫做斗爭、更不叫做階級斗爭。

    專家學者的另一個極端是:對市場經濟盲目崇拜,以為只要經濟發展了,各種社會問題就會自然而然地解決。因此,他們對于諸如工人或民工面臨的各種現實問題,几乎毫無興趣,也根本不愿意深入研究。他們只關心老板利益的維護、只關心企業財富的增長、只關心經濟指標的變動!他們只認錢不認人。有些專家學者不僅從企業或老板手上直接領取津貼和紅利(有時叫做學朮資助),而且,他們甚至還自辦公司,親自擔任老總或董事。這就使得他們的學朮成果不能不在很大程度上喪失中立和客觀的性質,從而淪為賺錢的工具。當然,我這里主要講的是社會科學方面的專家學者。

    好吧,為了照顧目前我們大家的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讓我們把那些老板損害工人利益的事件都看作是“階層”矛盾或“階層”斗爭吧。為了照顧那些“企業家型學者”或“學者型企業家”的面子,讓我們為所謂“知識就是財富”而歡呼吧。

    但是,我們依然無法回避這樣一個問題:年關將至,工錢何在?

    對此,我的主張是:絕不能聽憑市場力量的決定??因為在市場中,企業家是有權有勢的,可以隨意決定工人的命運﹔也不能聽憑專家學者的夸夸其談!因為他們很多人已經喪失了公正的立場,也不關心社會下等階級(或階層)的遭遇。這里需要的是政府的干預,而且是強力干預!因為只有當各級政府機構、官員、律師、婦聯、特別是工會,都實施強力干預的時候,問題才能解決。

    (網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副教授  賈保華)


來源:人民網 2002年12月31日


 
相關專題
 網友觀點集錦
 網友賈保華專輯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