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環保>>國內動態

三門峽大壩:曾經“中國第一壩” 如今命懸一線
譚野 劉紅賓
  2003年11月24日08:37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圖為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供圖/中國新聞圖片庫
■圖為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供圖/中國新聞圖片庫
  一個大壩的主要功能是防洪、防凌、蓄水、供水、發電,而其主要功能的喪失便意味著大壩的死亡

  10月11日,水利部召集陝、晉、豫三省相關部門及部分專家學者,在鄭州召開了“潼關高程控制及三門峽水庫運用方式專題調研會”(以下簡稱鄭州會議)。

  在鄭州會議上,中國水利部副部長索麗 生指出,有必要對三門峽水庫的運行方式進行調整,三門峽水庫的防洪、防凌、供水等功能可由小浪底水庫承擔。

  鄭州會議結束不到一周,10月17日至18日,水利部會同中國工程院在北京再次開會討論如何降低潼關高程,索麗生提出的“改變三門峽的運用方式”的方案在會上依然被認為是解決問題最重要的方法。業內人士認為,北京會議將比鄭州會議更能影響決策。

  緊接著,10月31日,國內資深水利專家、92歲高齡的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張光斗和前水利部部長、80歲高齡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政協原副主席錢正英,在接受中央電視台《經濟半小時》欄目採訪時也共同呼吁:三門峽水庫應該盡快停止蓄水和發電。

  一個大壩的主要功能是防洪、防凌、蓄水、供水、發電,而其主要功能的喪失便意味著大壩的死亡。

  作為惟一一座成為人民幣圖案的水電站,三門峽很有可能同印著自己影像的第二版人民幣五角錢一樣無法避免退出歷史舞台的命運。

  一首詩和一個大壩的尷尬

  ■今年渭河“小水釀大災”

  “望三門,門不在,明日要看水閘開……”賀敬之這首曾經激動過一代人的《三門峽———梳妝台》豪言壯語般的詩句,靜動適度,起伏有序,對三門峽的謳歌之情表現得淋漓盡致。然而這首以黃河三門峽水電站建設為小背景,以“大躍進”為大背景的詩歌,在歷史與現實的輪轉中卻顯得越來越尷尬。

  8月24日至10月5日,陝西全省連降暴雨,渭河流域洪澇成災。據統計,陝西省有1080萬畝農作物受災,225萬畝農作物絕收,成災人口515萬人,直接經濟損失達82.9億元,是渭河流域50多年來最為嚴重的洪水災害。

  然而有專家指出,今年渭河洪峰最高流量每秒3700立方米,僅相當於三五年一遇的洪水流量,但卻形成了50年不遇的洪災。這顯然是典型的“小水釀大災”。

  ■渭河成懸河主要責任在三門峽水庫

  10月31日晚,中央電視台《經濟半小時》欄目播發了名為《張光斗抨擊設計錯渭河災起三門峽》的專題,把今年渭河流域發生嚴重洪災原因的矛頭直指三門峽水電站。張光斗在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時認為:三門峽水電站為了發電,水庫的蓄水水位常年保持在較高水平,這使得上游地區特別是陝西的渭河流域,泥沙淤積嚴重。渭河上游的泥沙流不到黃河下游河道,導致渭河的河床抬高,從而導致渭河一發洪水就沖出堤壩的情況出現。

  在此之前,陝西媒體及水利部副部長索麗生也指出,渭河變成懸河,主要責任在於三門峽水庫。

  而據資料顯示,黃河三門峽水電站1960年9月建成蓄水,到1962年3月其上游渭河潼關河床就抬高了45米,渭河成了地上懸河,嚴重危害著關中平原的安全。

  1973年河道淤積延至臨潼以上,距西安隻有14公裡,又威脅到西安的安全。

  一場爭論跨越世紀

  ■立項之初即遭陝西方面堅決反對

  三門峽立項之初就遭到陝西方面的堅決反對,當時陝西不少政府官員通過多種渠道力陳此項目對陝西的影響。其實早在1955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前蘇聯專家提出的“高壩大庫”的三門峽水利工程方案雖然被全票通過,但同時也遭到了清華大學水利專家黃萬裡和水電總局實習生溫善章的反對。

  1958年,在三門峽工程開工一年后,陝西仍在極力反對三門峽工程。理由是:沿黃流域水土保持好就能解決黃河水患問題,無須修建三門峽工程。但三門峽工程並沒有因此停止。1960年,大壩基本竣工,並開始蓄水。

  1961年下半年,陝西的擔憂變成現實:15億噸泥沙全部鋪在了從潼關到三門峽的河道裡,潼關的河道抬高,渭河成為懸河。關中平原的地下水無法排泄,田地出現鹽鹼化甚至沼澤化,糧食因此年年減產。1962年,陝西人再也按捺不住,在4月召開的全國人大二屆三次會議上,陝西省代表提交提案,擬請國務院從速制訂黃河三門峽水庫近期運用原則和管理的具體方案,以減少庫區淤積,並保護335米移民線以上居民的生產、生活、生命安全。

  ■三門峽工程的運用方式雖幾經調整,但工程對上游造成的危害卻仍在繼續

  在隨后的許多年裡,三門峽工程的運用方式雖幾經調整,但三門峽工程對上游(主要是黃河最大的支流渭河)造成的危害卻仍在繼續。類似的不滿和爭議也就不免時常出現,直至最近的鄭州會議。

  在鄭州會議上,陝西省水利廳副廳長在匯報中再次尖銳地提出:“三門峽庫區問題已經綿延了40年,積澱的各種矛盾已非我省所能解決,矛盾的發展完全是由三門峽顧及自身利益和下游利益造成的。”

  11月12日,三門峽水電站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從有水利專家把今年渭河流域水患成因怪罪於我們后,渭河周圍的領導們似乎也理直氣壯起來,恨不得立刻炸掉三門峽工程而后快。”他認為,治理黃河是一個系統的大工程,逐級造水庫是其中一個重要方面,水庫本來就有沉積泥沙、減少下游水患的功能,三門峽水庫這些年對控制流量、減少下游水患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忽視的。“以前,三門峽以下流域是重災區,攔壩后就基本沒有大水災了,而這個流域面積比渭河流域的大得多,其利弊得失孰輕孰重難道不是很清楚嗎?”

  但是陝西省的一份報告也憤怒地指出:“同在一個黃河流域,惟有陝西是歷史因素的無辜受害者,而別的省份都是純粹的受益者,他們在幾十年安瀾的同時,繼續向黃河索取更大的利益。”而三門峽水電站的那位工作人員則認為,“不能把禍水都潑到三門峽的頭上”。他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在這次電視上報道的渭河水災的鏡頭裡,到處都是光山禿嶺,連素稱糧倉的關中平原也少見樹木。渭河流域的水土流失,不僅加重了三門峽的泥沙淤積,同時也抬高了自己的河床,這樣不發生水災才怪!出了問題,不去查究源頭深處的原因,卻責怪也是受害者的下游,這不是舍本逐末、避重就輕嗎?”   

    生存之爭與利益之爭

  ■水位是三門峽水利樞紐管理局的一道生死線

  三門峽大壩從立項到建成至今的數十年裡,圍繞大壩的利弊,各方一直是爭論不休。陝西方面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和生存而爭,而三門峽水電站也是同樣的處境。作為三門峽水庫調度的負責人,三門峽水利樞紐管理局水庫調度科科長張冠軍對於水位的感受有著最深刻的體會:要發電,就需要保持高水位,但上游地區將因此出現嚴重的泥沙淤積。如果降低水位,又無法發電。他無奈地表示:“水位是三門峽水利樞紐管理局的一道生死線。”

  三門峽水利樞紐管理局水情分析科科長王育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介紹,目前三門峽水庫每年可發電10億千瓦左右,收入約為兩億元,這是三門峽水利樞紐局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如果失去了發電功能,三門峽樞紐的正常運行就會缺乏經費來源,管理運作也就無以為繼。

  據記者了解,現在三門峽水電站每年的發電量遠遠超過當初25萬千瓦的規定,原來5台5萬千瓦的小機組已被換成了大功率機組。每年將近兩億元的收入是黃委會、三門峽水電站及其2500名員工的主要經費來源和生存支撐。一個敗筆?兩種警示!

  三門峽水電站作為新中國第一項大型水利工程,有人說是一個敗筆。但作為新中國治理黃河的第一個大工程,其探索方法、積累經驗的作用是不可小看的,丹江口、小浪底、葛洲壩、三峽等大工程都從它那裡得到了極其寶貴的經驗教訓。但是,同樣不能因此就拒絕做深刻的反思。例如決策與管理的科學性、民主性,例如部門之間的協調機制。

  ■主要技術是依靠前蘇聯列寧格勒水電設計院,而該院並沒有在黃河這樣多沙的河流上建造水利工程的經驗

  三門峽水電站修建時正處於“大躍進”時期,決策者的決策並非通過嚴謹的科學論証。它的主要技術是依靠前蘇聯列寧格勒水電設計院,而該院並沒有在黃河這樣多沙的河流上建造水利工程的經驗,所以造成嚴重后果的泥沙問題當時被他們忽視了。周恩來總理在1964年6月同越南水利代表團談話中就曾承認:“在三門峽工程上我們打了無准備之仗,科學態度不夠。”而在決策過程中,對反對意見的漠視也值得人們深思。當時陝西和山西兩省都有人反對修建,在專家中同樣存在著不同的聲音,但這些意見都被人為地忽略和壓制了。

  ■在三門峽水電站問題上也一直存在著嚴重的部門協調機制失靈問題

  據《經濟視點報》報道,在三門峽水電站問題上也一直存在著嚴重的部門協調機制失靈問題,在鄭州會議上,陝西省還指責三門峽的蓄水位違背了“四省會議”所協議的蓄水位。其實,部門協調機制的失靈主要是由一些國家職能部門對部門利益的重視要遠甚於對整體利益的重視所導致的。

  對此問題,黃河水利委員會退休專家溫善章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我經常提意見說,有的部門本來行使的是國家職能,可一到了實際操作就出現很多企業行為,處處表現出賺錢的沖動。現在的很多規劃都是‘吃飯規劃’,而不是出於黃河的實際需要。20世紀50年代黃河下游修防3000人就夠了,后來機械化了,反而成了2萬人。吃‘皇糧’的人越來越多,三門峽水電站現在修防將近3000人,我看200人就夠了。”

  ■三門峽水庫建成后取得了很大效益,但這是以犧牲庫區和渭河流域的利益為代價的

  對三門峽已經造成的損失,單一的譴責是不理智的,同時即使三門峽真的被廢棄,我們的反思也不應因此停止。正如水利部副部長索麗生在鄭州會議上所強調的:“三門峽水庫建成后取得了很大效益,但這是以犧牲庫區和渭河流域的利益為代價的。三門峽水庫在運用方式上的調整,不是對三門峽水庫的否定,而是更加合理的運用。這不是追究誰的責任的問題,而是怎麼看待並在以后盡量避免犯錯的問題。”

  ■鏈接

  三門峽水利工作者重審三門峽水庫

  ■40多年來作出了巨大貢獻

  三門峽水庫是黃河上修建的第一座以防洪、防凌、供水、灌溉、發電為目標的綜合大型水利樞紐。40多年來,通過水庫的調節,為黃河下游防洪防凌安全、沿黃河城市工業和農業用水、下游河道及河口地區生態平衡等,作出了巨大貢獻,在水庫調度、機組抗磨蝕等方面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為多泥沙河流水庫如何長期保持有效庫容、長期保持水庫壽命,探索出了成功的方法。

  ■三門峽水庫的去留問題又被提出

  小浪底水庫投入運用后,黃河下游“上攔下排、兩岸分滯”的防洪工程體系日趨完善,對干流洪水的控制,由過去三門峽樞紐單庫奮戰,變成了三門峽與小浪底聯合調控,小浪底水庫成為直接控制下游洪水的重要樞紐。在此背景下,部分專家學者又一次提出了三門峽水庫的去留問題,廢除、炸壩、敞泄、停運等不一而足的觀點再一次叫響。隨著小浪底水庫的建成,提高了對黃河下游洪水的控制能力,原來由三門峽、故縣和陸渾水庫承擔的任務將有比較大的調整,需要對現有資源進行整合,但無論怎樣調整與整合,都不應是迎新棄舊,用新庫替代老庫。當然,在新的情況下,對三門峽水庫的歷史地位和在今后黃河治理與開發中的作用,也需要重新審視和定位。

  在我國的水利建設史上,沒有一個工程像三門峽這樣,從工程設計到建設,從運行到管理,歷經曲折,既有規劃、決策的教訓,也有建設和運行管理的經驗,坎坎坷坷,風風雨雨,不時成為全國水利界乃至全社會關注的焦點。

  ■規劃階段“三起三落”

  規劃階段就一波三折“三起三落”,直到1955年7月30日由全國人大一屆二次會議通過了《關於根治黃河水害和開發黃河水利的綜合規劃的決議》,修建三門峽工程的決策才終於形成。圍繞樞紐是按“蓄水攔沙”還是“攔洪排沙”設計方案,又進行了長達一年半的爭論。

  ■投入運用不久就進行兩次改建

  規劃和設計的先天不足,迫使工程在投入運用不久就不得不進行兩次改建,三次改變運用方式。1964年12月決定在樞紐的左岸增加兩條泄流排沙隧洞,將原建的5~8號4條發電鋼管改為泄流排沙鋼管,簡稱為“兩洞四管”。1969年6月又決定實施第二次改建,挖開1~8號施工導流底孔,1~5號機組進水口高程由300米降到287米。1990年之后,又陸續打開了9~12號底孔。

  ■三門峽的經驗為三峽及小浪底廣泛採用

  隨著改建增建的進行,樞紐泄流規模也由315米時的每秒3084立方米逐步增加到了每秒9701立方米。水庫運用方式也由“蓄水攔沙”先改為“滯洪排沙”,之后進一步改為“蓄清排渾”,調水調沙控制運用,對水量和泥沙進行雙重調節,一般水沙年份水庫可以達到沖淤平衡,可以保持長期有效庫容,為水庫的可持續利用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取得的經驗也為三峽及小浪底水利樞紐廣泛採用,許多國內外水利專家都為之贊嘆。

  ■文/(作者為三門峽水利樞紐管理局副局長,文章內容有刪節)

來源: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劉克)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