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環保>>污染防治

產煤大市山西臨汾“電荒”催生污染項目?
  2004年08月06日08:10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7月23日,臨汾近郊新西村村民劉向陽從地裡沮喪地拔出一株玉米苗說:“你看,這些苗子都弱的很,將來成了穗,也很小很小。”這幾畝玉米,是劉在剛剛收獲了冬小麥后種上的,麥子的產量很低,畝產比鄰村少了將近一半:鄰村一畝打七八百斤,這裡一畝隻能一畝打三四百斤。

  劉向陽將收成差歸因於附近“臨汾河西電廠”和洗煤廠、煤氣廠等廠礦產生的粉塵。

  粉塵不僅影響了庄稼的收成,也影響著村民們的生活。許多村民表示,路過那些工廠的時候,“味道重的有時候都呼吸不上來”。村裡得呼吸系統疾病的老人和孩子也很多。

  事實上,河西電廠排放出來的粉塵,已經威脅到了位於其東十公裡左右的古老城市--“堯帝故裡”臨汾城。在7月13日全國113個城市的環境“城考”中,臨汾“榮登”環境最差排行榜首位。這裡的空氣綜合污染指數達到了7.46,是空氣質量最好的海口市的12倍。

  爭議“環保電廠”

  正午時分,新西村的一群孩子們手裡拿著饅頭在小樹林裡玩耍,孩子們的手臉上落著黃塵,手裡的饅頭上則沾著黑塵,孩子們追逐著、打鬧著,嚼著饅頭。

  在他們身后是兩個寬數十米、高上百米的冷卻塔,壯觀地噴涌著水蒸氣。塔旁是更高、更粗壯的煙囪,冒著淡黃的煙。河西電廠的五台發電機組,正在源源不斷地將一種叫做“煤矸石”的材料,轉化為清潔的電源。

  煤矸石是洗煤之后剩下的含煤極少的石頭,燃燒后粉塵極大,由於佔地、污染地下水、排放煙塵等原因,煤矸石被稱為“多功能污染物”。

  “煤矸石發電,既清理了垃圾,還再造了能源。”韓必公說。韓是河西電廠廠長,7月24日下午,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韓一再聲稱自己的電廠是“環保電廠”,“我們有國務院支持政策這樣的尚方寶劍,煤矸石發電廠還可以享受國家的稅收減半政策”。

  韓所說的國務院政策支持,實際上指的是上世紀90年代末國家產業政策調整,在那次調整中,為了節約能源,國務院開始允許煤矸石發電。河西電廠也正是趁著這一“東風”上馬的。

  對於利用煤矸石發電這一政策導向,山西省環保局副局長王景龍不以為然。“國家產業政策導向有時往往帶來意想不到的后果。”王曾在山西省環保局污染控制處一線工作過多年,被譽為當地的“老環保”。 他認為臨汾市區的環境污染,最大的粉塵和二氧化硫,就來自這河西電廠。

  去年,臨汾大力整治了一次當地的煉焦和冶金行業,輿論普遍報道環境改善很大。有一天,王景龍陪著臨汾市長爬上當地最高一座樓,看到整個市區還是煙塵彌漫,王當時語氣堅定地說,“肯定還有一個大的污染源”。

  王景龍實地調查下來,發現污染源頭正是距離臨汾市十公裡遠的河西電廠。

  “這個火電廠用的燃料不是煤啊,是煤矸石”,王景龍說,1噸煤矸石可以產生66%的灰粉,相當於3噸煤的粉塵污染量。而河西電廠,每年要燃燒煤矸石40萬噸,“即使每噸煤矸石經過除塵后隻產生10%的粉塵,也有將近5千噸粉塵飄落在臨汾市上空。”

  臨汾市環保局副局長楊兆豐拿出臨汾市最新的工業污染統計數據,2002年,河西電廠共往臨汾市區 放了2萬多噸粉塵顆粒物、2600多噸二氧化硫,分別佔到全市排放總量的50%和39%。而據最新的山西省環境質量公報表示,臨汾環境空氣污染仍屬於以二氧化硫和顆粒物為主要污染物的煤煙型污染。

  在王景龍看來,河西電廠在重污染產業規模上的擴張,抵消了當地環保工作多年的努力。

  但韓必公對此予以否認,他說,廠裡一直使用著花費高昂的電除塵器,除塵效果可以達到97%,雖然它們耗電極大,每台每天都有1千伏的耗電量。“而且煤矸石含硫量很低,事實上排硫很少”。

  臨汾市電力供電局副總經濟師兼用電處處長戴曉洪和臨汾市供電局副局長呂家柱也持同樣的觀點,“這個工廠是一條龍生產,將污染環境的煤矸石轉化為電能,同時把排放的渣子和粉塵制成了水泥和磚瓦,對環境貢獻很大。”

  他們解釋,臨汾是全省最大的焦煤產地和煉焦基地,煤矸石是在煉焦之前的洗煤過程中產生的,因而對於煤矸石排放最大的臨汾來說,矸石發電,意義格外大。

  現在,河西電廠正迎來自己的黃金發展期,一組十萬千瓦的新發電機就要上馬,高達180米的煙囪,已經完成了80米,高入雲端,雖然這“雲”,其實只是低空繚繞的煙塵而已。

  對於擴建,河西電廠的馮董事長信心百倍,不過,他也坦承,“廠裡還沒有脫硫設施”,他打算今年花3000萬上馬脫硫設備。

  至於沒有脫硫設施的電廠項目為什麼會上馬,王景龍表示不知情,電廠在山西省環保局建設審批時,自己並沒有參與,也不知為什麼能通過。

  “電荒”催生污染項目?

  身為產煤大市的臨汾,卻嚴重缺電。

  臨汾全市電力需求為120萬千瓦,但現在的電力供應隻有60萬千瓦左右,最低時甚至隻有50萬千瓦 。

  7月22日入夜時,臨汾隻有少數鬧市區保持著燈火輝煌,其他地方,則熄掉了大量的燈光,明滅的燈火中,在外納涼的人群互相聊著天,人影模糊。城市正中的臨汾標志--唐代鼓樓,也關掉了所有的景光燈。

  實際上,臨汾的“電荒”從2002年12月就開始了,后來愈演愈烈,到2003年,已經不能保証居民用電,路燈、廣告燈更是能關就關。

  與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臨汾的工業用電一般不能錯峰讓電。因為臨汾工業以煉焦、冶金等為主,而這些行業對電力供應的連續性要求很高,比如煉焦的機焦爐的埋火時間最長不能超過7天,也就是說基本不能斷電。而該市冶金工業的要求是30年不能停電滅火,一旦滅火,冶煉爐就要徹底報廢。

  “對於這些工廠,即使搞錯峰、避峰等讓電措施也很難。尤其是化工行業,停電要出大事故。”臨汾市供電局副局長呂家柱這樣陳述臨汾的用電難題。

  電,在臨汾有著不容置疑的優先地位。而為了解決“電荒”難題,臨汾市政府更是想盡了一切辦法。

  臨汾市政府今年3月發布的《切實做好今年計劃用電的實施意見》的紅頭文件中,明確規定,要盡快培育一批高爐煤氣、焦爐煤氣以及煤矸石等資源綜合利用的小型發電機組,使之盡快投產見效。

  “要突出一個快字,凡上半年能投產的,不能等下半年,能年底投產的,不能等明年。總之不能等不能拖。……凡年底不能投產的,將一律不得享受優惠政策”。

  更耐人尋味的是,文件中清楚地寫道:“對小機組的發電項目,全市初步意見是,今年積極鼓勵,明年嚴格限制”。

  這種今年大干快上,明年再還債的匆忙上馬的方法,是否考慮到了發電對環境的影響呢?7月23日,記者致電主管電廠項目審批的臨汾市經貿委,對方謝絕了採訪。

  在“電荒”和市政府紅頭文件的鼓勵下,河西電廠十萬千瓦擴建項目乘勢而上。

  盡管臨汾市環保局副局長楊兆豐對河西電廠擴建項目不看好,“我們環保部門一直不給他批”,但投資方對自己的項目非常樂觀,擴建項目施工晝夜兼程。

  “能源污染”的臨汾模式

  一個河西電廠,不可能是臨汾空氣污染的全部原因。臨汾的“能源產業”才是臨汾結構性污染的症結,而電廠排污只是這個“能源帶來污染”模式的標簽。

  “臨汾的環境污染,基本是由於能源提煉和供應引起的。事實上,整個山西省的污染,都來自煤、焦、電等能源提煉的過程中,這種污染模式,可以稱之為'能源污染',送走的是清潔能源,留下的是污染和垃圾。”山西省環境科學研究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總結道。

  沒有人能說清楚臨汾究竟有多少煤礦。近幾年來,由於焦炭價格一路上揚,許多當地人採取多種方式冶煉焦炭,一時間各種土焦爐一轟而上,有人甚至在自家院裡挖個土炕煉焦炭。每到冬季,整個臨汾市上空煙霧迷漫,難見陽光。以至於臨汾市政府曾下大決心對此進行專項治理。

  而臨汾污染,其實就是整個山西污染的微縮版。

  王景龍說,臨汾也罷,山西也罷,其污染到了今日這樣糟糕的地步,都不是單一因素起作用,“我覺得全國的環保系統,甚至包括國家環保總局,都還停留在對生活污染、工業污染進行整治等就事論事的層面上,缺乏對深層次產業因素等的考慮”。

  煤炭、焦炭、鋼鐵、電力,都是我國工業快速前行過程中一日不可缺的血液和養料,但它們的提煉,都伴隨著嚴重的污染。臨汾乃至山西,為了自身和全國的能源供應,承擔了這種后果。

  山西的焦炭產量,2003年達到了9000萬噸,而當年全國產量僅1.9億噸。山西的煤炭開採量現為每年4億噸,佔全國煤炭市場的70%左右。冶金、建材、水泥、生鐵的生產,則在山西總工業的比重上佔了百分之七十到八十。

  山西省計委經濟研究所一位專家表示:“在改革開放初期,山西的煤焦電鐵所佔比例並不很大,相反,倒是輕工、機械、電子等門類齊全,在全國的地位很突出,東方紅衛星上使用的第一套電子設備就是山西產的。但是國家的宏觀調控,讓山西犧牲極大,甚至到了痛失一代發展機遇的地步,環境的惡化,也自彼時起”。

  臨汾從“六五”期間開始,受命成為能源重化工建設基地,國家和省內的配套建設資金一起往“煤產業”上擁,與煤相關的焦炭、冶金、發電等行業跳躍式發展。而知情人士說,山西本世紀新上馬的大型機焦爐,至今沒有一個企業做到污水、廢氣全面達標排放。(早報特派記者 王進)

  來源:《東方早報》

(責任編輯:劉克)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