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環保 >> 綠色風標 2001年8月02日15:46


上海,大手筆潑綠
    

    新華社上海8月2日電通訊:上海,大手筆潑綠

    新華社記者陳雅妮  黃庭鈞

    從“上海五國”會議到APEC系列會議,今年的上海,再次成為海內外關注的焦點。而上海已經建成的500多萬平方米的大型公共綠地,以及屋舍路旁隨處可見的濃濃綠蔭,使遠道而來的客人春風滿面。

    5年前的“上海五國”會議時,上海還遠沒有今天這種綠蔭如蓋的氣韻和底蘊。在國賓車道經過的沿途,數十萬株盆栽的植物和花卉,是動員了上萬名園林工人臨時突擊補上的。上海不會忘懷這樣的尷尬。后來,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在一封專談綠化問題的信中明確要求,盡快在上海建成城市與自然共存、人與環境和諧的具有特大型城市特點的城市綠化和生態環境系統,將一個市區綠地成景、郊外綠樹成片、干道綠帶相連、立體綠化連綿的上海帶入21世紀!

    時過而境未遷。新世紀的春天,一襲溫潤的綠紗果然披覆上海的版圖。

    (一)

    5月底的一天,當蔡文俊夫婦和他們的15戶老街坊,被邀請作為這里近萬戶動遷居民的代表,攜家帶口回“家”看看時,眼前的景象讓他們激動不已,可卻怎么也無法把眼前這一切,同離開了還不足一年的老家聯想到一起──有山、有水、有橋、有樹、有花、有竹……記憶中老房子的灰色,徹底為滿目的綠色所覆蓋!

    灰色的老宅,一家挨著一家,站在陽台上,伸手可觸鄰家的窗帘──上海市區中心的黃浦、盧灣、靜安三區交匯的延安中路這一片,“申”字型高架道路越空交叉,車水馬龍喧囂不歇。蔡文俊夫婦和居住在這里的近萬戶市民,就是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中,守著被稱為處于“黃金地帶”的家,年復一年地憧憬著未來。

    而今,在他們的老宅上,崛起了上海市中心城區近年來建設面積最大的一塊生態型公共綠地,總面積達23萬平方米,由12幅綠地組合而成。市綠化局的人士向父老鄉親們介紹說,綠地從開工到建成開放,前后只用了17個月。

    美妙的詩意,是上海綠化職工“夜以繼日”的時間濃縮。他們要提前10年讓上海市民享受到綠化帶來的效益。城市綠化每一環節的因循慣例,于是被屢屢突破。延中綠地一棵棵亭亭如蓋的大樹,就是從別處移來的。別處公路拓寬、建設開發准備砍掉的大樹,上海卻果斷地花錢“救生”。從大樹的保護、運輸、種植、養護,每個環節既快又好。仿佛從研墨到揮毫,環環相扣,大手筆盡從細處來。上海,用自己的一絲不苟,使“大樹移植”這一在園林環保界曾有爭議的做法,賦予了一個全新的解讀:延安中路公共綠地移植大樹的成活率達到98%﹔而整個上海三年移植的大約20萬棵大樹,成活率超過了94%,甚至比一些地方新栽樹苗的成活率還要高。一磚一石,一草一木,從拆房到平整地塊,從施工到植物移植,上海人以其特有的細致和耐心,“操持”著這樣一個有近300種植物種類構成的“綠色大觀園”。

    得意之作,于今為盛。新世紀開局的上海,是盡情潑綠的畫師,延中綠地、太平橋綠地、徐家匯公園、黃興公園等一批大型公共綠地建設工程,異彩紛呈,相繼竣工。上海綠化職工對慣例的一次次巧妙突破,給急速擴張的上海綠化版圖頻添生花之墨。

    (二)

    舉目上海,最大的工地,當是綠化工地﹔最小的工地,還是綠化工地。一曲酣暢淋漓的綠色弦歌,正于一拆一建之間,舉城交響。

    有著72年歷史的大中華橡膠廠,曾是我國民族工業的象征之一。盡管,時代的變遷滌盡“大中華”往日的輝煌,但在繁榮日熾的徐家匯,它所盤踞的3萬多平方米的“寶地”,只會隨時間的流逝而越發升值。與之毗鄰的中唱上海分公司,則是著名的百代唱片公司在上海的舊地,“金嗓子”周璇就是在這里灌錄了她的第一張唱片。丰富的人文內涵,也使這塊“寶地”的價值不同凡響。如果按照當前國內城市建設“流行”的思路,在這里開發建設高檔住宅或寫字樓,地方政府一定所獲不菲。退一步說,即便是“造一半高樓、建一半綠化”,在目前也有很好的經濟效益。

    但現在,這里不會有美侖美奐的高樓了。一座面積7萬平方米的開放式公園的工地,已依稀可見郁郁蔥蔥的綠色。“金嗓子”的遺跡和“大中華”的煙囪,將伴隨徐家匯商圈的繁華,別有情調地融進一片茫茫綠意中。一位權威的園林綠化專家因此評論說,起碼在國內的城市建設中,這一城市綠化思路當屬極為前衛的創舉。

    哪個城市舍得這樣做?有人算了兩筆帳:如果在這里建設高檔住宅,土地批租收入加住宅銷售有關收入,扣除動遷費用后,地方政府上億元的“進帳”將輕而易舉。但現在建公共綠地,地方政府卻只有“出帳”──動遷費用、綠化投入,再算上土地批租等其他比較收益的損失,數億元的“淨支出”是毫不含糊的。

    如此豪放的“淨支出”,在上海絕非個案。延中綠地、華山綠地、凱橋綠地、太平橋綠地等等,几乎都是在市區的黃金地帶。結合動遷污染工廠、舊城改造,上海出手驚人地播撒著一片片綠蔭。于是,上海就有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潑綠戰役”,東西南北,全城挺進。甚至一些房地產商也富有遠見地加入了這一戰役。閔行區和寶山區就有這樣的房產商,房產開發還未啟動,就分別投入1500萬元和2000萬元,建起了開放式的莘城公園和大華公園。

    綠畫漫卷,揮洒自如。在目前上海建成和在建的綠地中,面積過萬的信手拈來:7萬平方米的徐家匯公園、10萬平方米的陸家嘴中心綠地、13萬平方米的虹橋花園、23萬平方米的延中綠地、50萬平方米的大寧公園、60萬平方米的黃興公園、140萬平方米的浦東世紀公園……

    氣象、環保專家也以他們的視角,為上海潑綠算了一筆帳。上海中心氣象台就對延中綠地建設前后進行過一番對比測試,結果綠地臨近地區的月平均氣溫降低了0.6攝氏度。其中,延中綠地一期工程每小時吸收的熱量達到6925千瓦,如果以2匹功率的空調機制冷量為5千瓦計算,相當于裝了1385台空調機。因此,他們說,市民才是上海潑綠行動的最大受益者。  

    是的,如今的上海,每個街道都已新建一塊3000平方米的公共綠地,很多市民出門500米就能徜徉在綠樹碧草中。

    (三)

    綠化是一種文化。城市綠化更能體現一個城市的人文內涵。潑綠上海,潑的其實是文化,是上海融匯中外、貫通今昔的一種對提高生活質量的深刻領悟。在這個層面上,也只有在今天這樣的新時代,上海潑綠,才會如此從容自信,大氣磅礡。

    位于中共“一大”會址附近的太平橋綠地,工程總投資8億元,其中政府投資5億元,企業投資3個億,稱得上是上海綠化文化的最好詮釋。

    以黨的“一大”會址為中心,緊鄰淮海路的太平橋地塊,在氣宇軒昂的高層樓群的映襯下,一批富有上海典型里弄特色的石庫門建筑顯得恬靜而超然。但長期以來,近4000戶居民、156家單位擁擠在這塊不足6萬平方米的土地上,將一片“老上海”的默默情懷,淹沒在一片嘈雜之中。

    綠化,從來就不是脫離現實的“無中生有”。潑綠太平橋,首先通過恢復性的改建,整舊如舊,使“老上海”石庫門建筑的恬靜與超然愈加凸顯。然后藉此鋪墊,匠心獨運地布局綠色,于是,現在的太平橋地塊就翻天覆地了。

    置身里弄深巷,曲徑通幽,戴望舒《雨巷》的詩意,竟濃濃地油然起于心頭。就在品味“老上海”余韻之時,一泓清波卻豁然于眼前,開放的綠化空間躍然而出。湖是人工湖,面積1.2萬平方米﹔挖湖堆丘,丘上潑綠,綠化面積3.2萬平方米,渾然天成。綠地北側新建的企業大道,湖光山色,滿目盡收。延伸至湖中的寬敞石階,配合種植了片片草坪,綠意油油,生機盎然。湖的南岸,便是緩緩的山坡,婆娑的綠樹,掩映著蜿蜒的小徑,休閑的市民,漫步其間。

    石庫門因綠地和湖泊而有了靈氣,綠地和湖泊則因石庫門而多了份厚重。誰會料到,在熙熙攘攘的淮海路的一側,竟有這片幽雅宜人的新天地呢?6月底,一位從南昌來此參觀黨的“一大”會址的老黨員就從中看出了不少內在的變化。他這樣對記者說:黨的70周年生日時我也曾來過這里﹔今天再來一看,感覺上海人的氣度真是大了,精神面貌也煥然一新了。

    太平橋綠地,正是上海潑綠“以人為本”精神的寫照。而在延中綠地,由始綠園、感覺園、岩石園、疏林芳草園、自然生態園等構成的“藍綠交響曲”設計,代表藍色的水和代表綠色的植物在綠地之中交融成趣,更使“以人為本”的精神張揚到極致。其實,在上海大規模的綠地建設中,几乎每一塊綠地,都能找到這樣的主題。

    大幕已啟,潑綠尤酣。最近記者從上海市綠化局獲悉,明年上海市中心又將啟動6塊4萬平方米左右大型公共綠地的建設。在市區外環線以外,還將建設4座總面積達2800萬平方米的大型森林公園,相當于40座上海動物園的占地面積,分占東西南北四方。目前,規划選址工作正緊鑼密鼓進行著。

    一個人與環境和諧發展的城市綠化和生態環境系統,正在上海日漸成型。生活在上海的人們,正越來越清晰地看到了滿目蔥蘢的希望。(完)


新華社 2001年8月02日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