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教育>>熱評酷評

不同類型大學能夠相互比較嗎?
武書連
  2004年03月19日16:12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長期以來,不同類型大學能否相互比較一直是高教評估界爭論不休的話題,因為醫藥類大學與財經類大學、工科類大學與綜合類大學、藝術類大學與農林類大學之間的學科差距是如此之大,以致很難想象它們能夠直接相互比較。主張不同類型大學不能相互比較的研究者認為,相同類型即同質才能相互比較,不同類、不同質的事物不能相互比較,各類大學的各個不同學科是不同質的,所以不同類型大學是不能相互比較的。主張不同類型大學可以相互比較的研究者認為,無論從科學的意義或者哲學的意義來講,不同類、不同質的事物都可以通過某種方式轉化為同質的事物,而同質的事物是可以相互比較的,因此不同類型大學是可以相互比較的。

  本書作者自1992年開始探索解決不同類型大學相互比較的技術方法,於1993年10月6日發表了對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 "按人均得分相等確定轉換系數"的觀點,試圖實現不同類型大學的直接比較(武書連等 《歡迎討論"評價"-復捷光同志》廣東科技報 1993年10月6日)。1995年11月,由國家教委組織、國家教委直屬的學位與研究生教育評估所實施完成的《中國普通高等學校研究生院評估》是國內學術界為解決此難點所作的又一次重要努力(王戰軍等 《我國普通高校研究生院評估指標體系研究》中國高等教育評估 1996年第3期)。1997年7月17日、2001年11月17日,本書作者在《中國大學研究與發展成果評價(節錄)》和《2001中國大學研究生院評價》中以"不同類型大學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不同學科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的科學假設為基礎,建立了分類難度系數的概念,有效地解決了不同類型大學的相互比較問題。

  解決不同類型大學相互比較的關鍵是實現不同類型大學科研成果的直接可比。現以1992-1999年中國所有的綜合類、工科類、農林類、醫藥類大學自然科學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連續8年的自然科學科研成果,和1992-1999年中國所有的綜合類、工科類、農林類、醫藥類、師范類、財經類、民族類、政法類大學社會科學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連續8年的社會科學科研成果,對"不同類型大學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和"不同學科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的科學假設做一個簡單的檢驗,以此說明不同類型大學之間、不同學科之間是可以相互比較的。之所以選用1992-1999時間段的數據,是因為1992年以前教育部公開發布的數據不完整,而2000年中國高校合並重組后,中國各主要大學的學科結構已經改變,許多單科大學已經成為綜合大學或多科大學。如果在2000年以前各種單科型大學相互之間都具有可比性,那麼2000年合並重組后的中國大學就更具可比性了。

  表一是1992-1999年我國綜合、工科、農林、醫藥類大學自然科學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不含支持人員)人均科研成果得分一覽表。綜合、工科、農林、醫藥4類大學分別代表了自然科學的理學、工學、農學、醫學4大學科。表一的投入總人次和各項科研成果得分是1992-1999連續8年之和,各項指標的數量源於教育部科技司按年度出版的1993-2000《高等學校科技統計資料匯編》(以下簡稱《匯編》),指標權重源於1997年廣東管理科學研究院組織收集的1927名專家連續三輪共4448份書面意見的中位數,其中國內論文均按1分計算。1927名專家的資格為: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國務院或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審批的博士研究生指導導師。專家意見征詢過程見《中國大學研究與發展成果評價(節錄)》(武書連 呂嘉 郭石林 《科學學與科學技術管理》雜志1997年第7期)。

 

  從表一可見,4類大學的人均得分十分接近,實際差別不超過±5%。不少學者后來認為國家級獎權重偏低(隻相當於兩部專著),本書作者也有同一看法。當本書作者嘗試提高國家級獎和省部級獎得分即提高優質科研成果的得分而獲得新的人均得分時,在總得分不變的前提下,4類大學人均得分的實際差別縮小到不超過±1%。見表一的參考人均得分。

  表一直觀地証明了在自然科學領域,理學、工學、農學、醫學4大學科的科研人員確實具有基本相同的創新能力。表一說明,在自然科學領域,不同類型大學之間、不同學科之間能夠直接比較。

  表二是1992-1999年我國綜合類、工科類、農林類、醫藥類、師范類、財經類、民族類、政法類大學社會科學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人均科研成果得分一覽表。由於"不同類型大學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的前提是有足夠多的科研人員,所以表二將科研人員較少的民族類和政法類大學合並計算。表二的投入總人次和各項科研成果得分是1992-1999連續8年之和,各項指標的數量源於教育部社科司按年度出版的1992-1999《全國高等學校社科統計資料匯編》(以下也簡稱《匯編》),指標權重來源與自然科學相同。

 

  從表二可見,各類大學的人均得分也十分接近,實際差別為±5.2%。當隻計算科研人員中的中高級職稱時,人均得分進一步接近。見表二的參考人均得分。

  表二直觀地証明了在社會科學領域,不同類型大學的科研人員也具有基本相同的創新能力。表二說明,在社會科學領域,不同類型大學之間、不同學科之間也能夠直接比較。

  因此,本書作者提出的"不同類型大學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和"不同學科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是中國數百所大學十多萬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連續8年的科研實踐所揭示的客觀存在。隻要准確地收集到完整的數據,在自然科學領域或者社會科學領域,不同類型大學之間的不同質的科研成果是能夠直接比較的。

  不過,觀察表一和表二可以發現,盡管各類大學自然科學人均得分基本相同且各類大學社會科學人均得分也基本相同,但是各類大學社會科學人均科研成果得分卻遠高於同類大學自然科學人均科研成果得分,致使自然科學得分與社會科學得分不能直接比較。為了更方便地觀察中國大學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人均科研成果的差別,現將上述表一、表二中的合計數字制成表三。

 

  表三的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年投入人力、年平均得分、論文得分、專著得分、專利授權得分、提交成果得分、成果鑒定得分、成果授獎得分均是所統計的大學連續8年的簡單算術平均數,也就是表一、表二的同類成果得分除以8。

  從表三可以看到,中國大學社會科學6.2528分的人均得分已經遠遠超過了自然科學2.8850分的人均得分。在這種情況下,尋找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人均得分懸殊的原因並採取相應的措施予以解決成為高教評估人員無法回避的問題。

  沒有証據証明在1992-1999連續8年期間,中國大學的社會科學家享有比自然科學家更優越的科研和生活條件(不排除相反)。因此,接受同等教育的自然科學家和社會科學家在相同的社會環境下產生如表三所示的2.17倍(6.2528÷2.8850=2.17)的人均科研成果差距,隻能解釋為由於學科差異而導致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取得相同數量的科研成果難度不同,即社會科學家和自然科學家獲得相同數量的科研成果所付出的勞動時間不同,而不能解釋為社會科學家的人均創新能力是自然科學家的2.17倍。如果不存偏見,就應該承認自然科學的一項成果比社會科學同樣指標的一項成果凝結著更多的勞動。中國一千多所大學十多萬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連續8年的科研實踐已經無可爭辯地証明了這一點。若不加區別地對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同類科研成果都取相同得分並按絕對值相加排名,顯然有失公平。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為了使以自然科學為主的大學(例如工科類)與以社會科學為主的大學(例如財經類)以及與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均衡發展的大學(例如綜合類)能夠直接比較,本書作者建立了難度系數的概念。難度系數的第一個作用就是調節不同類型大學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學科比例的不同,使同等數量的自然科學家與同等數量的社會科學家在相同時間內獲得相同得分。有關難度系數的准確定義見《中國大學研究與發展成果評價(節錄)》中的評價公式。

  表一、表二、表三的數據都源於《匯編》。如果《匯編》的數據准確,以《匯編》為基礎,就能夠初步完成中國大學科研評價。最初的大學評價的研究者,例如1989年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1992年湖南大學、1993年廣東管理科學研究院的研究人員都嘗試過用《匯編》編制中國大學排名並予發表。

  然而《匯編》有一個嚴重的缺陷,就是雖然總體上《匯編》的數據是比較准確的,可是具體到每一所大學,由於領導的重視、統計人員的素質都不相同,致使《匯編》標准不統一,數據不准確、不穩定,甚至不合理。例如,清華大學1996年發表科技專著21部,1997年猛增到193部,增長819%﹔北京醫科大學1996年自然科學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637人,1997年陡降為207人,減少67.5%﹔北京大學1994年發表社科論文1591篇,1995年也是1591篇,1996年還是1591篇,三年不變。各大學統計標准不統一、統計數據不准確且無法核實,使《匯編》難以繼續成為中國大學評價的主要數據源。此外,《匯編》還有另一個缺陷,就是沒有引文數,無法對不同學科的影響因子作歸一處理,即無法用同一標准評價不同學科的論文質量。

  目前代替《匯編》成為中國大學評價主要數據源的,是各類可檢索數據庫﹔其中美國的SCI、EI、SSCI、A&HCI,中國的CSCD、CSTPC、CSSCI、CNTAP等最著名。可檢索數據庫標准統一、數據准確且能核實,以及引文翔實的性質,受到大學評價人員的歡迎。但是可檢索數據庫來源期刊(不含CNTAP,以下同)的選擇取決於該類數據庫的價值取向和判斷能力,不同的價值取向和判斷能力決定了各可檢索數據庫中各學科期刊的不同比例。如果各可檢索數據庫都能嚴格遵循同類相比的原則和入選源期刊比例與所在學科人數比例一致的原則,那麼不同學科的科研人員人均得分肯定相同。但若因價值取向不同和主觀判斷的差異,使各學科入選源期刊的比例與人數比例相差較大,那麼人數比例高於期刊比例的學科人均得分就會低於其他學科,反之則高於其他學科。

  例如,我國農林院校的科研人員約佔高校科研人員總數的8.07%﹔在CSCD中,收錄的農林類論文佔收錄論文總數的9.53%,該百分比略高於農林類科研人員佔科研人員總數的百分比﹔如果按CSCD評價大學,農林學科的人均得分將略高﹔但在SCI收錄的我國論文中,農林類論文隻佔論文總數的1.61%﹔如果按SCI評價大學,農林學科的人均得分將低於其他學科。CSCD和SCI都是《評價》的數據源,但被CSCD收錄的論文每篇1.5分,被SCI收錄的論文每篇3.8分。收錄農林類論文多的CSCD的低分不能平衡收錄該類論文少的SCI論文的高分,農林類大學人均得分就會低於其他類大學。也正是因為我國農學家向SCI源期刊投稿較為謹慎,使得農林類論文的平均質量高於其他學科。科學計量學家武夷山和梁立明兩位教授寫道:"在許多人心目中,包括本書作者過去的想法在內,我國的農業研究水平在世界上的地位遠遜於物理學。但美國科學情報所劉煜所作的適當的比較分析則表明,中國的農業科學、生態及環境科學和植物及動物科學的論文在最近5年的平均被引量(影響因子)已經接近或處於這些學科的世界平均水平。"(武夷山 梁立明  《採用文獻計量學指標進行科研績效量化評價應注意的幾個問題》中國科技期刊研究 2001.2)顯然,如果對被SCI收錄的已經接近或達到世界平均水平的農林類論文與距世界平均水平較遠的其它類論文同等對待,對農林類大學不公正,但對每一篇論文都重新打分又不可能。

  為了解決上述問題,本書作者又一次使用了難度系數。難度系數的第二個作用就是調節因可檢索數據庫不同的價值取向和主觀判斷差異所造成的各學科源期刊比例的不平衡(包括國家最高科技獎、國家級獎、省部級獎等的評選),使不同學科的科研成果能夠公正地相互比較。

  如上所見,"不同類型大學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不同學科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創新能力"的科學假設和使其實現的難度系數概念,較好地解決了中國大學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科研成果的相互比較問題,也解決了自然科學不同學科科研成果相互比較和社會科學不同學科科研成果相互比較的問題,最終實現了中國不同類型大學的統一排名。

  同樣的方法也適用於不同類型大學之間、不同學科之間科研經費總額的比較。1991∼1996年,全國1075所大學的165,405名研究與發展全時人員共獲得科研經費223.9495億元(科研經費均按當年價格計算,以下同),其中136,919名自然科學全時人員獲得科研經費216.6965億元,人均l5.8266萬元,年人均2.6378萬元。28,486名社會科學全時人員獲得科研經費7.2530億元,人均2.5462萬元,年人均0.4244萬元。對比以上數據,可知平均每一名自然科學全時人員獲得的科研經費是社會科學全時人員的6.2158倍。

  自然科學家和社會科學家在相同的社會環境、接受基本相同的教育的情況下產生如此巨大的人均科研經費差距,隻能解釋為由於學科差異而產生的不同學科完成同等工作量所需的科研經費不同,即平均一個社會科學家維持一年的科學研究與一個自然科學家維持一年的科學研究所需的經費不同,而不能解釋為自然科學家獲取科研經費的能力是社會科學家的6.21倍。實際上,通過一次簡單的招標,課題委托人(政府部門或企事業單位)就會清楚地知道委托給大學的自然科學或社會科學科研課題應付多少錢。這就使社會科學家獲取0.4244萬元與自然科學家獲取2.6378萬元具有同等難度。1991∼1996年連續6年的中國大學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科研經費總額的差距己經証明了這一點。

  因此,實現不同類型大學、不同學科之間科研經費的比較,也不能直接取經費的絕對值,應該按"不同類型大學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的獲取科研經費能力"、"不同學科的科研人員平均具有相同的獲取科研經費能力"的科學假設將實際科研經費轉化為標准科研經費,之后才能相互比較。標准科研經費的計算公式見《中國大學評價-1996 研究與發展》(武書連 呂嘉 郭石林 《科學學與科學技術管理》雜志1998年第4期)。

  科學研究如此,人才培養或其他評價指標也有相通之處。藝術學校、外國語學校的師生比就不能很高。藝術學校上鋼琴課,每個學生一架鋼琴,一個老師就不能指導40個學生的40架鋼琴,但是其他一些文科專業就可以一個班40個學生。這些都需要統計分析后作歸一處理。

  本文作者研究的目的是探討如何實現不同類型大學、不同學科之間的相互比較,研究結果也証明了不同類型大學之間可以相互比較。即使在這一研究過程中最終發現不同類型大學、不同學科之間確實存在著如表一、表二的±5%或±1%左右的差距,例如最后証明工學的創新能力恆等於各學科創新能力平均值的0.9779(只是假設),醫學的創新能力恆等於各學科創新能力平均值的1.0239(也只是假設),或者各學科的創新能力可以以某種函數表示,也同樣達到了實現不同類型大學、不同學科之間直接相互比較的目的。

(摘自武書連主編、中國統計出版社出版的《挑大學 選專業-2004高考志願填報指南》、《挑大學 選專業-考研擇校指南》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宋麗雲)
相關專題
· 中國大學排行榜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