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新聞中心>>特別策劃>>特別策劃

特別策劃:真實的謊言——人民幣升值
編輯 陳雲
  2003年07月23日01:17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最近人民幣是否應該升值的討論成為國際上一個十分關注的話題
    最近人民幣是否應該升值的討論成為國際上一個十分關注的話題。先有日本財相在七國財長會上提出要求,后有美國財長斯諾講話和印尼召開的亞歐會議的聲明,都呼吁人民幣升值,近日,美國“健全美元聯盟”又提出欲通過“301條款”促使人民幣升值,7月16日格林斯潘的講話,更是讓世人在全球通貨緊縮壓力面前再次聚焦人民幣。可謂是官民聯合、齊心協力向人民幣匯率問題發難。這場由日本挑起、美國擔綱主演的人民幣匯率之爭全面上演,再次使中國成為世界關注的中心。那麼,人民幣到底應不應該升值呢?

友邦驚詫——美日矛頭直指人民幣升值


    國外鼓噪人民幣升值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幾點:一是人民幣匯率過低。有人提出應將人民幣匯率確定在1美元兌4.2元人民幣左右的水平。二是中國外匯儲備過高。中國入世一年多,並沒有出現進口激增,相反貿易順差大幅增加,外匯儲備達到3400億美元。三是中國廉價商品大量出口造成世界通貨緊縮。有人認為,近年來,中國廉價產品大量出口導致日本和歐美通貨緊縮,中國應使人民幣升值,在世界經濟中擔負相應責任。

    人民幣匯率之爭本質上仍然是貿易問題之爭。美國之所以施壓人民幣升值,是認為中國實行的“盯住美元匯率”政策,使美元貶值的積極效用沒能全面發揮,只是“極大地增強了中國企業的出口競爭力,刺激了中國產品的出口”,尤其是2002年美元貶值的同時,美國外貿逆差卻創出了4352億美元的歷史峰值,對華貿易逆差達到1031億美元。實際上美國外貿逆差劇增的原因不在於中國的人民幣匯率政策本身,而是美國產業結構調整、對外直接投資擴大、個人消費支出的增長、以及美元貶值的J曲線效應等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迫使人民幣升值,是美國推行金融霸權主義的又一例証。金融霸權作為軍事霸權和經濟霸權的延伸,美國憑借其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主導地位,隨意按照自己的意志強制性地推行其政策,不斷獲取霸權利潤,維護其“金融霸權國”地位。美國通過美元貶值,既能減輕其外債負擔,每次美元大幅貶值都能使美國債務減少三分之一,又能刺激其產品的出口,還能轉嫁其各種經濟危機,成為其對其他國家進行剝削的主要形式。此次人民幣匯率之爭的根本目的,就是美國希望通過人民幣升值,阻礙中國商品大規模進入美國。施壓人民幣升值與美國對華反傾銷政策一起,構成了布什政府對華經貿政策調整的新內容。

    迫使人民幣升值,是日本爭奪未來“亞元”主導權的戰略舉措。近年來,關於“亞元”問題的討論已越來越熱,誰能成為未來亞元的主導,已變成一個日益敏感的話題。日本由於其經濟十年來的萎靡不振,日元充當亞洲貨幣主導的可能性在變小。而中國由於經濟高速增長,已經逐漸成為亞洲經濟發展的“火車頭”和世界經濟發展的“引擎”,因此人民幣的價值日趨明顯,在中國周邊國家已經開始形成一個“人民幣地帶”,導致日本對此憂心忡忡。在2002年日本對華出現50億美元順差的背景下,日本財長鹽川正十郎提出議案,提請七國集團通過“與1985年針對日元的‘廣場協議’類似的文件”,逼迫人民幣升值,將全球壓制人民幣升值的聲浪推至頂峰,目的就在於想通過人民幣升值,打垮人民幣對日元的挑戰,確保日元的未來主導地位。

    迫使人民幣升值,標志著中國對外經濟摩擦正在由微觀層面向制度層面擴散。近年來,中國對外經濟摩擦日益加劇,但更多的還僅僅局限於微觀經濟摩擦。加入WTO以后,中國處於制度大調整階段,制度性因素在中國經濟發展中越來越受到關注。此次美日歐等國施壓人民幣升值,使得制度性經濟摩擦在中國對外經濟摩擦中的份額開始加重。

    如果人民幣迫於壓力而現在升值,將對中國的吸引外資帶來非常不利的影響。“歐元之父”蒙代爾甚至認為,如果人民幣現在升值,將對中國吸引外資造成很大打擊,中國經濟增長將至少因此下降2至3個百分點。

重新評估——人民幣升值嚴重影響中國經濟


     人民幣匯率升值有6大危害:人民幣在資本帳戶下是不能自由兌換的,也就是說決定匯率的機制不是市場,改變沒有意義﹔人民幣升值會給中國的通貨緊縮帶來更大的壓力﹔人民幣匯率升值將導致對外資吸引力的下降,減少外商對中國的直接投資﹔給中國的外貿出口造成極大的傷害﹔人民幣匯率升值會降低中國企業的利潤率,增大就業壓力﹔財政赤字將由於人民幣匯率的升值而增加,同時影響貨幣政策的穩定。

    人民幣升值會對中國的優勢產業產生嚴重損害。從國際分工格局來看,相對於發達國家以研究開發和服務業為主來講,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是以制造業為主的,這種貿易結構極易受到匯率水平變動的影響。

    人民幣升值,出口商生產成本和勞動力成本則會相應提高:相對於發達國家以資本技術優勢參與國際分工來講,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是以勞動力成本為優勢的。作為中國優勢企業的勞動密集型企業的產品檔次不高,附加值含量低,在國際市場價格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出口利潤的下降將嚴重影響出口商的積極性。由於非典的影響,二季度國外向國內工業企業產品訂貨比原來減少的企業達41%,預計下半年減少的企業達33%,而增加的隻有19%。與此同時,國際貿易領域新的保護主義又不斷抬頭,一些發達國家設置各種非關稅壁壘如環保標准、質量標准、技術和衛生標准等對進口實行限制,並濫用反傾銷手段保護其國內市場,中國勞動密集型出口產品很容易受到反傾銷措施的限制,出口形勢並不樂觀。如此時人民幣升值則會是使目前這種狀況更加惡化。

    人民幣升值,惡化當前就業形勢:外商投資企業對吸引國內勞動力是一個重要的渠道,尤其是現在的情況更是如此,受非典影響就業需求下降,5月份下跌總數近2萬個職位,非典影響較重的旅游、餐飲、商貿等屬勞動密集型產業,所佔就業的比重是其所佔GDP比重的3倍,所以此時人民幣升值不僅會影響吸引外資,而且也會加劇當前就業形勢的惡化。

    人民幣升值會使國內企業的風險加大:中國一直實行人民幣盯住美元的匯率制度,如果人民幣升值則會加大企業的外匯風險管理成本。匯率的變動引起進口材料、外銷商品相對價格的變動,從而必然影響企業在市場的競爭力。從財務角度來看,主要是指對受險資產和負債進行調整,改變風險淨頭寸的強度和幣種,從而實現對外匯風險的管理。如果現在人民幣升值使其對美元這種硬通貨的匯率發生變動,那麼將會給許多進出口企業帶來額外的負擔和慌張,勢必帶來外匯風險成本的加大。

    在1985年,為了遏制廉價日貨出口狂潮,美、法、德、英的財政首腦就採取過相應的手段,迫使日本簽署了“廣場協議”,從而逼迫日元升值30%。而“廣場協議”被公認是引發日本經濟衰退的罪魁禍首。當這段歷史被提及的時候,奇怪,鹽川正十郎為什麼非得讓中國重蹈日本的覆轍。

前車之鑒——人民幣升值是重蹈日元升值覆轍


    鹽川正十郎的提案則更像一場政治陰謀。手拿一張一百元的人民幣,如果是一個小孩問:這值多少?那麼,這個小孩一定還幼稚到沒有學會用錢。如果是日本財長鹽川正十郎問,這值多少?那麼,這就會引發一場風波。而這場風波就是在七國集團財長會議上的一項提案——日本要求人民幣升值。其實,站在日本人的立場上考慮,鹽川正十郎提出這個問題並非沒有道理。首先,日本經濟一直處於低谷,憑什麼你中國卻一枝獨秀?中國的一枝獨秀我們日本也有貢獻,你看,日本從你們那裡進口了多少商品。其次,人民幣隻有升值,日元才能夠貶值,這樣日本的出口產品才有競爭力。

    中國政府也不會忘記“廣場協議”給日本帶來的影響。上世紀80年代,日美經濟摩擦不斷,美國採取了所謂的“敲打日本”的政策,不斷強迫日元升值,尤其是1985年7月的“廣場協議”后,日元對美元等主要國際貨幣不斷升值,日元對美元在不足10年的時間內升值了4倍多,日本出口產業幾乎喪失了價格優勢,不得不向勞動力成本更低廉的周邊東亞國家遷徙,鼎盛的日本經濟喪失了國際競爭力,最終陷入到漫無邊際的衰退之中。因此,作為人均收入不足800美元的中國,若任由人民幣升值而不顧國內的實際情況,將是一條成本高昂的危險之旅。

    在匯率是否應該升值方面,日本是前車之鑒。上世紀60年代到90年代中期,日本鋼材、汽車、機械和半導體的出口快速增長,出現巨額的貿易順差,這使得歐洲和美國的工業界深感不安,並由此產生了不少貿易爭端。美國的財政部長們和權威人士常常威嚇日本讓日元升值。日本一方面正式同意"自願"限制這類出口,另一方面默許通過日元升值來解決這些爭端。結果從1971年1美元兌360日元上升到今天的116日元左右。理論上,在開放的經濟中,經常性賬戶順差由一國淨儲蓄傾向而非匯率決定﹔匯率最終決定國內通貨膨脹或通貨緊縮。事實也正是如此,日元的大幅升值不但沒有消除日本的貿易順差,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日元的堅挺還對日本衰退中的經濟強加了通貨緊縮壓力,並迫使其名義利率趨於0。日本也因此掉入我們常說的"流動性陷阱",貨幣政策趨於無效。

    中國今天已經介於通貨緊縮的邊緣。雖然2003年消費價格指數有望出現0.1%的上揚,但人民幣的任何升值都可能使中國經濟陷入通貨緊縮之中。在國內價格會繼續下降和人民幣會繼續升值的市場預期下,中國會掉入和日本相同的陷阱中,到那時面對通貨緊縮,貨幣政策將束手無策。

    歸根到底,匯率的變動與各國國內的利率水平、貨幣供應量、國民收入水平以及物價水平等因素是密切相關的,一種貨幣到底是升值還是貶值應該由市場說了算,而不是由政治說了算。由此看來,鹽川正十郎的提案隻能停留在“提案”的份上,中國不是1985年的日本,而“廣場協議”也不能簡單的復制。

    當全球面臨通貨緊縮壓力之時,世界再次聚焦人民幣——猜測人民幣匯率能否頂住升值的壓力。五年前,在亞洲金融危機最深重的時刻,世界關注人民幣———猜測人民幣匯率能否頂住貶值的壓力。五年河東,五年河西。五年前,我們選擇了穩定,五年后的今天,我們該怎麼辦?

穩定強勢——經濟學專家均不贊成人民幣升值


   史蒂芬·羅奇:中國已成為這個混亂世界的主要替罪羊。目前,在要求中國重新審視人民幣匯率政策方面,全球聲音變得非常一致。這是個嚴重的錯誤,在這一點上,世界對於中國的理解大錯特錯。我非常擔憂,施壓人民幣升值的背后含義:某些國家不願意承擔他們自己的責任,包括日本在內,走弱的國家不從自身找原因,而將原因歸咎於自身之外的其他國家是很正常的。現在,中國已成為這個混亂世界的主要替罪羊。全球經濟堪憂與人民幣匯率關系不大。因為大部分人忽略了中國最具競爭力的主要原因——勞動力成本、技術、基礎設施、人力資本以及對改革的熱情與堅持。正像中國必須學會如何與世界共存那樣,世界也必須學習如何與中國共存。歐洲和日本不斷指責中國這樣的替罪羊,真實反映了他們的經濟是多麼的令人失望。

    “歐元之父”蒙代爾八大理由論証:人民幣升值現在不合適。一是人民幣不是可兌換的,而人民幣自由兌換是中國經濟長期的目標,人為地升值人民幣會延緩人民幣可兌換的時間的到來。“我的觀點是慢慢的放開人民幣兌換的范圍,人民幣的匯率保持穩定。”二是如果人民幣升值就會加速通貨緊縮,就會造成更大壓力,人民幣升值物價肯定會降下來,因為進口品的價格會下降。三是人民幣升值會減少國外對中國的直接投資,因為大家知道人民幣會升值就不會現在投資,而要等到人民幣升值以后投進來。人民幣升值還使得外國投資者的利潤會減少,利潤率下降,投資就會減緩。如果人民幣升值,外國直接投資肯定會減少。四是人民幣升值會降低利潤率。五是人民幣升值會減少經濟增長。六是人民幣升值會增加失業壓力。七是人民幣升值會增加財政赤字。八是人民幣升值會導致人民幣政策的不穩定。

    高盛(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胡祖六博士:即使對人民幣一次性升值10%-15%,它對校正美國貿易赤字的效果不大,對日本經濟不景氣的“治療作用”輕微,對歐元區GDP的影響也幾乎為零。

    牛津大學經濟學博士,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所長余永定:我是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堅定支持者。對於日本財長關於人民幣匯率的講話我是不能同意的。我個人認為,當前人民幣確實被低估了,但沒有外國人說的那麼多(有外電報道人民幣被低估20%—30%)。人民幣匯率是否升值在當前還不是一個十分緊迫的問題。升值或不升值,天都不會塌下來。

    易憲容:面對海外要求人民幣升值的論爭,中國要主動出擊。所謂主動出擊就是對內全面地檢討現行人民幣匯率水平與匯率制度,用成本收益的分析方法全面地來計算人民幣匯率在哪一種水平上收益最好成本最低,通過何種方式在什麼時候調整人民幣匯率可達最優的水平。

 

  聲明:人民網“特別策劃”稿件,未經特許,任何網站(含已經獲得常規新聞轉載授權的網站)請勿轉載。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陳雲)
相關專題
· 特別策劃
· 財經專題一
· 評論 觀察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