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經濟 >> 企業動向 >> 風云人物 2002年12月27日10:03


胡鞍鋼:坐在演算機上的經濟學家
    



    11月11日晚,清華大學明理樓的階梯教室已經沒有一個空座了。 

    這一天胡鞍鋼開講,過道的階梯上也坐滿了聽講者,胡鞍鋼看上去很高興。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胡鞍鋼是一個獨立性很強的經濟學家,文章里刺多,那天,胡鞍鋼的講稿內容是《中共十六大與小康社會》。 

    例行的開場白后,胡鞍鋼提出一個引人注目的結論:未來20年,中國的GDP(國民生產總值)翻兩番是有可能的,其中,前10年的增長是7.5%至8.9%,后10年的增長是6.3%至7.3%。 

    可能因為是學自動化出身,胡鞍鋼是一個坐在演算機上的經濟學家。這一結論正是他根據大量的數據測算出來的。“未來10年,美國蘭德公司算出中國人均GDP的增長是2.65倍,世界銀行算出的數字是3.3倍,我認為是4倍。”胡鞍鋼說。 

    胡鞍鋼的這一結論意義不同尋常,它為十六大提出中國20年后全面進入小康社會提供了經濟學上的証明。他還大膽斷言,中國十几億人全面進入小康社會將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事件。 

    作為清華大學中國國情研究中心的主任,胡鞍鋼最大的本事是從數字里算出中國經濟與社會的發展命運,影響政府的公共政策取向。 

    2002年,胡鞍鋼的每期國情報告都被送到政府高層,以資決策。這一年,他對于壟斷行業的批判,對于正稅增收的建議,對于增加就業的建議,對于中國的戰略構想與政府高層的措施如出一轍。因此,胡鞍鋼一直是本屆政府的被問策者。胡鞍鋼的學生說,他几乎每天都泡在數據里面,不停地算,他的很多報告中測算數據的時間坐標甚至能跨越100年。 

    “我最喜歡的經濟學家是麥迪森。”胡鞍鋼說。麥迪森是全球著名的經濟學家,他算的數據是世界銀行感覺全球經濟的風向標。(王正鵬) 

    原音播放──一個中國四個世界 

    記者:您最近提出的“一個中國四個世界”的觀點,在國內外反響都很大。為什么會作出這個判斷呢? 

    胡鞍鋼:我寫到第四本書的時候,才明白了這個道理。就如毛澤東所說的那樣,人的認識是一個積累的過程。所謂“一個中國四個世界”,雖然談不上是一種理論,但卻是對中國現狀的真實描繪。 

    記者:有沒有什么特別的起因? 

    胡鞍鋼:外國人來到中國,跑的全是經濟發達地區,所以,他們總說中國是發達國家。每次參加國際會議,人家老說中國是發達國家,包括德國人和法國人。一問他們都去了哪兒,結果都是中國的“第一世界”。 

    記者:中國已經從20世紀80年代初期真正的低收入國家進入到了現在的下中等收入國家,這是不可推翻的事實。 

    胡鞍鋼:這是按購買力平價計算。 

    記者:購買力平價計算是什么概念呢? 

    胡鞍鋼:1999年,世界銀行根據收入划分出低收入國家、下中等收入國家、上中等收入國家和高收入國家四個等級。中國人均GDP是3291美元,接近下中等平均水平。但是,這種計算反映不出中國地區經濟發展差距的真實情況。 

    記者:“一個中國四個世界”能比較深刻地認識中國的基本國情嗎? 

    胡鞍鋼:這是套用毛澤東的一個形象的語言,比較容易讓人理解,反正用平均數不是很確切,這是第一。第二,如果只是到北京、上海、深圳,那就更不確切了。 

    記者:您按“一個中國四個世界”的論斷來解釋中國的現狀,外國人是否能接受呢? 

    胡鞍鋼:去年10月份,德國一些專家又說起中國是發達國家,我把“一個中國四個世界”的觀點搬出來給他們說,還真的說服了他們。(王正鵬) 

    胡鞍鋼──構想中國戰略 

    2002年上半年,有一本叫《經濟解釋》的書在全國賣得很好,書的作者是香港經濟學家張五常。和《經濟解釋》一起排在經濟類暢銷書榜首的還有《中國戰略構想》,這是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鋼寫的。 

    兩本暢銷書排在一起很有意思,它們代表了經濟學家的兩種價值取向:《經濟解釋》的思想天馬行空,其獨特的合約理論至今仍在影響西方制度經濟學﹔胡鞍鋼的學朮就像機器,他算出的大量數據影響著公共政策制定者,也成為國際機構評價中國經濟的風向標。 

    后者的學問經過政府問策往往成為實實在在的百姓福祉。 

    6月28日,朱(全容)基總理問策當前國內經濟工作,胡鞍鋼等十名經濟學家進中南海獻計。當時,中國新聞社為此發出一條報道,題目是《朱(全容)基請吳敬璉、胡鞍鋼等學者座談當前經濟工作》。 

    由于就業問題關乎經濟穩定,今年,國內就業形勢成為政府高層高度關心的事情,胡鞍鋼為此獻策說,中國要實行以就業為中心的經濟增長模式,實行就業密集型工作計划,開放服務業市場,國有單位的后勤向市場招標等。 

    此后,胡鞍鋼的一個相關研究報告也在決策層流傳,這就是《從計划體制轉向市場機制:對中國就業政策的評估(1949-2001)》,這一報告結構嚴謹、觀點獨到,如:為防止加入世貿組織后的沖擊,實行城鄉統籌就業﹔通過縮短工時和降低勞動參與率增加就業﹔把城鎮失業率作為宏觀經濟三大指標之一,每季度公布。 

    這個清瘦的中年人說話時嗓子沙啞,其學朮觀點卻震蕩人心,他想的問題都是政府高層思考的問題。而過去几年里,他的十几個國情專著几乎全是以“中國”開頭的。 

    今年初,胡鞍鋼的《中國戰略構想》一書出來后,就引起了廣泛關注,尤其是《中國如何追趕美國》、《中國應實施知識發展國家戰略》、《關于開征社會保障稅的建議》等文章響鼓重槌,攪動了學朮界。 

    此后,几乎在每個月胡鞍鋼都要發出新論: 

    1月,他與吳敬璉爭鳴,反對以減稅來刺激內需﹔ 

    3月,“一個中國,兩種制度、四種社會”的觀點狙擊了把中國視為發達國家的國外經濟學家的錯誤認識﹔ 

    4月,他發表文章指出,壟斷行業的領導人應該換馬﹔ 

    5月,提出中國要建成為一個全世界最大的學習型社會﹔ 

    6月,他向朱(全容)基獻策就業大計﹔ 

    8月,提出亞洲經濟先要一體化﹔ 

    9月,他主張要第三次解放農民,消除居民兩種身份制度。 

    …… 

    胡鞍鋼認為自己一直在替社會弱勢群體說話,這種信念要求他做一個中國社會發展的“守望者”。守望者都是苦行僧,經常抱病上課的胡鞍鋼說:“我現在高度緊張,身體透支,几乎有點折舊的感覺。我最需要的就是休假。”(王正鵬)


來源:《北京晨報》 2002年12月27日
(責任編輯:陳云)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