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軍事 >> 軍事專題 >> 紀念陳賡大將誕辰100周年 >> 回憶陳賡 2003年2月25日11:04


偉大的戰友情誼
回憶胡志明主席和陳賡同志在越北戰場上

周毅之

    

    編者按:今天是越南人民的偉大領袖胡志明主席九十誕辰。胡主席不僅獻身越南革命,而且一貫致力于維護和發展越中友誼。他根據自己的切身體會,把這一偉大友誼概括為:“同志加兄弟”。不久前,黃文歡同志在《越中戰斗友誼的事實不容歪曲》一文中提到:“一九五○年初,胡主席秘密訪問中國,請求援助。中共中央同意大力支援越南革命。但要大量援助,就必須掃清邊界敵軍……首先要發動一個邊界戰役。陳賡同志代表中共中央,到越南幫助訓練干部、部隊,組織這個戰役。”胡主席在越北戰場上對陳賡同志的親切關懷和推心置腹,正是中越兩黨、兩國戰友情誼的一個生動體現。本報摘載當年隨陳賡同志赴越工作的周毅之同志所寫回憶錄,以作紀念。

            *                  *                  *

    翻開相冊,一張珍貴的照片總是長久地吸引著我,把我帶回到三十年前在越北戰場度過的難忘的日子。

            珍貴的照片

    這是一張凝結著越中兩黨、兩國人民戰斗友誼的照片。照片中,陳賡同志坐在胡志明主席身邊。他們倆都只穿背心,相處是那么隨便,但神態卻非常認真,聚精會神地對著地圖,討論即將發動的越北邊界戰役的作戰方針。那是一九五○年夏天,在越北中央根據地太原省的叢林中。

    當時,越南抗法戰爭正處在相持階段的最艱苦年月。應胡主席的要求,中共中央派陳賡同志為代表,去越南協助越共中央組織邊界戰役。七月七日,陳賡同志帶領一個工作組,從昆明出發,穿過滇東南和越北的高山密林,走了二十多天,來到太原省的一處小平壩。這里是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府所在地。越共中央的几位主要領導人和中國駐越政治顧問團團長羅貴波,已經在一間雅致的竹廬前等候。胡主席激動地擁抱老戰友陳賡同志。因為,早在中國大革命時期,他們就在廣州結下了生死與共的戰斗友誼﹔而今,正當越南重又遭到法國殖民軍踐踏的時刻,老戰友、中國人民解放軍杰出的指揮員陳賡同志,受中共中央委托來到越北前線,他老人家怎能不高興呢!  

    我們在太原住了五天,胡主席對陳賡同志非常關懷和信任,每天都在一起,研究邊界戰役的打法。有人提出:乘敵不備,先攻占第四號公路最北端的敵軍重要據點高平。胡主席征求陳賡同志意見。陳賡同志認為,戰役的指導方針,主要應著眼于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以改變越北戰場敵強我弱的形勢,爭取完全主動。現在越南人民軍還缺乏攻堅經驗,最好先打高平、諒山之間的小據點東溪,攔腰切斷第四號公路,把敵人打痛,然后南下圍攻七溪,迫使高平、諒山守敵出援,在運動中消滅他們。這樣,拿下高平也就不成問題了。

    胡主席十分贊賞陳賡同志的見解,提到越共中央常委會討論,并決定采納陳賡同志的方案。

            領袖和人民

    我們離開太原去越軍司令部的前一天,胡主席請陳賡同志到他的住處共進午餐。從主席府穿過一條羊腸小道,來到彎彎曲曲的小河邊,登上竹筏,渡過對岸,進入茂密竹林中的一塊小平地,就到胡主席“公館”──一間茅頂的高腳屋。它架在離地一人高處,鋪上竹子,就是地板。地板上的一張草席,是胡主席的臥榻。旁邊有一只木箱,上面擺一架打字機,就是辦公桌。桌旁有一個舊暖水瓶,一只玻璃杯。柱子上挂著一只懷表,一個背包,里面是隨身替換的衣服和几本書。這就是胡主席的全部“財產”。吃飯時,胡主席回憶起大革命時期在廣州和抗日戰爭時期在延安的許多人物、掌故,情深意摯。他還順口吟誦兩句詩:“亂石山中高士臥,茂密林里英雄來”,風趣地描述了他和陳賡同志的這次會晤。

    胡主席簡朴的生活,在干部和人民中產生很深的影響。我們在越北根據地,看到許多越南干部和他們的家庭,生活都十分艱苦。他們說,我國正在抗擊侵略者,必須象胡主席那樣,刻苦、勤勞、斗爭,才能打敗敵人。

    我們離開越軍司令部,去邊界前線指揮所,同從廣西入越的韋國清同志率領的軍事顧問團會合。沿途,成群結隊的民工,光著腳,肩挑糧食、彈藥,白天黑夜走在連綿不盡的山野叢林中。在涌向東溪前線的人流里,有一位老人,前額寬闊,雙目炯炯,用一條毛巾當口罩,遮住頜下的胡子。他身穿農民的褐色布衣,腳蹬“抗戰涼鞋”,邊走邊同民工們親切交談。民工們都爭著跟這位和藹可親的老人搭話。有人興奮地告訴他:“聽說胡伯伯到前線來了,這回要打個大仗”。他們沒有想到,走在他們身邊的老人,正是他們日夜思念的胡伯伯。

            在關鍵時刻

    九月十六日,越南部隊按預定計划向東溪發動進攻。陳賡同志兩天兩夜沒睡覺,一直同前線指揮部保持密切聯系,及時了解戰況,提出建議,協助指揮戰斗。十八日上午,越軍全殲東溪守敵三百多名,活捉東溪敵軍指揮官。邊界戰役首戰告捷了!

    陳賡同志是中國的一員名將,身經百戰,曾使敵人聞風喪膽。現在,面對一個只有三百多名守敵的東溪據點,他為什么這樣兢兢業業,全神貫注,全力以赴呢?他對隨行的工作同志說,我們初次幫助兄弟國家打仗,仗是由越南部隊打的,我們即不熟悉敵人,對越南部隊也還不夠了解,要幫助好,很不容易,不能掉以輕心,絕不能辜負胡主席和毛主席對我們的信托!

    東溪拿下了,但邊界戰場敵軍主力尚未出動。十八日,陳賡同志仍沒有休息,他在考慮下一仗怎么打時,胡主席忽然到來,興致勃勃地贈給他一首中文詩:

    “攜杖登高觀陣地,萬重山擁萬重云。

    義兵壯氣吞牛斗,誓滅豺狼侵略軍。”

    陳賡同志看了詩,興奮地說:“胡主席下這么大決心,敵人一個也跑不了!”

    東溪守敵被殲后,高平指揮官沙東上校率部棄城南逃﹔七溪指揮官勒巴上校帶領兩千多人,北上接應他們。在這關鍵時刻,胡主席常和陳賡同志一起研究如何消滅這兩股敵人。陳賡同志建議在東溪附近布置袋形伏擊圈,先吃勒巴兵團,再殲沙東兵團,并建議胡主席給前方指戰員發電報,鼓舞士氣,灌輸堅持連續戰斗和打殲滅戰的思想。

    這是一場十分艱苦的山地戰斗。越南戰士連續戰斗九晝夜,緊緊咬住敵人,不讓他們會合。十月八日,越軍發動猛攻,勒巴兵團全軍覆沒,勒巴和他的參謀部全體被俘。次日,沙東兵團也遭到同樣的命運。這是越南人民軍打的頭一次大殲滅戰,全殲敵軍三千余人,俘虜了法國三個上校和許多中下級軍官。河內法軍指揮部驚惶失措,命令七溪、那岑、同登、諒山、老街守敵全部撤退,越北邊境的法軍防御體系全線崩潰。

    胡主席在一次干部集會上說,邊界戰役的戰果,遠遠超出我們原來預定的計划﹔“這次戰役的勝利,是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勝利。”越軍戰役指揮部在總結報告中說:這一仗,徹底粉碎了法國殖民者封鎖邊境、孤立越南的戰略意圖,在軍事、政治和經濟上都產生極大影響﹔這是直到當時越南“抗戰史上一次最大的勝利”,証明“毛澤東軍事思想,非常適合我國的環境和武裝斗爭。”

    邊界戰役結束了,胡主席關懷著他的中國戰友,派人送來几瓶繳獲的法國香檳酒和一封信。陳賡同志拆開一看,原來又是一首中文詩:

    “香檳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敵兵休放一人回!”

            同志加兄弟

    胡主席多次說過,越中關系是“同志加兄弟”。他和陳賡同志在越北戰場上推心置腹、密切合作、互相關懷,正是這種關系的生動體現。

    東溪之戰結束后,胡主席和陳賡同志曾有這樣一次對話。

    “陳賡同志,你對這一仗怎么看?”胡主席問。

    “東溪作戰,是個勝仗,但有缺點。”陳賡同志接著說:是勝仗,因為這一仗全殲了東溪守軍,震動了敵軍指揮部﹔但從戰朮上看,問題是不小的。我軍以絕對優勢的兵力和火力,還要打兩天兩夜,付出很大的代價,才攻下這個據點。從戰斗過程看,戰士很勇敢,問題在干部,營以上干部多數是剛從軍事學校出來的學生,缺乏實戰經驗﹔還是要從有戰斗經驗的老戰士中培養、提拔干部。

    “你說得對!”胡主席最喜歡陳賡同志的坦率直言。他說,越南部隊提拔、培養干部的方法是需要改變的。

    后來總結這次戰役經驗時,胡主席說:“我們打贏了兩場戰爭:一場是消滅邊界法軍﹔一場是看清了我們的優點和缺點。”

    在戰役進行期間,陳賡同志曾住在廣西龍津縣的布局關。出關不遠,就是中越邊界線。越軍前線指揮所設在離邊界不遠的越南境內。胡主席常常信步入關,來到陳賡同志的住處。

    當年越北,瘧疾流行。一次,陳賡同志打擺子,胡主席前來探望。他走進臥室,看見陳賡同志正熟睡,就向旁邊的中國同志擺擺手,輕輕地走到床前,摸了摸陳賡同志的額頭。為了讓陳賡同志繼續睡眠,他就不聲不響地走了。這種親兄弟般的關懷,使我們十分感動。

    一天,陳賡同志陪胡主席走到布局關前。那里關門敞開著,邊民自由往來走親戚。胡主席對陳賡同志說,我多么盼望這一天快到來,那時,越南解放了,柬埔寨、老撾也解放了,都成了社會主義國家﹔越南的北鄰和西鄰,都象這里一樣,全是和平友好的邊境,我們可以集中力量,用最快的速度搞經濟建設,讓人民早日享受和平幸福的生活。

    胡主席的想法多好啊!遺憾的是,他老人家沒等到越南全國解放就離開了人間﹔他的路線如今已被篡改﹔他的愿望沒有得到實現!人們深深地為越南革命事業遭到的挫折而惋惜!   《人民日報》1980.05.19 




 
相關專題
 紀念陳賡大將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