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軍事 >> 軍事專題 >> 紀念陳賡大將誕辰100周年 >> 陳賡軼事 2003年2月25日13:04


陳賡“逮捕”張云逸
    

    陳賡與張云逸同是開國大將,兩人結下什么"梁子",讓陳賡把張云逸"逮捕",聽我慢慢道來。 

    1928年8月的一個深夜。上海新閘路一棟小樓上,兩位中年男子正用廣東話低聲交談。 

    "勝之兄,由于國內局勢突變,中央決定要你放棄去蘇聯學習的機會,另行安排去處。"說這話是中共中央軍事部部長楊殷。 

    被稱為"勝之兄"的男子眉頭一動,說:"眼下革命處于低潮,黨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好,現在周恩來同志要求我們到各地組織軍事斗爭,准備東山再起。" 

    "此著甚合我意。連日來東躲西藏,隱姓埋名,我早就不甘受此屈辱了。" 

    停了一會兒,"勝之兄"問道:"黨准備派我到哪里去?" 

    "廣西" 

    "廣西?","勝之兄"略有遲疑,因為他曾栽在桂系軍閥手中。但作為共產黨員,他知道命令就是一切。"我服從命令,我一定盡快趕到廣西去。" 

    "勝之兄"回到寓所,訂好船票,准備出發。"天有不測風云",在他即將動身之際,四名警察突然闖進了"勝之兄"的住處,不由分說,扯下了他的長袍馬褂,給他換上了一套西服,并且還在頭上安了一個假發。 

    "你們這是干什么?""勝之兄"大怒。 

    "從現在起,你就是毒品販子!"警察頭目笑著說。 

    "放肆,我是正經生意人,哪有什么毒品,放開我!" 

    "正經生意人?"警察頭目冷笑一聲,下令一名警察打開"勝之兄"的皮箱,打開之后,"勝之兄目瞪口呆。皮箱里面真有十几袋"白面"。 

    "你們這是栽贓陷害!""勝之兄"大叫。 

    "帶走!" 

    剛走出公寓,又有一伙人攔住了去路。"干什么的?' 

    "抓住一個販毒的。"警察頭目洋洋得意地說。 

    "等一下,我們要檢查!"那伙人強硬地說。 

    "勝之兄"一看這陣勢,伸冤的機會來了,大喊起來:"我不是毒品販子,放開……"話音未落,一只手帕塞進他的嘴里。警察頭目又揚起一只巴掌,照"勝之兄"臉上劈了下來。又把眼睛一瞪,向攔路的便衣喝道:"執行你們的任務去,看什么熱鬧?小心放跑了狐狸。" 

    便衣們一看這架勢,便不再糾纏,各回各位,繼續守株待兔。 

    警察把"勝之兄"押上車,警察頭目望著他,戲謔地笑道:"怎么樣,生意還好吧?" 

    "勝之兄"已被扯掉手帕,他似乎覺得有什么蹊蹺,"你們要把我帶到哪里去?" 

    "販毒,自然要把你押到警察局了。" 

    "我不是毒品販子。" 

    "哼",警察頭目打開了"勝之兄"的箱子。"勝之兄"緊張起來。當警察頭目拿出一疊文件時,他大叫一聲,欲扑過去,無奈被反綁,動彈不得。 

    "哈哈,本來只想發點小財,沒想到抓個共產黨,大名鼎鼎的張云逸。兄弟們,發財了!" 

    張云逸現在只有后悔的份了。 

     

    過了一會兒,車停了下來。張云逸被反綁著押下了車。他已經做好犧牲的准備。 

    "報告局長,犯人押到!"警察頭目笑哈哈地說。 

    "怎么搞的,還扭著雙手?" 

    這聲音怎么這么熟悉?張云逸抬起頭,天哪這不是周恩來嗎? 

    "云逸同志,委屈你了。"周恩來快步迎了上來,又扭頭向警察頭目訓了一句:"你這個陳賡,什么時候還開玩笑!" 

    陳賡則哈哈大笑:"我這場戲演得好啊!"扑上來,一把抱住張云逸:"張大哥,小弟失禮了。" 

    張云逸恍然大悟,一拳打過去:"你呀,真會裝神弄鬼,也不怕我跟你拚命?" 

    "我要不這樣,你會這么配合嗎?我雖然打了你,我們還可以在一起笑,要是你也被活捉,誰也笑不起來了。" 

    原來黨內出了叛徒,好几名同志已經被捕,楊殷同志也包括在內。如果不是陳賡演那場戲,張云逸說不定也早被門口那四個便衣抓了起來。 

    而如果不是陳賡這場戲,后來的百色起義,也會少了一色。(李曉峰編) 

    摘自中國網

      




 
相關專題
 紀念陳賡大將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