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軍事 >> 中國軍情 2003年2月26日09:19


智勇雙全的將軍 注重情誼的朋友
越南大將:我與陳賡相識在戰場
    
1950年夏,陳賡(右三)在越共中央的秘密營地(越南太原附近)受到胡志明主席(中)的歡迎。左二為越南人民軍總司令武元甲。

    [越南]武元甲大將 殷志祖譯

    編者按:今年2月27日,是陳賡同志誕辰100周年。1950年,陳賡同志作為中國軍事顧問團成員被派往越南,幫助越南抗擊法國殖民者,與越南人民軍總司令武元甲大將結下深厚友誼。本文是武元甲大將撰寫的緬懷陳賡同志的文章。

    1950年春,在越南抗擊法國殖民者的邊界戰役中,我認識了陳賡同志,并和他一起工作,而胡志明同志早在1924年底就已認識了陳賡(注:大革命時期,胡志明曾化名李瑞,任孫中山先生的蘇聯顧問鮑羅廷的秘書)。他說,那時的陳賡是黃埔軍校的一個年輕、聰明、活潑和非常能干的學生。

    胡志明點名要陳賡

    越南在“八月革命”勝利后的5年時間里,一直獨立抗擊帝國主義和反動勢力的圍剿。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后,胡志明主席于1950年初才有機會重赴中國。

    胡(志明)伯伯到北京與劉少奇、周恩來、朱德見面時,他們告訴胡伯伯,毛澤東主席將在蘇聯會見他。

    在莫斯科與斯大林、毛主席會晤時,胡伯伯建議蘇聯為越南提供10個步兵師和1個高炮團的裝備。斯大林說:“越南的要求不高,如果蘇聯和中國分工,一定能滿足越方要求。蘇聯當前對東歐國家還存在許多憂慮,由中國先向越南提供援助。中國沒有的裝備,可以先將蘇聯提供給中方的裝備援助越南,然后再由蘇聯償還中國。”斯大林說:“中國不會有什么損失,因為援助越南的裝備是舊裝備,而中方將獲得蘇聯償還的新裝備。”

    毛主席說:“越南需要10個師的裝備抗擊法國殖民者,目前須在越北方首先裝備6個師。越南可以立即派人前往中國領取武器裝備。廣西將是越南的直接后方。”

    返回北京后,胡伯伯建議中方選派顧問幫助越南,并表示希望陳賡同志前往。中方回答說,陳賡同志已分配了其他工作。但胡伯伯說:“這是第一場大戰役,希望你們准許陳賡同志前往越南。”

    中方很快同意了胡伯伯的建議。1950年4月,越南308師兩個團到達云南。接著,312師的一個團前往廣西領取武器。同時,中方也將部分武器緊急運送到高平,裝備正在戰場上對付敵軍的其他兩個團。

    胡志明說,此戰只能勝,不能敗7月初,越共中央常委決定集中主力部隊在高平─諒山一帶展開邊界戰役。許多人建議在主力部隊精力充沛時,將攻打高平市作為首場戰役。

    7月底,胡伯伯親自到前線指揮。除了中國的軍事顧問團外,胡伯伯還邀請陳賡同志參加。胡伯伯說:“這場戰役非常重要,只能勝,不能敗。”

    在去前線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我覺得將高平市作為首場戰役的突破點有些不妥,因為高平市由兩個歐非(歐洲和非洲)雇佣兵營駐守,但我方部隊從未攻打過兩個雇佣兵營的陣地。如果這場戰役不能取勝,那么我方最優秀的團可能遭到重創。

    8月3日,我到達指揮所。黃文泰(時任越南人民軍總參謀長)向我報告說,指揮所正在緊急完善解放高平市的作戰計划。參謀機關已在沙盤上初步明確了任務。一些干部正為選擇高平市作為首戰目標而焦慮不安。

    我決定直接赴實地偵察。在實地偵察后,我更加堅定地認為不能選擇高平作為突破點,最好的辦法是攻打東溪(位于高平、諒山之間)。我將該建議提交作戰黨委討論,黨委成員一致同意。然后,我們給胡伯伯發了電報。几天后,收到胡伯伯同意攻打東溪的回電。我們決定召開擴大會議,貫徹新的作戰方案。

    8月12日,到廣西的陳登寧與中國軍事顧問團返回越南。顧問團的成員包括韋國清、梅嘉生、鄧一凡等同志。

    召開擴大會議后,我會見了顧問團。

    韋國清同志是兵團司令,比我大几歲,誠摯、穩重。我呈交了戰役准備情況。韋國清同志認真傾聽,但沒有立即發表意見。他說,等陳賡到達后,再發表意見。

    9月9日,作戰黨委和指揮部召開會議,最后通過了攻打東溪的作戰計划。

    在上午工作快結束時,接到胡伯伯到達左菲子的消息,我立即拴好馬去迎接。到指揮所后,我向他報告了作戰指揮部的決心,胡伯伯完全贊同,他說:“東溪雖不大,但非常重要,失去東溪后,高平的敵人將更加孤立。敵人不得不派援軍,我們將有機會在運動中殲滅敵人。”

    胡志明稱陳賡“阿東”

    晚上,胡伯伯和我會見了陳賡。

    胡伯伯說:“陳賡同志是一名優秀將領,曾在萬里長征中指揮過多次戰斗,常常是哪里有困難,就到哪里接受任務。我們要認真采納他的意見和學習他的經驗。”

    陳賡當時還未滿50歲,身材魁梧,膚色白皙,戴著一副白框眼鏡,表情嚴肅。

    在相互介紹后,胡伯伯說,從今以后須保守秘密,稱陳賡為“阿東同志”。

    陳賡問我:“聽說武總指揮會說漢語?”我說:“我小時候學過,只會一點點。”

    “你知道胡主席為何給我取了‘阿東’的名字嗎?”

    我微笑著表示不知道。

    陳賡說:“還是黃埔軍校學員時,我非常調皮。陳字的一邊是‘耳’旁,去掉‘耳’旁就是‘東’字。到越南后,我被胡主席‘揪掉了耳朵’!”

    胡伯伯和我都笑了。

    陳賡同志接著說:“到達越南之前,我查看過法軍的分布圖,認為沒有行軍道路。但一個月后,行走了數百公里,仍覺得寬闊平坦。有集市的地方,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問:‘距離敵人還有多遠?’帶路的同志說,‘10公里’。”

    我打開地圖,介紹敵情和我方參戰力量,然后陳述了作戰方案以及把攻打東溪作為首場戰役的理由。陳賡同志看著地圖,在了解了敵軍的兵力、地形和防御工事后說道:“我認為胡主席和作戰指揮部作出了正確的決定。在這場戰役中越南的兵力不多,通過攻打東溪吸引敵援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攻打蔣家王朝軍隊中常用的‘圍點打援’戰朮。越南應多運用這種戰朮。攻打東溪將消滅敵軍有生力量。武總指揮打算在東溪戰役中投入多少兵力?”

    “防御之敵有1個營。我方將投入9個營的進攻力量。這是我們首次在一場攻堅戰中使用如此多的兵力。”

    “也不算多,等到東溪之敵被消滅后,再根據敵人的反應情況而定。我相信有胡主席在場,戰役一定能取得勝利。”

    首戰大捷16日早上,戰役打響前,胡伯伯和我提前起床,來到觀察台。

    6點整,我方炮兵開始向敵軍主要陣地發起進攻。戰斗打響了。

    激烈的戰斗持續了一晝夜。由于敵人的頑強抵抗,進攻的先頭部隊雖占領了一些目標,但無法擴大戰果。

    陳賡同志說:“不應使戰斗時間拖得太長。”胡伯伯也強調:“不論遇到多少困難,首場戰斗一定要取得勝利。”

    作戰指揮部命令東溪戰役指揮班子整頓部隊,堅持戰斗到18日早上,直到東溪戰役取得完全勝利。

    在解放東溪兩天后,敵人向高平增派了1個營,向七溪加強了1個傘兵營。

    一周后,我們未發現敵人的變化。后勤機關報告,如果等待時間延長,可能沒有足夠的大米和食鹽供給,另外,部隊呆在潮濕和蚊虫多的森林里,體能下降。

    陳賡同志說:“武總,你看怎么辦?”

    我說:“應該再堅持一段時間。”

    胡伯伯和陳賡同志表示同意。陳賡強調,要利用好主力部隊,打擊敵軍援兵。

    10月1日,我方發現敵人的勒巴日兵團(含4個營)自諒山出發,經七溪抵東溪。總部命令部隊立即抓住戰機,分割擊潰敵軍。

    10月4日中午,得悉敵薩克東兵團撤離高平南下,并獲悉薩克東和勒巴日兩部將在西谷舍會合,總部命令各單位抓住機會,對敵人進行包圍、分割并逐個殲滅。

    10月8日上午,勒巴日和薩克東兵團被全殲。我方開始包圍并准備殲滅七溪之敵。

    敵人開始全線撤退,我命令部隊繼續追擊到達先安之敵。這時,陳賡同志提出了不同意見,他認為,戰役已取得巨大成功,我方應確保戰役的圓滿勝利。陳賡已經指揮了許多大戰役,在這方面有經驗,因此我同意了他的意見。

    各單位的同志都集中到指揮所,進行戰役總結。中國顧問團參加了總結。總結會上,陳賡同志發表了意見,高度評價了邊界戰役,提出戰役成功的主要原因,指出了一些重大教訓。

    此后不久,我們得到毛澤東主席的賀電,稱贊“年輕的越軍,一鳴驚人”。

    會后,陳賡、韋國清同志和我在高腳屋內圍坐在一張地圖旁邊進行交談。陳賡同志說:“這次戰役,越南部隊殲滅和俘虜敵軍約8000人,重要的是全殲了法軍最精銳的5個雇佣兵營。”

    陳賡同志接著說:“若連續打贏像此次戰役的3場戰役,那么大約在一年后就可以打到河內。”陳賡同志回國前對我說:“戰役取得了巨大勝利。今天和明天,越南軍隊南下,我想請武總去廣州玩几天。”

    “我正准備新的作戰方案。我希望不久后能到北京同你見面,咱們一起去參觀萬里長城。”

    與陳賡同志結下深厚友誼

    此后,陳賡擔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副司令員赴朝鮮作戰。一直到北方完全解放,陳賡同志才又來到越南。到河內時,他滿臉都是被凝固汽油彈灼傷的痕跡。

    胡伯伯親切接見了陳賡同志,并與他回憶往事。我陪同陳賡參觀了下龍灣,共同研究了從越北、西北到平原、沿海的地形,交換了許多有益的看法。

    1955年,我到北京辦事。陳賡同志同中國國防部的領導同志一起到機場迎接。他穿著解放軍的正規軍服,佩戴著首批授予的大將軍銜。他陪我參觀了北京有名的紫禁城,并帶我拜訪了他的家人。

    1957年,趁我到中國辦事之機,陳賡同志帶我參觀了他任院長的軍事工程學院,觀看了基層訓練。他建議我們派干部到該學院學習,培養正規軍隊的重要專業人才。之后,他帶我觀看了哈爾濱的冰上表演。

    每次到中國,我几乎都去探望陳賡同志及其家人。他給我留下了許多美好的記憶。他是一位“智勇雙全”的將軍,一位富有國際主義精神和意志堅強的革命戰士,一位忠實、親切、重情誼、充滿樂觀和熱愛生活的人。他是越南人民軍的偉大朋友。

    1961年3月16日,陳賡同志心臟病突發,永遠離開了我們,我感到十分悲痛。我永遠銘記和珍惜陳賡同志的恩情。值此陳賡同志誕辰100周年之際,請允許我向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對越南人民的幫助表示真誠的感謝,向曾在越南民族解放斗爭中幫助過越南人民軍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同志們表示慰問和感謝,并向陳賡同志的家屬表示最親切的問候!▲(本版照片由陳賡同志的女兒陳知進提供。)

     《環球時報》 (2003年02月24日第十版)  


(責任編輯:李湘)


 
相關專題
 紀念陳賡大將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