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軍事 >> 中國軍情 2003年2月27日09:45


陳知建少將:父親陳賡 需用我們一生去思考

顏菁

    
陳賡將軍

    寫在陳賡百年誕辰

    今天對于靈境胡同41號的子女們來說是個不一般的日子,父親陳賡的百年誕辰日讓兄妹們從各自的生活又回歸到關于父親的記憶中,二兒子陳知建更是為了這一天提前一個月從重慶警備區返回北京。陳知建記得父親去世時他16歲,對父親的一生并不了解,他只是不相信這樣一個戰無不勝的人怎么輕易地就離開了他們。當他也成為一名軍人,進入父親曾經指揮過的部隊工作,聽父親老戰友動情的講述,他開始一點一滴地看清了父親。如今他身為少將,自己的兒子也授陸軍中尉了,可他對父親的欽佩之情絲毫不遜于孩提時代。在他看來,甚至要用一生的時間去思考父親。

    ■14歲那年,父親偷偷跑到湘軍招募處報了名。老一代共產黨人林伯渠當年感嘆道:這么小的孩子也在這里當兵呀

    一百年前的今天,父親誕生在湖南湘鄉縣的二都柳樹鋪,曾祖母抱著這個圓臉的男孩,憐惜地為他取了一個乳名叫“福哥”。自古湖南民風剽悍,舊時有無湘不成軍的說法,福哥生長的家族就是一個不同尋常的家族,他的父親雖然是一介書生,大半的人生讀書務農,可祖父卻有過傳奇而輝煌的經歷。祖父青年時從了軍,由一名伙夫開始,屢立戰功,轉戰十几個省,官拜花翎副將。他的妻子生下兩個兒子不久就去世了,他便續娶了自己麾下的一員女將,也就是父親女俠式的祖母。曾祖父最終放棄了軍旅生涯,解甲歸田、置地蓋房,繁榮起了陳氏宗族。也許是看盡了戰爭的血腥,他堅決不允許自己的兒子從軍,只求安寧的田園生活。父親卻是聽著曾祖父戰場上的故事長大的,曾祖母還常常在堂前教他練武。

    或許是血液里尚武從軍的淵源,14歲那年因為不愿意和一位比自己大兩歲的富家小姐成婚,父親離開了就讀的縣立東山高等小學堂,偷偷跑到湘軍招募處報了名,因怕家人追查,他將學名陳庶康改為陳賡。老一代共產黨人林伯渠當年在舊軍隊里視察湘軍時曾見到父親,當時就感嘆了一句:這么小的孩子也在這里當兵呀。個頭與槍一般高的父親,經歷了四年南北軍閥為爭奪湖南的大小混戰,目睹連年的戰爭慘狀,他開始對軍閥戰爭產生了懷疑。一場敗仗之后,他所在團的團長謀到粵漢鐵路湘局局長的職務,也給他安排了個辦事員的差事,父親從此離開了湘軍。

    ■父親的機智勇敢又使他與蔣先云、賀衷寒被公認為“黃埔三杰”

    1924年,對舊軍閥的失望讓孫中山接受了蘇聯的幫助,創辦起一所革命化的新型軍事學校黃埔軍校,共產黨也意識到掌握武裝力量的重要性,選派了一批黨團員進入黃埔學習,在夜校補習班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父親名列其中。黃埔一期的六百多名學員中,父親的與眾不同在于他是名打過仗的學員,更能將書本理論與實戰經驗相結合。

    7個月的正規培訓讓他獲益匪淺,以優異成績畢業后,他留校擔任第二期入伍生連的連長。父親在軍校中如魚得水,活躍幽默,善于交際,與國共兩黨的領導人都有密切的接觸。他看到惲代英忙于工作睡眠不足,就趁他睡著時拿墨把他的眼鏡片染黑了,讓習慣戴眼鏡睡覺的惲代英總以為天還沒有亮。他的機智勇敢又使他與蔣先云、賀衷寒被公認為“黃埔三杰”,連蔣介石也十分看中這個“三杰”之一,曾經給他寫下一條批語:此生外形文弱,但性格穩重,能刻苦耐勞,可以帶兵。這條批語至今還陳列在黃埔軍校的博物館里。在制造了“中山艦事件”、“黨務整理案”一系列事端后,蔣介石的居心昭然若揭,父親和蔣先云等人毅然公開了共產黨員的身份,宣布退出國民黨。他接到黨中央的通知去蘇聯學習保衛工作。

    ■父親的交往能力和人格魅力,使上海隱蔽戰線的工作出現最輝煌的時期

    半年的學習結束后,父親出席了在武漢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一個叫王根英的上海女代表引起了24歲的父親的注意。他們在上海第三次武裝起義的准備工作中就曾見過面,王根英的母親是中國第一代紡織女工,而她則是上海女工運動的領袖。父親對年輕、充滿革命熱情的王根英產生了愛慕之情,就寫了一張字條請人遞過去。沒料到條子傳到王根英手里,被潑辣的她認為是擾亂會議,順手貼在了會場上,立即成為各代表休息時的笑談。父親一看愛情表白被公布于眾,索性又寫去第二張,結果又被貼了出來,連寫三張都是同一個下場。這件事轟動了大會,周恩來得知后批評父親求愛不講究策略,還是他與鄧穎超出面找王根英談話,最終撮合成了這一對的姻緣。

    新婚不久,父親便跟隨周恩來去了九江,南昌起義中,他左腿負重傷,輾轉回上海治療,傷愈后便留下任中央特科情報科長,化名王庸,在周恩來的領導下開始了隱蔽戰線上的斗爭。四年的地下工作鍛煉出父親處事的機智冷靜與考慮問題的細致周全。1930年5月,中共中央在上海英租界赫德路召開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陳賡與總務科的同志經過斟酌,選擇租下一家影院后面的一座四層紅樓,臨時開設“醫院”。代表到達后先住進陳賡事先租好的旅館,經審查后換上預先准備的各類身份的服裝,再作為“病人”逐個被送進“醫院”,住入“病房”。會議廳就在“病房”的樓上,門房有專人把守,負責接待代表及應付求診者和查電表、收水費一類的瑣事。陳賡又請人出面在緊靠“醫院”的地方另租了一所房子,准備出現意外情況時代表們能夠迅速轉移。會議一共進行了兩天,結束后代表們又被一一送出“醫院”,分散到各個旅館,新開的醫院隨即也就消失了。

    為了掌握更多更有價值的情報,他還深入敵人的內部,通過各種關系與國民黨的軍、警、憲、特機關和租界設立的巡捕房建立起了聯系,挽救了很多共產黨員的性命。在江蘇省委工作的任弼時一天一早出去開會,然而英租界的巡捕房已經在開會地點設下了埋伏,任弼時被捕,遭到了嚴刑拷打。當時的江蘇省委機關設在上海,父親遵照黨的指示,通過楊登瀛去營救。楊登瀛在大革命時期是國民黨員,結交過一些共產黨朋友。他表面接受國民黨的偵察任務,暗中又與共產黨聯系,政治上雖然不太可靠,卻是父親重要的反間諜關系。楊登瀛利用自己同英國巡捕房的關系,將任弼時順利地保出監獄。父親的交往能力和人格魅力在這一時期得到充分的展現,他結交三教九流,甚至依靠“青紅幫”消滅叛徒。新中國成立后為了警示上海幫派,父親曾被委任挂名的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可以說父親所在的時期是上海隱蔽戰線最輝煌的時期。

    然而四年之后,因擔任特科領導工作的顧順章被捕叛變,隱蔽戰線遭到破壞,父親不得不帶著妻兒離開上海,黨派他去大別山粉碎蔣介石的“圍剿”。父親的手下有兩個團長,一個是許世友,另一個是徐海東,后來都成為一代名將,實力可見一斑。紅四方面軍在8個月的第三次反“圍剿”中,共殲敵軍6萬人,于鄂豫皖地區取得了輝煌的戰果,父親率領的12師功不可沒。第四次反“圍剿”的胡山寨一戰他右腿負重傷,父親只身再次前往上海養傷。

    當拖著一條傷腿的父親出現在妻子面前時,王根英驚喜交加。中央再次決定派父親到江西省中央蘇區工作,就在臨行的前一天,他在一家戲院門口被一名叛徒認出,腿傷初愈的他被巡捕關進了牢房。與父親關在同一個牢房里的是廖承志與羅登賢。廖承志已是第五次被捕,父親給他出主意,讓他設法使自己的母親何香凝知道他的處境,將事情鬧得越大越好。于是廖承志報告巡捕他能領人去抓共產黨,英國巡捕便跟著來到了位于法租界的廖家。何香凝看見自己的兒子戴著手銬立即大嚷起來,引來了法國巡捕,英國巡捕這才知道自己上了當。迫于廖家的勢力,廖承志被引渡到上海市國民黨警察局,不久被放了出來。解放后父親見到廖承志還開玩笑,說咱倆一塊兒進去的,你倒先跑了。

    父親被押送至南京,蔣介石派去黃埔的同窗勸降,甚至以“想帶兵,隨便挑一個師”來利誘,都遭到拒絕。蔣介石并不敢輕易殺害他,畢竟父親在第二次東征時對他有救命之恩。當時陳炯明的部隊逼近,總指揮部的人都逃跑了,蔣介石嚇得雙腿發軟,還是父親背著他突出了重圍。在黃埔軍校,父親擁有很高的聲譽,他被捕后,黃埔一期的國民黨將領聯名簽字,要求蔣介石釋放他﹔宋慶齡又几次去探監,跑到蔣介石處大罵他忘恩負義。在巨大的壓力下,蔣介石對父親改為軟禁,使他有機會在同伴的協助下成功逃跑。

    ■父親歷經了國共內戰、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在血的拼殺中出落為一名杰出的軍事指揮員

    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后,紅軍不得不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黨決定組織一個直屬軍委的干部團隨軍行動,以保証黨中央的安全,來到江西瑞金的父親被任命為團長,漫漫征途由此開始了。此后15年間,父親歷經了國共內戰、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沙場,積累了丰富的軍事經驗,在血的拼殺中出落為一名杰出的軍事指揮員。國民黨的舊時同窗,日本侵略軍,甚至朝鮮戰場上的聯合國軍,越南戰場上的法國人,都曾經是他的對手。兩軍對壘的背后,是兩方指揮員在斗智斗勇。

    解放戰爭中期,陳毅曾有句評價:打仗這么多年,有兩個人脫穎而出,一個是粟裕,另一個就是陳賡。抗日戰爭時期,自“長生口夜襲”開始,第二次“長生口之戰”、“血戰神頭嶺”、“長樂村大捷”、“響堂鋪殲敵”、冀南“香城固誘殲敵軍”、“百團大戰”等一系列戰役,三八六旅在父親的率領下于華北創造了無數輝煌的戰績,日本侵略軍甚至挂起“專打三八六旅”的牌子。

    父親將毛主席的“十六字方針”運用得非常巧妙,別人都稱他是“毛主席的好學生”。除了嫻熟的對陣技巧,父親還十分善于籠絡人才,用其所長,別人不敢用的人,他用來得心應手。解放戰爭時期,他有一名通訊科長非常狂妄,愛罵人,但業務在全兵團出類拔萃。戰場上電話線緊缺,他就想辦法用一根線通電話,另一根用鐵鉛子代替,走兩步往地上一插,形成回路﹔后來干脆在鞋上釘上馬蹄鐵,一步一步地走,也能通。父親允許他自由出入自己的作戰指揮室。另一個名叫聶佩璋的工兵連長,是從國民黨軍隊里俘虜過來的,此人發明的飛雷解決了淮海戰役中火力不足的問題,國民黨稱“沒良心炮”,如今還陳列在軍事博物館里。工兵上的難題很多,他都能想辦法克服,卻惟獨戒不了喝酒和抽煙的嗜好,離了這兩樣沒法工作。陳賡就提供他酒和煙,雖然他只是個連長,卻也配備馬夫和警衛員。解放后聶佩璋成為昆明軍區第一任工兵團長。也許是做過地下工作的原因,父親重視情報工作,除了情報課和偵察分隊,后勤人員、政工人員都為他搜集情報。他的作戰室設兩部電台,進行敵我雙方的監聽。一道命令傳達下去,各級怎樣執行他一清二楚,無需一級級向上匯報。一次中央突圍,嚴峻的形勢下王震一時找不到突破口,后來僥幸突擊出來。但在千里之外,敵人的部署父親通過監聽都破譯出來了,只是由于他們之間沒有橫向聯系的密碼,無法通報敵情。解放后父親的通信科長見到王震,再次談起那一回突圍,王震感慨若自己摸到情報也就不會損失慘重了。

    ■錢學森在后來的回憶中說道:我回國搞導彈,第一個跟我說這事的是陳賡大將

    1952年6月,還在朝鮮戰場上指揮作戰的父親接到一紙回國調令,毛主席委任他創辦軍事工程學院。父親受訓于黃埔軍校,辦過紅軍步兵學校,還帶過紅軍干部團,毛主席和周總理都認為他是最合適的人選。校址選在了哈爾濱市南崗區,在蘇聯專家的協助下,几年之內,軍事工程學院成為全國乃至亞洲教學設備最好的軍事院校,培養出几代國防科研戰線上的骨干。軍事工程學院初具規模后,父親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仍兼任學院院長。1954年9月,他赴蘇聯參觀有原子彈爆炸的實兵對抗軍事演習,演習結束后,蘇聯國防部部長把一個飛行員投放原子彈的金鑰匙送給了代表團。父親看了說:光給把鑰匙,不給原子彈有什么用?彭德懷就接口道:你是軍事工程學院院長,可以組織研制嘛!一語點中了父親。然而國內奇缺研制導彈、原子彈的人才,他便向周恩來等領導人建議,要爭取留美的中國科學家。經過不懈的外交努力,著名空氣動力學家和火箭技朮專家錢學森終于回到祖國效力,錢學森在后來的回憶中說道:我回國搞導彈,第一個跟我說這事的是陳賡大將。對導彈、原子彈事業的關注與推動,又成為父親的肩頭重任。

    連日伏案趕寫作戰經驗總結的父親發生第三次大面積心肌梗死,這一次死神沒有妥協,永遠地帶走了這個曾從湖南湘鄉出走的“福哥”

    國防尖端技朮的發展并不一帆風順,單是調集人才的困難就常常讓父親疲憊不堪。1957年12月的一天,正准備去總參謀部上班的父親突然感到胸悶,之后襲來的劇烈疼痛讓他喘不過氣來,一下跌倒在沙發上。休克十几個小時的他經過奮力搶救終于蘇醒了,醫生診斷是心肌梗死。在忍耐了三個月的病榻寂寞后,父親強烈要求投入工作,家人和醫生沒能拗過他。一年半后心肌梗死再次發作,盡管生命被挽回,但死亡的陰影從此籠罩在他的身上。此刻的新中國,一次政治風暴正潛襲而來。廬山會議上,彭德懷的“意見書”遭到中央的批判,隨即又被罷官。父親因病沒有參加這次會議,但此前,彭德懷曾推荐他任國防部部長。于是有人追問彭德懷為什么要推荐陳賡,他們之間是什么關系。心臟病頻發的父親得知后心情沉悶。他是個直脾氣,有不同觀點就要表達出來。1959年,話劇《蔡文姬》公演,郭沫若想為曹操“翻案”卻翻過了頭。演出結束后郭沫若請大家提意見,老帥們都在,父親見沒人說話,就開口道:我來說兩句,是不是給曹操發個入黨志愿書,我和老郭咱們兩個介紹曹操入黨吧。大家哈哈一笑。“大躍進時期”全民大煉鋼鐵,他堅持讓學院的學生安心讀書,還抵制了一場指向軍事院校的“反教條主義運動”,使學院沒有遭到更大的損害。1961年初,北京的寒冬來了。在母親傅涯的陪伴下,父親來到上海的丁香花園養病,這座城市有著他33年前一段充滿冒險與傳奇的記憶。當年行走上海灘的“王先生”,如今剛57歲卻明顯地衰老了。他想起了陪伴他在上海共度風雨歲月的王根英。1939年日軍掃蕩河北南部,王根英是129師供給部的指導員。當供給部從一個村子撤退出來的時候,王根英發現把裝有公款的挎包丟了,急忙返回村中尋找,等再次沖出來時遭到敵人的機槍掃射,壯烈犧牲。在前線奮戰的父親得知這個消息,心情十分難過,默默地在日記中寫道:今天是我不可忘記的一天,也是我最慘痛的一天……母親傅涯和父親結識在抗日戰爭末期,在母親的腦海里,往事恍若就在昨天。抗戰勝利后,她在延安就要生產,別人送來兩只老母雞,父親辛辛苦苦地喂養,把下的蛋都攢起來准備給母親坐月子吃。有一天他很不好意思地對母親說:雞蛋沒了,前方回來几個老同志,都是有傷殘的,雞蛋給了他們。母親當然支持,可畢竟沒東西補身子了。殘酷的戰爭并沒有改變父親調皮幽默的性格,他竟然悄悄跑到錢英的窯洞里“偷”紅糖。不料剛拿到一半,外面有人來了,他急忙用被子蒙住身體躲在炕上,結果還是被一眼識破,大家笑罵一場。那個出生的孩子就是我。

    3月16日凌晨,連日來伏案趕寫作戰經驗總結的父親發生第三次大面積心肌梗死,這一次死神沒有妥協,永遠地帶走了這個曾從湖南湘鄉出走的“福哥”,第二天就是他陰歷58歲的生日。當我被秘書帶上前往上海的飛機時,還不能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03年2月27日
(責任編輯:李湘)


 
相關專題
 紀念陳賡大將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