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德官與汪長詩——憶兩位不應遺忘的外籍華人

人民網記者  曾坤

2008年01月09日16:06  來源:人民網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他們系父女倆,一位已於1987年埋骨日內瓦,一位從出生至今世居日內瓦。兩個令大陸及港澳民眾完全陌生的外籍華人。然而,正是這父女倆,以其獨特身份,超越政治風浪的雲詭霧譎,超越情仇離合的家庭變遷,為了中華民族的和諧,為了兩岸關系的解凍,曾行走於兩岸,啟航過一次迄今不為人所知的“破冰之旅”,被知情人士稱作“改革開放后兩岸第一個秘使”。

  


  澳門雖小,乃藏龍臥虎之地。駐澳門數年,筆者曾有過多次意外發現:曾在中印友好關系史上扮演過獨特角色及做出非凡貢獻的原印度尼西亞開國總統蘇加諾的私人外事助理、首席華語翻譯司徒眉生,一直隱居澳門整整40年竟不為外人所知!成就了葉挺一世英名、並為此付出巨大犧牲的葉挺妻子李秀文,家住澳門數十年居然默默無聞!有澳門“活字典”之稱的越南歸僑冬春軒......而這一次的收獲更加意外,竟是筆者認識多年的“汪太”丈夫汪長南!

  這個“汪太”,筆者至今雖叫不出她的名字,但平日裡交往頗多。她系澳門最大的企業——澳門旅游娛樂股份有限公司公關部經理,專與媒體打交道。加之工作極負責任,為人又熱情周到,與公與私,有求必應,故為各家媒體所熟識。頭一次見面,她就自我介紹:“我叫汪太”。后來發現,在港澳媒體圈子裡,幾乎全稱她“汪太”,估計知道她真實姓名的人亦沒有幾個。

  新年伊始,與國家廣電部駐澳機構的老楊商定,為酬謝“汪太”多年的友誼,欲請她夫婦吃頓便飯。這是我們來澳門迄今頭一次請“汪太”吃飯,這種遲來的宴請她會否多心?而邀請從未謀過面的“汪太”丈夫一同參加,更覺得有點唐突。沒想到她竟爽快地答應了。

  更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多少讓筆者感到歉意的私人宴請,竟不期演變成一場名副其實的採訪活動。筆者與汪長南,一個是被職業病纏身無處不帶“新聞眼”之徒,一個系胸藏萬匯而又欲吐為快之士,猶如兩塊鋼鐵,互相一碰,即冒火花。原來,汪長南出身顯貴。父親汪德官早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曾任中南九省長途電話局局長。1948年被派往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工作,后退休定居日內瓦。汪長南同父異母的妹妹汪長詩,系蔣經國次子蔣孝武的第一任妻子。1995年,汪長南率“澳門專業人士代表團”訪問台灣時,“陸委會”主任簫萬長親自出面迎候。並對汪長南說:“要是以前來,你可是國舅啊!”

  筆者仿佛一下子“來電”了,逮住汪長南窮追不放!

  


  汪長詩與蔣孝武的結合,本身就是一場悲劇。1968年8月,正在德國慕尼黑政治學院留學的蔣孝武,不改紈?子弟的一貫做派,學習無果,玩心甚濃。一天,他開著跑車,穿越隧道,花了4小時的時間,跑到日內瓦游山玩水。不料,與年僅17歲的瑞士籍華裔姑娘汪長詩邂逅相遇,蔣孝武隨即發起猛烈的攻勢,情竇初開的汪長詩哪見過這般情勢?迅速墜入愛河。半年后即在美國結婚,並生下一兒友鬆、一女友蘭。

  然而,蔣孝武與汪長詩的蜜月期,僅維持了很短一段時間。很快,汪長詩察覺丈夫身邊時有女影星出沒。於是,爭吵隨之蜂起。一天夜裡,汪長詩又與丈夫激烈爭吵之后,第二天就拎著皮箱走了。在汪長詩離家出走以后,蔣家所有人都極力挽回這段婚姻,挽回汪長詩。他們分頭向汪長詩進行游說。起初她沒答應,后來態度終於軟化,願意再給蔣孝武一個機會。可是蔣孝武根本不理這個碴,無奈,汪長詩不得不選擇離婚。

  但人的情緣就是這樣奇妙,據蔣經國貼身侍衛副官翁元回憶,“蔣孝武與汪小姐離婚之后,兩人反而成了好朋友。汪小姐每年都會固定在寒暑假回台灣,看看她的兒女友鬆、友蘭。”

  也恰恰因了這種淵源與關系,為日后汪小姐與父親汪德官牽線於兩岸關系埋下了“伏筆”。

  


  1987年初,外界風傳時任台灣“總統”的蔣經國已病入膏肓,將不久於人世。消息傳到日內瓦,汪德官與汪長詩無論如何坐不住了,畢竟曾為一家人,更何況蔣友鬆與蔣友蘭深得曾祖父和祖父的疼愛。兩人商量決定,馬上飛赴台灣看望蔣經國,與他做最后的訣別。

  途經香港,汪長南夫婦早已在機場迎候父親和妹妹的到來。汪德官的老朋友、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台灣事務部部長的黃文放也到賓館探望汪德官父女倆。久別重逢,膝談甚歡。交談中,黃文放得知汪德官父女此行目的,隨即托付父女二人可否幫忙攜一盤錄象帶當面交與蔣經國?汪德官父女二人沒多問一句,欣然表示同意。

  他倆心裡十分清楚,這一承諾,意味著父女倆此行將肩負特殊的“信使”使命,力拔千斤兮!

  其實,此時的蔣經國,雖患有晚期糖尿病,但尚沒有像外界所傳的那麼嚴重,隻是兩條腿浮腫,行走不便。汪德官父女不遠萬裡專程來台灣探望他,令蔣經國非常感動,乃以“親家公”和“兒媳”待之,親情交融。汪德官瞅准一個最佳時機,將老友黃文放所托的錄象帶親手交與蔣經國。說:“這是那邊一位朋友托我帶給您的。”

  蔣經國知道這位老親家與國內共兩邊都有交情,見是一盤錄象帶,馬上屏退左右,獨自與汪德官父女一起播放觀看。

  臥室中央擺放的電視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既熟悉而又模糊的場景:浙江奉化溪口鎮,青山逶迤,碧水蕩漾。溪口鎮東口,是武嶺門。門上“武嶺”二字,仍為當年為國民黨元老於右任所留筆墨,隻是重新刷過漆,愈加清晰醒目。蔣家老宅子豐鎬房,其中,蔣介石出生的地方玉泰鹽鋪,成長時居住的地方風鎬房,以及武嶺學校,蔣氏宗祠等,還有蔣經國住過的小洋房,均原封不動保持得非常完好,並且修茸一新。尤其是離蔣家三裡外白岩山上的蔣介石母親墓地,墓碑上孫中山親筆題寫的“蔣母之墓”,依然故我,沒有絲毫變化。溪口鎮北摩訶殿附近的蔣介石原配夫人、蔣經國生母毛福梅的墳墓,亦經過修茸,當年戴季陶提筆寫下的“蔣母毛太夫人之墓”八個大字,更是歷歷在目,肅穆蒼勁......

  看到這一切,汪德官父女內心受到極大震撼!蔣家王朝被共產黨推翻並被趕至台灣已近50年了,還將其祖墳、舊居如此善待,如此尊重,其心如日月,昭然於世!汪德官用余光悄悄地掃了蔣經國一眼。隻見他雙目緊盯著屏幕,一動不動。當屏幕上出現奉化和溪口共產黨官員在其祖母和母親的墓前祭拜的鏡頭時,眼淚止不住流淌出來。

  看完錄象帶,蔣經國對汪德官父女動情地說:“共產黨的情我領了!”

  汪長南對筆者說,這盤磁帶究竟起到什麼作用不得而知。但父親從台灣回來不久,蔣經國就宣布了兩岸開禁政策,允許台灣非黨、政、軍人員赴大陸探親、旅游,為冰封近半個世紀的兩岸關系打開一個缺口。

(責任編輯:楊牧)
相關專題
· 人民網駐澳門記者報道集
我要發表留言
匿名發表  署名:        驗証碼:
                                   留言須知
新聞檢索:    
   播客·視頻
明臣夏言 小官如何變尚書
人民網直擊電影首映禮
[一語驚壇]07最牛虎是陝西華南虎,08最牛官是遼寧西豐官
[訪談]高尚全袁緒程談改革30年·李永森程文衛展望資本市場
[論壇]鑒定華南虎照是烏龜抬轎子·還有多少烈士墓地被夷平
[辯論]大學學費太低,電費也該漲了!· "華南虎照"唬住了誰?
[博客]2007政壇20條"驚人之語"·2007感動百姓10大金融語錄
[博客]滕建群:中國不會核武器打台灣·感天動地《集結號》
   彩信·手機報
《人民日報》手機報

人民網彩信精彩大放送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