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語
用戶注冊 新聞訂閱 個人定制 免費郵件
   
  主頁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第九版 名流周刊﹒名流聚焦 2000年11月08日

書法內外:劉炳森

    ■彭利銘撰文并攝影

  端正大方、瀟洒靈動、觀者倍感熟悉的隸書﹔渾厚沉穩、骨力雄健的楷書﹔揮寫自如、線條流暢自然的行草﹔筆墨生動、色彩繽紛,既具傳統功力又有現代意識的山水作品……
    10月22日,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劉炳森率子女回到天津武清,舉辦了《劉炳森父子書畫回鄉匯報展》。十里八鄉的父老鄉親都前去參觀,興致勃勃地觀賞了劉炳森及其子女劉學思、劉學惟、劉秀彤的書畫作品80余幅,人們從這一幅幅書畫作品中尋覓著他們兩代人走過的藝朮之路。更重要的是稱贊和感激他們為普及、繁榮家鄉文化事業作出的貢獻。而劉炳森先生在開幕時的開場白只有這么兩句話:我帶全家離鄉這么多年了,我們都在干什么呢?就是這些(用手指著展廳的作品),我在北京沒有辦過展覽,這次回來,我們只有把這個展覽獻給大家。

    120萬元巨資的來與去

    劉炳森是一個積善成德、知足長樂、不忘本的人。認識劉炳森的人,都知道他過去生活很苦,父親在他4歲時早逝,靠母親采棉種豆度日。苦讀成人后,他曾多年靠48元錢的工資維持一家6口妻兒老小的生活,常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有時只好到處告貸,曾經債台高筑。為盡孝道,照顧母親,他按老人家心愿在老家娶了親,并將妻子留在母親身邊,朝夕奉養。他自己則一床破被,在北京過著極清苦的生活﹔而賢惠的妻子也從未怪罪過他,總是以最大努力為他分憂,承擔著孝母育子的責任。
    現如今,苦盡甘來,但劉炳森卻一直保持著艱苦朴素、勤儉持家的作風。他寫字作畫從不浪費一個紙頭。在他書床案頭,總放著一沓用過的餐巾紙,這是他在外就餐用過后留下來,疊好帶回來二次利用,以此蘸墨的。有的客人跟他開玩笑說:“劉先生您太會過了吧?!”
    他卻不以為然,笑著回答:“這紙吸水好。”他自己的生活就是這樣節儉。但又有多少人知道他經常傾囊而出,資助“希望工程”和福利事業呢?現在他一對一包供著22位貧困少兒全部的求學費用,一直要到他們完成全部學業,走向社會為止。為支持家鄉的教育事業,1996年,他向家鄉中小學等捐贈了20萬元,1998年12月,他又毅然拿出50萬元在家鄉設立以自己已故恩師何二水先生名字命名的“何二水教育獎勵基金”,來獎勵每年度的優秀師生。到目前為止,他先后為家鄉的文化教育事業捐款已達百萬余元。這都是劉炳森在夫人及全家的支持下,將海外友人的饋贈以及為人們寫字的謝金積攢下來納稅后全部捐贈的。也就是說,這百萬巨資是劉炳森通過自己辛勤勞動,一筆一筆寫出來的。
    劉炳森的為人有口皆碑,在全國不知有多少青年書家得到他的關愛、提掖和幫助。他尊長愛幼,在他書桌前一直挂著啟功先生的照片,他常說:“啟先生為人正直、忠厚、學識淵博,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和典范。”劉炳森正義無私,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得知某省一青年因裝裱書畫不慎丟失當地一位極有勢力之人的作品,受到無情打擊時,他向這個素不相識的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建議并幫助他用法律的手段得到了應有的保護。
    今年初,他回老家天津市武清縣大良鄉海自窪村,看到村頭的木橋年久失修,給從此過路的20來個村的村民構成很大危險,可政府又無款修繕。于是他毅然找到鄉村干部,商議重建新橋的事,并一口承諾修建一座長19米、寬7米的石橋的全部20萬元費用,以保此橋50─100年的穩固。
    在回鄉辦展與同鄉聊天時,得知小學時的老師患了癌症,但因家庭困難,住不起醫院動不了手朮。他知道后,馬上前往看望,與老師及家人商量手朮的事,表示愿意承擔全部的醫療費,老人激動得淚流滿面而說不出話來,而劉炳森卻很真切地說:“父母給了我肉體,老師給了我靈魂,為老師盡點力是應該的。”第二天一早當劉炳森等驅車去接老師進醫院時,全村老少都出來為他們送行。

    酸、甜、苦、辣一本書

    前不久,得他所贈的《紫垣秋草》一書,這其中有童年的回顧、故鄉的寫真、人生的攀登,亦有書壇拾零,旅游散記,可謂其寫作集錦。細細捧讀,敬重之心愈發強烈,多年的交往,只看他忙里忙外應接不暇,何曾想他還能如此忙里偷閑地寫出這么多精彩散文!現又編書成集,實出乎意料。的確他是一個勤奮進取、追求藝朮孜孜不倦的人,他也是一個很會安排時間很會生活的人。
    入畫時,說起來還有一個小故事。他15歲那年,在天津書店偶然發現一張64開的小畫片,是董壽平先生的《天都云匯圖》,畫的是黃山天都峰云遮霧鎖的景象,那精湛的筆墨、靈動的氣韻,深深地迷住了他,為此,貧苦的他第一次放縱自己,花了一毛錢買下那張畫片,回來后反復欣賞臨摹,并一直保存。無巧不成書,后來董老真的成了他的老師,且不斷親授指點,成為他的良師益友﹔而那張保存了數十年的小畫片,現已傳給了他專攻山水的兒子劉學思。
    “蚊帳利偷讀,熄燈寫肚皮。庶乎三百草,夢里復依稀。”這是他在回憶自己下放干校勞動偷臨《草字匯》時所作的打油詩。他是一個科班畢業的山水畫家,但數十年如一日酷愛書法,那時的他做夢都在臨帖練字,也正是這種痴迷,才有現如今的成就和功力。正是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他19歲時,便被“北京中國書法研究社”這個名家云集的社團破格吸收為最年輕的社員。几位著名老書法前輩后來看到劉炳森的成就時感慨地說:我們當時沒有看錯人。1973年深秋的一天,劉炳森應邀出席了一個為歡迎日本書法代表團來訪的筆會,日本書家當場命筆,站懸揮毫,好是厲害﹔而當時我國的書法,只是文人、學者、畫家的業余技法,皆為伏案作字,這使劉炳森很受刺激。他暗下決心,一定要練就徒臂凌空的過硬功夫,寫出中國人的氣派。爾后他每日堅持右手執筆,左手反扣背后,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從不間斷,到后來他每去日本訪問,在眾目睽睽之下,左扣右揮,得心應手,日本書家無不感嘆叫好。直至今日,劉炳森無論創作篆、隸、楷、行、草任何一體,他都是這樣去寫,游刃有余。就這一條,恐怕當今書家有此功力者,鳳毛麟角﹔而且,劉炳森在創作之余,一直堅持日課臨帖。這許多年,每進他的書房,都可看到床下放著新近臨習的一疊又一疊臨滿各種書體的毛邊紙。多年來,為使中國書法藝朮廣泛傳播于世界,劉炳森雖身兼數職,但他還一直承擔著為一批來京求學的日本友人上書法課的任務,為了便于溝通,他專心從頭開始學習外語,口袋里總裝著寫滿單詞的小卡片,利用空閑的一分一秒時間攻讀。現在,他基本上不用翻譯就可與日本朋友對話和講課。

    正是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

    他極具年輕人的心態和挑戰性。50多歲學開車,很快入門,數十小時練習考核過關后,就敢上路,現在每當他開車上高速路時,他總是自信地說:“我還沒老,因為我開的車不比年輕人慢,反應不比年輕人差。”
    劉炳森不僅是一個功成名就的書法大家,他還能詩善畫,鑽攝影,搞寫作,多才多藝。老作家張中行在《紫垣秋草》的序中寫道:“如果我有加冠之權,他的帽子就不只書法家一頂,敢加多種冠是源于深知。”劉炳森自己也常說:“書畫的后面是文學,如果書畫家不在文學領域里留點痕跡,也將是很大的缺憾。”几年前,他投稿廣州一家報社搞的征文比賽,一篇《牛年吉日》獲獎,他高興地專程赴廣州領獎。他說:“這1000元獎金很有意義,是對我寫作的一種認可,要比我在書法上得10萬元潤筆費還有意思得多。”
    的確,搞書畫只是一個平面,而劉炳森給我們的感覺是立體的多面組合。多年來,他無論出國講學、訪問,還是到各地寫生辦展,一個沉甸甸的攝影包是他隨身必不可少的行李,每次歸來都有不小的收獲。前不久,在朋友們的鼓動下,他從數以萬計的底片中,洗出了近200幅世界風景攝影作品,正在做出版個人攝影集的准備。作為畫家,他懂構圖、善捕捉。如只看作品,絕對一個專業攝影家的水平。劉炳森的詩,平仄有章、動情有律、情景交融,他每作一幅山水都要題首自作詩,日前筆者去拜訪時,正巧一位畫友拿著他13年前的一幅山水,上面詩云:“山上幽居白日暇,云中出沒似仙家,煙波浩渺嵐光遠,異景奇觀無際涯。”
    他同時也喜歡音樂、體育和藝朮表演,曾夢想過當音樂家。為了學音樂,他參加過校民族管弦樂隊,學過拉二胡、打鼓,為學鋼琴,他跑遍書店,為的是搜尋一本《拜爾》鋼琴基礎教材。他喜愛球類,籃球場上常少不了他的身影。如今他雖已年過花甲,但還是有那樣強健的體魄和旺盛的精力,恐怕與愛好體育運動是分不開的。
    和藹可親爽朗豪放的性格、謙遜大方有理有章的舉止、思維敏捷善言風趣的談吐、干脆利落認真細致的處事,最早與劉炳森先生接觸,我便有這很直觀的感覺。多少年過去了,他已成為飲譽海內外的書法大家,但這些感覺始終如初,他依舊是那樣認認真真做事,實實在在待人,不傲不躁平和樂觀,來往多了只是倍感親切貼心了許多。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0年11月08日第九版)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第九版 名流周刊﹒名流聚焦

鏡像: 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電話:(010) 65092993
廣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