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第七版 文藝副刊 2002年11月20日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宋﹒蘇軾《卜算子》

    萬文武

  蘇東坡的這闋詞,引起了評論界各式各樣的推斷。最妙的是一說東坡貶黃州時,有一“甚賢”之王氏女喜歡上他﹔一說是貶惠州時,“頗有姿色”之溫都監女喜歡上他﹔一說是東坡少年時,一“豪右”之女喜歡他,俱以未果而卒,是以東坡寫下了這闋詞以紀之。李良年在他的《詞家辯証》中引犁庄之語說,是“忌公者以此謗之”之作。此說則俗。想一想東坡此時的情況,而偏有這么多的女子喜歡他,這不是“謗”,而是“美”。為什么鐘情偏在女子?而男人則偏多勢利!無怪賈寶玉只以泥許男人,卻將柔情之水許女子了。潦倒而偏有賢美之女子喜歡,這也是東坡又一超凡之處,看來不只詩文書畫而已。不過,我雖偏愛此說,然于詞的藝朮性來說,我卻不得不放棄,倒是從一反面意見而得到了真解。《苕溪漁隱叢話》說:“或云鴻雁未嘗棲宿樹枝,唯在田野葦叢間,此亦語病也。”殊不知正是鴻雁只宿沙洲而未嘗棲木,這種寧甘寂寞之推斷(寄托)才為有據。黃山谷只識得“筆下無一點俗氣”,卻沒有看出其中正有一種決裂之大氣盎然。王若虛似讀懂了這一點,所以他說:“以其不棲木故云爾,蓋激詭之致,詞人貴正其如此。”丁紹儀也說:“不知不肯棲枝,故有‘寂寞沙汀’之慨。”而最后一點,只有近人陳匪石看出,他說:“通首空中傳恨,一氣呵成,亦具有‘縹緲孤鴻’之象。”
    詞正是要寫得這樣才妙,連寄慨也不能讓人一讀便知,而只許那一二識者得窺見其藩籬,這才具有美學意義上的深遠高致。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2年11月20日第七版)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第七版 文藝副刊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